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姐不容易

作者:十日十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巧儿

      自打那天跟谢麒相认,宁小春就一直心情很好,好几次想要去找他,可自己一直被姥姥拘在家中,兼之谢家住在村南头,跟姥姥家相隔甚远,再者她一个姑娘家,上门去找别家小子,总归不好,虽说如此,可宁小春仍没被影响心情,只要一想到在这里,有个人跟他是一条心的,她就无比安心。
      
      顺道的,这几日,她忙着跟娘旁敲侧击打听谢家的事。
      
      “谢家?怎么好端端的提起他家来了?”
      
      宁小春见娘并非一副不熟悉的语气,暗自松口气,故作如常道:“哦,也没什么,就是前几天我出去担水,不小心滑了一跤,正好一个半大孩子从我身旁经过,帮我把桶拾了回来,我一时认不出他是谁,后来还是小夏告我那是谢家的。”
      
      李贤娘顿时想起女儿以前被拘在家中,很少出门的情形,不禁心疼她没个交好玩伴,一时连村中人都认不全,立刻知无不言说了起来,“谢家住在村南头,大房二房几年前就分家了,谢家奶奶跟着二房住在祖屋,大房另起灶单过……”
      
      躺在里侧的宁小夏见提起谢家,悄悄竖起耳朵。
      
      “啊?分家了?”宁小春吃了一惊,她知道在古代,分家可是极不体面的事,她没想到谢家大房二房竟是已分了家,而且谢奶奶是跟着二房过而非大房,这就十分微妙了,难道那谢家大房不是好的?想到这,她不禁替谢麒担心起来,不过很快她安慰自己,谢麒是男子,又自小读书,谢家大房好不好的,总不会亏待了他。
      
      李贤娘慢慢回忆起来,“这事我倒也听说过,当年谢家将谢二郎送去启蒙,本想认几个字就回来,谁知那孩子是读书料子,连村中张先生都夸他勤学聪慧,将来必有大造化,谢二郎父母便想着继续供儿子读书,谢奶奶不同意,二房人也不乐意,毕竟每年光束脩,就要八百钱,笔墨纸砚又极贵,因此总是争吵不断,后来两房干脆分了家。”
      
      宁小春猛地听见提起谢麒,吓了一跳,没想到谢家分家,竟是因他而起,而这分家缘由,跟她最初猜测的,相差十万八千里。
      
      只是宁小春很不理解这里老人的想法,像宁家,宁大郎都三十好几了,还仅是童生,可宁大奶奶不放弃,始终坚信儿子能高中,一直供他读书,家里农活也不肯让他操劳。反之谢家奶奶,明明孙子读书那么好,却不让他读书,连李姥姥都有点谈虎色变的意味,一听提起读书的事,就要黑着脸骂一通。
      
      “那大房当家本是个担当,地里一把好手,闲时又去镇上帮工,谢大郎长谢二郎十岁,也已能撑起半边生计,一家子供一人读书,勉力维持。”说到这,李贤娘幽幽叹了口气,“只是世事无常,大前年初春,正是青黄不接时节,谢家大房两口子做完短工从镇上归来,途中遭遇一伙地痞打劫,钱财抢了精光,人也被打了一顿,抬回来时已是出气多进气少,没多久俩人就双双去了,上个月,谢家大房才出了孝。”
      
      “啊?”宁小春惊得直接坐了起来,之前见谢麒时,见对方神色如常,完全想不到他这辈子竟是年幼失怙,一想到这,她难受得五内俱焚,恨不得立刻冲到谢麒面前,好好跟他说说话。
      
      “出了这种事,谢家奶奶却还记恨着当年,对大房几个孩子不管不问,那大房长子也是硬气,地里家中连轴转,闲时去去镇上帮工,将一双弟妹养了起来,只是那谢大郎媳妇自公婆死后,便对谢二郎读书之事多有阻拦,谢大郎却也一直供弟弟读书到如今,所幸谢家如今出了孝,谢二郎就要去考场试试,若往后谢二郎高中,他家也算是苦尽甘来。”因谢二郎读书,是以以前在宁家时,李贤娘曾多次听夫君提起过这个孩子。
      
      听到这里,宁小春心中一阵压抑难受,上次跟谢麒相认,喜悦之情冲昏了头,让她忽略了许多细节,如今回想起来,谢麒虽然看起来开朗健谈,和以前无异,可他眼底黑眼圈严重,脸色蜡黄,一副疲惫神色。
      
