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姐不容易

作者:十日十月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去谢家

      转日一早,宁小春跟李姥姥报备要去谢家,后者脸拉的老长,十分不快,仅以一声哼当作回应,宁小春赔了个笑脸,小心翼翼出了家门。
      
      一出家门,她整颗心飞扬起来,嘴里哼着调子,连日常看惯的杂草野花,都觉得无比可爱。
      
      横穿半个村子,总算来到谢家,她站门口整理下头发,方上前应门。
      
      不一会,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一年轻妇人探出头来,对方双眉细长如钩,目光锐利,盯着宁小春不住眼睛打转,一副精明模样。
      
      宁小春心下啊了一声,恍然道这正是谢大嫂了。
      
      宁小春率先反应过来,叉了叉手,道:“可是谢大嫂?我是宁小春,今个来找巧儿玩的。”
      
      谢大嫂姚氏眉头微蹙,想了一会,终想起对方是谁,嘴巴大张,露出惊讶神情,又将宁小春由上到下细细打量一回,这才露出个不甚自然的笑容,将人让进了屋中,“原来是宁大娘子,快进来吧。”
      
      宁小春跟着进了屋,才注意到姚氏肚子高高隆起,竟是怀了孕,她立刻拉开俩人距离,唯恐不小心冲撞了。
      
      姚氏双手护着肚子,离宁小春远远站定,同时心下狐疑巧儿多前跟宁小春相识,还好到寻至家中?虽她不喜宁小春的风评,但到底做不出将人赶走的事来,不过将人让进家中后,连句客套也无,就冲着屋中一叠声呼喊巧儿。
      
      巧儿从屋里出来,见了宁小春,有些吃惊,澄清的眼睛睁得滚圆,跟猫儿似的,“宁大娘子,你怎么来了?”
      
      宁小春不觉笑开,两步走过去,拉起她的手,“不是说要叫我小春吗?”
      
      “小……小春。”
      
      “嘿嘿,巧儿。”
      
      姚氏见俩人如此亲昵,不屑地撇撇嘴,打声招呼,便扭脸出去了。
      
      谢巧是知道宁小春跟二哥认识,且貌似还十分相熟,再加上双生的默契,让她察觉出二哥对待小春与众不同,于是下意识道:“二哥没在,去村中张先生家了。”
      
      刚走至门口的姚氏听巧儿忽地提起谢麒,脚下不由一顿,又慢慢移到墙边,将耳朵凑了上去。
      
      宁小春听了巧儿的话,在心里翻个了白眼,“谁来找他,我是来找你玩的。”
      
      “啊?我?”巧儿脸上一阵错愕,因两人实际上根本称不上熟。
      
      “恩!”宁小春连连点头,恨不得表明心意,“还记得我说送你花样,我今个带来了。”
      
      谢巧之前听宁小春说家中有稀奇图样,回头拿来,却并没上心,只当是客套,如今见宁小春当真送来,道她为人真诚,心生好感,一下子拉近许多,同时又好奇是何花样,能当得稀奇二字。
      
      宁小春见对方睁着一双水汪汪眼睛,好奇看来,萌的不要不要的,恨不得立刻抱着她举高高,当即拿出花样,献宝似的在她眼前展开。
      
      谢巧聚精会神看去,原本以为是花草图样,稀奇不过胜在构图,不成想非花非草,而是一只振翅高飞的老鹰,只见那老鹰双眼锐利,巨大翅膀展开,根根羽毛分明,几乎占了半个画面,有种要冲破图纸飞出的震撼。
      
      “呀!”谢巧惊呼一声,不禁伸手抚摸画上老鹰的翅膀。
      
      宁小春却在旁边一眨不眨看着呆呆的谢巧,差点又要捧心了。
      
      谢巧总算回过神来,眼中闪闪发亮,由衷地赞叹这花样与众不同。
      
      宁小春见对方喜欢,心下一阵窃喜,“喜欢吗?送给你。”
      
      谢巧惊得说不出话来,连连摇头,“这么好的花样,怕是不少钱了”
      
      宁小春想说这是自己画的,要多少有多少,顺便卖弄一番,幸好她没被爱情冲昏理智,不愿让更多人知道她画工了得,“不要紧,我家还有呢。”
      
