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他是只九尾狐

作者:顾希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6 章

      何悦怿知道褚齐一定担心.死.了,大步伐走进飞行器,刚进去就扑上了褚齐,肩上的勋章硌得他发疼,蹭着他冰凉的脸颊,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我身上寒,别抱这么紧。”褚齐语气温和,手搭上何悦怿的腰际,眼睛看向驾驶座士.兵.,锐利的程度几乎能把人对半分开。
      
      士.兵.急忙转头,面无表情的直视前方,小腿抖个不停,早知道就不跟那几个抢差事。从训练基地花了半小时赶来,还在这受了将军半个小时的冷气,爆哭!
      
      何悦怿见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心里的欢喜就一直不住,随即亲了他脸颊一下,换了个姿势坐在他的怀里,“你怎么特地过来了?我没什么事,现在好好的。”
      “是头疼吗?”自从说开心事后,何悦怿就时不时.撩.拨两下,褚齐早习惯了,心疼的摸着他的头侧,“去医院看一下?”
      
      “不想去,我真的没事,先前也检查过了,没有大碍。”何悦怿摇头,刚才尝试连接这架.军.方飞行器,就已经排除了霍克斯的问题,那就是乌乌的问题了。
      
      卡鹤实在没眼看他们腻歪,和驾驶员交换了眼神,自觉找了个角落呆着。低头许久,竖耳听了半天也没发现他们两个有出格的举动...他这是在期待些什么?!
      跟那家伙待久了,思想变得这么龌.龊了?不对,何悦怿哪里龌.龊,他可是大学老师!
      
      深呼吸,轻瞥了一眼,嘶~还在人大腿上坐着交头接耳的说什么呢?何悦怿你笑个屁,知不知道旁边还有人?
      
      卡鹤坐得远,就在他们边上的.士.兵.眼睛想看不敢看,心又.痒.痒,佯装无意抬头看了眼后视镜...将军手放的很规矩,眉眼平缓,两人眼里只有对方的存在,怎么会有人说他们不配呢?
      
      “下.士。”褚齐对上他的视线,大手把何悦怿的头摁在自己肩头,“专心开车。”
      
      “是!”见自己被将军抓包,立刻扳直身子,坚定看向前方。
      
      何悦怿耳尖,躲在褚齐肩上闷笑,这个姿势有些没男子气概,可安慰褚齐不安的心情是最好不过的,眯着眼像狐狸一样看向偷看他们的卡鹤比了一个嘴型,‘我想你需要一个助理。’
      
      卡鹤忙着心虚撤回视线,没看见,也就错过了他心心念念想请的助理,直到第二天下午何悦怿挑选褚家针线房送来寿宴的服装的时候再一次问到这事,他才热泪盈眶的开始找助理。
      
      因为褚齐强势的态度,他们最后还是去了一趟医院,直到检查无误后才肯放人回家。
      何悦怿一回到家就拉着褚齐的手往书房走去,有些事不需要再瞒着,趁这次机会干脆和盘托出。
      
      “霍克斯系统的总程序绑定了我的脑波。”何悦怿刚关好门便单刀直入,“我之所以会知道暗殁族的动向是因为我和他们族的乌乌脑波相合。”
      
      “嗯。这对你身体有什么损害?”褚齐表现的很淡定,眉毛都没抬一下,比起惦记悦怿的情敌们,这都不是事。
      
      何悦怿想过很多次这个场景,唯独没猜到褚齐会是这个表情,是早就知道,还是无所谓?淡定过头了吧?
      
      “你今天的情况是和暗殁族有关吗?”褚齐大胆猜测这次异样和暗殁族领域出现的空间波动有关,已经对悦怿造成身体伤害就不容许他忽视。
      
      何悦怿见他眼里都是担心的神色,不禁摇头浅笑自己荒唐,褚齐满心满眼都是自己啊,“对,我猜是乌乌出事了。但是他和我的脑波在那次事后就被他当方面的屏蔽了,我找不到他在哪,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褚齐突然吃味,竟然有人比他还亲近悦怿?
      
