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后他是只九尾狐

作者:顾希努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37 章

      他们对话的声音不算大,但还是让交流感情的众人停了下来,欧作者不是特别满意何少担任主演吗?听说他们还是师生关系,怎么一见面就剑拔弩张的?
      
      何悦怿眼神没有半点变化,仍然带着笑意,像包容任性孩子的老师,“好久不见,你还是一样毒.舌,有没有交到新朋友?”
      
      欧夺就是看不惯何悦怿这副模样,像水一样包容万物,也不想想别人愿不愿意被他包容,“当然比不上老师左右逢源交的朋友多。”
      “这个小欧他性子古怪,一直待在家没怎么出来社交,说话不中听还请何少多包容一二。”梵监制看他们的样子,暗道不好,连忙开口阻拦情况进一步变糟。
      
      何悦怿浅笑摇头,“教出的学生有个性是每个老师最大的成就,我怎么会介意?”
      欧夺听到这话没再开口,仍旧朝何悦怿哼了一声,自顾自的把打印好的纸质剧本全排在桌面上,随意的扔了一本在他面前。
      
      梵监制点头附和何悦怿的说法,又吐槽欧夺的口是心非,节目播出的时候整个人都贴到屏幕前,一问就说是在选角,实际上也就看了何悦怿一个人的视频,谁还不知道他心里的那些小九九?
      等一下,欧夺该不会存了那个心思?可别,褚将军会撕了他们剧组的!
      
      何悦怿自觉拿过面前那本歪七扭八的剧本,不小心瞥见了梵监制变换迅速的面部表情,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想了想场景人物不对,只能低头打开剧本。
      按照文学的角度看,这本小说无疑是小欧写过的书中最好的一本,感情充沛,纹络清晰,每个小故事都环环相扣。
      
      反看他前一本写的,感情略微莫名了些,代入感远远不及这一本。这里面的原因,何悦怿自己也能猜到一些,小欧对待其他本几乎是读者怎么说,他怎么改,只有这本改的最少,最有他自己的风格。
      
      随意翻了几页又重新合上了,里面的故事情节不用看,他也了然于胸,这些都是小欧念书时经历的事情,书里的人物故事也全是有参照的。像第一个故事里笨笨又善良的小姑娘,不就是小七吗?后面御姐范十足的富家千金,当然是小竺了。
      
      《机器人守则》总共有六个故事,在他看来每一个都减不掉,小欧大概也抱了这个念头,只是梵监制话里话外好像准备把这部戏拍成电影的形式,看来今天的会议不好开,或许这就是小非要开会的原因。
      何悦怿垂下眼帘,嘴角若有若无的勾起,想他帮忙可没这么简单,多少也要收点利息。
      
      又等了一会儿,其余演员陆续都到了,因为被鹤哥强行做了功课,何悦怿好歹认全了接下来要合作的伙伴们。
      
      “何老师用的什么牌子的洗发水,好香啊!”刚坐在他身边的妮琐立自来熟的闪着她那对大眼睛问道,要是不看脸,真和小七有些相似。
      想到小七那个咋咋呼呼的性格,不由笑得更真切了,“我的洗发水没味道,你说的气味应该是昨晚焚香留下的。”
      
      “焚香?”对面外表看上去很能唬人的仓灼接过了话头,“你说的是古地球很贵的奢侈品吗?”
      何悦怿点点头,他们两个大概是这屋子里性格最跳脱的艺人,在节目拍摄期间因为脱线沙雕频频登上八博热搜。
      
      “啧啧啧,弟弟这日子过的太享受了吧?”浑身妥妥御姐气息的克琦显然是饰演小竺的角色,自从上一个戏结束,他们还有些许联系,没想到这么快又有合作了。
      何悦怿侧头看向翘着二郎腿的克琦,善意满满的提醒道:“克琦姐这样是找不到男朋友的,根据洛拓斯社科院的调查,星际男.性.最喜欢温柔可人的女生,姐姐就算没有这个基因好歹装装样子吧?”
      
