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他是只九尾狐

作者:顾希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5 章

      一组衣服拍完,卡鹤看着屏幕里的何悦怿,不禁捂住心口,他家这位给他带来的惊喜太多了,圈内普遍认知:会演戏的不一定会拍广告,更别说是平面广告。
      静态的事物不管在哪个时代,都不好抓住大众的心,像那些曲高和寡的古画一样,能感受到它们真正魅力的人,只有愿意静下心驻足观赏的人。
      
      一份宣传海报是否成功,看的就是愿意停下脚步的人有多少。粉丝当然无条件同意并吹捧自家偶像,路人的反应才是判断海报的关键。
      卡鹤复杂的目光在屏幕跟何悦怿之间不断游离,撇开私心杂念,这组还没修改过的照片,就算立刻发出去也能用。
      
      曲着手指的修图员皱着眉,就是不知道从哪下手,按他的专业眼光来看这组图怎么修改都是祸害了何悦怿的那双眼睛里的亮光。
      都说佛靠金装,人靠衣装。每次来拍胡导广告的艺人,要么撑不起衣服,要么盖过衣服,总而言之没有一个能不被骂,就顺利拍出这个效果。
      
      胡导更是高兴,少有艺人像何悦怿这样省心,唯一能让他轻松工作的,还是五十年前的段长年,当年那份广告拍的啊,舒心又畅快。
      想到这个,他兴奋的回头,却没看见人。
      
      “悦怿急着去换衣服了,看样子是有要紧事。”苏斯单纯的说道,像是不知道胡导最忌讳艺人在广告时还想着别的事。
      
      话音刚落,卡鹤毫无情绪的视线立刻看向苏斯,推了推眼镜,一副温润又精明的样子,“悦怿晚上还有课,不过他的专业能力是不会被影响到的。”
      
      “没事没事,那咱们加快速度啊,来来来都动起来!”胡导出乎意料的好脾气,全然不在意。
      
      卡鹤和胡导客套了几句,也不忘隐晦的看苏斯一眼,见他一脸天真没流露出丝毫情绪,心里升起一阵厌恶感,珂丽多半就是被他这张脸欺骗了吧?
      双手环胸站在人群后,一直小心留意苏斯的动向,恍神间,何悦怿就换好衣服出来了。
      
      这套和原先青春活泼的主旋律不同,主颜色采用黑色,走得是贵族矜贵的路子。
      何悦怿本来就白,再被黑色包围更能突出他的肤色,领口微开,露出脖子上带着的黑色粗线编织而成的颈绳,又串了一颗碧色.猫眼石,若有若无的遮住部分锁骨。
      
      合适,除了合适他再想不到其他形容词。
      
      胡导也是满意的不得了,根本不需要他再指点什么,何悦怿自己就把服装设计理念传达透彻了,又有这张脸,这个身材,哪件衣服穿不出他要的感觉?
      
      “好,看左边,对对对!”
      “拿只可羽兽的模型来,黑色的。对,放在脚边,来来来!”
      “好!悦怿看地上,旁边递朵花,没错!”
      .....
      
      被所有人忽视的苏斯满脸好奇天真的站在角落,只是心里想的比黑夜更让人心生恐惧。
      在棚里被冷落一阵子,脑子瞬间清醒了不少,明面上跟何悦怿针锋相对是傻子才做的事,两人地位悬殊,硬碰硬,死.的只有他。
      
      直到拍摄完,苏斯都没再凑到何悦怿面前说些怪里怪气的话,卡鹤盯了半天他依旧不变赤忱,搞得他怀疑自己是不是要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那个苏斯,你离他远点。’
      ‘嗯,我看他那双眼睛表面清澈,其实深不见底,鹤哥你也小心点。’
      
      ‘我一个经纪人,根本不在怕的好吗?倒是你,什么时候有空,大文导的宣传要你参加。’
      ‘你安排,我配合时间。’
      
      何悦怿闭着眼慵懒的坐在飞行器座椅上,平静的回复卡鹤消息,还能分出心思去批改学生作业,下午的工作几乎没给他带来多少疲倦。
      
      只是这份清醒到了家就消散的一干二净,整个人完全赖在褚齐身上,绑好的长发也解开,披散在肩膀,狐狸.耳半弯着,尾巴耷拉在身后。
      
      褚齐刚转身,就见他又收起了尾巴,疑惑的轻挑眉梢,不过没开口问,手里的动作逐渐加快,温声道:“去躺会儿吧?我这还得几分钟,等下叫你。”
      
      “不要。”何悦怿懒洋洋的又把尾巴放了出来。
      
      透过反光,毛茸茸的尾巴又照印在褚齐的眼睛里,手心痒痒的,想...
      
