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有灵

作者:夏未至已艳阳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8 章

      “嗯,我知道。”江淮回答太过云淡风轻,弄得白泽有点愣,“那你还跟那姑娘那么亲近?”
      
      “你总得允许我有个叛逆期嘛。”江淮笑了两声,“而且啊,我其实挺想有个能说的上话的同龄女孩当朋友的,毕竟这个年纪的女孩子都有些不想让男孩子知道的小秘密的。”
      
      “你从哪儿得出的这么个结论?”
      
      “漫画啊,女主身边一般不都有个出主意的闺蜜的吗?”江淮听到身后传来声音,下意识回答道,一个转身差点撞在白泽身上,看着白泽一脸的惊魂未定有些嫌弃,也懒的管他又是从哪儿窜出来的,“你怎么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你试试被人拉着问族谱试试?”白泽给了江淮一个白眼,看到周洲拎着吹风机走了过来下意识把江淮转了个方向,努力把自己缩成一团躲在江淮身后,“快快快,轮到你帮我吸引火力了。”
      
      “我可帮不了你。”江淮挣脱出白泽的掌心,抬脚就准备往校医那走,“再不检查等下一轮结束又得排长龙。”
      
      “放心吧,周洲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江淮想了想声音大了些,看到周洲微挑了下眉便知道他听到了,拍了拍白泽的肩便潇潇洒洒地走了。
      
      检查时间并不长,校医给了个“轻伤”的结论,塞了副伤筋膏药,强调了几句这两天好好休息,不要剧烈运动便放江淮回来了。
      
      看到江淮手里的伤筋膏药,别说周洲,就是白泽都露出了嫌弃的表情,“看不起谁呐,我在怎么会需要这东西,来来来,给你感受一下什么叫专业按摩。”说着白泽就想上手,被周洲一下打掉了,眼中满是“你动一下试试”的威胁意味。
      
      “你上次给人接骨什麽下场不记得了?”
      
      “什么下场?”江淮被吊起了兴趣,下意识问道。
      
      “被人追了五条街,最后还是赔钱了事的。”
      
      “那不是没经验麽,再说了那都多早以前的事了,这么多年我还是有长进的好不好。”白泽急了,语速极快地解释着,“看不起谁呢!我是那种不求上进的吗?我这都快成第二职业了。”
      
      “第二职业?”
      
      “对啊。”白泽一脸“你是不是傻了”的表情看着江淮,“你不是知道我主业干嘛的吗?不然怎么遇上的我啊。”
      
      “倒也是。”
      
      “饿了没?”周洲止住了两人的话头,转移了话题。
      
      “饿了饿了。”白泽揉了揉肚子,“刚折腾了这么大一圈我早饿了,中午吃什么?”
      
      “我没问你。”
      
      “你个重色轻友的——”
      
      “好啦,我也饿了,我们去哪儿吃?”江淮赶紧打圆场,“下午放假所以今天食堂不开不然可以带你们尝尝,我们食堂可好吃了。”
      
      “那下次食堂开了你带我吃啊。”
      
      “行啊,过个个把月要是我们学校进了决赛就有开放日了,到时候带你吃好吃的,我请客。”
      
      “你嫌零花钱太多了?”周洲伸手拍了拍江淮的头,“这家伙放开吃能把你吃穷了。”
      
      “我就是好奇,都尝尝怎么了?丫头自愿的,是不是?”白泽语气挑衅,还朝着周洲呲牙。
      
      “你叫谁丫头?”江淮语气有点不妙。
      
      “没,这不顺口嘛。”白泽总算是求生欲上线了,赶紧换了话题,“中午吃什么啊,我都快饿死了。”
      
      “我想吃汉堡!”江淮思考了一下,眼睛亮亮地看着周洲,“可以吗?”周洲觉得江淮要是有条尾巴,肯定摇得欢快,实在不忍心对着这么期待的江淮说不,勉为其难点了点头,“好,偶尔一次还是可以的。”
      
      “不是吧,那种干巴巴的东西有什么好吃的,是面食不好吃还是炒菜不香啊。”白泽这么多年依旧是不喜欢西式的任何东西,听了有点不满地抱怨道。
      
      “你有意见?”周洲看了白泽一眼,“我请客,不爱吃就自己买吃的去。”
      
      “不敢不敢,哪儿能跟金主顶嘴啊。”
      
      “我先去开车,在这里乖乖等我,别乱跑。”周洲没再跟白泽计较,拿出钥匙转身离开。
      
      “嗯,诶不对,今天不是开放日啊,你怎么开车进来的?”
      
