小先生

作者:笙歌里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7 章

      自那日宋姨娘在书房里见了萧自清后,她就天天把自己关在家庙中学起了云姨娘的样子。云姨娘也自觉好心办了错事又进了家庙里吃斋念佛。
      
      汝南王府里刚有了些烟火气就又变的冷冷清清。
      
      裴若云百无聊赖的坐在门槛上听着面前的这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吵的她耳朵疼。
      
      “明明是裴先生把我的那盒弄丢了,她才拿这盒来抵上的。怎么就不算我送的了?”承影拍桌子瞪眼的样子还是挺吓人的。但偏偏唬不住他面前的这个姑娘。
      
      “你的那盒丢都丢了,这盒是裴先生用银子买的,当然是裴先生送我的了。有什么错?”绣橘侧过身不理他,自顾自的缠着线团。
      
      裴若云叹了口气,这两个人因为这件事已经吵了一上午了。倒是没想到绣橘对她一直是温声细语也有这么伶牙俐齿的时候。
      
      “裴先生!你不是说会解释清楚的吗?”承影说不过绣橘只能跑过来怪她。
      
      裴若云也知道一开始就是自己闯的祸,她张了张嘴正要说话就听绣橘站起身走到她面前,“这事你怪裴先生做什么?这盒胭脂我自己捡的,你要说什么冲我来。”
      
      承影气的原地转圈,却也不忍心真对绣橘说什么狠话。只能无关痛痒的道,“那我说你以后不准用它。”
      
      绣橘冷哼一声,她不明白这人好好的为什么得着盒胭脂不撒口,“又不是你送我的,我为什么要听你的。”
      
      承影喘着大气也一屁股坐在了门槛上。这年头姑娘怎么都这么牙尖嘴利的。“怎么说都是你有理。我说不过你!”
      
      裴若云托着腮直叹气,这两个人真是对冤家。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闹成这个样子。
      
      “绣橘,我闻不得花香。不如你就先不要用了。”她站出来陪着笑脸打圆场道。
      
      绣橘瘪了瘪嘴,气呼呼的坐在院内的石凳上。“既然是小先生说的,不用就不用了。”
      
      承影头疼的扶住了额头。他沉默了片刻,站起了身一言不发的朝外走。他自小和绣橘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的情分还不如裴若云这个半道出家的。
      
      裴若云生怕他像上次一样气急了拦着自己不让进书房,连忙跟了上去。“承影,你……”
      
      承影哀嚎一声,无奈道,“小先生,你听听她说的话。好歹我们也是一起长大的,她怎么就不明白呢?”
      
      感情的事都是当局者迷,俗话说得好,酒后吐真言。只要让绣橘明白了承影的心意也就好办了。
      
      想到这,裴若云拍了拍他的肩膀。“走,我带你喝酒去。”
      
      承影看了看天色,这大白天的去喝酒。“这不太好吧,王爷那还有事呢。”
      
      裴若云勾着他的背,劝道。“走吧。不出府,只在厨房里支张小桌子,喝两杯出出气就好。”
      
      承影虽然知道府里有规矩但也耐不住心里憋屈。裴若云劝了两句就跟着他走了。
      
      裴若云没想到虽然承影武艺高强,但是酒量却一般。更何况自从他们进了厨房,这人就一个人把酒喝了个光。
      
      她看着面前这个大着舌头说不清话的承影,暗叹计谋成功了一大半。她叫来了厨房里砍柴的小厮,吩咐道,“去把绣橘姑娘请来吧。就说我喝多了。别的不要多说。”
      
      这两位都是王爷的左膀右臂,小厮自然不敢耽误,得了吩咐就马不停蹄的向着院子里跑。
      
      许是他只顾着向前跑,却没注意到脚下的路。一个不小心就撞到了人。
      
      “你跑的急急忙忙的去做什么?”萧自清刚才院子里出来就被一个急急慌慌的从厨房的方向跑出来的小厮撞进了怀里,他冷声道。
      
      小厮心知自己犯了大错,也顾不上自己身上的疼,灰头土脸的跪在地上。“王爷恕罪。裴先生和承影大人在厨房里喝醉了。我这才忙着去通报绣橘姑娘。”
      
      萧自清听到裴若云在厨房里喝醉了,心就飞的远远的。还没等他的话还没说完,就挥了挥手让他下去了。
      
      萧自清轻笑了一声,这白日青天的就知道躲懒喝酒了。
      
      小厮也是一头雾水,只能爬起来继续朝着院子的方向跑。
      
      厨房里,裴若云还不知道路上发生了什么事。
      
      坐了许久,她腰背都有些发酸。她站起身东走走西逛逛,时不时的从碟子里拿一块糕点吃着。
      
      从今天早上起她就在听承影和绣橘吵架,别说午饭了,连早饭都没有吃。这么想着,她又拿了两块放进嘴里。
      
      “你就是这么喝醉的?”
      