      “你想捏吗?”何悦怿睁开半只眼,更显.勾.人。
      
      “咳。”褚齐口水呛着喉咙,眼神飘忽,“能吗?”
      
      何悦怿畅快的把尾巴递了一条过去,见他沉醉的抚摸,抿嘴问道:“你不觉得像大扫把吗?这么多条尾巴。”
      
      厨房内的气氛顿时全消,何悦怿无辜的看着褚齐,自觉收起了‘大扫帚’尾巴。
      
      另一边,苏斯也回到了自己家,刚推开门就闻到那股熟悉又厌恶的气息,深吸一口气,一脸疲倦的关上了门。
      
      卧室门半开着,一个肥硕的身躯正.压.在另一个身躯上,看频率,多半要结束了。
      他又看了一会儿,反胃的扭头看向别处,在自己的八博发布了一条动态,特地发了跟何悦怿的合照,‘今天好高兴认识了悦怿,真人超美哈哈哈’。
      
      他看着评论区被粉丝迅速留评,全是赞美之词,稍微松快了内心。
      可是两分钟不到,河粉强势的挤掉了他的粉丝,大肆夸奖何悦怿。
      他心内又翻涌起热血,努力压抑自己的脾气,语气一如往常的回复了几个河粉,俨然是两人交好的样子。
      
      “金老板,今天怎么有兴趣来我这儿?”苏斯俏皮的问道,又透着一股醋味。
      
      床上的两人分开,小嫩.M依靠在金老板白腻的胸膛,娇笑的看着门口的苏斯,也不遮遮自己的身子。
      
      金老板手里搂着一个,眼神还不断扫视着门口的苏斯,露.骨的仿佛已经扒.光了他一样,“脱了衣服过来。”
      
      连客套话都不说,当他是工具吗?
      
      苏斯心里嫉恨扭曲,脸上却不改颜色,噘嘴道:“我今天受够别人给的气了,你可别让不相干的人气我。”
      
      “苏哥这是什么话?大家都是自己人,哪有什么不相干的?”
      “下去!”
      
      金老板直接把人推下床,拿起床头的烟,深吸了一口,“穿了衣服,从传送器走。”
      
      被推下床的小嫩.M愤愤的瞪着苏斯,到底没敢再说什么,妖.妖.娆.娆的和金老板道别,撞过苏斯的肩膀,这才转身去了走廊的尽头。
      
      苏斯眼神一闪,满意的勾起嘴角,“瞧瞧,金老板魅力多大,多的是年轻的花花草草爱,还来我这干什么?”
      
      “我怎么闻着满屋子醋味啊?”金老板伸手盖上被子,“不是说去拍旋星化的广告吗?谁给你气受了?”
      
      苏斯转身关门,他仗着的就是金老板对自己仅剩的纵容,只要还有价值,就不会被抛弃,“人家只叫我过去试试,偏偏我傻,以为就是自己了,还好没跟别人夸下海口。”
      言语中怨怼满满,低落的靠着门,“珂丽才跟了你多久,要什么有什么,我呢?跟了十几年,别人还以为我是靠珂丽往上爬的...”
      
      “行了,在我面前还装什么?”金老板掐灭了烟,本就胖看不清眼睛,现在更是只有一条细线,让人瞧着不寒而栗,“何悦怿,啧,现在没办法动褚家,你忍忍,等暗..你就安心等着,早晚让他跪着求你!”
      
      苏斯听出话里的含义,眼神一变,他认识金老板十几年,连对方做什么生意都不清楚,只知道这男人有些见不得光的事...难道是和暗殁族勾.结?
      心尖一跳,却是暗喜更多。奢望金老板赚得钵满盆满,倒不如期盼国盟毁灭,让何悦怿背后的势力彻底崩盘!
      
      他们都是一样的境遇,一样孤苦无依,凭什么何悦怿就能嫁给褚齐,他却只能委身这个肥.ZH,还得和自己的女朋友一起受这男人的羞.辱。
      
      苏斯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又恢复成那个天真烂漫的音乐小王子,“那我可等着老板帮我出了这口恶气。”
      
      “当然!”
      
      金老板答应的爽快,看着苏斯十年如一日的单纯,不由起了念头,笑着掀开被子....
      
