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捕

作者:樱花奶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8章

      郑厅长夫人过寿这事儿,我跟林姐提前通了个气。在这些交际场上,林姐比我活。
      
      我问林姐应该给郑夫人送什么礼物合适?
      
      林姐嗤笑一声,给我指点,“场面上当然是越朴素越好,私底下再塞点贵的。”
      
      这道理我懂,官/场,清正廉洁是招牌。私底下如何不论,但面子上总归要做做样子。
      
      我思来想去,打算在场面上给郑夫人送一副国画。不贵,但寓意好。至于私底下,让周容恪看着给,毕竟,我也不懂要给多少才算合适。
      
      周末那天早上,我起的挺早。吃过早饭后,我便跟周容恪先去了一趟[不夜城]。
      
      最近上面有文件,说是要清查各大娱乐场所。周容恪的[不夜城]和梁穆军的[君再来]都在名单上,无一例外。
      
      因着这一茬,周容恪提早便吩咐了下面,让他们尽快将一些不规范的、乱七八糟见不得光的业务都停一停。
      
      当然,只是吩咐下去还不行,必要的时候,周容恪还是得亲自去场子里巡视一遍。
      
      大概是周末的原因,去[不夜城]的路上挺堵,车子驶到[不夜城]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钟。这个时候,[不夜城]的大部分项目都不营业,只开了五楼的自助餐厅和六楼的桑拿足疗。
      
      我跟着周容恪下车,然后一起走进大堂,早有大堂经理站在那里候着。他看到我和周容恪走过来,连忙标准地九十度鞠躬,尊了声:“周老板,周太太。”
      
      周容恪闻言淡淡嗯了声,问:“有人来过吗?”
      
      大堂经理说暂时还没有,顿了顿,他又恭恭敬敬地道:“周老板您放心,我已经安排下去,上面批示的所有在查项目都已经全部提前自查完毕,保证不会出任何问题。”
      
      周容恪神情淡漠地扫了大堂一眼,大堂显然被人重新布置过,比较之前略有不同。
      
      大堂经理微微躬着身,看了眼LED屏的方向,语气中颇有几分邀功的意味,“周老板,您上次吩咐我的事情,我也都已经安排妥当。这期间,包括各种娱乐项目,我都亲自进行了重点自查,所有不合适的内容,我也都已经安排下架。您放心,现在咱们的[不夜城],甭管谁来查,那都是万无一失。”
      
      周容恪面无表情地扫了眼大堂经理。
      
      大堂经理立刻把身子躬地更低了些。
      
      周容恪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语调不高不低,却带着几分压迫,“这个世界上,有万无一失的事吗?”
      
      大堂经理没想到周容恪会有此一问,不禁一愣,“这……”
      
      周容恪却没再说话,而是直接迈步向大厅右侧的电梯走去。
      
      我和大堂经理连忙跟在后面。
      
      进了电梯,周容恪按了六楼。
      
      六楼是桑拿足疗,这种场合,一般都会列为重点审查对象。
      
      因为一般来这里消费的客人,有很多会因为喝了酒而闹事。平时不打紧,压一压就过去了,但现在这个节骨眼上,若是被人抓住了把柄,指不定会拿去大做文章。
      
      我跟周容恪以及大堂经理坐电梯直达六楼,一出电梯门口,迎面就看到很多身上只裹了一条浴袍的年轻小姑娘在长廊上走动。
      
      长廊两边是两排普通包间,在角落的地方,有几扇门的装潢明显更加豪华,那是VIP包间。
      
      大堂经理把话说得隐晦,“周老板,相关业务咱们都停了,您放心。”
      
      周容恪没吭声,只是迈开步子顺着长廊往里面走。
      
      这条长廊并不算长,前半段还算安静,后半段却渐渐嘈杂起来。在经过605-606这两个包间时,其中一个包间的门忽然“砰”地一声被人从里面撞开,紧接着,一个披头散发衣衫不整的小姑娘从里面逃出来,一头撞在了正巧从这里路过的周容恪身上。
      
      事出突然,我们皆是一怔。
      
      我瞧着那姑娘身上青一块紫一块,似乎是被人打的,脸上也有一个偌大的巴掌印,头发滴滴答答淌着水珠,看上去狼狈又可怜。
      
      后面似乎有人在追她,包厢里传来男人骂骂咧咧的声音。
      
      她忽然紧紧就抓住了周容恪的胳膊,“扑通”一声跪到了地上,“老板,求求你救我!救救我!!”
      