      “他应该没死,只是受了重伤。你知道暗殁族最近的动向吗?我担心他因为泄露军.情被处置。”何悦怿没察觉到褚齐吃醋的心情,一股脑的把自己的担心全倒了出来。
      
      褚齐见他一脸坦荡的担心别的男人也不知道是酸还是欣慰,大手捏上他最近养肥的脸颊,“不用担心,我会留意这方面的消息,你知道怎么解开你和他的脑波吗?”
      
      何悦怿一脸无辜的摇头,“窝不知道呀。”
      说着还眨了眨眼睛,和小白兔一样纯洁无辜,可褚齐知道他的本性,又怎么会把他当成无害的小动物?气得心.痒,手上的力道又重了几分,直到脸颊出现淡淡粉红才松开手。
      
      两人一片温情的相处着,寺组长家却闹翻了天。
      
      自己做的事情被何悦怿明晃晃的拆穿,还曝光在公众面前,光是河粉穷追不舍的查出自己在研究所任人唯亲,安排学生进研究所的事情就已经他积攒多年的名声毁于一旦。
      
      要说他最恨的反而不是何悦怿,整件事的罪魁祸首是那个经常来他家做客的曲水!
      她和小女儿是同班同学,家境优渥,人又聪明温柔。可就是这样一个大家闺秀,那天偏偏哄着他女儿去研究所,又教唆女儿去摆弄房间里的东西,这才毁了画。
      
      事情发生后又刻意引导他把画给了那个笨小七,说她背后是何悦怿,做老师的总不会对自己的学生见死不救...
      他当时没了心神,又不能真的把自己女儿交出去,当然按她说的做了,冷静下来后立刻意识到不对。但已经把画给了出去,只能再动一些手脚,干脆让画在小七手里坏的更彻底点。
      
      本来就是抱着修不好的心情,在听了曲水分析后,更是决定摆拍那段视频,反正他跟何悦怿一直不合,干脆趁这次机会把人赶出研究所!
      结果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现在所有人都把错归咎在自己头上,而那个一直刻意引导他的曲小姐倒是摘得干干净净。
      
      寺组长咽不下这口气,在接到研究所的请退信后彻底爆发了。
      
      “叔叔这是怎么了?”视频电话里的女孩儿在头上绑着一根淡蓝色的发带,身上穿着米白色连衣短裙,身边还放着一叠精致的点心。
      
      寺组长对着她那张纯洁无辜的脸,根本说不出狠话,可在看到对方家里依旧仆从众多,锦衣玉食,联想到自家惨淡的情况,再不忍心也能爆发了,“曲小姐高床软枕自然不知道我们贫苦人家的惨处,不过您也别忘了,视频是我处理掉的。”
      
      曲小姐错愕的看向寺组长,眼睛水汪汪的,“叔叔我..我听说您家里的情况后立刻和我爸爸商量了,他已经同意聘用您当我家的公司顾问...”
      避而不谈自己在这件事里当了什么角色,只抓住寺组长现在最需要的,毕竟她可从没说过要栽赃给何悦怿,那可都是寺叔叔自己发挥,和她没半点关系。
      
      寺组长也知道那段视频根本不能说明什么,顶多是孩子在好朋友犯错后,慌神胡说八道的,最大的问题还是他这个动手实施的人。答应她的条件只是时间问题,如何在这件事里尽可能的谋得最大利益才是他最该做的。
      
      而在这之后,绝对不能再让女儿和曲小姐继续往来,能把他们家推出来一次,就会有第二次!
      可惜世事不能尽如人意,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接下曲水递给的稻梗后只能随波逐流,任人操纵。
      
      ——寿宴——
      
      何悦怿挑了一套深黑色的西装,剪裁得体没有过多花纹装饰,但面料考究,腕表袖扣采用星际最难采集的矿石装点,再低调也让人难以忽视。
      
      很难有衣服不适合他,同样很难有衣服不被褚齐穿出刚.硬.的气质,比起藏在剑鞘的宝剑,更像是随时准备割.下.敌.人.首.级。
      
      “我是不是挑错衣服了?”何悦怿还是觉得这样不像去参加寿宴,而是去战.场?
      