      听他们两人一来一回的斗嘴,室内的气氛好了不少,勉强算是有说有笑。
      
      梵监制看大家寒暄的差不多了,连忙开始这次碰头的主要目的,按他看来,要不是欧夺说他们剧组秉承着公平公正的原则把人招了进来,今天也不用找他们来商量戏到底拍成什么形式。
      要不说欧夺性格古怪,这几个都是靠流量进的剧组,除了何悦怿有几分演技,谁正儿八经的拍过一部戏?让他们选,他们知道利弊吗?不还是得靠他解释?
      
      起身讲解的梵监制口若悬河,一时间唾沫横飞,靠他稍微近一点的都流露出了一丝嫌恶,隐晦的挪远了位置。这一系列动作下来没人看见,唯独是一本正经在听梵监制说话的何悦怿全看到了,面不改色的继续专心放空自己的大脑。
      
      等梵监制说完,办公室内连针的落地声都能听见,演员要求加戏改剧本的事情他们遇到过,直接问他们意见来决定一部戏的呈现手段却是第一回,他们都有些摸不清剧组的套路。
      见最咋呼的两个人都闭口不言,何悦怿会心一笑,娱乐圈这地方有哪几个是真的蠢?除了背后靠山硬朗的,不都是装的面上和颜悦色,私底下一团乱麻。
      
      “我拍戏时间短,比不上大家经历丰富,就先抛砖引玉了。”何悦怿坐的端正,端的一副学者样子,“看了好几遍原著小说,我觉得应该拍电视剧。电影当然好,只是小说的完整性多少会被破坏,书粉最看重的就是书里的名场面,这本书的名场面很多,就算是挨个选出来,难免顾此失彼。”
      
      艺人们见有人牵头,心思也活泛了起来,只是没比上妮琐和仓灼反应快,抢先赞成了何悦怿的意见,见自己失去先机,对视几眼也跟在后头赞成了,没人想触何悦怿的霉头。
      
      局面如何悦怿先前预料一样的进展,目光扫过环胸别扭的小欧,见他依旧没给自己好脸色瞧也不在意,接着说道:“其实这些都还好,最重要的是导演第一次指导拍摄,我怕电影的操作难度太高完成的不好。”
      
      梵监制眼神闪了闪,他还以为这师生两没有联系了,原来都是装出来的。
      
      其实他误会了,何悦怿的确没跟欧夺联系过,一切都只是他的猜测而已。从一开始的选角,到今天的会议,全程没出现剧组最重要的导演,联想欧夺龟毛的性格,大概推测出监制选的导演被他挨个否决,最后毅然决定自己上。
      
      欧夺刚听了开头就知道何悦怿抱着什么心思,不过是刺了他几句,就要立刻找回来,还是半点亏都不肯吃,在接收到梵监制意味深长的目光后,他知道他们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为了不影响这次拍摄,他会在接下来的工作中适当退步的。
      
      事情敲定下来,接下来的拍摄安排也进展的很顺利,除了何悦怿有特殊要求外,所有艺人的时间都受剧组支配,定时定点开工。
      
      何悦怿会提要求也是知道没人会在这件事上说他耍大牌,因为这理由实在太充沛了——期末考。
      作为带班班导,就算课时结束也要盯着学生复习,当然不能去拍戏了,好在剧组不急,剧本还要再修改校对,场地搭设,配角挑选...一件件忙活下来,何悦怿这边也差不多结束了。
      
      又过了两周,卡鹤终于挑选出了最后三个,从身世到长相,再到最后的人品追踪调查,花了他多少人力物力,虽说何悦怿不缺钱,也禁不起流水的花销。
      越相处他越知道何悦怿的性格,选在身边的人一定要品性周正,得力能干。他不喜欢惹事的人,所以善言会道的也得退一步,但是太会忍,没有骨气的也不行...这样挑下来,命都去了半条。
      