      “这有什么难的?他要愿意给你表演个平地起楼都没问题 。”白泽看到周洲“就你话多”的眼神,乖乖捂住了嘴,“我不讲话好吧。”
      
      等到周洲走远了,白泽顺手抄过把椅子往上一坐,托着下巴盯着江淮看,看的江淮有点发毛,“你看我干嘛?”
      
      “你好看。”
      
      “你就不能有个正形?你们——”江淮想起这是在学校,堪堪止住了脱口而出的话,突然想起还有司苒这么个人,“司苒呢?”
      
      “哦,你说那姑娘啊。”白泽一脸不在乎,“她太烦我就让她睡会儿了,等下我们走了撤了结界她就能醒了,不会有事的你放心吧。”
      
      “行的吧。”江淮这会儿神经没那么紧绷了,松懈下来便觉得有些困,就着旁边花坛便坐下来闭目养神。
      
      “诶我说,那家伙是个洁癖,怎么受得了你这么多年的?”白泽的嘴也是闲不下来,看着江淮的动作忍不住吐槽,“我当初要是这么干能直接被他轰出地盘。”
      
      “你就不能闭上嘴好好休息会儿?”江淮打了个呵欠,意识有些迷糊,“困。”
      
      没过多久江淮便被白泽摇醒了,“你没事吧?怎么困成这样?”
      
      “没事,后遗症而已。”
      
      “嗯?”
      
      “上车再说。”江淮揉揉惺忪的睡眼起身拍了拍衣服开车门坐进去一气呵成。
      
      “好嘞。”白泽打开车门刚上车就听到周洲的话,“你不是速度快嘛,要不考虑一下走过去,反正也不远。”
      
      “我就知道你不会那么轻易放过我。”白泽嘀咕了句,伸手去摇前座的江淮,“你听听他说的是人话吗?”
      
      “我也没说我是人啊。”
      
      “这话虽然很有道理但是我怎么觉得那么不对呢?”江淮又打了个呵欠,突然想起了自己东西还没拿,“啊,我的包!”
      
      “拿了,在后备箱,你班主任那里我打过招呼了,放心睡吧,到了叫你。”
      
      “哦,好。”江淮说完便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又睡了过去。
      
      “她怎么回事?”白泽看着江淮的样子觉得不太对劲,等到确认江淮睡熟了努努嘴问道,“她刚说是什么后遗症?”
      
      “对,之前装普通人结果在商场遇上了无差别袭击。”周洲启动了车子,语气有些后怕,“精神系攻击,还好靠契约撑着才没大事。现在她对幻觉术这类精神操纵有抗性了,但是过后会很疲劳,需要睡一觉。”
      
      “那个应该也就是个c级的幻术师啊也能累成这样啊,对了,人类是这么分级的吧?”
      
      “对。”周洲点了点头,“睡不久的,等会儿就好了。”
      
      果然如周洲所言,刚到地方江淮就醒了,欢天喜地跑下去点了一堆高热量的吃的满足,算是彻底回了血,回去的路上还有精神跟白泽拌嘴,扯着扯着讨论起了什么时候开始装修的事,吵得周洲头疼,干脆转了个向把白泽先扔回了新房子才带着江淮回了家。
      
      “我的妈呀,咱家这是进贼了?”回到家开了门,江淮被房子里乱糟糟的样子惊的退了一步,早上出门前明明还整整齐齐的,这会儿乱的根本无处下脚,抱枕都甩到门口来了,想到周洲的洁癖赶紧试图挡住屋内的惨状,可惜以江淮的身高根本挡不住就是了。
      
      “老大你可算回来了!”江淮突然觉得腰上一重,所幸拉住了门把手才没被撞出去,声音倒是耳熟的很,回头便看到一头熟悉的红发在自己后腰乱蹭,“琉璃?”
      
