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明是万人迷却沉迷工作[快穿]

作者:不吃鱼丸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章

      段玉眠捧着脱臼的手腕靠着墙,因为疼痛而轻声啜气着。
      
      整个走廊里安静到连细微的呼吸声都清晰可闻。
      
      苏雅死死捂住了嘴,才压制住几欲冲出喉咙的惊呼。
      
      她眼睁睁看着夏意迁似厌弃一般的拍了拍碰过段先生的双手。
      
      犹如甩开不小心粘在袖口的一粒灰尘。
      
      那可是段先生啊!
      
      将吴梦和安落落踩在脚下,不过因为吴梦一句话的态度惹他不满就不顾安落落的身体而要将两人一起扔出去的段先生!
      
      如今在夏意迁面前却将自己放低至尘埃,哪怕硬生生扯废一只手,连痛呼声都强压进喉底。
      
      苏雅无法抑制的颤抖起来。
      
      她总算意识到了一个一直被她忽略的问题。
      
      夏意迁,她到底是什么身份?!
      
      不管旁人的畏惧和惊讶,夏意迁转过头,笑着向身后的吴梦问道:“解气吗?”
      
      段玉眠嫌吴梦聒噪卸了她的下巴,她就卸了他乱动的手。
      
      还有什么比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更能让人感到痛快的呢?
      
      吴梦在一瞬间的震惊后眼睛都亮了。
      
      她原本以为夏总帮她出气最多是给段玉眠一个警告,毕竟夏总和段先生的关系不一般,论远近亲疏,她怎么也比不上段先生。
      
      但夏总从不会让人失望,她说要给她讨回来,就是真的讨回来。
      
      看着段先生因为痛意而微微泛白的面色,吴梦简直满意的无法再满意!解气的无法更解气!
      
      但人都爱恃宠而骄,没人关心的时候打碎了牙都能往肚子里咽,可一旦有了人关心,那就是连蹭破点皮的委屈都受不得。
      
      吴梦不说是解气还是不解气,只说:“段先生还说要把我和落落扔出去。”
      
      夏意迁会意:“你想怎么做,把他扔出去?”
      
      夏总笑的特别好看,一副你说是就动手的昏君模样。
      
      吴宠妃压下心中的跃跃欲试,故意露出为难样,眼里却闪烁着激动的神采:“不用不用,其实只要段先生愿意和我道个歉,我就当这件事过去了。”
      
      段先生,这句话,您听的耳不耳熟?
      
      夏意迁眸中含了些笑意,听吴梦得逞的语气也知道她的话不像表面上那般简单。
      
      不过她愿意纵容,吴梦和段玉眠比起来,她自然是更偏心前者的。
      
      夏意迁确认道:“只要道歉?”不需要别的什么,比如道完歉后再把人扔出去?
      
      有她给撑腰,她完全可以怎么大胆怎么来。
      
      吴梦能得到段先生的道歉就已经很满足了,若不是有夏总,凭她的身份就算是今天被段先生扔出去了,第二天她的父母也只会压着她去和段先生道歉!
      
      “只要道歉。”
      
      还是胆子小,或者说,根本不敢想更过分的事。
      
      夏意迁笑了:“好。”
      
      段玉眠猛地抬起眸看向她,手腕上传来的是好多年未曾再经受的痛楚,残留着她肌肤熟悉的触感,一如往昔的光滑微凉,缓缓延伸至四肢百骸。
      
      但到如今,她看向他的眼中除了一片漠然,就只剩漫不经心。
      
      她在为了别人撑腰,她在为了别人让他道歉:“道歉吗?”
      
      段玉眠的太阳穴突然泛起了剧烈的刺痛,如被无数细长的银针狠狠扎入脑中,针上附着着细碎的砂砾,在皮层下肆意滚动摩挲。
      
      段玉眠低喘一声,笑了:“不。我拒绝。”
      
      他拒绝的不是道歉,而是夏意迁对吴梦一目了然的偏心。哪怕身体因为潜意识对夏意迁的畏惧而僵硬了四肢,段玉眠依旧会被她对旁人的偏袒刺痛神经。
      
      还挺硬气,夏意迁看了眼段玉眠控制不住的颤抖的手,好意提醒他:“我询问你只是因为出于礼貌,并不是给你选择的权力。”
      
      段玉眠直视着夏意迁的眼睛,不说话。
      
      夏意迁无奈叹息:“这样,我也公平一些。你之前给了吴梦两个选择,我也给你两个选择。等落落出来,你给她和吴梦道歉,或是我让人将你扔出去,你选一个。”
      