      宁小春暗地里攥紧拳头,想要赚钱的渴望越加迫切。
      
      黑暗中,李贤娘幽幽叹口气,“他家几个孩子都顶好的,大郎勤劳吃苦,二郎聪慧好学,农忙时也知道跟着下地干活,瞧着也十分有模有样……”
      
      说到这,李贤娘声音渐小,愣怔失神。
      
      宁小春就是不想也猜到娘定是想起了前夫宁大郎。那宁大郎自诩读书人,每到农忙时,都给自己关在屋中,说是要心无旁骛地读书,宁奶奶自是惯着,地里农活就少不得要宁二郎多担待些,可宁二郎一家也不是省油的灯,再加上宁奶奶也怕一味偏袒,最后叫小儿子跟自己离了心,便狠命压榨李贤娘,还经常说“全家供你丈夫读书,你自然是要多出些力”,亦或是“如今吃点苦算什么?等将来他高中,你还不是跟着享福?”之类的话。
      
      想到此处,宁小春翻了个白眼,喷了个鼻息。
      
      李贤娘回过神来,接着说:“他家就是最小的娘子,也是乖巧能干,比你还小一岁,绣工却已是能拿得出手,绣得那蝴蝶、蝙蝠,活灵活现,你若多跟她走动走动,也是好的。”
      
      李贤娘自然是希望女儿近朱者赤,跟谢大娘子待在一处,也能磨磨女儿性子,那姑娘她曾见过几次,性子腼腆,倒跟小夏有几分相似,“对了,你前些天遇见的可是谢大娘子?我记得她名讳取个巧字,长大后真应了那名,心灵手巧。”
      
      “呃……”
      
      “恩?”
      
      “我上次遇见的是谢麒……谢二郎。”
      
      “啊?”李贤娘倏地一声低呼,差点从床上坐起,短短片刻,她想了许多,她见女儿清楚叫出谢二郎的名讳,又听女儿主动打听谢家家,不禁暗忖难道是小春对了谢二郎动了心?
      
      想到这,她心中一惊,胸口噗噗快跳几拍,若是搁以前,俩人倒也算门当户对,可如今自己被休,女儿的名声难免跟着受牵连,再加上谢二郎读书读的好,模样俊俏,村中不少人家相中他做女婿,谢家未必会看中小春,想到这,她不由得黯然失神,无声掉起了眼泪,同时有种宿命感,唯恐女儿将来落个跟自己一样的下场。
      
      宁小春为方便早上锻炼,如今睡在外侧,紧贴着娘,黑暗中她虽看不见对方表情,但似乎听到几声微弱的抽噎,她以为自己听错了,不确定唤道:“娘?”
      
      李贤娘咬咬牙,逼回泪意,她欲打消女儿的想法,可又不知怎么说,想了想,婉转道:“谢二郎一直跟村中张先生读书,说起来也是巧,张家小女儿张美景,跟谢二郎同年同月同日生,连时辰都差不离,青梅竹马,两家暗地里都有意结亲。”
      
      李贤娘说到这,嘴巴打结,忽地顿住,后面的话有些说不下去,只是她当真希望将女儿感情扼杀在萌芽中。
      
      倒是睡在尽里头的宁小夏,听见这番话,心中黯然。
      
      宁小春就是想破头也想不到母亲用意,她唯一反应就是——靠,青梅竹马两小无猜,有情/趣啊。
      
      之后,李贤娘不再说话了,原本想劝小春多跟谢大娘子走动走动的,如今也暂时打消念头,不多时,几人就相继睡去。
      
      当初得知谢麒家情况后,宁小春有种立刻去找他的冲动,可如今冷静下来,反而不知找到他该说些什么,谢麒自尊心强,她若是主动挑起话头安慰,倒叫俩人都不自在。
      
      宁小春正想着若再见面要不要装作不知情,正好这天,谢大娘子来李家寻她。
      
      谢大娘子谢巧,年芳十二,跟谢麒一胎出生,只不过谢麒先出来,成了哥哥,谢巧慢了一步,于是成了妹妹。
      
      谢巧身高遗传自父母,比村中同龄人都高出一截,四肢修长,胸前已经微微隆起,比宁小春看着还要高挑,和身材不同的是,谢巧有张圆圆的脸,眼睛和谢麒的十分相像,狭长而黑亮,仿若多情,这大体就是所谓的桃花眼,嘴唇也是肉嘟嘟,让人想要一亲芳泽。
      