      “你怎么来了,不用工作的吗?”周洲看着屋内乱七八糟的忍不住皱眉,一看就是眼前人的杰作,“把入室盗窃当副业了?”
      
      “你还说呢,让我帮你处理工作倒是把东西都给我啊,害的我翻了那么久,浪费时间。”琉璃把脚上的高跟鞋往角落一踢,抱着江淮就不撒手了,“老大你要给我做主啊,我苦啊。”
      
      “那你去我房间找就行了,干嘛把客厅翻成这样。”
      
      “我怎么知道你会不会顺手放哪儿了。”琉璃梗着脖子回顶道,“你又不接电话!”
      
      “放鞋子里?”周洲看着翻了一地的鞋子嗤笑了一声,“这么大年纪打击报复的方式还是这么幼稚。”
      
      “女孩子的年龄是禁忌不知道吗?”琉璃柳眉倒立,瞪着周洲喊道。
      
      “等下给我收拾干净。”周洲绕过一地狼籍进屋拿了个文件袋出来扔在了餐桌上,“还有,赶紧松手,她要被你勒的透不过气了。”
      
      “老大才没那么脆弱呢,而且老大最喜欢被我抱抱了对不对呀。”
      
      “松开。”江淮感觉到琉璃的力量越来越大赶紧挣扎了把她的手扒了下去,长舒了口气才缓过神来,“差点我就要喊救命了。”
      
      “你以为她跟你一样是不死身吗?”周洲给江淮倒了杯水递给她,又抬手给她抚背顺气,“她刚参加完比赛,哪儿来的精力应付你?”
      
      “那这也不能构成你翘班的理由啊!我也想去的啊,凭什么我就得干活啊。”
      
      “你有本事进去还不被发现吗?”
      
      “不能。”琉璃哽了一下,把“不能”两个字讲的掷地有声,理直气壮。
      
      “那你做什么梦。”
      
      “好了好了,别吵了,吵得我头疼。”江淮止住了两人的争吵,“我好不容易周中有个下午能休息,我可不想浪费在听你们拌嘴上。”
      
      “哦,说到休息。”琉璃走了几步发现没什么落脚的地方,也不管自己穿的裙子,单手撑着沙发靠背一个翻身踩着茶几二连跳跳到了餐桌前的椅子上,拿过文件便转身坐在了桌子上,“宁槐说要老大你和那条恶龙帮个忙,算是还她人情。”
      
      “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我想着老大你不爱欠人情我就帮你答应了。”
      
      “什么事?”
      
      “她们新抓了个越级能力者,人造的那种,口风太严所以要人帮着审讯。”
      
      “行吧,什么时候?”
      
      琉璃笑得无比灿烂,“越快越好,我就定了今天下午。”
      
      “行的吧,你就是瞅准了时间故意的吧。”江淮叹了口气,把杯子塞进周洲手里,抻了个懒腰道,“算了,走吧,我正愁上午一肚子火没地方发泄呢。”
      
      “又是哪个宝贝机关被毁了?”琉璃已经懒得猜江淮生气的原因了,八成都跟机关有关,这也是琉璃根本不敢翻江淮屋子的原因,生怕自己弄坏了什么被周洲和影交替着弄死几次,自己是能复活但是也会疼的啊。
      
      “两套机关手,两套!一套还彻底碎了拼不回来了。”江淮想到自己花了那么多个周末做出来的东西成了一次性用品就心痛,“今天谁都别拦着我,我要唱白脸。”
      
      “好。”周洲回答的也是干脆。
      
      “那就出发吧。”琉璃倒是看热闹不嫌事大,“听说这次那个还是精神系能力者,我开始期待他看到老大你免疫的时候会露出什么表情了。”
      
      “精神系?”江淮眼角一跳,“我今天是跟精神系杠上了吗?”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