      褚齐闻言低头看了看自己,又看向何悦怿,瞥到他身上绣着的暗纹和自己身上相合成一个图形,果断摇头拒绝。
      伸手把人搂进怀里,强势的锁住他的腰,“你不想让大家知道你是我的吗?”
      
      被搂进怀里的何悦怿眨了眨眼,褚齐还是在意这个,“有谁不知道吗?还是有人缠着你,而我不知道。”
      
      见他有意扯开话题,褚齐叹气用手摩挲着他的背,“那你要检查一下吗?”
      
      话里有话,配合褚齐动作,何悦怿很难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礼貌的退开一步,脸上笑意浅浅,“你说过,还没办婚礼,而且爷爷已经给你打了38个电话。”
      
      “其实今天可以不去。”褚齐的语气里带着些怨气,不是为了这件事,而是想到他爷爷觉得这个时候办婚礼不合适,一而再,再而三的阻止他的秘密筹备。
      
      所以,今天最好不带悦怿去,让爷爷知道心心念念却没有结果是多么痛苦。
      这念头也只在心里想想,他还不希望等.战.事结束后也不能举办婚礼,然后被爷爷拖的遥遥无期。
      两人是第一个到的,楼下大厅除了准备宴会的机器人以外,就只是常年陪在褚爷爷身边的老仆人科思特在盯着布置。
      
      “科思特爷爷。”褚齐牵着从飞行器下来后,逐渐僵.化的何悦怿朝人走去。
      
      何悦怿手心出汗,背后更是不断冒汗,但在褚齐话音落下的一刻本能的跟着喊了一声,随即挂起了不失礼貌的浅笑,表现的翩翩有礼。
      
      对面的科思特快速看了眼,恭敬的弯腰,就带他们去见老爷子了。
      
      “何少谦逊有礼,老爷子还没见过您就喜欢的不行,只要做您自己就行。”走到二楼走廊处,科思特善意的提醒了一句。
      
      何少看上去很乖巧谦虚,但太紧张了,让这一切像面具一样。
      老爷子满意这个孙婿,并不是因为他的脑波最匹配三少,而是他的为人处世,在明知道被设计嫁给一个可能终生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的男人,却还是表现出应当的教养。
      
      不愧是何明志的儿子,身处困境也能心向阳光。
      
      正是基于此,老爷子才会在他们感情没有明朗前,担心何悦怿对褚家为数不多的好感被自己贸然破坏,更在那些糟心事发生后力挺何少。
      所以面对这样一位和蔼可亲的老人,何少不该太过拘谨,这会破坏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气氛。
      
      何悦怿闻言只愣了一瞬,心领神会的笑道:“您说的是,我想左了。”
      
      见他脸上的神情变了,科思特和蔼的转回身,继续向前走。
      
      稍微放松下来的何悦怿终于注意到沿途身旁路过的每个仆人行色匆匆,又畏畏缩缩的向他们问好。
      
      如有所感的抬眸看向褚齐,板着个脸的他,果然能止小儿夜啼,抿嘴笑着,握紧了他的手。那天他出事,褚齐表面不说,却一直紧紧握住他的手,向今天一样,所以有什么好担心?
      