      等他们完事,何悦怿的课已经上完了,节目也播出结束,一如既往地的强占热搜,按节目导演预计,这整整一周何悦怿的名字挂在八博上是下不来了。
      
      #何悦怿=稻齐爆!#
      “本人第一次粉艺人,结果人家不只是演员,还是著名画家、历史教授、功臣之后...这运气呐~”
      “这脸好疼,昨天对悦悦的评论能撤回吗?打.死.我也猜不到他会是稻齐,白看那么久他的画了,嘤嘤嘤”
      
      “为什么他不说呢?任由粉丝着急很好玩吗?”
      “楼上是不是黑粉?这事要他怎么说,不管怎么说都是炫耀吧?”
      .....
      
      #导演敢不敢多剪点?#
      “好憋屈,他们到底干了什么?啊啊啊!”
      “我已经在想象的世界里遨游的热血沸腾...”
      
      “妈妈问我为什么突然流鼻血,我能说吗?”
      “有没有和长辈一起看的,太尴尬了,可是好想往下看啊!!”
      .....
      
      #那个奇怪的首饰#
      “考古归来,那个就是古地球婚嫁时,女子头上戴的凤冠,好美!!!”
      “难道只有我想要吗?悦悦太心灵手巧了吧?还有他不会的吗?”
      
      “同样想要,爆哭,悦悦这是做给谁的?我这压不住的嫉妒心啊!”
      “别说了,好好读书,励志考进洛拓斯当悦悦学生!”
      .....
      
      乌乌回想三天前看到的消息,想着今天就是他们投票选举的日子,脸上不由露出笑意,要是今天能顺利逃出,绝对要投一票!
      
      想到这抬头看向头顶闪着微弱光芒的晶石,他被关在这什么都见不到,连网都上不了。
      除了老管家时不时进来给点网,简直就是与世隔绝,不过也正好方便他研究何明志的系统。
      
      世上所有的相遇都是安排好的,他不会莫名跟了何悦怿三世,一切都有因果,而这因就是何明志!
      他回到暗殁族后,通过霍克斯的隐藏功能逐步恢复全部记忆。
      
      直到一个多月前,才记起了始末。
      
      何明志那个科学.疯.子发现在克服脑波被控制的方法后,找不到小孩做实验,就把视线放在了婴儿大小的何悦怿身上。
      
      实验初期,何明志通过黑.市买了几个暗殁的人,却因为实验不稳定,闹出了人.命。
      
      何明志才想到把霍克斯系统绑定在年幼的儿子身上增强实验操作的可能.性,又和暗殁族做了交易,把存在漏.洞的霍克斯给了他们,作为交换,暗殁族必须得把他借给何明志做完善系统的研究。
      
      这个所谓的研究,其实就是让他精确控制何悦怿的脑波,再重新建造脑波,保证暗殁族不再控制。
      实验的途中总会出差错,聪明如何明志也足足失败了上千次。
      
      导致年幼的何悦怿以及他,因为承受不住高强度.毁.灭性的脑波扰乱,意识相融一起嫁接到了别人身上,有时候短,有时候长...最长的两次就是何悦怿误以为的重生。
      
      那天他说的话其实并不全是假的,当初控制攻击褚齐脑波的人就是他,而在褚齐挣扎的时候,两人脑波紧密纠缠,无意中嫁接了部分意识过去。
      在那之后,何悦怿跟褚齐同床共枕,他残留在褚齐脑海的意识主动向何悦怿靠拢,双方意识相融合,终于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可何悦怿究竟是怎么修复褚齐脑波的,他始终没能想通,何明志难道在原定实验上又增加了修复功能的测验吗?
      
      他只记得何明志成功塑造出不被控制的脑波后伪造了一起爆炸,不惜让实验成果置身事故中,留在暗殁族的霍克斯也因为那场所谓的研究.爆.炸.全部自.毁,一度让暗殁族误以为实验失败。
      
      而他幸运归来也被族人视为何明志真心合作,这种信任直到何悦怿再次苏醒捐献了霍克斯,提升国盟机甲的能力,这才让他们生疑,并在战.争.后,命令他前去查探。
      只是当时他已经把记忆存在了禁地遗留下的霍克斯系统...还好,还好何悦怿没让他发现。
      
      只是那个老家伙已经察觉到不对,一旦被他知道何悦怿绑定着国盟广泛应用的霍克斯,一定会把人抓回来,并且摧.毁脑波,强行控制,以此占.领国盟。
      
      就算为了自己,也不能让何悦怿落到他们手里!
      
