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万人迷却沉迷工作[快穿]

作者:不吃鱼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章

      医院手术室外的气氛紧张的如一触即发的箭。
      
      吴梦紧盯着段先生,余光却不安的颤抖着扫过将他们团团围住的保镖们,冷汗从额角渗出,划过她精致的妆容。
      
      段先生姿态闲散,完全没将旁人的警惕放入眼里。
      
      吴梦在他面前排不上名号,他之所以还站在这里与她浪费时间,不过是想看看,到底是谁给了她和他对峙的底气。
      
      现在还躺在手术室里抢救的那个人?但安家也不敢对上他,如果此刻出现在这的是安落落她父亲,也没资格这样和他说话!
      
      “呜呜!”苏雅突然爆发的剧烈的哀嚎打碎了面前维持的平静。
      
      原来是警察实在耐不住她胡乱的挣扎,干脆下力别住了她乱动的双臂。
      
      “小雅!”林清言急忙上前去护她。
      
      那边的闹剧耗尽了段先生最后一分耐心。
      
      段先生漫不经心的抬抬眼,语气中带了点微妙的笑意:“你的救兵还没来吗?”
      
      吴梦一愣,他什么意思:“我不太懂段先生的意思。”
      
      段先生摇摇头,眉心间的妖痣灼灼,“你不会以为在这站一会儿,我就会放你们走了吧?”
      
      他轻飘飘的看了眼和警察纠缠在一起的苏雅,再看回面色难看的吴梦,突然饶有兴趣的说道:“这样,我给你两个选择。放了他们,和我道个歉,我就当这件事过去了。要不然,我就将你……”
      
      段先生的眉梢微挑,手随意的指了下手术室的方向,“和里面的人一起,扔出去。”
      
      !!!段先生的话音刚落,众人的神态立刻有了变化。
      
      苏雅感动的热泪盈眶,她没想到只有一面之缘的段先生竟然愿意为了她得罪吴梦和安落落。
      
      林清言却听出了异常,这个男人根本没将在场的所有人放在眼里,他之所以提这样的要求,绝对不是为了帮他们。
      
      而是,在对吴小姐触动他的威严施以惩戒。
      
      这个男人,太危险了。
      
      比之于吴梦和安落落来说,林清言更不愿小雅与这位段先生扯上关系。
      
      可现在再出手阻止未免太晚。林清言懊悔的皱起眉。
      
      吴梦面色骤变!段先生在威胁她,不,算不上威胁,他只是在下达通知,如果她没有办法给他一个满意的答复,他绝对做得出将落落拉出手术室一起丢出去的事情!
      
      但让她放过苏雅,她怎么甘心!
      
      段先生就是个疯子,而唯一制得住他的人……
      
      吴梦双手紧握,指甲刺破了掌心,疼痛让她冷静。不能慌,她不能慌,只要再等一会儿。
      
      “不选吗?”她的沉默在段先生眼里就是负隅顽抗的意思,他了然的笑笑:“既然你不愿意选,那我就帮你选了。”
      
      “扔出去。”
      
      一声令下,保镖们纷纷从腰间拔//出枪,转瞬间制服了没有配枪的警察们,一名保镖擒住吴梦往楼梯方向带去,另有两名保镖向着手术室走去。
      
      “不!段先生你不能这样,住手!落落!”形势彻底翻转,苏雅脱身被林清言护在怀里,而哀嚎的人变成了吴梦。
      
      “段先生。”林清言看不下去,就算刚刚吴小姐要抓小雅,但也是因为他们有错在先。
      
      而现在段先生的做法实在让他心惊也无法认同。
      
      林清言想要上前求情,却被苏雅一把拉住。
      
      苏雅死死抱住清言的腰,眼角还带着泪意,像是完全忽略了外界的情况,只一个劲的发抖:“清言,我怕,我差点就要坐牢了呜呜呜~”
      
      “不怕不怕,没事了小雅。”
      
      林清言只好先哄小雅,而吴梦已经被带到了楼梯口,手术室外的两名保镖也即将踢开门。
      
      “不!段先生你不能这样做!你就不怕……”
      
      段先生不屑于去听吴梦苍白的威胁,轻声道:“她太吵了。”
      
      擒着吴梦的保镖神色一紧,面上浮起一抹无奈却不敢违抗段先生的命令,压低嗓音在吴梦耳边道:“抱歉,失礼了。”
      
      他嘴上说着失礼,干脆利落的空出一只大掌掐住了吴梦两侧颌骨,竟是要直接卸了她的下巴!
      