      “那我也不能要,李婶子绣工好,留着让李婶子绣出来,回头拿到镇上定能卖个好价钱。”
      
      当真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宁小春见谢巧这样,更觉她为人老实忠厚,不占人便宜。
      
      “我家还有其他花样,上次一见,我娘也喜欢你喜欢的紧,说要是有你这般懂事乖巧的女儿,她一辈子要烧高香呢,还说你绣工极好,在村里女孩中,实属翘楚,让我多跟你走动走动,也是近朱者赤。”
      
      谢巧被她一通夸,脸都红了,垂着头小声道:“我哪有婶子说的这么好?说起绣工,村里有谁能赶得上李大婶?”
      
      “我娘说用不了多久,你必定能超越她。”
      
      “婶子真这么说呀?”出于对刺绣的喜爱,谢巧也视李贤娘为追逐目标,却碍于之前两家关系泛泛,不好意思上门讨教。
      
      “嗯哪,我还能骗你?”
      
      谢巧看着老鹰的花样,眼中渐渐流露出喜爱,不住抚摸纸上雄鹰的羽毛。
      
      姚氏在屋外听俩人说起了花样,正觉无趣,又忍不住心中鄙夷,暗忖那被休回家下堂妇,能有什么好的花样,可她见谢巧声音不似客套作假,倒像是真的欢喜惊讶,又忍不住好奇。
      
      “你就收下吧,我娘还说,若花样送你,也算值了,若是留给我绣,老鹰也绣成小鸡,才真是糟蹋呢。”
      
      谢巧噗嗤一声,忍不住乐出了声,之后又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嘴,“李大婶绣工了得,小春自然也不会差的。”
      
      宁小春心想那是你没见过我的绣工,又为逗她,夸张地哀嚎一声,“我可不喜欢绣花,还不如让我去砍柴担水来的痛快。”
      
      谢巧只当宁小春故意如此说,并未当真。
      
      宁小春又劝她收下,谢巧终于迟疑接过,“那……那替我谢谢李大婶,等我绣好后,定去找李大婶过目,不辱了这么好的花样。”
      
      宁小春拉着她的手晃了晃,“明明是我送来的,你就不谢我吗?”
      
      “也,也谢谢小春了。”
      
      “嘿嘿,不用谢不用谢,你以后常来找我玩就好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一看见你,就觉得特别亲切,好像上辈子就认识一般。”
      
      谢巧也隐隐觉出宁小春对自己热情的不像话,好奇看她,“真的吗?”
      
      “真的真的,说不定上辈子我俩是夫妻呢!”
      
      谢巧:“???”
      
      谢巧虽然觉得宁小春为人真诚,并不像传言那般蛮不讲理的疯癫,但又不可否认对方言谈有些奇怪。
      
      谢巧爱不释手地收下了花样,不停抚摸,看了又看,她一时无以为报,当即回屋取来针线笸箩,认认真真说起了绣工的事,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讲了许多小技巧。
      
      这些技巧,对于宁小春来说简直如天书般晦涩难懂,她硬着头皮听往下听,强打精神不让自己睡着,不过一看到谢巧认真的脸,她就又觉得心中涌出丝丝的甜,看上一天都不会腻,当真是痛并快乐着,她不着痕迹往她跟前凑了凑,到后来,俩人的脸几乎贴在一起。
      
      “哎呀,小春你挨这么近做什么?我手上的针差点扎到你。”
      
      “挨得近才能看清你怎么绣的啊!”
      
      “呵呵呵,你离的太近了,头发扎的我脖子痒痒的。”
      
      “哪里哪里?我看看红没红,呀,真红了,我给你吹吹。”
      
      “嘻嘻嘻,别吹了,更痒了。”
      
      刚从张先生家回来,一脚跨入门槛的谢麒:“……”
    插入书签 



    长姐不容易
    直男穿成农家长女,发家致富



    位面商人发家史
    位面商人的发家史



    未来娱乐大亨
    穿越到未来,成为娱乐大亨



    调香圣手
    调香圣手,智斗极品



    穿越之野人纪
    谁能有我惨?穿越到原始



    穿越之拖家带口过日子
    半路家人,发家致富



    穿越小厨师
    穿越到古代,成为小厨师



    [未来]废柴的逆袭
    非主流废柴的逆袭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