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万人迷却沉迷工作[快穿]

作者:不吃鱼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章

      医院VIP病楼的空气里带着浅浅的木香,在掩盖下消毒水刺鼻味道的同时,最大程度的降低了引起病人不适的可能性。
      
      林清言和苏雅在护士的带领下走在干净明亮的走廊里,手里简陋的果篮和雅致的仿佛更像是高级会所的医院格格不入。
      
      苏雅亦步亦趋的跟在他身后。
      
      “安小姐的病房到了。”护士停了下来。
      
      苏雅探出头,一眼瞄到了病房门前两名高大肃穆的黑衣保镖。
      
      “清言。”她紧张的抓紧了清言的袖口。
      
      漂亮的护士姐姐对着保镖笑了下:“这两位是来看望安小姐的,请问我们能进去吗?”
      
      保镖打量了林清言和苏雅一眼,“稍等。”
      
      他转身进去通报,另一名保镖尽职的守在门外。
      
      过了一会儿,他出来向着他们点了点头:“安小姐请你们进去。”
      
      护士姐姐为林清言和苏雅推开门。
      
      宽大的病床上,一身白色病服的安落落正在看着电视。
      
      “安小姐。”林清言带着苏雅走上前,将果篮放在了床头柜前。
      
      苏雅在林清言的示意下从他的身后走了出来。“安小姐,我今天是来给您道歉的。”
      
      安落落没有看他们,“嗯。”
      
      苏雅委屈的回头看清言,林清言撇开头。
      
      安落落突然看了过来,在发现她的动作后不由冷笑:“你不是来道歉的吗?”
      
      摆出这样一幅委屈的样子给谁看!
      
      苏雅急忙回过头,她咬紧了唇,像是下了好大的决心般躬下身:“对不起!害得您受伤不是我的本意,请您原谅我。对不起!”
      
      安落落漠然听着她的道歉,“现在距离我受伤已经过去了半个月,现在才来道歉未免不够真诚啊。苏小姐。”
      
      她的声音里满是讥讽。
      
      苏雅被安落落声音里的寒意吓的不敢起身,瘦弱的身体瑟瑟发抖,林清言终究是心疼了。
      
      “请您相信我们是绝对诚心的感到抱歉,但是因为无法联系上您,而且酒店一直不肯向我们透露您的信息,我们也是昨天才打听到您在这里。现在才来道歉,真的非常对不起。”
      
      安落落不信他的狡辩,但目光却缓缓从苏雅身上转到了这个清隽干净的大男孩身上。
      
      她注视着林清言的面容,眼中的深意让林清言感到了些许的不自在。
      
      半晌后安落落突然出声问道:“你和夏总是什么关系?”
      
      夏总?林清言愣了下才反应过来安落落问的是谁,他敛下眸避开安落落的视线,“我和意、夏总就是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安落落嗤笑一声,眼神却冷厉严肃,一点也看不出来在夏意迁面前时羞涩温柔的模样。
      
      对着林清言和苏雅,她展现出了一种咄咄逼人的压迫感:“你知道为什么这个家伙把我弄成这样,却一直没有人去找过你们麻烦吗?”
      
      林清言皱起眉,因她话语中对苏雅的轻蔑而感到了些许不悦,“不知道。”
      
      安落落转过了头,目光重新落回到电视屏幕上,但其实那些喧闹的画面根本无法吸引她的注意力。她又想起她做完手术的第二天,夏总身边那位形同副手的施助找了过来。
      
      施青竹的五官精致中透着一种极端的妖冶,笑起来的模样却斯文和善。
      
      但安落落不敢小看他,能在夏总身边三年的人,又怎会像表面一样无害。
      
      “安小姐受苦了,伤势如何?您这次受伤,夏总也表示很担心,但是最近夏总比较忙无法来看您,请见谅。”
      
      安落落哪敢不见谅,但心里难免有些失望,“没事的,本就不是什么大事,不用麻烦夏总。”
      
      施青竹坐到了病床边的椅子上,“没事就好。听说最近安家正在竞争西城那边‘唐艺’的绿地开发合作项目?”
      
      安落落有一瞬间警惕起来,却又很快放松下来,‘云迁’不可能看得上这项项目,“是的。”
      
      施青竹笑意愈深,他将手上的一份档案袋放在了安落落的手边,“这是夏总送您的礼物,如果您能为安家拿下这次合作案,想必安总最近认回来的那个私生子,就再也威胁不到您的地位了。”
      
      安落落吃力的打开档案袋,在看清最上面的一行字后又立刻合了起来。她的口中无法抑制的泛起一阵苦涩,顺着咽喉沉甸甸的坠了下去:“夏总的意思是。”
      
      施青竹视线放到了她手背上细碎的伤口上:“夏总的意思是,希望您对这次意外......”
      
      不要再追究。
      
      安落落闭上眼,从回忆里挣脱出来,背上已经好的差不多的伤口仿佛又开始隐隐作痛,她寒声对着苏雅和林清言两人道:“你们根本无需来与我道歉,我不会追究你们的责任。所以,请你们现在立刻从我眼前消失。”
      
      “您是原谅我了?”苏雅欣喜的直起身。
      
      她的声音不知道是触到了安落落的那根神经,安落落突然暴怒了起来,她一把将床头的果篮拿起来砸向了苏雅和林清言,声嘶力竭的吼道:“滚!”
      
      “啊!”苏雅急忙躲闪,林清言想要护住她,却不妨苏雅直接绊倒了下去,她的手在挣扎间撞上了一旁的输液架。
      
      架子在大力撞击下向着病床上倒去!
      