      最后选拔当天,正好是旋星化放宣传片的日子,店铺全线改放何悦怿的海报广告。
      
      “这个颜,美哭我了!!悦悦的颜真的是三百六十度无死角,飞行器那的海报简直A爆了!!!”
      “珠宝首饰那不香吗?最可气的就是他们说买一件首饰送周边,我钱包好穷,买不起啊,哭泣.jpg”
      “看看服装区,那边能满足你,我已经给我男朋友买了一套,准备给我爸也来一件。”
      
      “23333笑.尿.爷了,#旋星化商场一夜丢失数百张海报#哪个姐妹有兴趣和我一起再去一次?”
      “预卖而已,用得着这样吗?下意识看了眼钱包,很好再加一件!”
      
      何悦怿坐在办公室的地毯上,手指划着热评,赏心悦目不外乎此~人都喜欢听好话,他也是个俗人,没人的时候也喜欢看这些彩虹屁,先前还会拉着褚齐一块看,就算最近褚齐去了驻.地也是时不时发一张彩虹屁的截图。
      
      敲门声响起,面板换回学生作业的页面,又变回人形,依旧坐在地毯上,“请进。”
      
      推门进来的卡鹤看着眼前尾巴摇曳的景象面色复杂,说了好几次,还是没在办公室里安桌椅,地毯铺满了整间屋子也就算了,上头放的抱枕玩偶也是够了!本来想在褚将军面前提一句,好让他们夫夫私下商量,没想到第二天屋子里什么也没少,又多了几个。
      
      何悦怿仰着头看向他们进来,和善的招招手,“你们好呀~进来随便坐。”
      三人中的两人面色尴尬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唯有一个浑身穿着黑色,仿佛被黑夜包围的青年面不改色的直接坐在靠近他的地毯上。
      
      何悦怿曲腿抱着茶杯,在烟雾后面小心看着他们每个人回答鹤哥时的表情,在看见那个黑色青年的眼睛时,骤然升起了熟悉感,见他毫不躲闪的对上眼神,该不会是想什么来什么吧?
      
      青年朝他眨了眨眼睛,端起自己面前的茶杯微抿了一口热茶,绝对是乌乌!何悦怿果断的下了定论,一半直觉一半判断。
      
      等三人离开后,卡鹤兴致勃勃的问道:“怎么样?喜欢哪个?我觉得都好,你说呢?”
      “我怎么感觉是在选妃,你这是试图给褚齐戴.绿.帽,小心他从驻.地.杀.回来。”何悦怿放下茶杯,满满调侃,“我觉得乌乌不错。”
      
      卡鹤抽动眼角,“别说话,你闭嘴吧,入戏太深不好。”
      何悦怿只是笑了笑,没再开口,哪里是他入戏太深,分明是小欧深挖他的内在性格,又运用文学手段夸大建设人物性格...可只要想到第一节故事里特意点出的名场面,他又头疼了。
      
      旁边的卡鹤见他又皱眉捂头,以为是这次戏的人设难捉摸,小心收拾了一屋子的杯杯水水昂首挺.胸的出了办公室。
      
      ‘看你过得不错,就别留我下来了。’独留室内的何悦怿脑海突然冒出了这句话,熟悉的腔调给了他一丝暖意。
      
      ‘要是真不想打扰我,就别巴巴的过来选助理’
      ‘呵呵,还不是穷,不然谁稀罕来你这,又事儿又麻烦。’
      
      何悦怿知道他口是心非,笑着又回了一句,‘所以你又无家可归,还想不劳动,那还是回来做我的宠物,包你享尽荣华富贵。’
      
      在门外等消息的乌乌听到他这句话,心情舒坦的露出了笑意,坐在他边上的两人忐忑不安的误会他从哪里看出了何悦怿的心思才露出这么‘胜券在握’的微笑。
      随后卡鹤亲自通知的结果也验证了他们的猜测,还好卡鹤看到这些好苗子不想放过,除了乌乌去了何悦怿身边,剩下的两个都留在了自己身边,时不时的教一些技能。
      
