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有灵

作者:夏未至已艳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0 章

      装着装着江淮突然睁开了眼,“不对啊,我怎么记得当时那个是个男孩子呢?短头发穿背带裤那个,还举了朵公园的野花问我能不能做朋友?”
      
      “你都回忆到这里了,就没回忆起她为什么要跟你做朋友?”
      
      “因为我长的好看?”
      
      周洲沉默了一下,开始思考是不是江淮太久没结新契约,这会儿又出现了临时契约后遗症,怎么这自吹的能力跟白泽越来越像了呢?再想想当年江淮刚跟琉璃结契约那阵子穿着裙子都敢单腿踩椅子甚至还想表演个原地起飞的行为一阵头疼,幸好有正式契约压着,不然依照琉璃的作死程度,江淮很大概率会变成人形自走核弹。
      
      “怎么不说话了?”江淮仔细打量着周洲的表情,试图看出些什么,但周洲向来说的好听点是表情管理极佳,说的不好听就是面瘫,挑个眉就算是极限了。单看侧脸江淮看了半晌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只得放弃,“我就开个玩笑。我记得他当时是想喂凉亭里流浪的小猫吧,那猫的花纹还奇奇怪怪的,尤其是眼睛,看着不像是普通的猫,我觉得不太对就制止了他,结果那猫似乎能听懂人话,还呲牙咧嘴的试图报复我,但是被影击退了。”
      
      “哦对了,我还记得我当时因为害怕,没控制好灵气回路导致那个护着我的孩子裹了一身的花草灵气和我的异能,幸好是没觉醒的,不然要是出现冲突医院躺半个月都算轻的。”
      
      “那孩子就是司苒。”周洲接了口。
      
      “你确定?”江淮想到那个还没自己高的孩子一把拉过自己死死护在怀里的模样,发出了个感叹的气音,“小天使小时候那么霸气啊?不愧是武馆家的?”就是过后抖得跟筛子一样还死闭着眼有点掉人设。
      
      “嗯。”周洲点了点头,“她的异能数值不会骗人的。”
      
      “而且她那时不是没觉醒,是刚觉醒不久力量太弱,被你完全压制住了才没出现排斥现象。”
      
      “你以为都跟你一样?”周洲瞥了眼江淮,见她没吱声继续道,“不过她也算是因此改了运,那东西本来在她身上留了点追踪用的妖气的,也被你碾干净了。你又给她留了一身融合的异能和灵气屏障,短时间内它近不了她的身自然只能换目标了。”
      
      “那东西到底是什么?猫的模样应该是为了博取同情刻意化的形,看起来还是依靠吸取气运为生的。我只记得那猫有双墨绿色的眸子,看着鬼气森森的,我到现在想起来都一身鸡皮疙瘩。”江淮下意识搓了搓手臂,“噫”了一声,骤然像是想起了种可能性,“你说可不可能是厉鬼附身?我记得鬼大多都是绿色眸子。”
      
      “追查神鬼妖魔身份你该找白泽,这是那家伙最擅长的领域。”周洲停了车,放出了灵气通过了门口的身份识别阵法,又对着门卫出示了身份证明,再启动时提醒了江淮一声,“到了,别忘了你今天的任务。”一句话倒是拉回了江淮的思绪。
      
      “知道啦。”
      
      “你可算是来了。”江淮刚下车就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宁槐今天倒是积极的自己迎到了门口,虽然这大概率意味着不是什么好事。
      
      “你这是去泥里滚了一圈吗?”宁槐拥抱的动作在看清江淮的装扮时戛然而止,皱着眉露了些嫌弃。
      
      “上午刚结束竞技比赛,还没来得及换衣服。”江淮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这不是急着来帮槐花姐你嘛。”
      
      “行了,幸好衣服已经准备好了,去把这一身换了吧。”
      
      “好啊,谢谢槐花姐!”江淮倒是回的干脆。
      
      宁槐看了眼锁车门的周洲,“我说小周你也是,就让她这么糟蹋你的车?”
      