      宁小春心脏噗通噗通快跳两拍,耳边仿佛有礼乐奏响,整个人有种懵了的感觉,视线也黏在谢巧身上移不开,特想上去咬一咬对方的小脸蛋、小嘴唇。
      
      李姥姥和李贤娘却不知为何一向没什么交际的方家却找上门来。
      
      “我是来找宁大娘子一道去河边濯洗,正好俩人搭把手拧衣服。”谢巧说起话来慢吞吞,说完一句话,不觉垂下头,露出一双红彤彤的耳朵,然后,又怯怯地看了一眼宁小春,这一眼,对于宁小春简直宛如暴击,她几乎捧着胸口,一副受不了的表情。
      
      李姥姥不知小春什么时候跟谢巧交好的,不过不妨碍她希望俩人多走动走动,谢巧的绣工在同辈里亦是有名的,她恨不得孙女跟谢巧多处在一起,也好练练她的手艺。
      
      “小夏,快去把要洗的衣服还有盆子拿出来。”李姥姥先一叠声的吩咐,然后冲着谢巧露出笑脸,声音都不觉柔和许多,“我们小春在村里没什么玩伴,以后你时常来找她玩啊,或是在一处做做绣活,她平时大大咧咧,又笨手笨脚,你跟她处一块,多担待些。”
      
      不是,姥姥,你不能当着我未来对象面这么埋汰我。
      
      谢巧抬起头来偷看宁小春,后者正好看过来,还冲她眨眨眼,谢巧咬着嘴唇,快速垂下头。
      
      不一会,宁小夏就将要洗的衣服装在盆里抱来了,宁小春抱在怀里,谢巧跟李家人打完招呼,俩人就出门了。
      
      谢巧走在前面,也不说话,宁小春跟在后头上蹿下跳,不停地搭讪。
      
      “谢大娘子,虽然咱俩不曾打交道,但我瞧你面貌可亲,竟好似在梦中就已认识,我管你喊巧儿好不好?”
      
      谢巧微微瞪大眼睛,有些好奇,“恩,宁大娘子,你喜欢怎么喊都可以。”
      
      “哎呦,别喊宁大娘子,怪生分的,你喊我小春,好不好?”
      
      “好。”
      
      “那你喊一个我听听。”
      
      “小春。”
      
      “诶!”
      
      “巧儿,你衣领上的小黄花是你自己绣的吗?绣的好漂亮啊!”
      
      “真的吗?”谢巧眼睛亮了起来,里面像装着小星星。
      
      “真的真的,我还能骗你?”
      
      “这是迎春花,我可喜欢了,我自己的衣服上,都绣一朵迎春花。”
      
      “哎呦,要不说咱俩有缘呢?你喜欢迎春花,恰巧我名字里就带个‘春’字,注定我俩要在一起的。”
      
      谢麒:……
      
      谢巧看见自己的二哥,赶紧挥了挥手,小跑了过去,待离得近了,她不好意思地看了眼宁小春,又快速垂下头,“小春,是我二哥要我叫你出来,你会不会怪我?”
      
      “不会不会,我怎么会怪你?”
      
      宁小春早猜到了,丝毫不惊讶谢麒的出现。
      
      谢巧闻言大大松了口气,又看向谢麒,指了指不远处,“我去前头洗衣裳。”
      
      谢麒嘱咐道:“小心河边湿滑。”
      
      “知道啦!”谢巧连连点头,然后又看向宁小春,“小春,我先去洗衣裳了。”
      
      等谢巧走开,谢麒刚要说话,宁小春却先一步开口,“老谢,我觉得我可能坠入爱河了。”
      
      谢麒挑了挑眉梢,斜眼睨她。
      
      宁小春捧着胸口,“巧儿实在太可爱了,又呆又萌,她这样交给谁我都不放心,不如交给我,我保证会用心呵护她,诶,你回来劝劝她,让她跟我百合吧,你是知道我的,保证一夫一妻,不出去拈花惹草!”
      
      谢麒抬起手就捶她,“我打死你个臭表要脸的。”
    插入书签 



    长姐不容易
    直男穿成农家长女,发家致富



    位面商人发家史
    位面商人的发家史



    未来娱乐大亨
    穿越到未来,成为娱乐大亨



    调香圣手
    调香圣手,智斗极品



    穿越之野人纪
    谁能有我惨?穿越到原始



    穿越之拖家带口过日子
    半路家人,发家致富



    穿越小厨师
    穿越到古代,成为小厨师



    [未来]废柴的逆袭
    非主流废柴的逆袭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