      林清言不忍的出声:“段先生,您这样做……”
      
      苏雅急忙更紧的抱住清言,打断了他的话。刚刚吴梦让警察那样对她,她现在胳膊还好疼好疼,让吴梦吃点苦头怎么了?
      
      段先生的目光波澜不惊。
      
      此时保镖和吴梦已经退到了楼梯口,他们的身侧就是电梯门。
      
      谁都没有注意到,电梯楼层显示屏上的数字正在悄然上升。
      
      “咔。”的一声闷响,吴梦的下巴被卸了下来。
      
      眼泪瞬时间溢出眼眶,她猛的抽搐了一下,单手擒着她的保镖一时不察被她挣了开来。
      
      吴梦在疼的眩目之间下意识的选择了没有人的方向,她跌跌撞撞的跑到了电梯口,眼看着就要撞上坚硬的电梯门。
      
      “叮~”
      
      只见一双玉白无暇的素手从开启的电梯内伸出。
      
      来人一手温柔而有力的扶住了吴梦的腰,一手轻轻掐住她的下颚,两指探入口腔内,准确无误的抵在她的两侧磨牙上,微微用力。
      
      吴梦只闻到一股清浅却极其好闻的香味萦绕在鼻息间,让她的神智都清醒了许多。
      
      口中探入柔软微凉的润玉,不过一息间,就将她的下巴按回。然后来人毫不嫌弃的将指收回,用干净的手背为她擦了擦眼角的泪。
      
      “好了,不哭了。”轻柔悦耳的女声带着哄孩子般的耐心,“谁欺负你了,我去为你讨回来。”
      
      吴梦抬起头,在雾气朦胧中看清了来者的面容。
      
      玉质的美人笑起来的模样格外温柔,弯起的眼尾柔和了清冷的轮廓,眼底常年不化的清贵淡漠在这时也仿佛浸染上了几分温度。
      
      姣姣宛若天人之资。
      
      “夏总。”吴梦颤抖着唤出了来者的名字,喉头哽咽间竟也感觉到了几分在外被欺负了的小狗见到宠爱她的主人时的委屈。“夏总。”
      
      夏意迁将受了委屈的小动物庇护在怀中,轻轻拍拍她的背,“嗯。”
      
      好像她自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就一直在英雄救美,现在都快成熟练工了。
      
      林清言在看到夏意迁的那一刻,心中忍不住的升起了几分欣喜感。
      
      因为该死的剧情,夏意迁每一次都会在林清言最艰难的时候出现并不求回报的给予他帮助。
      
      夏意迁从没有将这种举手之劳的小事放在过心上,除了偶尔会被傻哔男女主的各种骚操作恶心到,夏意迁和233都没有意识到她其实已经对林清言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在原剧情线里,原主‘夏意迁’也帮助过林清言多次,但由于原主的身份地位并不足以轻易震慑那些找苏雅与林清言麻烦的人,所以她每一次的出手相助都隐隐带着一种费尽心机的狼狈。
      