      乌乌打定主意,踉跄起身,眼神灼灼的看向入口处,随着一丝光亮照射进来,脑波顺势袭.击.了守卫,并覆盖整族。
      刚迈出半步,冷汗如雨浸湿了衣服,虽然经过何明志的‘折.磨’两人融合了脑波,但也不能同时控制这么多族人。
      
      咬住舌尖,奋力多走了几步已经喘不过气,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就真的完了!
      蹒跚走至禁地外,老管家准备的传送器已经开启,咽下锈味的血.水,往门里倒去。
      .....
      
      另一头,排开档期的何悦怿终于能随组宣传,抬眼看了下时间,距离上台还有五分钟。
      突然眼前一黑,脑子立刻翻腾倒海了起来,这是怎么了?系统出问题了还是乌乌?
      
      “悦怿?”段长年的声音在旁边响起。
      
      “没,没事。”何悦怿握紧拳头,努力扯出了一抹笑意,脑子转的飞快,“土樾星的气压比主星要大,我有点不适应。”
      
      段长年信了他这话,“等下还有需要活动的环节,我帮你说一声吧?”
      
      “悦怿怎么了?”华斯莉妆容简约,端庄大方的站到了他们旁边,“我今天可是帮你打榜了呦,现在那个第二名足足差了你一千万票,这次男主准是你的了!”
      
      何悦怿感觉背后的冷汗黏住了衣服,耳朵嗡嗡的根本听不清华斯莉在说什么,只能咬住舌尖,感觉到锈味后才抬起头,“谢谢姐。”
      
      华斯莉见到他的脸,立刻压下嘴角的笑意,惊呼道:“你这是怎么了?脸都白了!”
      
      她这一声引来了不少人的注意,最后cue一次流程的工作人员也都看了过来。
      何悦怿现在的样子根本不像没事,脸色惨白如纸,嘴唇却因为化妆的缘故鲜艳欲滴。
      
      “我稍微缓缓就好,等下上台还麻烦大家多照应一下。”何悦怿感觉整个脑子都被一股外力抽走,强撑着说了一句话。
      
      卡鹤急匆匆的掏出了微型氧压机,挤到他身边低声问道:“咱撤吧?”
      
      何悦怿稍缓了一口气,用力握住卡鹤递过来的手,“没事,不耽误。”
      用氧压机呼吸了几口,忽然又觉得没事,见自己身边围了一圈人,没纵自己深想下去,撤下机器道:“我已经好多了,可以上台。”
      
      “真的可以?”文阖虽然想他来做宣传,但还不是没有人性,“还是去医院吧,这儿有我们在是一样的。”
      
      导演眼见这次节目打出的噱头要没,握紧了台本围在那看,强忍着心尖痛附和道:“是是是,这个身体重要,我们这也有小型的检查仪可以先看看。”
      
      何悦怿浅笑着,脑子依旧有针扎的感觉,“我是感觉没问题,节目可以继续进行。”
      “我们家这个就是死.心眼,签了合同的事说什么也不肯变。”卡鹤就着他的话给他又竖了个好形象。
      
      听他们两这么坚持,摄制组也不强求,毕竟今天节目就指着这个话题.王再创新高,但还是把机器给他拉了过来,特意又让主持人在台上多撑几分钟。
      看到何悦怿的检查结果没问题,导演也是舒了口气,紧锣慢赶的安排《国盟》剧组上台。
      
      星际采用虚拟技术,前三百名进入节目的观众可以通过全息技术现场观看,而没能进来的则在家收看直播,和现场观看也没差。
      
      “悦悦怎么还不上来,啊啊啊我已经十刷《江山梦》了,旋星化的广告为什么还不出来?我想舔颜啊!!!”
      “姐妹别说了,我已经在莉姐的八博舔了好久,太可他的颜了,怎么就已婚了呢?”
      
      “我现在已经开始羡慕跟悦悦上课的学生了,天知道我已经没做作业二十年,哪来的自信要报明年的班?”
      “不用纠结了,我们何老师网课也是一届一届的上,偶尔被别系教授拜托带半年课。”
      
      “别说话了,悦悦出来了,这腿这腰,啊啊啊要疯呐!”
      