      何悦怿看出他的心思,也知道自己在娱乐圈的表现确实有点不思进取的意思,过段时间可以再收一些艺人,做大做强,满足一下鹤哥的事业心。
      另外就是乌乌在和褚齐进行了一次单独视频会面后,一脸便.秘的走出房间,随即死皮赖脸的说都要回何家住着,独自在外面太危险容易被组人找到,家里有爸爸装的屏蔽器比较安全,在他拒绝后,转头就去找鹤哥说助理必须跟着艺人,鹤哥竟然还同意了!
      
      要是褚齐在家,乌乌想来就让他来了,不过最近暗殁族为了找乌乌,活动频繁,让国盟很不放心,连带着褚齐也得天天呆在.军.队,就算是放假也不能回主星。
      所以不管乌乌怎么死缠烂打,疯.狂.轰.炸.脑波,他也不松口,最后他被乌乌烦的不行,只要乌乌一开口就反问他们那天晚上究竟说了什么,这才让他捱到进组拍戏。
      
      在去拍戏前,何悦怿特地去和褚爷爷辞行,顺路请爷爷帮他秘密申请了家属探望,准备给褚齐一个惊喜,他没想到反而是褚齐给了个惊喜。
      
      “夫,何少,请在这边等候。”接待他的士.兵涨红了脸,眼睛时不时的看向他,又迅速挪开,比长了一张娃娃脸的乌乌还可爱。
      “好的,麻烦你了。”何悦怿坏心眼的看着人说,见对方像煮熟的大虾一样才罢休。
      
      空荡的招待室只剩下他一个人,刚才的士.兵大概是因为受不了他四散的魅力,躲出去站岗,说什么也不肯进来聊天。
      枯坐了三分钟,见褚齐还没来,拿出了厚厚的一本历史文献细细翻看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口终于传来了一声脚步,竖着耳朵听了一会,见不是褚齐的声音,又专心看起了书。
      “桃上尉!”站岗的士.兵恭敬的朝来者敬礼,这可是将军身边得力人,不知道陪将军经历了多少次战.争,在褚家军里很受爱戴。
      
      “夫人在里面吗?”
      
      何悦怿听见女孩的声音,终于有兴趣抬头看向门口,来人没有敲门,直接推门进来了。
      小姑娘脸上带着笑意,满脸的热切,身穿作.战.服,又剪短了头发,不仔细看大概会以为是哪个长相清秀的小孩。
      
      “嫂子好,我是桃然,跟将军打小一块长大的。”桃上尉大步走近,看起来像假小子妹妹,能陪你上树下河,又能陪你翻墙逃课,铁兄弟一样的存在还兼顾女生的权力。
      
      听完后半句,何悦怿收起了手里的书,脸上自然的挂起微笑,“你好,那个,能不叫我嫂子吗?听着怪怪的,你还是叫我悦怿吧。”
      
      桃上尉如善从流,跟着就喊上了哥,“将军现在还在训练地,我看他没时间过来,就来跟悦哥说一声。我走的时候还有几个项目没看完,大概有的等了,不如我先带你去将军的宿舍?”
      
      何悦怿听到这句话,像被.侵.犯领地的狐狸,多疑的又多看了桃上尉一眼。
      
      眼神对视,看到对方深处隐藏的不满,嫉恨,她毫无心机的喊着将军,却不听褚齐的指挥,自己过来招呼他。又说他们打小一起长大,隐晦表达两人关系密切,却又刻意划分他们夫夫的称呼,为的不就是朝他心口插上一刀吗?
      
      “不用了,你带我去训练地吧?反正去他宿舍也是闲着。”何悦怿起身笑道,他可不是温温和和的小兔子,被人欺负了也只用眼睛瞪。
      
      桃上尉感觉自己好像被人看穿了所有计划,刚躲开视线,又觉得自己反应过度,硬是看了回去,却只看到了真诚温柔...果然是错觉,这就一刚成年的小孩,不用她花什么心思就能解决,他会向先前那些人一样消失在将军面前,永远不再出现!
      