      与其说是好心帮忙,在林清言眼里看来更像是提前设计好的圈套。
      
      先设计他受苦,再以救世主的形象出现,施以恩惠,获取回报。
      
      而且原主还对林清言有爱慕之心,就难以控制自己对苏雅的针对之意。
      
      敏锐如林清言自然能察觉的到,这就让他越发觉得原主的帮助带着浓厚的算计。
      
      在原剧情中林清言虽然每次都被迫接受了原主的帮助,并且也很感激她的帮助。
      
      但他对原主的印象并不好,这才让原主在之后一次次对付苏雅的时候耗光了她给林清言的恩情,使得林清言能毫不犹豫反过来对付他曾经的恩人。
      
      但夏意迁不一样。
      
      夏总,是不一样的。
      
      她在最开始出现在林清言眼前的形象,就是高高在上,遥不可攀的存在。
      
      世人多慕强,无关性别、年龄或爱好。
      
      夏意迁所处的地位便能让人抛去一切外在因素对其疯狂痴迷,更别提夏意迁的本身比她身上所有的光环更令人向往。
      
      她从没有特意帮助过林清言,所有的一切仿佛都能用顺手两字概括。
      
      手握乾坤的玉美人站在高台之上,不经意间从被人欺负的流浪犬身边路过。她随意的向着施恶者投下一个漫不经心的目光,他们便惊恐的收手,将被欺负的伤痕累累的犬崽小心献上。
      
      于是林清言就慢慢变成了被驯服的恶狗,喂服的野猫。虽然并没有认主,但潜意识里已经对夏意迁有了难以拔除的依赖与信任。
      
      在外面受了委屈之后,也会无法控制的想要躲进她的怀里获得安慰与保护,想要得到她的偏心与支持。
      
      所以当林清言看到夏意迁将吴梦揽进怀里,‘小心’的安慰,却连眼角余光都没有给他一个的时候。
      
      就像是被喂了一段时间的流浪狗突然发现喂养他的好心人其实早已拥有爱犬,还是品种优良,相貌讨喜的名贵犬。
      
      光鲜亮丽,受尽宠爱,是野犬永远无法比拟的存在。
      
      他以为得到的无与伦比的爱护与关心,不过是好心人从手指缝里漏下来的一点点多余的善心。
      
      那一瞬间刺入心脏的苦涩,竟让他一时说不清是发现苏雅对一个陌生男人比对他更加信赖时的感觉更难受,还是发现自己在意迁姐眼里其实并不特殊时的感觉更难受。
      
      夏意迁没有忽略傻哔男主投来的复杂的目光,但她这次并不是来为他撑腰的。
      
      233:【男配四号段玉眠出场,全部剧情人物上线,正式剧情开启。计算宿主任务总进度——27%。请宿主再接再厉,爱你么么哒~】
      
      夏意迁轻轻将吴梦扶正,在女孩乖乖站好后收回手。
      
      一直沉默的跟在她身后的施青竹立刻递上手帕,夏意迁接过,转手给了吴梦。“擦擦脸。”
      
      吴梦小心接过,突然知道了为什么表妹会在夏总面前脸红了。
      
      夏总体贴起来的时候真的要人命,她现在看见夏总的手就忍不住联想到刚刚夏总为她矫正下颚,口中感觉到的触感……
      
      啊!吴梦恨不得拿手帕捂脸,她现在妆都花了的样子肯定不太好看,怎么好意思出现在夏总面前!
      
      “谢谢夏总,谢谢施助。”她糯糯的向夏总和施青竹道谢。
      
      从发现林清言和段玉眠也在这里的时候起施青竹面色就不太好看。
      
      所幸夏总的注意力都在吴梦身上,余光都没在那两人身上瞟过,这才让施青竹收起几分酸意。
      
      对吴梦的态度都友善了几分。“不用谢,手帕是干净的,吴小姐放心用。”
      
      夏意迁终于将目光落到了段先生的身上。
      
      在场所有人中,有能力对吴梦施暴的人是谁一目了然。
      
      但夏意迁并没有对段玉眠表示愤怒或质问,只是笑了笑:“什么时候回来的?”
      
      熟稔的语气。
      
      段先生没有说话。
      
      吴梦擦干眼泪,防水的妆勉强还算完好,她站在夏总身旁,突然就有了锐不可当的勇气,“段先生,夏总在问您话呢?”
      