      施青竹向旁边走了一步,确保段玉眠能一眼看见他,只要夏总下令扔人,守在楼下的启君60秒内就能带人杀上来。
      
      保证‘扔’这个字是动词而不是形容词,李副院长为安小姐做完手术都不用出急救室,下个病人就是段玉眠!施青竹恶意满满的想到。
      
      段玉眠眼睫颤了颤,眉心间的妖痣越发夺魂摄魄。
      
      夏意迁不为所动。
      
      吴梦倒是有一时被迷了眼,不由得在心中小小的感叹。果真是夏总曾经看上的人,这一张脸站在夏总身边,至少不会失色。
      
      不过不管怎么说,还是夏总最好看了。
      
      吴梦悄悄看了眼夏总。
      
      夏总不说话时眉眼间的温和便在无意识间渐渐褪去,玉石似的五官显出清冷沉寂的美感。
      
      夏总的站姿放松,但身段好,再散漫背脊也习惯性的挺直,如崖间青松。
      
      一举一动都显得很有教养。
      
      像是察觉到了她的打量,玉一般的美人微微侧首,比墨玉还纯粹的双眸缓缓转动,沾染了些温和的暖意,落在她身上时,无端的透露出些安抚的意味。
      
      让人特别安心,想要化作日光下的微尘绕着她转圈圈。
      
      吴梦突然觉得段先生还是有些配不上夏总,谁都配不上这样的夏总。
      
      所有人都在等着段玉眠做出选择,或是夏总耐心耗尽将他扔下去。就连段先生的保镖都眼观鼻鼻观心的不发一言。
      
      苏雅却看不下去了。
      
      刚刚段先生才帮助过她,她又怎么忍心看段先生被夏意迁欺辱。
      
      苏雅强制的压下心头对夏意迁的畏惧,因为前几次夏意迁的出手相助和温和的态度,让苏雅下意识的忽略了她的危险性。
      
      哪怕前一刻夏意迁才对段先生动了手,但苏雅就是莫名觉得,只要有清言护着她,夏意迁就不敢拿她怎么样。
      
      这种预感毫无逻辑,但她就是这样觉得。
      
      在平日里会让她吃醋又忍不住得意,因为她知道清言只喜欢她一个人,不论夏意迁是什么身份,清言也不会多看一眼。
      
      但在此时,夏意迁对清言的在意就是一块免死金牌,让苏雅有信心能在夏意迁手下救下段先生。
      
      苏雅咬紧了唇,回眸看向清言,却发现他正望着夏意迁的方向发呆。
      
      “清言。”
      
      林清言恍然回神:“怎么了?”
      
      苏雅拽住清言的袖口,轻轻晃了晃,撒娇的口吻是吃定他不会拒绝自己的娇纵:“我们去帮帮段先生好不好?不能让他被扔出去。”
      
      苏雅说完自信满满的等着清言的附和,她觉得清言一定会像以往一样无条件支持她。
      
      但林清言沉了面色,竟是有几分训斥道:“刚刚我们没有能帮到吴小姐,那么段先生自然也不需要我们帮,这不是我们能插手的事。”
      
      小雅没有发现自意迁姐出现开始就再没有人理过他们了吗!这根本不是他们有资格说话的时候,而且小雅伤了安小姐,意迁姐不可能放过不管。
      
      她现在上去,只能让情况变得更加糟糕。
      
      而且她哪来的自信觉得自己能插的上手!
      
      “你在说什么!”苏雅震惊的瞪大眼,不敢置信的质问道:“段先生和吴小姐怎么一样,他帮了我们唉,你怎么能这样对待帮助过你的人!”
      
      林清言听着她理直气壮的质问,只觉得一口浊气堵在了胸口。
      
      怎么不一样?本就是他们先伤害了安小姐才会惹怒吴小姐,是他们有错在先,吴小姐报警抓他们无可厚非。
      
      他不愿小雅在警局留下案底才求吴小姐想要私下解决,但原来在小雅心里吴小姐报警抓她就是错吗!
      
      林清言咬紧了牙关才抑制住愤怒的情绪,他不想对小雅发火:“那你之前为什么拦着我不让我帮吴小姐,她做了什么让你认为段先生伤害她,将她和安小姐一起扔出去是应该的!”
      
      苏雅愣住了,她怎么也想不到清言会是这样的反应。
      
      林清言还是心疼她,放软了语调:“我知道你觉得自己受委屈了,可这件事确实是我们不对……”
      
      苏雅根本不想听他说了什么,她的脑海里满是清言拒绝了她,这是他第一次用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
      
      一向被林清言捧在手心里的苏雅怎么受得了。
      
      她一把甩开了林清言的手,“你不想帮忙就直说,用不着指责我!”
      
      苏雅愤愤的吼道,转身就向夏意迁那边跑去,
      
      “小雅!”林清言急忙去拉她,但还是晚了一拍。
      
      段玉眠一言不发,夏意迁的耐心耗尽。
      
      他这一遇到不愿面对的话题就沉默以对的模样让夏总头疼,也不知他在国外呆了几年怎么养出这个毛病!
      
      “扔出去。”夏意迁一声令下,施青竹立刻按下对讲机。
      
      等在楼下的启君掐断通讯,五层楼的高度在一分钟之内抵达。
      
      “夏总。”启君恭敬示礼,手下人训练有素的擒住段玉眠。
      
      施青竹‘好心’开口提示:“三楼扔下去就行,那个高度死不了人。”
      
      若是能摔死这祸害最好,残了也不亏。谁叫他不老老实实老死在国外,回来还要招夏总的眼!
      
      启君看向家主,他不敢擅作主张,施青竹代表不了家主。
      
      段玉眠丝毫不做反抗,只一意紧盯夏意迁。
      
      夏意迁被他们看的有些莫名:“三楼会死人吗?”傻愣着看她做什么?
      
      启君急忙示意手下行动。
      
      “住手!你们这么做是违法的!”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雪团子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雪团子 32瓶;用户12138 30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