      “不过是垫子而已,换了就是。
      
      “诶对了,槐花姐,今天我负责唱白脸。”
      
      “什么红脸白脸,今天就你一个人审,你爱唱什么唱什么,把他嘴翘开就是了。”
      
      “啊?”江淮有点懵。
      
      “他见不得异族,鼻子灵的跟雷达一样,半人半妖都瞒不过去。”
      
      “行吧。”江淮点了点头朝着更衣室走去,到了地方才发现不对劲,自己往常都是直接换提前备好的度身定制的制服的,今天取而代之的是一身校服,还是以高保密度封闭管理闻名的九中的,那里面可都是层层筛选出的异能者精英。
      
      “啧,这衣服怎么硬邦邦的,这质量也亏的九中的穿的上去。”江淮捏了捏衣服很是不满,但是话是这样说,再不满衣服也是要穿的。
      
      “槐花姐到底打的什么算盘?”江淮换了衣服,暗自嘀咕,开了门正巧看到等在门口的宁槐,探了探头却没看到周洲,“周洲人呢?”
      
      “会客室,这事他不适合出面。”宁槐上下打量了下江淮,满意的点了点头,“不错,还算合身。”
      
      “走吧,我带你过去。”
      
      “为什么让我冒充九中学生?”江淮虽然觉得有些古怪,依着对周洲的了解,江淮觉得就算不能出面审问周洲也应该会选择在审讯室门外等着,怎么会老老实实呆在相隔那么远的会客室?可这会儿宁槐走的急,她只能紧赶几步跟上宁槐的步子,先问了最大的疑问,“虽然我日常一轮游,官网也只有入围者记录,所以没有我的信息,九中也向来因为能力太强只能进行校内对战排名,不参与体能竞赛,但是冒充异能者精英,槐花姐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更何况我理论竞赛的成绩可不差,要是有心查一查不就露馅了?”
      
      “他没那个机会的。”宁槐摆了摆手里的扇子,“况且你在这里的注册身份本来就是九中学生,不然你以为普通人能进来?”
      
      “而且要不是你爸妈拦着,你早就成九中的重点测试对象了。”宁槐勾唇笑了一声,突然停下脚步凑到江淮耳边低语,“权真是个好东西。”
      
      “可惜小周把你保护的太好,所以你还没切身体验过这好处呢。”宁槐抚了抚江淮的脸,指尖又顺着下颚一路下滑到脖子,手指一勾便松了挂扣取下了江淮的证件,又抬手解了指纹锁,“到了,进去吧。”说完便推了江淮一把。
      
      江淮正快速梳理着信息,一时还没悟透宁槐的意思便被不重不轻的力量推进了门内,抬眼对上刺目的灯光下意识抬起了手,而后便听到门锁重新落上的声音。
      
      “他们居然真的把你带来了。”一个略带沙哑的男声响起,“我还以为九中的都是关在象牙塔里的宝贝,没那么容易能出来的。”
      
      “毕竟九中和这里是有合作的,借个人并不困难。”江淮快速的进入了状态,状似随意地回答道,心中却快速推断,对自己被找来的原因有了大概的猜测,怕不是又被算计了。
      
      “呵,那还真是方便。”
      
      “就是你指名想见我?”江淮听出了陆思羽的嘲讽,却也没打算理,起了话题的同时借用灵气回路强化了视觉便快速适应了现在的光线,打量了下审讯室便发现跟平常似乎不太一样。
      
      太亮了,江淮得出结论。单人的审讯室本就为了营造压迫感建的狭小,向来只有头顶一束光投下来落在犯人身上,但是这里的审讯室因为关押的都是些麻烦的家伙,因此找了机关师特意预留了改装空间便于能快速针对弱点进行压制。这会儿什么威胁性的外物都没添加,增加的只有灯泡的数量,而且中间的灯被换成了无影灯,还有变的就是中间的木椅被换成了医院的手术床。
      
      “别介意,这样我才能安心些,不然我可能在你进来的时候就已经攻击你了。”陆思羽低垂着头,声音听起来很是疲惫。
      
      “没关系。”江淮手附在谈判桌前的椅子上,对着陆思羽象征性地询问了句,“不介意吧?”
      
