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姐不容易

作者:十日十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送花样

      谢麒抬手捶她,宁小春赶紧往旁边躲闪,“诶诶,有话好好说,我靠,你真打我啊?”
      
      “我告诉你,少打我妹主意!”
      
      “谢麒你太不地道了,你还不了解我吗?能亏待的了巧儿?”宁小春苦着一张脸,“还是说你怕我给不了她性/福?”
      
      谢麒自然听出了她的弦外之音,抬手又要打她。
      
      宁小春连连后退,“好好好,不说了,你不给我撮合,我自个去追她,我要是追到了,你可不能拆散我们。”
      
      “那我就先打死你!”
      
      俩人闹了一会,眼见谢巧注意到这边动静,似乎要过来,赶紧不约而同住手。
      
      宁小春揉着被打疼的胳膊,“你找我出来做什么?”
      
      “没什么事就不能找你出来了?”
      
      宁小春低头仔细打量,见他眉心微蹙,染着一股郁郁之色,抬起手,原本想像往常似的,勾肩搭背拍一拍,余光瞄见在河边洗衣裳的巧儿,又想起自己当下情况,心里怄的不行,手慢慢放了回来,“有什么不开心的,说出来让我开心开心。”
      
      “都说了没事,只是正好今日旬休,又想好些日子没见你,来看看你可否适应。”
      
      “嘁。”宁小春翻了个白眼,然后又装作认真地盯着谢麒脸上孟瞧。
      
      谢麒被瞧得不自在,“我头上有什么?”
      
      宁小春摸了摸下巴,“咋感觉你发际线后退,有秃头趋势呢?”
      
      谢麒大惊,连忙摸了摸头顶,检查一翻,“你放屁!”
      
      宁小春见他当了真,一脸紧张的样子,忍不住哈哈大笑。
      
      谢麒嘴上骂她,但也明白这是宁小春不着痕迹的关心,脸上不觉带上笑容。
      
      谢麒这人平时脸肃的很,不笑的时候跟生气似的,甚至有点冷冰冰,其实并非故意,就是性子有些慢热,上辈子宁小春花了一年多时间,俩人才成为无话不谈的好兄弟,可谢麒一对上不熟的人,就又是那副少言寡语的模样,好在女生很吃这一款,都夸他稳重有内涵。如今谢麒嘴角挑起一点弧度,犹如腊尽春回,狭长的眼睛完成一弯月牙,整个人为之一亮。
      
      只是他笑过之后,深深叹了口气,“我家情况你肯定也打听清楚了,如今家中只靠大哥勉力维持,连巧儿都能跟着帮衬,我……实在是心中难安。”
      
      宁小春听了后,一时不知怎么开导,烦躁地抓乱了头发,“你……你也别太逼自己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饿其体肤,空,空……’咳,反正以穿越套路来说,咱俩日后必定是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的节奏啊!”
      
      “白富美你是别想了,高富帅兴许还有可能。”
      
      “我靠,人艰不拆啊!”
      
      跟宁小春一通插科打诨,谢麒心情不知不觉间渐渐松快,两人仿佛回到上辈子,互相抬杠的日子。
      
      宁小春忽然想起什么:“哦对了,我最近用布条子编花,卖给绣坊,两朵也能卖一文钱,还画了些新鲜花样,听说巧儿绣工好,回头给她几张,花样新奇,绣活也能卖的上价钱。”
      
      想起这个,谢麒就郁闷,谁让他上辈子是外语系,学的东西毛都用不上,如今他也就只能偶尔去书铺帮人抄书,这种活计还不是时时都有。
      
      “多谢了。”
      
      宁小春忍不住往他胸口捶了一拳,“跟我说这个?”
      
      “靠,你忘了自己有多大力气了?”
      
      俩人说了会话,都觉轻松许多,也只有在对方面前才能表现出原本性格。
      
      宁小春没忘出门的借口,指了指地上盆,“我去洗衣裳了。”
      
      “就你?洗的干净吗?以前用洗衣机,洗衣液都倒错格子,最他妈神的是你毫无所觉还穿了出去,正好赶上下雨,结果衣服上就开始冒起了泡。”
      
      “这都多久的老黄历了你还念叨个没完?我现在就是想用洗衣机,可得有啊?”宁小春翻个白眼,抱起盆子,丢下他径自去河边找巧儿了。
      
      谢麒见了,也跟了过去。
      
      有了谢麒参合,宁小春是别想跟巧儿调笑了,无论她说什么,谢麒都要接过话头。
      
      洗完衣服,彼此告别,趁着巧儿不注意,宁小春恶狠狠瞪了眼谢麒,“你小子,坏我好事。”
      
      谢麒也冲他露了个凶恶表情,“别打我妹主意。”
      
      “你自己处小女朋友,不让我搞对象?”
      
      谢麒一愣,“什么小女朋友?”
      
      “张家小女儿啊。”
      
      谢麒脸上瞬间有些尴尬,“不是……我只是把她当妹妹,真的!”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养成啊,有情/趣!”
      
      谢麒鄙夷瞪她,扭头就走。
      
      宁小春心情愉悦地回了家,李姥姥见她回来,没像往常似的,先检查她衣服洗的干净不干净,而是拉过她问道:“怎么样,谢大娘子不错吧?”
      