      苏雅倒吸了口冷气,替段先生感到生气,吴梦刚刚在段先生面前怕的像只兔子,她现在凭什么敢用这种语气和段先生说话!
      
      吴梦狐假虎威的开心,当然是因为她有靠山了呀~
      
      林清言默默的看着夏意迁,她从出现到现在都没有看过他一眼,不知道是没有发现他还是根本就懒得将他放入眼里。
      
      或许,这样也好。他也不想让她再看到他们这般狼狈难堪的样子。
      
      林清言伸手拉住苏雅,强硬的将她拉到身旁。
      
      “清言你做什么!”
      
      林清言低下头:“小雅,不要再说话了。”不论后果如何,他们都认了。
      
      在现在这个情况下根本没有他们的发言权,小雅也该看清楚状况了!
      
      段先生依旧不言不语,对吴梦的挑衅也没有任何反应。
      
      但如果有人仔细观察,就会发现他的身体正处于一种紧绷的僵硬状态。
      
      那是小动物遇到危险时下意识的防备,就连他额上的妖痣都仿佛更红了两分。
      
      “什么时候回来的?”夏意迁很有耐心的又问了遍。
      
      段玉眠抬起脸,整张精致可入画的面容展现在人前,褪去了傲慢与让人不敢直视的气场,众人这才发现他生得实在好看。
      
      此刻他抬着头让一张漂亮的脸全部展现在夏总眼中,老老实实的回答道:“两天前。”
      
      夏意迁点点头,问完这一句就像是对他失去了所有兴趣。向着手术室那头走去。
      
      就在夏意迁出现之时,保镖就自发停下了踹门的动作。
      
      现在见她上前,更是默默的退了开来。
      
      “落落怎么样了?”夏意迁路过了苏雅。
      
      施青竹和吴梦急忙跟上,吴梦一听夏总提起落落就忍不住的难过:“已经进去一个多小时了,还不清楚情况。”
      
      “李副院长主刀,不会有大问题。”夏意迁又路过了林清言。
      
      施青竹脚步微顿,快速而隐蔽的打量了他一眼。
      
      这是施助第一次见到林清言真人,很普通的一个大男孩,就是脸长的好看的让人侧目。
      
      除了脸并没有任何特别之处,根本不值得夏总留意。
      
      但他在夏总眼中确实是特殊的,想到之前拿到的资料,施青竹看着林清言的目光中藏入了几分恶意。
      
      夏意迁走近段玉眠。
      
      段玉眠的身体崩的更紧了,他的呼吸微微屏起,仿佛等待着审判的羔羊。
      
      但夏意迁并没有多看段玉眠,径直从他身边走过。
      
      她漠视的态度如同切断弓弦的利刃,段玉眠眼睁睁的看着她从自己身边走过。他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突然伸手拉住了夏意迁:“我没有故意要惹……”
      
      “嘭!”一声巨响!
      
      原本平静温和的夏总突然一把扯过段玉眠的肩,将他整个人狠狠摞到了墙上!
      
      背部遭到突然的重击让段玉眠立刻感到了一阵火辣辣的疼,但他却笑了。
      
      段玉眠看着夏意迁近在眼前的面容,抬起微颤的手想要触碰她的面庞。
      
      夏意迁先一步握住了他探来的手腕,两人的肌肤都很白皙,玉色交织间夏总面无表情的向下用力一拽。
      
      “疼。”段玉眠闷哼一声,手软绵绵的垂了下去。
      
      脱臼了。
      
      “啊!”苏雅忍不住惊呼。林清言也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一向温和有礼的意迁姐……
      
      夏意迁看着段玉眠微微泛白的面容,半晌后欣赏够了一般的松开手,任由段玉眠啜息着靠在墙上。
      
      她的眼中褪去笑意,显露出股近乎荒芜的冷漠:“段玉眠,别来招惹我。你知道的。”
      
      她嘴角随意勾起,不加掩饰的厌烦从唇齿间吐露:“我对你,一向没有任何耐心。”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艺荷爱睡觉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花莳、QWERTY 5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