      裴若云还没来的及擦干净嘴边的渣滓,回过头就看见萧自清正倚着门笑着看她。
      
      他径直走到桌子旁,看了看喝的酩酊大醉的承影,。“你也是真会挑人。承影向来是滴酒不沾的,自然酒量浅。不如我来陪你喝?”说着,他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
      
      裴若云自小跟着几个堂哥长大,酒量不浅,自然不会怕他。没想到萧自清在外很少饮酒,酒量倒是不一般。
      
      他自饮自酌了小半壶酒才笑着道,“不喝一杯吗?”
      
      裴若云将嘴里的糕点咽下去,才拿起桌上的酒杯。“你怎么找到这里的。”
      
      萧自清又给她满上一杯,“那个给绣橘报信的小厮撞到了我身上。”
      
      裴若云睁大了眼睛,撞到他的身上。这小厮不缺个胳膊也得少条腿。“那个小厮还好吗?”
      
      “还好吧。”萧自清好像猜到了她在想什么。“看起来还不错,应该能把绣橘带过来。”
      
      趴在桌子上的承影听见了绣橘的名字,迷迷糊糊的又说了一大堆话。
      
      裴若云俯下身去听,却一个字都没有听清。
      
      萧自清皱了皱眉头,拽住了她的后衣领,“太近了。”
      
      裴若云被衣领勒住了脖子,难受的咳了两声。“你说什么?”
      
      萧自清松开了手。“我们三个算是一起长大的。承影对绣橘一直有好感,你不会要从中作梗吧?”
      
      裴若云是女儿家,她当然不会喜欢绣橘。但是承影……萧自清就不知道。而且看起来裴若云对承影很上心。上一次还关心承影有没有着风寒。
      
      “从中作梗?”裴若云疑惑道,“这个词是不是不太恰当?”
      
      萧自清挑了挑眉毛,“哦?那应该用什么词?”
      
      北方的酒比南方醇厚许多。几杯下去,已经有些微醺。裴若云托着头想了想,“应该用横刀夺爱。”
      
      裴若云的话音刚落,萧自清就捏住了她的下巴。语气中有些不可思议,“你说什么?”
      
      裴若云的下巴被他捏的发痛。她用力打着他的手。
      
      萧自清盯着她的脸,离她越来越近。
      
      “裴先生!”啪的一声绣橘推开了厨房的门。
      
      她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两个人,红着脸低下头。“王爷,是小厮来……”
      
      萧自清慢慢远离她,像是没事一样拍了拍袖子上的褶皱。“裴先生喝醉了,我来看看她。”
      
      绣橘微微颔首,正想上前把裴若云架到背上。就看见趴一旁的承影慢慢站了起来。
      
      他双手撑住绣橘的肩膀,沉默了好久才一脸严肃的道。“绣橘,我心悦你。”
      
      绣橘被他的话吓了一跳。她下意识的朝萧自清的方向看过去,红着脸跑了出去。
      
      承影还醉着,只以为自己在做梦。他坐下来挠了挠头,看向萧自清,“王爷,我在表明心思,你在这做什么?”
      
      萧自清心里还想着刚才裴若云说的话。他瞪了承影一眼,将酒杯里的酒喝净。“我也在这里表明心意。”
      
      承影呵呵的傻笑这,“那可真巧。不过,你和谁表心意啊!”
      
      萧自清看了一眼正闭着眼睛打瞌睡的裴若云。“你当值期间私自喝酒我还没有罚你,你倒问起我来了。”
      
      承影啪的一声勾住了他的肩膀,“平时就没少使唤我,梦里也不忘了使唤我。快走开,别妨碍我找绣橘。”
      
      萧自清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刚想和他辩驳两句却想起来他现在喝醉了酒。
      
      他冷哼了一声,打横抱起了睡的迷迷糊糊的裴若云。“行,那你就一个人在这里做你的白日梦吧。”
      
      裴若云喝醉了倒是安静的很。不闹不哭,比起平时来不知道乖了多少。
      
      萧自清好玩的朝她眼睛吹着气。她的睫毛又长又密,吹起的时候一颤一颤的可爱极了。
      
      “哥哥!”萧妙妙从内院里出来就看见这副场景。
      
      萧自清抱着裴若云旁若无人的往书房里走。裴若云身材娇小,远远的看过去还真像一个姑娘。
      
      萧妙妙挥着拳头,大吼大叫道,“哥哥,你怎么能……”
      
      萧自清嘘了一声,示意她安静。“你看看她醉成这个样子,你难道想让哪个小丫鬟把她送回去?”
      
      萧妙妙脸颊上闪过一抹绯红,“那也不能你来抱啊,被别人看见了又要风言风语了。你忘记上一次了。”想起上一次的事,萧妙妙更是生气,“哥哥,你不要名声,裴先生也要名声的。”
      
      萧自清瞧着自己妹妹,只觉得胸口发闷。他对这个妹妹向来是捧在手心上。没想到现在说卖就买了。到底是儿大不由娘。
      
      “行了,我可是你哥哥,怎么说话的。还不快回去。”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萧妙妙:你快放下他,他是你妹夫
    萧自清:咆哮,这是我媳妇!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4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