      那表情仿佛宁小春刚才不是出去洗了趟衣服,而是跟人相亲回来。
      
      “呃……呆呆的,很可爱。”
      
      李姥姥叹了口气,“那孩子木讷了些,在村中也没什么玩伴,不过手是真的巧,你多跟她走动走动,也学学绣工。”
      
      宁小春正要哀嚎自己不喜绣花,猛地想起之前答应谢麒的事,便顺势点点头,“是呢,我刚还说了,回头我画些新鲜花样,借给她绣。”
      
      李姥姥闻言,却猛地板起脸,在她手上狠狠拍了一下,“就你能耐!”
      
      “啊?”啪的一声,宁小春手背顿时红了,她委屈地握着自个手,一脸懵比,“姥,我又怎么了?”
      
      “你将新的花样给她,咱家怎么办?到时她将绣活卖到镇上,那花样就不新鲜了。”
      
      宁小春先是无语一下,然后拉着姥姥胳膊,拖长尾音,“姥~~~花样多的是,给巧儿几张也不打紧,顺道也能拉近跟巧儿的关系,这不是挺好的吗?”
      
      从旁听着的李贤娘心中咯噔一声,不禁去想,女儿怎么一下子跟谢巧就如此交好?她送谢巧花样,真是为了谢巧,还是别有用意?
      
      李姥姥不知孙女跟谢二郎说过话,不曾多想,还只当她虚荣心作祟,闻言狠狠瞪她一眼,猛地将自己胳膊从对方手里抽出,“好大的口气,你能画出新鲜的花样能有多少?我看你这几日松懈下来,总想着往外跑,再说给出去一张就少一张,你想跟巧儿交好,用的着送东西?”
      
      “姥,我这就去画,保证画出好多好多来,给巧儿的也绝不会比自家好。”
      
      李姥姥虽仍有些不乐意,但眼见小春已经风一般的跑回了屋,只得自个生闷气,嘴上念叨几句,一转头,又叮嘱女儿,“你看好她,别跟个傻子似的什么都往外送。”
      
      李贤娘心事重重应了一声。
      
      “这丫头,整日疯疯癫癫,脑里是少根弦怎地?”
      
      宁小春回到屋中,绞尽脑汁,又画了几幅花样,有鹰击长空、鱼跃龙门、鹤鸣九皋,这次画的没有花草,都是偏硬朗些的图,她原本想着,姥姥不喜欢,就不太反对她将图给巧儿,谁知姥姥见了那些图,反而喜欢的不得了,还说这次画的比之前画的还要好。
      
      宁小春都怀疑姥姥是故意这么说的,“姥,我画这么多了,送一张去给巧儿?”
      
      “这些我都喜欢,下次再说吧。”
      
      宁小春越发肯定姥姥是故意的,“姥姥,这次我都是随便一画的,你看我多半天就画了三张,赶明我画更好的,我打算画副芝兰玉树。”
      
      宁小春见姥姥不说话,又道:“要不然,我赶明画杏雨梨云给巧儿吧,绣活啊,还是花啊草的,绣出来漂亮。”
      
      “贼妮子,你可真是胳膊肘往外拐。”李姥姥越听越气,猛地将手里花样摔了出去,那三张草纸簌簌飘落在地,“给她吧给她吧,都给她才好。”
      
      眼见娘这回真要生气了,李贤娘警告瞪了女儿一眼,赶忙上来打圆场,“娘,我看谢巧那孩子实诚,多让她跟小春她们走动走动也好,一准是小春之前夸下海口,如今反悔不得,你看她这次画的图,显然不如给自家画的用心,都是老鹰、鹤什么的,我瞧着冷清,你就让她送出去一张,往后谢巧也不能好意思开口再要。”
      
      宁小春也赶紧从旁附和,“是啊,姥姥,我都应出去了。”
      
      李姥姥听女儿一说,倒也觉得那几张花样素净了些,不如小春往常画的花鸟鱼虫热闹,心中稍霁,只是仍旧难以释怀,伸手在宁小春脑门上使劲戳了戳,“你啊,有点事就得意忘形,尾巴翘得老高,往后再随便应了别人什么,我可不答应!”
      
      宁小春捂着脑门连连附和,心想下回再给谢麒花样,就偷偷的画,反正姥姥也不可能时时盯着她画了多少,大不了画的风格不同一些。
      
      纵使李姥姥觉得这次三张花样不如之前的,但也不舍得都送给谢巧,“你挑一张送去吧。”
      
      宁小春捡起地上的花样,看了看,挑了张鱼跃龙门的,“就这张吧?”
      
      李姥姥意味深长挑了挑眉,将宁小春手里的花样重新拿了回来。
      
      “???”宁小春一脸不解。
      
      “我也喜欢这张鱼的,不如送她这张鹰的,绣出来倒也威风。”说着,将另外一张塞在她手里。
      
      宁小春心中觉得奇怪,可一时猜不透,还以为姥姥偏爱这张鱼跃龙门,只不过她这会不敢再争,只觉得稍稍可惜,原本还想着借着这幅画,祝谢麒将来考试顺利了。
    插入书签 



    长姐不容易
    直男穿成农家长女,发家致富



    位面商人发家史
    位面商人的发家史



    未来娱乐大亨
    穿越到未来,成为娱乐大亨



    调香圣手
    调香圣手,智斗极品



    穿越之野人纪
    谁能有我惨?穿越到原始



    穿越之拖家带口过日子
    半路家人,发家致富



    穿越小厨师
    穿越到古代,成为小厨师



    [未来]废柴的逆袭
    非主流废柴的逆袭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