      桃上尉想到这些,满口答应,拔腿就走,只是背过身的一瞬间,眼神阴沉的可怕。
      何悦怿到的时候将军正在操作机.甲,因此没接收到信息,留在地面的她看到消息后想起了曲水说的话,有意隐瞒,后来觉得放他在那苦等将军并不能解恨,就自己跑来了。
      
      没想到何悦怿竟然这么蠢,他难道觉得将军在镜头下装得一副喜欢他的样子,就打算染指部队的事吗?当她的将军是那些.色.令昏庸的俗人吗!
      
      可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有种不祥的预感,好像有什么事情会超出她的预料,不,不会的,将军对所有人都一样,不会有例外出现,如果有也只能是她,她陪着将军九死一生,这么多年就只有她一直陪在将军左右。
      
      在将军心里,不会有人比她重要的。
      
      走在身后的何悦怿没看见桃上尉的眼神阴暗,否则他会进一步确认自己的猜测,并做得更过分。
      
      驻.守训练场的士.兵见到桃上尉满面春风的带着何悦怿走来,眼睛几乎都要脱出眼眶了,他们真没瞧错?悦悦来看将军了吗?
      
      守卫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一直盯着何悦怿走来,难怪粉丝爱他爱的发.疯,整个人看起来像水墨画一样黑白分明,仿佛自带屏障把自己和周围事物隔绝开了,步履带风吹起的衣角也是仙气飘然,难怪将军肯那么宠着,换了他们...不行,再想下去就是大逆不道了!咽下嘴里的口水,目光坚毅的看着前方。
      
      何悦怿一路走来见多了这种表情,只是和善的笑了笑,没多给一个眼神。
      刚进训练场,扑面而来一阵沙尘暴,掀起的还有些小石子,他下意识遮住了自己的脸。
      
      边上的桃上尉轻蔑的看了他一眼,这就遮脸了?想当初有个新.兵只是在.射.击.的完擦了一下汗就被将军加训三倍,第二天直接因伤退出。像他这么娇气的人,将军哪会看得上,不过是被逼作秀,也就那些白痴才会认为他们是真爱。
      
      因为风沙越来越严重,何悦怿只能走到风稍微小的地方才能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褚齐炫目的机甲,对战的青黑色机甲显然比不过他,已经节节败退,毫无还手之力。
      
      坐在机甲室内的褚齐突然感觉到有人看着自己,和平常的视线不同,像是何悦怿的...不对,应该是幻觉,太久没见他了,等这段日子过了,要找个时间陪陪悦怿。
      想着还是朝那股视线的方位放了个摄像机位,人站在毫无遮挡的空地,黑色长发随风飘摇在他的心里...沙尘飞起会伤害到悦怿娇嫩的皮肤。
      
      褚齐回神来看向对战的机甲,眼一狠,修长有力的手指在操作板留下残影,机甲程序高速运转,速度攻击全速提升。
      
      对面机甲的操作师明显感觉到褚齐的残.暴加倍,他的大脑已经跟不上防御的基本操作,最后一个转身躲闪反被.压.到地面无法动弹,他还以为自己能多撑四五招呢,爆哭!
      
