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有灵

作者:夏未至已艳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9 章

      “这话怎么说?”琉璃很是好奇,脑筋一转便猜了出来,“比赛对上了?”
      
      “可不是么,是个幻术师。”江淮揉了揉额角,“队里还有人中招了,还好对方等级不高不然怕不是立马反水二五仔。”
      
      “哈哈哈哈,听听就刺激。”琉璃笑得差点从桌子上跌下来,吓的江淮赶紧伸手扶了她一把,却没想到琉璃直接顺杆爬,缠上江淮的手臂低头一靠就把脑袋埋在她颈窝里了,顺带塞了份被卷成寿司卷模样的档案复印件在她的手里,“那家伙的档案,我辛辛苦苦弄来的,专门给老大你准备的,不许给那条恶龙看。”
      
      “也就跟宁槐开个口的事也要邀功。”周洲不客气地几步跨过一地障碍,提溜着琉璃后衣领把她从江淮身上拽起来,“而且你报复的方式能再幼稚点吗?她六岁的时候都不会这么干。”
      
      “那当然,这可是我老大,自然比我有能耐多了。”琉璃想起了江淮小时候的“豪举”,做了些心理建设才勉强没笑出声,“背着个秋游小书包就敢闹离家出走。”
      
      “这种黑历史就不要提了好吧。”江淮好不容易靠着触感估摸了下手里卷起来档案的厚度,“啧”了一声,“还挺厚啊,我还以为一张纸就能解释清楚前因后果。”
      
      “这事要是简单也不需要老大你出马了啊。”
      
      “行吧。”江淮习惯性伸手想拿书包,骤然想起来还扔在后备箱没拿出来,这会儿索性放弃拿了,捏着档案就往外走,“直接去吧,档案路上看。”
      
      “哦对了,记得在我们回来之前把房子收拾干净,所有东西归位。”江淮从鞋柜侧面的暗格里把通行证件取了出来,“不然新宅子就不给你留位置了。”
      
      “老大你不能这么薄情啊老大,至少把房贴给我留下啊。”
      
      “求她没用。”周洲轻轻挑了挑眉,抽出一副金丝眼镜戴上,“你是不是忘了你现在的上司是我?”
      
      “斯文败类。”琉璃看着周洲戴上眼睛气质都柔和了不少,壮着胆子不满地撅起了嘴,“我干了那么多活,还给你收拾烂摊子,你居然克扣补贴,良心不痛的吗?”
      
      “财迷。”周洲将江淮的杯子盖起来放在桌上,压低声音说道,“放心,她对我们向来上心,还能忘了你吗?”
      
      “那倒是!”琉璃听见江淮挂上证件准备出门,赶紧大喊一声,“老大我最爱你啦!”声音之大惊的江淮一个踉跄差点撞在门上。
      
      “好啦,你乖一点,回来顺路给你带莲子羹。”江淮见琉璃笑得一脸乖巧,摆了摆手,率先走出了门。
      
      “宁槐想用她钓大鱼。”琉璃见江淮出了门,敛了笑意伸出手止住了周洲跟上去的动作,“别让那女人算计了。”
      
      “好。”
      
      得到周洲的回应,琉璃才收回了手,而后扬着手里的文件单手拢成喇叭喊了句,“一路顺风哦,早去早回!”
      
      “哦对了,我的莲子羹要双倍糖!”
      
      将琉璃的呼喊随着关门的动作甩在身后,周洲快走几步赶上了即将下行的电梯,进去的瞬间余光扫过正好看到江淮的手指从“开”键移到了“关”键,嘴角弧度上扬了些,“今天怎么想起来等我了?”
      
      “我没车钥匙呀,下去了也进不去车里。”江淮低头用拇指试着拨了拨纸上的封印结,只听“啪”的一声轻响,档案便舒展了开来恢复如初,完全看不出被卷过的痕迹。
      
      抬头瞥了眼电梯里的摄像头,江淮在档案完全展开之前捏住边角将有字的那边贴近身体抱在了怀里遮了个严严实实,一套动作看的周洲生出了些“我家姑娘长心了”的懂事感,转念又觉得要不是江淮手欠非要抠封印结也不必这样,又往前翻了翻旧帐,觉得回头还得治治她这欠的毛病。
      