      想到这,又松快了很多,事情很多,但总有褚齐在身旁陪着,这就够了。
      
      可真到了门口,他还是怂了。
      从星网资料看,褚爷爷一生.杀.伐果断,曾因为国盟高层被暗殁族控制而身陷险境,却凭着以.杀.止祸的方法,不仅从战场上活了下来,还把暗殁族.死.死.的逼困在星际的边缘流浪。
      
      起了个头,胡思乱想的节奏就停不下了,当年唱戏时看过的戏本,都荒诞的嫁接在自己身上,甚至想到了褚齐为了他和整个褚家对抗...
      手心传来一阵.瘙.痒,对上褚齐黑白分明的眼睛,竟然失神了。
      
      “别乱想,他很喜欢你。因为先前我没追到你,才没和你见面。”褚齐察觉到身侧传来的眼神太怪异,稍微想了想就猜到了原因,隐去部分爷孙嫌隙的情况,向人解释到。
      
      何悦怿因为在想一些没头没尾的事情,没有察觉到褚齐话里未完之意,还以为是褚齐安慰自己说的,勉强给了一个不算太紧张的微笑。
      
      直到见了褚爷爷的庐山真面目,他才放松下来,老人家安坐在太妃椅里,手边放着一杯正冒热气的祁山红茶,和蔼可亲,白须飘然,眉目亲善,和平常人家上了岁数的老者一样。
      
      褚爷爷退休后迷上了地球文化,何悦怿又是这方面的专家,两人聊得相当投契,半吊子水的褚齐站在一旁插.不进一句话,只能闷声站在何悦怿身旁,无聊的摩挲他的脖颈。
      
      话说一半,何悦怿端起茶杯,轻吹了一下上面漂浮的茶叶,看向被忽视的彻彻底底的褚齐,嘴边不禁露出了一抹笑意。
      
      褚爷爷正把他们送来的画展开,刚想喊孙婿赏画就瞧见了他们两人的浓情蜜意,摇头轻笑,“我还在边上呢,好歹照顾一下我这个孤家寡人吧?”
      
      “褚家很大。”褚齐淡淡的怼了回去,见时间差不多了,就顺手关上了房门,开启屏蔽系统后才问道:“那件事您查到了吗?”
      
      何悦怿听他这么问,诧异的看向褚齐,大脑迅速转动,如果是说国盟内部的事情,就算是褚齐再信任自己也不会放他在这旁听,而这件事又得靠爷爷才能查清,所以是乌乌的事情有结果了!
      视线不禁投向爷爷,却得到了一个怜悯安抚的眼神...感觉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我查到在你父亲去世前,曾经在黑市购买流浪逃.亡的暗殁族人,这件事当年的国盟高层也知道,只可惜我当年一直在医院养伤,所以对这事也只能查到一些苗头。”褚爷爷扶着桌子坐下,接下来的事情对一个认为父亲是为了保护自己才失去生命的孩子来说实在太残酷了。
      
      “实验目的是为了从根源上摆脱国盟被暗殁族控制的可能,而我得知..何明志没有招聘任何志愿者参与实验,也没有出现大量购买实验体的情况。”
      褚爷爷经历过的事情比这严重,可是对着这孩子的脸,实在狠不下心肠,他真想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对自己孩子下手?天知道悦怿经历过什么?
      
      何悦怿不傻,相反他聪明的过头,这件事对他的冲击确实不小,通过褚爷爷说的话,他大概猜到了实验内容是如何进行,也想到乌乌当初说的意思,嘴角露出笑意,从头到尾都没有楚齐,全是大脑自己产生的臆想。
      
      “悦怿。”褚齐见他神色不对,担心他受到过度刺激,下意识又想起心理医生。
      何悦怿放下杯子,仰头看向褚齐,见到他眼里倒映着自己,“我没事,只是想到之前纠结那么久的事情,原来都是荒唐,白白浪费那么多相处的时间。”
      
      褚齐想到先前的小问题,不禁温和的摸着他头上会出现耳朵的位置,“没事,我还年轻。”
      
      “咳咳。”褚爷爷觉得自己实在老了,看不懂年轻人的跌宕起伏的情绪变化,也猜不透他们在想什么,但还是要让他们注意到边上还有一个他在。
      
      何悦怿在长辈面前一直脸皮薄,随即撇开了视线,起身走至书桌前,“这画还缺题跋,爷爷不如替我填上?”
      