      台上的何悦怿被华斯莉挽着,眉眼如画,温润如玉,跟部分媒体嘴里刚硬强势的形象完全不同。
      
      等剧组挨个介绍完,女主持还不忘双手捧脸,眼睛冒着星星,“悦悦另一边还没人扶,我来吧!”
      男主持立马把住了她,笑骂,“擦擦口水,别弄脏了人衣服。”
      
      何悦怿倒是大方,“衣服事小,姐姐的形象才重要。”
      
      女主持最受不了美男子,尤其是何悦怿这样原装鲜嫩的,要不是边上有人拉着,这会觉得不管不顾的扑过去,佯装擦口水,“我得忍住,不然会被你粉丝撕成条的!”
      她故意害怕的躲了躲,又看向台下的虚拟观众,果然逗笑了他们。
      
      台上闲话了几句立刻到了这个节目最刺激的‘你问我答’,要说别的环节都是彩排过,只有这个环节是网上实时投票,由网友提问,每个嘉宾必须回答前十五道,因此也是节目组的招牌环节。
      
      第一个被问的当然是剧里的男女主,围绕他们的全是老生常谈,前十五题多半都是问他们的恋情,段长年时不时的瞥向何悦怿,叹气道:“我还没遇上合适的,如果有情况一定第一时间通知。”
      
      台下观众当然没错过他的眼神,此起彼伏的感叹。
      
      随后华斯莉遗憾的嘟嘴看向何悦怿,幽怨满满的道:“我喜欢的人已经结婚了,还是跟国盟一顶一的英雄,唉~”
      观众立刻哄笑了起来,这位影后是个颜控,每次接戏第一个问的永远是和她搭戏的演员好不好看,至于剧本都是她经纪人操心的问题。
      
      被她这么一打岔,观众都以为是剧组设置好的答案,随后女二的回答也是围着何悦怿转,更加深了他们的推测。
      
      段长年听他们一嘴一舌的扯开话题,敛下眼皮,往何悦怿身边又挪了一步。
      
      何悦怿不明显的看了他一眼,感应到一个镜头扫来,就没挪开,只是想着他该不会真的喜欢他吧?
      垂眸细想着,察觉到女主持频频看来的视线,就先放下这事,专心录制节目。
      
      摄制组特意把他的放在最后一个为的就是吸引收视,随着越靠近他的回答时段,收视率节节攀升,导演喜得连拍大腿。
      
      “问:褚将军对网上更看好五年后你将和段长年在一起的言论有什么看法?”
      
      何悦怿笑着接过话筒,“这问题你们应该去问他,我哪知道他怎么想?”
      “这不是不敢嘛!”女主持显然看戏不嫌事大,拿话堵了回去。
      
      “唔~”何悦怿露出为难的表情,用话筒敲着下巴,“他怎么想我真不知道,我只记得他看过你们说他是贵妃,当时面无表情的,我就没放在心上。后来他看了我一些专业书,自己总结了一套贤后准则。”
      
      “所以这几天褚将军都是按准则来的吗?”华斯莉俨然是磕cp的头号积极分子,兴奋的冲到前排。
      
      何悦怿带着笑意犹豫了一下,点头承认了。
      
      台下一阵狼.嚎,他们收看的时候就觉得褚将军和以往雷厉风行的状态不对,太宠了也!
      
      “问:你挤在在顶尖艺人里,当了旋星化一季度的代言人,羞愧吗?”
      
      这问题可比他们先前的要尖锐,要不是节目的公平度有保证,何悦怿都要怀疑是被黑粉暗箱操作了。
      
      眼神自信的对上镜头,语气略带嚣张,“谁让我教了他们女公子,别人就没这个运气了。”
      
      走.后门也能理直气壮的艺人,全星际就他一个了吧?粉丝却特别吃他这套,本来在娱乐圈混,除了自身能力,就是人际关系,他们家悦悦有这个本事又有这个关系,有什么好藏着掖着?
      
      “问:悦悦你的体重是不是比拍《江山梦》的时候重了?”
      
      “是吧?褚齐一直给我做点心吃,鹤哥管不住我也管不住他,所以多少胖了点。”何悦怿极其自然的又虐了观众一把。
      
      大部分少女少男对美好爱情的渴望,不外乎对方在外面叱咤风云,冷面待人,面对自己时又温情脉脉,体贴入微。
      褚齐无疑是满足他们所有想象的完美恋人,而何悦怿的才貌秉性又符合他们对自己的期待,两人才能在真人秀播出后得到所有人的羡慕和认可。
      
      “问:你入圈后接的所有戏,不是名导就是名剧本,是不是不考虑其他小成本剧组?”
      
      何悦怿眼睛眨了一下,“我又不是在接代言,为什么要看剧组钱多不多?再说剧本的好坏和剧组的规模没有关系,如果档期合适,我肯定会接的。”
      
      “问:一边教书一边拍戏,你这算兼职过度,不怕耽误学生吗?”
      