      “落落!”刚巧带着医生来为安落落复诊的吴梦推门而入,一声惊呼。
      
      ***
      安落落又被送入了手术室,吴梦站在手术室外看着苏雅和林清言,气的要哭。
      
      “怎么又是你们!之前的那件事我们都不追究你们的责任了,你为什么还要来祸害我家落落!”吴梦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报警电话:“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苏雅慌得只知道哭,她不是故意的,如果不是安小姐拿东西砸她,她也不会撞倒架子。
      
      林清言也想不出办法,除了一个劲的道歉再无能为力。
      
      警察来的很快,在人证物证确凿的情况下扣上苏雅就要带回去审问。
      
      “清言!清言救我!我不要坐牢!呜呜!”苏雅拼命挣扎。
      
      林清言焦急的看向吴梦:“吴小姐,小雅真的没有故意要害安小姐,我们先谈谈好吗?”
      
      “谈什么!落落现在又被你们害进手术室你们还说不是故意的!”
      
      他们这边的闹剧很快吸引来了旁人的注意。
      
      一旁路过的男人停下脚步,在吵闹下皱起眉冲身旁的保镖说:“去看看怎么回事。”
      
      保镖走上前:“请不要在医院内大声喧哗。”
      
      突如其来的男声让吴梦等人停止了争吵。
      
      吴梦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在看清为首的人面容时瞳孔骤缩!
      
      怎么是他,他什么时候回国的!
      
      “段先生!”反倒是狼狈的苏雅看见来者,眼睛一亮。
      
      被苏雅称为段先生的男子缓缓走近。
      
      众人的视线无法控制的聚焦在了他身上。
      
      男人生得一副精致模样,仙姿鹤骨,风光霁月。
      
      但最引人瞩目的,是他眉心间一枚小小的红痣。
      
      一般眉心有妖痣的多为女子,且都是妩媚天成的天生尤物。
      
      而这痣生在了眼前的男子身上,却隐隐染上了几分佛性,在艳色里沉浮的是风轻云淡的内敛和宁静,让人不敢直视,却也难以忽略。
      
      段先生轻飘飘的看向苏雅,那淡漠的目光看的苏雅心尖猛地一颤。
      
      所幸段先生只是轻轻应了声:“苏雅。”
      
      吴梦难以置信的看向苏雅,她竟然认识段先生!?
      
      “您还记得我!”苏雅喜极而泣,她是在一次打工的时候认识的段先生,那时候她遇见了一点小麻烦,是段先生好心出手帮了她。
      
      虽然苏雅并不清楚段先生的真实身份,但也隐约能猜出他的出生不凡。在此绝境下见到旧识,苏雅仿佛看到了落水后的救命稻草:“是我,段先生,求您帮帮我!”
      
      林清言动作微不可察的僵硬了一瞬,男性的直觉让他不太喜欢这位段先生。而苏雅迫不及待的呼救更是让他心生涩意。
      
      但他不得不承认,面对现在的状况他无能为力,而这位段先生却有可能帮到小雅。
      
      他没有资格阻拦。
      
      骤然而生的无力感让林清言蜷紧了双手。
      
      段先生兴致缺缺,只是不愿看到医院里原本安静的氛围被这些人破坏:“怎么回事。”
      
      吴梦快速镇定下来,“只是一点小事,不值段先生一听。”
      
      段先生侧了下头。
      
      他身侧的保镖立刻严声道:“先生是在问这位小姐话。”
      
      吴梦似是没听见保镖的声音一般,低声和警察们说道:“捂上嘴,先把她带走!”然后才看向段先生,恭敬而有礼道:“我们现在有一些急事需要处理,下次再给段先生赔礼道歉。”
      
      “唔唔唔!”苏雅被警察们捂住了嘴,像条脱了水的鱼般奋力扑腾。
      
      吴梦的态度实属大胆无礼,完全不将段先生放在眼里一般。
      
      段先生的保镖队见有人敢这样对待他们家先生,立即将吴梦等人围了起来。“先生没有允许你们走!”
      
      吴梦没有不敬段先生的意思,只是苏雅不押走变数太大。
      
      吴梦隐约有预感,要是现在不将苏雅带走,等她和段先生搭上话就不可能有机会抓走她了。段先生不是讲理的人,谁知道他会不会发神经将人救下!
      
      她寸步不让:“警察办事谁敢阻拦!”
      
      段先生笑了,没有动怒,单纯的不悦。原本没想管的闲事现在也要管了:“我。”
      
      气氛一瞬间变得焦灼,吴梦硬要押走苏雅和林清言,段先生不满于她的态度,压着人不让走。
      
      “请不要反抗,和我们回警局接受调查。”警察被挣扎的苏雅弄的有些不耐烦了,他们只是抓她回去调查,不是要杀她!
      
      保镖们齐刷刷的将手按上腰间,西装下微微鼓起的弧度是枪套的形状:“段先生不让你们走,你们就不能走。”
      
      苏雅激动的望着段先生,感动于他为自己出头,根本没有意识到段先生从头到尾都只看过她一眼。
      
      林清言无声的看着眼前的闹剧,突然感觉到了无比的心累。
      
      吴梦在段先生的注视下额头慢慢渗出了冷汗,她的心神动荡,男人的眼神太过冰冷,仿佛自己在他眼中只是一只随手可以碾死的蝼蚁。
      
      以段先生的地位他也确实可以这么做。
      
      但吴梦今天说什么都不会再放过苏雅!
      
      她想起刚刚拨打的电话,鼓足了勇气和段先生对视。只要再挺一会儿,只要她再坚持一会儿,她就能让苏雅付出代价!让段先生不敢再插手!
      
      ***
      “好的,我知道了。”施青竹挂断电话。
      
      男人起身,敲响了总裁办公室的门:“夏总,我有事汇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雪团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QWERTY 40瓶;花莳 11瓶;41834913 8瓶;燕子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