      话题被他扯开,就没再提起,这事尘封多年,知道这个实验的人大都已经不知踪迹,能查到这些已经是尽力了。褚齐担心也没办法解决,只能继续追查,最好是乌乌能够自己送上门,让他们知道更多内容,例如策划整个项目的人是谁。
      
      寿宴刚开始,褚爷爷就拉着何悦怿满面笑容的走进了大厅,一直作为下一任家主培养的褚齐反而被落在了后头。
      
      这是何悦怿第一次在这种场合露面,下一任当家寸步不离,这任当家更是手把手的带他见人,就算是傻.子也知道褚家的态度,自然没有不愉快的场景出现。
      
      等何悦怿晃完一圈晚会已经过去大半,以后这样的场合只会更多,索性他适应的很快,仿佛是从小在这种觥筹交错的环境里长大,和在场所有人都熟识深.交。
      
      “累吗?”褚齐挑了他喜欢的小点心,“我们可以先走。”
      
      何悦怿笑着接过了碟子,“你这样拆爷爷的台好吗?他一直往这边看,好像是想我们过去。”
      褚齐转身看向褚爷爷的位置,见到他被一群老友围在中间,脸上带着格外‘轻.浮’的笑,不要过去!绝对是想拉着他家悦怿炫耀,“他有老花,看不清五米外的事物。”
      
      “额,星际治不好老花眼吗?”何悦怿对此表示疑惑,虽然他没有学过这方面的知识,但多少也有些常识。
      
      “齐哥哥!”
      
      从褚齐背后传来了一声如黄鹂鸟般美丽的声音,人被褚齐完美的挡住了,也能看出对方是个窈窕淑女。
      
      他知道没见其人只闻其声就给那个人下定义是不合适的,然而世界上总有人不需要见面相处,只是一个声音就让你感到厌恶。
      
      等褚齐站到他身侧,把背后那只黄鹂鸟彻底展现在他面前的时候,何悦怿知道自己的判断没有错,长相不是特别出众,却能让男人产生保护欲,最重要的是她凭什么叫褚齐哥哥?!
      
      心里怨气满满,嘴上还是友善的,“这位是曲小姐吧?不好意思,我没听褚齐提起过你,所以不太清楚你们的关系。请问你是他的哪位远房表妹?”
      
      褚齐看了何悦怿一眼,他很少咄咄逼人,这是吃醋了吧?
      
      “不是我亲戚,不过我们两家是世交。”褚齐一反常态,非但没有冷脸相对,还介绍了她的身份。
      
      曲水正不知道怎么回答何悦怿刁钻的问题僵在原地,听到褚齐愿意帮自己解围,投了一个饱含感激的眼神,温声道:“嗯,伯母没走之前,我们两家时常往来,齐哥哥有比我大,这才没改过来。要是悦怿哥介意,我再也不叫了。”
      
      要是别的事,何悦怿没准顺坡就下了,按她的心意走。只是她说话的腔调实在让人反胃,什么叫他介意,避嫌不懂吗?真是大家闺秀精心教导出来的,就该知道分寸,既然没有沾亲带故,又不是爷爷认下的妹妹,喊什么???
      
      “挺介意的,我肚量小,看不惯别人在我面前喊褚齐哥哥。”何悦怿似是而非的笑着,一双眼睛玩味的扫视着娇滴滴的曲小姐,“再说,褚家好像没认什么干.亲,我怎么能帮褚齐认下曲家这门亲戚。”
      
      曲水听了他的话,如噎在喉,曲家当然比不上褚家势大,要不是褚伯母和自家母亲私交甚好,曲家也不会有今天。就算事实如此,也不容许何悦怿在今天的宴会上说出,毁了曲家一直苦心经营的门面!
      