      “我当老师快十年了,从来没耽误过学生,如果我的教学能力有下降,学校也不可能容我继续。”何悦怿瞬间严肃,教育学生不容嬉皮笑脸。
      
      “问:每天早上没睁眼都会摸床旁吗?”
      
      “对啊,因为褚齐在那,如果早上能在他旁边醒来,这一天心情都很好~”何悦怿眼睛弯弯,藏不住的幸福任然从里面流露出。
      
      “这个笑,快给我胰岛素!!”坐在前排的女生揪着身边的男生,疯狂摇了起来。
      男生被她摇的晕头转向,满脸无奈,显然没懂她在激动什么,“我每天也睡在你旁边,怎么没见你这么高兴?”
      
      女生义正言辞道:“这不一样!你睡得跟死.猪一样,褚将军分明比悦悦早起,准备完早餐以后又躺回去陪他。”
      说完也不搭理身边不服气的男朋友,眼冒星星的看着台上的何悦怿。
      
      接下来的问题显然没前几个刁钻,何悦怿根本没废功夫就回答到了最后一个。
      
      “问:旋星化的广告究竟什么时候出来?!”
      
      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何悦怿哭笑不得的看着屏幕,“这得看他们安排,我只是个拍广告的。”
      
      听他们问这个,华斯莉也满满好奇,“诶产品开卖的时候,你可得告诉我一声,我还等着帮你冲销量,这可是你第一个代言,排面一定要有!”
      
      “莉姐不说我都忘了,河粉们千万别给我冲销量。你们冲再多他们也不会再给我加钱,代言费已经塞我口袋里了。”何悦怿真觉得粉丝为了偶像,被资本狠收韭菜的行为没必要,“当然你们要支持我心我理解,可别瞎花钱,咱们不比这些哈!”
      
      站在台下的卡鹤听到他这话心里就是一个激灵,你家艺人不需要冲销量说这话,别人还需要呢。再说那些公司,不就是看重艺人的带货能力,不然付那么多钱干什么?
      这小子说的没错,他是管不住他,唉~以后只能看剧组能不能多给点薪资了,不然真是连团队都请不起啊。
      
      台下没意见,台上又都是人.精,就算这话说了出来也都是其乐融融,节目接着往下录制,也都中规中矩,捎带亮点。
      偏偏何悦怿觉得浑身不对劲,段长年总若有若无的往他边上靠,说话眼神也是.暧.昧至极。
      
      节目结束,何悦怿急着回去,却被段长年拉住了手,“段哥?”
      
      礼貌又疏离的语气让段长年眼神一暗,但转眼的功夫就和平常一样,“没事,只是想问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不然我陪你去医院吧?”
      
      “就不麻烦段爷,我先前通知了褚将军,他已经在外头等着了。”卡鹤见两人‘手拉手’,心中警报瞬间拉响,客气的拒绝了他的好意。
      
      段长年笑着松开了他的手腕,眼里没有任何情绪,深潭一样的眸子隐隐放寒气,“那就好,毕竟咱们两家当年是世交,我爸这些年还在念叨伯父走的太突然,他也没能帮上什么忙。”
      
      何悦怿警觉的把刚才被他拽住的手藏到身后,回了个同样的笑,“没关系,那我们先走了,再见。”
      
      段长年目送他们离开,久久不语。
      
      “诶,怎么就你在这,悦悦呢?”华斯莉带着墨镜帽子出现,大咧咧的拍上他的肩膀。
      
      段长年看了她一眼,意味不明的回道:“褚将军接走了。”
      
      边上的华斯莉显然没察觉他的心情,还在一边叽叽喳喳的说着话,吵的很。
      敛了敛心底的想法,抬眸道:“你再不走粉丝就围上来了,到时候想走都不行。”
      
      华斯莉瞧着他走远,回头问经纪人,“他这是怎么了?谁惹他了吗?”
      经纪人没好气的推了她一把,“你管好你自己吧。平时在八博放何悦怿的照片算是你们俩关系好,今天在台上眼睛就没挪开人家过!”
      
      华斯莉不服气的吐了吐舌头,甩着头发大步朝前面走,经纪人叹气瞪了她一眼,任劳任怨的招呼人跟上。
      
      当天深夜,空无一人的节目组后台闪现一道光,短暂的让监控都没能捕捉到,而地上就躺着一只毛色乌黑,尾尖生着倒角酷似可羽兽的小.兽。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这网课上的我。。还不如开学呢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