      桃上尉满眼欣喜的看着褚齐仿佛天神一样从机甲走出,他的脸上还带着些许温柔,径直的朝她走来...小鹿乱撞的心闹红了她的脸,猛地低头掩饰自己。
      
      脚步声离她越来越近,她已经克制不住看向褚齐,刚想开口说话,将军就直接路过了她,连个眼神都没给她 。
      
      “怎么自己来了?路上辛苦吗?刚刚有被小石头打到了吗?”将军就站在她身后一步的位置,甚至鼻尖还能闻到他的气味,耳边听到的语气里全是心疼,他从没有这样对过一个人。
      
      何悦怿仰着头,“打算给你一个惊喜的,没变成惊吓吧?”
      “没有,看见你就已经让我肾上腺素狂飙了。”褚齐撩开他垂下的散发,压低声线说道。
      
      偷听的桃上尉不自觉攥紧了拳头,尽量恢复面部表情正常,大咧咧的转身说道:“我鸡皮疙瘩都要出来了将军,稍微照顾一下我们这些单身汉好吗?”
      在一边观战的将官看将军走到训练场入口,随后也跟了过来,正好听见桃上尉这句话,几个早就结婚生子的了然露出了笑意,撺掇着他们之中最德高望重的开了口。
      
      “将军不用陪着我们了,今天夫人过来当然要两个人好好沟通交流一下,别虚度时光啊!”
      “对对对,我们不用陪,嫂子大老远来一趟,总不能和我们混在一块。”
      ...
      
      有一个开口调侃,接下来的事情就顺理成章了,老油条们一句接一句的,话里话外带满颜色,有几句话说的他都没耳朵听,偏偏褚齐存心看热闹,牵着他的手,就是不阻止。
      何悦怿微微叹气,这比教学生难多了,除了礼貌不失尴尬的笑着,他找不到任何交际手段来处理这个场景,平生第一次词穷...
      
      直到何悦怿露出衣领的白皙脖子变了颜色,老兵油条们才识相的住嘴,再不见好就收,将军事后估计会把他们‘发配边疆’吧?
      何悦怿脸上勉强还挂着浅浅的笑意,只是勾到褚齐后腰的手,狠狠地揪了一下,今天从他知道褚齐身边有一个情敌开始,就没爽过了!
      
      褚齐在别人面前一向面瘫,身后作怪的小手根本没有给他造成影响,“你们继续,我早退。”
      
      何悦怿看见褚齐说完这句话后,对面的人就露出可疑的微笑,还很... 点了头。心情复杂的寻找站在他们身后的桃上尉,看见她虽然也是笑着的,眼神流露出的意思却和他们完全不一样。
      
      于是他故意羞涩的挪开了视线,还低头勾起了褚齐的手臂,另一只手挽起散落的碎发。
      
      其他人没发觉何悦怿是故意的,还以为是小孩子害羞,善意的笑了一下,年纪小的却都红了脸,眼睛都不敢多看一下‘小巧伊人’的他。
      ...
      
      “桃然惹你生气了吗?”褚齐刚带何悦怿回到自己宿舍,就一边解开扣子,一边问道。
      何悦怿回来的路上虽然笑着,却没达眼底,一定有人惹到他了,那就是桃然了。不过她一个没心没肺的小姑娘,怎么惹他生气了?
      
      何悦怿坐在宿舍床上,翘着二郎腿,看都不看他一下,“我可不做挑拨兄弟感情的人,再说都是我的怀疑。”
      “你现在有话都不能和我说吗?”褚齐大概猜到何悦怿吃醋了,凑到他旁边一把揽住了他的腰,“一定是她有了不该有的小心思,被你看出来了。”
      
      虽然没养过猫,顺毛的技能还是在新婚后点燃了。
      
      何悦怿不是小气的人,要是哥哥妹妹的,他也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最讨厌的就是那些借着哥哥妹妹的名头,心里想着越轨,平白无故恶心人的。
      抿嘴看了褚齐一眼,剑眉星目,坚毅果决,难怪会吸引一只又一只的狂蜂浪蝶,“我觉得她喜欢你,而且...想和我抢你。”
      
      最后几个字明显放低了声音,还好褚齐靠的近,否则就听不见了。
      
      褚齐忍住心里的笑意,伸手揉了揉何悦怿的脑袋,眼神里的温柔几乎要溢出来了,“我心里只有你,再装不下其他人。桃然最多是我的战.友,这点永远都不会变。”
      
      等褚齐说完,何悦怿才稍微躲开了一点,褚齐说话的热气一直喷在他耳边,要不是太久没见面,他第一个字的时候就避开了。
      
      “你那个竹马呢?还有那只宠物?”褚齐突然想到那些膈应他的人,暗戳戳的问道。
      
      何悦怿扭头看向他,严肃的回答道:“你都说乌乌是宠物了,怎么还吃他的醋?段长年...我真的记不起他,乌乌也说对他没印象,天知道他是从哪冒出来的,仗着年纪比我大,随便骗我玩。”
      说起段长年,他从那次录节目后,就没联系了,当时的感觉应该是错觉吧?
      