      何悦怿心眼小,戳人肺管子的时候都是一刀毙命,曲家攀着褚家夫人的关系是国盟人尽皆知的事情,在褚夫人去世后又想勾上褚齐,只可惜褚将军不识情.趣,反而多次给曲小姐难堪。
      这些事当然不会是褚齐告诉他的,王储殿下早早的就把今天宴会上的出席名单,并家庭背景,个人喜好全都做成文档发给他了。
      
      褚齐接收到曲水可怜无助的眼神,咳了两声,“悦怿年纪小,说话直白了点,曲小姐别见怪。”
      
      “不,怎么会。”曲水还以为褚齐改了性子,嫌弃何悦怿是个男的,不能给他们褚家繁育后代,没想到还是这样。心里怨恨褚齐无情,却更恨何悦怿的存在,给她难堪。
      
      自从他们之间的婚事公布,那些平日矜贵的富家小姐,一个个上赶着嘲笑她的不自量力,耻笑曲家。可她们有哪个没抱着这种念头,就算是桃家的那位,整天装的大大咧咧,不也是对褚齐芳心暗许?
      
      何悦怿看她脸上神情不变,还是一样温婉可人,坏心眼的挽过褚齐的手臂,亲昵的说道:“凯拓先前说想和我们聚聚,不知道现在去哪了?”
      “没事,让他等着吧。”比起带自己伴侣去见情敌,褚齐还是倾向于呆在这看伴侣吃醋。
      
      面前的两人好像一对璧人,根本不把别人放在眼里,只要对方在身旁,谁也插.不进他们之间。
      曲水想给何悦怿下绊子,但理智还在,感觉到手心传来的痛觉后,温婉浅笑,“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再见。”
      
      “再不要见。”何悦怿见人转身离开后,小声嘟囔道。
      褚齐就站在他旁边,哪会听不见,低声问道:“吃醋了?”
      
      “没有!”何悦怿随即松开手,看向和他打招呼的凯拓,直接端着褚齐拿来的点心,朝人走去。
      
      褚齐见人恼羞成怒的离开,还是投入那个贼.心不.死的外甥怀里,早知道就不要为了看他吃醋,故意说那句话了。他倒是想跟着过去,可惜被军.方的几个上级长辈缠住了脚,只能时不时的朝他们看一眼,在见到何悦怿被凯拓逗得开怀大笑后,怄得又喝了一杯酒。
      
      劝酒的几个人互相对视,褚齐今天是怎么了?平常只肯和他们喝一杯的啊,这已经是第五杯了吧?
      虽然摸不着头脑,但他们还是很想看褚齐醉酒,也不拦着,一杯又一杯的拿来,直到宴会结束,褚齐眼睛清明,举止如常,半点醉意都没有。
      
      ——何家——
      
      “悦怿~”
      “悦怿~”
      ...
      
      何悦怿刚从浴室出来,又听见褚齐叫魂似得喊个不停,明明脸上见不到红晕,走路也笔直的挺着腰板,跟他们出去的时候没半点不同,可就是不停的喊他名字,唉~
      
      “怎么了?”何悦怿靠在另一间浴室门前,无奈的问道。
      浴室里没传来回答问题的声音,还是一声声的喊着‘悦怿’,刚离开几步就听见背后传来开门的声音,没来得及回头,只感觉背上湿漉漉的,环抱他颈部的那双手白皙有力,当然也带着一颗颗的水珠。
      
      后背的感觉太过明显,腰部被某个东西触碰着,稍微想象了一下后面的画面,心跳就加速攀升,还有点口渴...
      
      “褚齐?”何悦怿嗓子低哑,眼里挣扎,不知道自己要不要投身背后的.诱.惑,“要不要擦一下身子,然后回去睡觉?”
      
      褚齐的脸就在自己旁边,温热的体温只能让他不断想入非非,祸不单行,背后...何悦怿只是稍微发散了自己的思维,就已经涨红了脸,结结巴巴的问道:“褚齐,你去浴室拿浴巾好吗?我,我...”
      