      走向车库的路算不上长,可江淮是一路压着好奇,自然是小跑几步蹦到了车门前,抱着档案迫不及待地等开门,眼神之热烈都快比上中午见汉堡的感觉了,可惜周洲满脑子越回忆越觉得江淮这不仅嘴欠手还停不下来的毛病最近越发严重,想的入神倒是没接收到江淮难得如此热情的眼神,等到开了门锁就见到江淮麻利地开了车门窜进了副驾驶位。
      
      “让我看看这次是不是又是八点档狗血小故事。”江淮伸手系上安全带,拿过腿上放着的档案埋头看了起来,看完沉默了一会儿,下了结论,“这人点真背。”
      
      “简单说说什么情况。”周洲发动了车子,余光瞥到了档案上男孩子的照片,觉得有点眼熟。
      
      “这男孩叫陆思羽,跟我一个年级,C级能力者。不过前阵子槐花姐不是说有妖兽被人类袭击了,还一窝端了嘛,手段之残忍让她都觉得反胃的那个,他自称是主谋,虽然痕迹检测显示还有共犯,但是证实主犯的确是精神系能力者,释放频率和残留粒子也的确和他吻合,但是那个能力至少是B级天花板级别的。”
      
      “资料一年一更新,去年还是C级,他的最终预测判定能力也是最多在B级中下游,换言之,以他的天赋根本不可能有如此大跨度的提升能力,唯一可能就是后期人工改造的。我想槐花姐应该是担心这会不会是反共存派搞出的新的偏执型屠灵者改造计划。”
      
      “因为这个人极度仇视异族,恐怕这也是谈判始终不顺利的原因吧,怪不得需要我这个普通人类出马了。”
      
      “不过这人也是真的惨,小时候本来算得上家庭美满幸福,结果被一只好心捡回家的妖灵害的家里破产,爸爸接受不了现实跳楼自杀了,妈妈把他扔在孤儿院之后也走了,多年杳无音讯,他自己也因为患上异能相关的无名之症只能跟研究院签了自愿试药协议,过了八年小白鼠日子总算是治好了能回归正常生活了,一年不到又成了主犯。”
      
      “不过我看了他的试药记录,的确是研究院正规的试药流程,药也都是爸妈他们这些年审核通过的治疗药物,除了最近的那些基本都已经进行市场推广了的,而且他当时各项指标正常,问题应该不是出在那个时间段。”
      
      “也就是近一年他出了研究院才参与了改造实验的了。”周洲踩了刹车,趁着红灯开了口,“但是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要进行如此大跨度的改造肯定动静不小,没人发现他的异样吗?”
      
      “似乎是因为他是精神系异能者,又习惯了当透明人,一直刻意削减自己的存在感,所以对他有印象的人的确不多。”江淮翻了翻最后页的人际关系一栏,几乎是空白,有的不是标了亡故就是失踪,“明明好好打理下颜值能上8分的,可惜了这张有美人痣的脸哟。”
      
      “害他那妖兽叫什么?”
      
      “上边写了穷奇,然后打了个问号,我觉得不太像,不过具体情况还是要问本人。”
      
      “嗯。”周洲应了一声,沉默了一会儿,又开口道,“今天和你一队那个女孩,你原先其实救过她。”
      
      “我怎么不记得我做过这么厉害的事?”江淮的口吻听上去有些漫不经心,还从证件夹里抽了支碳素笔芯出来,在“童年经历”上面画了个圈,特别标注了“时间?地点?”的字样。
      
      “你当初刚定契约的时候黏我黏的紧,为了我的事跟阿姨叔叔他们闹离家出走,还横跨了大半个市,把大家吓的够呛,这事还记不记得?”
      
      “怎么不记得,我就是年少轻狂不懂事闹了那么一回!怎么你们一个个的都揪着这黑历史不放呢?”江淮有些头疼,“我还为这事做了八百回的检讨!”
      
      “那次我找到你的时候因为你的灵气回路融合不好,外散的异能太霸道阴差阳错救了那个跟你搭话的小姑娘。那东西本来的目标是她,看来是发现无法得手才找了别人。”
      
      “你的意思是我救的是司苒,然后间接导致害了陆思羽?”
      
      “是。”
      
      “我突然不想见他了。”江淮靠在靠枕上闭上眼睛决定装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