      等他回过神,褚齐和他的距离就只剩下两根手指头的宽度,那双寒潭一样的眼睛仿佛燃起了火把,直勾勾的盯着他的唇...房间内像是被改变了温度,空气也变得稀薄。
      
      何悦怿突然想起褚齐醉酒那次留下的纸条,俯身吻了上去,双唇相碰,不知道谁先张开了口,把相濡以沫当做动词使用,呼出的空气都变得灼热。
      
      不知不觉间,两人躺在床上,何悦怿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解开了所有的扣子,褚齐身上的内衬也已经掉落在地板,上面还放着一圈皮筋...
      
      家属并不能留在基地过夜,大约傍晚的时候何悦怿穿着不合身的衣服,嘴唇肿肿的被褚齐依依不舍的送走,临走前还眼神凶狠的朝他说道:“没有下次,再也不来了!”
      
      褚齐知道他嘴硬心软,只是点点头,心里想着在两周后的会议上提议艺人慰问.军.队,当然褚家军的人选只能是他。
      在送走何悦怿没多久,他就发布了调桃上尉回主星担任闲职的调任文件,当她满脸不可置信的找上门时,褚齐也只是冷淡的说她年纪大了,家里又催的紧,应该换个清闲的工作,好回去相亲,以后再回来。
      
      话说的冠冕堂皇,桃上尉就算是想哭多年情分也被褚齐提前冷脸挡回,不是看在多年情分上,谁理你结没结婚?他还把桃家的长辈都通知到位,让桃上尉彻底没机会作妖反对。
      
      在褚齐处吃了闭门羹的桃上尉只能打包行李离开驻地,但在她抵达主星时,来接她的不是别人,正是已经找到夫家的曲小姐。
      
      ——一周后,《机器人守则》拍摄现场——
      
      “磨蹭什么?!”欧夺脸上蓄起了胡子,眼袋青黑,暴躁的朝投资方硬.塞进来的女配卡丽吼道。
      剧组的工作人员已经习惯了,本来导演就心烦,被投资方强.塞人进组,对方演技不在线,心思还不好...还好她的戏份只有开头一点,不耽误导演后续的心情,否则他们是会哭死的。
      
      准备拍摄下场戏的几人已经坐在场边等着了,见欧夺又把人叫过去训斥,就知道他们的戏份又要延迟了,纷纷摇头看向安稳坐在原地,头也不抬一下的何悦怿,这耐性难怪会被大小文导演看中,话说他第二部电影也要上映了吧?
      
      有旋星化的广告在前,说他太娘的言论显然少了很多,等电影播出后,人气一定飞速上涨,能在这个时候跟他合作简直羡煞旁人啊!
      
      妮琐蹲在地上,心有后怕的看着那边的场景,转头就挪到了何悦怿身边,眼睛亮的和聚光灯一样,“悦哥下场戏能带我一下吗?不要顾惜我虚无的自尊心,尽情带我入戏吧!”
      “小欧不会骂你的,他嗓子差不多要哑了,最多小声说几句,没那么可怕。”何悦怿闭着眼休息,昨晚和褚齐聊的有些晚,要不是乌乌睡他隔壁,今天就迟到了。
      
      妮琐还是不放心,还想说什么,却听到欧夺喊人,只能沮丧的起身,耷拉着张脸走到她的位置上。
      刚刚被导演当众狂骂的卡丽愤愤的瞪了她一眼,脚步铿锵有力的走到了场边,一双美目疯狂瞪着她,要是眼睛能杀人妮琐现在应该已经身首异处了。
      
      要说剧组里演技排行,她和妮琐是同一个水平的,不就是运气好,凭着女团的热度抢下了这个角色?要不是当初自己出了一点负.面.新闻,角色怎么会被妮琐抢走?
      