      “请便。”陆思羽在江淮拉开椅子发出了轻微“吱呀”声的时候骤然抬起了头,打量了她一眼又半阖起了眼,“校服很漂亮。”
      
      “谢谢?”虽然只一瞬,江淮却凭借强化的视觉看到了陆思羽眼中的红血丝,再联系陆思羽比照片上更消瘦的身形,以及他的习惯,得出这人有精神系敏感的通病,而且现在应该正处于能力缺失或者恢复初期状态,所以极度疲劳但是精神紧绷,而且情绪不稳定,需要依赖熟悉的环境进行调整。
      
      “那个女孩还好吗?”陆思羽缓缓抬头对着江淮露出了个微笑,惨白的肤色让这笑看起来有点慎人,“那个被你救下的女孩。”
      
      “她?她很好。”
      
      “哈哈哈,是吗?那就好。”陆思羽的微笑变为了大笑,笑了一阵突然收了笑意双手重重锤在了谈判桌上,手指因为重力渗出了血,“她当然好了,因为她夺走了本属于我的人生!”
      
      “为什么,当初为什么要救她?是因为她漂亮吗?还是因为她家有钱?”陆思羽对着江淮吼道,而后又低垂着头呜咽起来,“为什么,救了她却不救我?我就活该过这样的日子吗?”
      
      “你就是想知道原因才把我叫来的?”精神系的情绪波动并不能带给江淮任何负面冲击,因此江淮依旧是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
      
      “不,那家伙都告诉我了,你是古神,是你出手扰乱了它的计划它才会盯上我的,我只想知道是我不配得到神的垂爱吗?”陆思羽颤抖着对着江淮伸出了手,却被手腕处锁链的长度限制住了行动,在里江淮不到三寸的地方停了下来,“你为什么宁愿救一个跟踪狂都不救我?”
      
      “跟踪狂?”
      
      “哈哈,是啊,你不知道吗?”陆思羽见江淮露了点疑惑的神色越发兴奋,“也是,身为古神怎么会在乎区区人类做了些什么。”
      
      “她为了你可是用尽人脉寻找你的消息还特意跨越了大半个市定居就为了跟你一起上学,你以为所有的巧合和偶遇都是她刻意安排模拟了几千次的场合,可怕吗?”陆思羽期待从江淮脸上看到震惊到难以置信的表情,却发现江淮连个惊讶的眼神都没给他,依旧是一副淡淡的模样,有些恼了。
      
      “不过她可没能耐跟着你上九中。”陆思羽往江淮身前凑了凑,笑得嘲讽,连带着手腕上的锁链摇的“哗哗”作响,“这点跟我没什么区别。”
      
      “我们都是废物。”
      
      “唯一的不同是她依旧相信神,我不信。”陆思羽直视着江淮,“我信的只有自己。”
      
      “所以你接受了改造?”
      
      “是。”陆思羽很坦然的承认了,“我需要力量。”
      
      “你也不怕他们在改造你的时候暗中控制你?”江淮双腿交叠,往后靠在椅背上,“要知道精神系能力者可是最容易被反控制的。”
      
      “我进行的是物理改造,不是精神方面的。”陆思羽倒是很配合地解释着,“我信不过他们。”
      
      “可你的异能——”
      
      “有人问我,如果我不信任神,为什么不考虑自己成为神?”陆思羽打断了江淮的问话“咯咯”地笑了起来,“猜猜那人是谁?”
      
      而后不等江淮回答,陆思羽自己用力拍了拍身下的手术床,“他告诉我的。”
      
      江淮了然,那个陆思羽口中的“他”应该才是解开这次越级事件的关键。
      
      “我在手术台上濒死的时候听到了他的声音,他告诉我要学会运用自己的力量。”陆思羽又坐回了床沿,指尖捏着锁链慢慢绕圈,收到自己双臂无法动弹才停了下来。
      
      “他还说,人只能复仇,但是成为了神我就能按照喜好随意改变人的命运,就像你一样。”
      
      江淮感觉到陆思羽的精神状态似乎不太好,异能气息躁动不安,自己周身的灵气流转也因为异能挤压开始变得不正常,显然是陆思羽异能即将恢复的征兆。
      
      “他是谁?”江淮只能抓紧时间问道,一旦陆思羽异能完全恢复很可能会伴随着一□□走,精神系的暴走尤其危险,运气不好冲击到脑子可能造成不可逆的伤害,那这辈子都不可能恢复清醒了,也就别想问出引导者的名字了。
      
      可陆思羽似乎已经听不进去江淮的问话了,絮絮叨叨地念着,“他说我杀了他们只是低级幼稚的人类报复方式,杀几只妖兽算不了什么,要我好好等待时机,乖乖的等到你来,然后——”
      
      “弑神。”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