      颈部传来柔软的感觉,是褚齐的唇。
      
      何悦怿看不见褚齐的表情,嘴巴又被人捂着,敏.感的抖了一下,嘴边溢.出一声细微的喘.息,每次都说他是妖.精,褚齐自己才是吧!
      
      他费劲心思终于把褚齐哄着答应不再僵持在浴室门口,虽然还被要求帮忙擦身子...总得来说,没被占太多便宜。
      何悦怿迷迷糊糊睡着的时候,还把手放在褚齐的腹肌上,总算体验了一次褚齐的心情。
      
      第二天睁开眼,褚齐已经离开了,餐桌上除了早餐就只留下了一张纸条,上面笔力刚劲的写着‘所以我对你没有吸引力吗?’
      
      ...要是说什么都没发生就是没有吸引力,那他昨晚冲的凉水澡是在闹着玩吗?不对,宿醉的人难道不会断片吗?为什么褚齐还记得,他被骗了?
      
      直到他被卡鹤接走去参加《机器人守则》的第一次碰面,也没能判断出昨晚褚齐到底是真醉还是假醉。
      
      “欸,你那个APP刷了吗?”卡鹤看飞行时间还有很长,突然想起何悦怿前不久刚迷上的APP游戏,特意提醒了一句。
      
      皱眉苦思的何悦怿抬头看了他一眼,想起自己还没做的任务,掏出了操作面板漫不经心道:“帮我点一下。”
      飞行器内随即响起了三声短讯提示音,造型师和卡鹤哭笑不得的点开老板发来的链接,还是那个熟悉的页面,‘看看你能帮好友楚河砍掉多少?’
      
      何悦怿是群发,大概是早班的时间,几乎所有人秒点了链接,成效不小,也还差0.99元...他是不是可以给教工群发一个?教过的学生太少也是个问题。
      
      “不许动歪心思!”卡鹤光看他那张脸,就知道这心思不会纯到哪去,“想想你的人设,你是缺那200块的人吗?私下玩玩也就算了,别捅出去,太丢人了。”
      
      何悦怿默不作声的点头,手指在他的学生群里发道:“还差0.99...谁帮我弄弄?”
      
      七七:师父我很想帮你,但是研究所没人愿意帮你点的。
      竹子:我手下的员工都是河粉,他们会泄露你私.下.不.正经的一面。
      战.斗.狂:如果要走部队这条路,师丈不是比我更合适?
      
      老师:你的意思是,我看起来不像是能在上面的吗?
      战.斗.狂:不不不,老师我错了,能容许我撤回那句不恰当的发言吗???
      七七:也就是你认为褚将军才是在下.面的吗?
      
      小温显然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个问题已经任由他们几个打趣了三分钟,其中夹杂着小欧毒.舌的嘲讽,何悦怿觉得有点头疼,再过一个小时两百块钱就要泡汤了,唉~
      
      (占线)打游戏ing:我可以帮你转发,需要吗?
      
      真是缺什么来什么,何悦怿误会他是要把链接发给战队的成员,迅速点头。
      事实上小镜想的是发到自己的八博账号上,反正关注他的都是游戏迷,就算有几个河粉,也不会猜到楚河是何悦怿。他的想法是对的,直到那天何悦怿去他们战队做宣传新戏,无意打开操作面板暴露了自己的信息。
      
      他们走进《机器人守则》的临时办公室的时候所有演员都没有到,只有导演、监制以及作者在房间里。
      
      “大家好。”何悦怿一如既往的温和,尽量给人带来如沐春风的感觉,在他坐下来的时候却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行为和昨晚的曲水没有半点差别...所以他昨晚因该是讨厌同类,不是吃醋!
      
      “老师一如既往的做作啊。”小欧痞里痞气的收起了操作面板,“看到师丈把您滋润的容光焕发我真是太高兴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最近我的状态不太好..耽误了这么久才更新,我会恢复日五的!(立个flag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