      何悦怿正好站在离妮琐不远的地方,难免多看了卡丽一眼,结果对方嫉恨的眼神立刻变得妩.媚.多.情,这不就是当众勾.引?她不知道他已经名草有主了吗?
      敛下心神,不再看她,专心盯着地板的裂纹等开机的命令。
      
      创作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欧夺在进行故事设定的时候参考了古地球21世纪最出名的情景剧题材,把他们以各种原因聚集在一栋房子里居住。
      和片名不同,主角并不是机器人,而是这栋房子的主人,在他继承遗产后把房子里的房间以极低的价格租赁出去,并在相处过程中为每一位租客提供帮助,陪伴他们度过人生最艰难的时候。
      
      现在拍摄的内容就是小姑娘背井离乡来到主星打工,好不容易把自己的小日子过得有点起色,家里的麻烦事就找上门了。
      因为出生的时候家里财政不好,父母怨她的降生给这个小家庭又增加了难度,所以一直对她百般挑剔,在得知主星有份工资很高的苦工时毫不犹豫的把未成年的她逼去打工赚钱。
      
      得知小姑娘在主星的现状后又起了别的心思,派了和她关系最好的二姐上门要钱,谁知道二姐见到小妹现在住的地方,直接不走了,还一个劲的勾.引房东...
      
      因为是情景剧的原因,只要演得自然就可以,但是他们显然不会。
      
      何悦怿是能带着他们入戏,但这种做法很容易遭到心思狭隘的演员嫉恨,所以他一开始并没有这么做,直到欧夺实在受不了,臭着脸上门请他帮忙,这才有带戏的情况出现。
      
      和他搭戏的艺人很快察觉到不同,想到自己拖累进度也没有产生别的情绪,更是时不时找第二天拍戏的搭档一起对戏排练,争取不拖后腿。
      何悦怿知道后也加入了这个行列,除了告诉他们一些拍摄的小技巧,也很好的改善了团队的氛围。
      
      卡丽并不在这个队伍内,她第一天来参加的时候就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衣,剧本也没带,还一直往何悦怿身边凑,明眼人都瞧出她的小心思,克琦更是直接怼开她,让她没机会和何悦怿有肢体接触。
      隔天的拍摄里,卡丽越来越过分,借着剧情像无脊椎动物摊在何悦怿怀里,欧导并没有制止,可是在旁边观摩的他们心里却有了计较,后来再没有叫过卡丽一起彩排。
      
      没有卡丽这个变量因素在,他们的拍摄速度显然快了很多,到午饭前已经完成了上午的工作,欧夺的气才稍微顺了一点,大手一摆就让他们去休息了。
      
      在一边等着妮琐被骂的卡丽愤愤的离开了,脚步声极大的走回自己的房车,刚坐在沙发上就接到了金老板的视频通话,眼珠一转,接通后娇滴滴和他诉苦。
      
      对面的金老板被她一吹捧,一撒娇,直接拍板决定要来给她撑腰。
      
      卡丽漂亮的金色眼睛里得意满满,见到经纪人进来,笑着和他说道:“金老板已经决定下午过来探班了~”
      经纪人眉头一皱,金老板是卡丽自己不知道去哪找的靠山,他查了一阵子也不知道金老板具体做什么生意,劝卡丽淡了金老板,偏她就是不肯,现在只希望金老板是个正经生意人吧。
      
      洋洋自得的卡丽没有注意到经纪人的愁眉苦脸,就算留意到她也不会放在心上,进组以来受到的屈辱都等着金老板来给她扫清,怎么会反悔?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我竟然写了一万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8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