      周容恪冷漠顾她一眼。
      
      包间里面的男人很快便追出来,男人一把揪住小姑娘的头发,小姑娘被男人拽倒在地上拖行,男人口中更加嚣张地骂骂咧咧,说着一些不堪入耳的脏话。
      
      我不动声色看向周容恪。
      
      但周容恪面上并没有任何表情,他立在灯影下,侧面的轮廓辨不出喜怒。
      
      他继而看向大堂经理,语气冷冷的,却淡淡的:“万无一失。”
      
      大堂经理的脸都吓白了,顿时结结巴巴地道:“周老板……这……我……我这就处理,我这就处理!”
      
      周容恪没吭声。
      
      男人已经把小姑娘拖到了包间门口,小姑娘两手死死抠住门框,她不肯放弃地朝周容恪大喊大叫,恳求周容恪救她。
      
      周容恪对大堂经理微扬下巴。
      
      大堂经理连忙招来几个保安,大手一指包间的门,几个五大三粗的保安便齐齐闯进了包间,将里面的男人麻利嗦地按在了墙上。
      
      男人估计也是有点身份,被按在墙上的身体挣扎了几下,整个人都暴躁起来,“操/你/娘的王/八/羔/子!老子来消费!你们敢动老子?!”
      
      大堂经理皮笑肉不笑地走过去,假惺惺地微恭了下身,“哟,我当是谁?原来是张老板。不过张老板,您几个意思?这是周老板的地盘,砸场子?”
      
      男人瞪了大堂经理一眼,“你们这里的妞儿不懂事,惹老子生气,老子还不能教训教训?!”
      
      大堂经理闻言冷哼一声,“张老板,打狗还要看主人,何况您打的可是人。现在是法治社会,您这动辄打骂的毛病谁给惯的?我们周老板说了,让您有点分寸,别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
      
      大堂经理话落,大手一抬,几个五大三粗地保安立刻会意,架着男人就抬了出去。
      
      被打的小姑娘已经吓坏了,坐在地上一个劲儿的哭。
      
      大堂经理走过去扶了她一把,安慰了两句:“干这一行,总会遇到几个没素质的客人,你别往心里去,回头我让你们领班给你加一倍工资,算是补助。”
      
      小姑娘低着头,一边哭一边很小声地说着谢谢。
      
      大堂经理估计看着也心酸,摇了摇头,又叹了口气,“今天你不用上班了,回去休息几天,不扣你工资。”
      
      小姑娘抬起头,一双大眼睛泪汪汪的,我见犹怜。她说话的声音很轻柔,带着几分绵软,“经理,我得罪了客人,他们会不会私底下报/复我?我害怕。”
      
      大堂经理并没什么怜香惜玉地耐心,不耐烦地皱眉敷衍,“现在是法治社会,谁会因为这么点鸡毛蒜皮的事儿去报/复你?”
      
      小姑娘张了张嘴,但话还没说出口,却又被大堂经理噎了回去,“你到底有完没完?干这一行还这么矫情?”
      
      小姑娘便不敢再说话,只低着头,声音很轻地落着泪。
      
      我站在一旁有些于心不忍,但又不知道该不该开口帮忙。
      
      等小姑娘被大堂经理打发走了之后,我才很小声地问周容恪,“那些人会来找她的麻烦吗?”
      
      周容恪冷漠说不知道。
      
      我有些诧异,“那也就是说,那些人也许会来找她的麻烦?”
      
      周容恪微微仰面看着窗外,从他的角度看过去,正好可以看到窗外马路上的车水马龙。
      
      半晌,周容恪轻嗤,“你很关心她。”
      
      我眼眸微垂,“也不是,只不过觉得她这么一个小姑娘,有些可怜。”
      
      周容恪颇具深意扫我一眼,“可怜?什么叫可怜?在这个弱/肉/强/食的社会,所有的可怜,都只不过是因为自己不够强大的借口。老虎会因为兔子可怜就不吃它吗?不会。所以,不必同情任何一个弱者,他们的不幸,都是理所应当。”
      
      我默了默,哑口无言。
      
      恰时,大堂经理一路小跑跑了过来,他特别殷勤地躬着身凑到周容恪身边,点头哈腰地道:“周老板,事情都处理妥了。您放心,这次只是个意外,意外。”
      
      周容恪皮笑肉不笑地顾他一眼,“这次只是个意外,那下次是什么?”
      
      大堂经理连忙解释道:“不不不不……没有下次!绝没有下次!”
      
      周容恪点了点头,“当然没有下次,去财务处结算工资,不要再出现在我的面前。”
      
      周容恪话落便转身离开。
      
      大堂经理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就要跑过来追周容恪。可惜他不可能再靠近周容恪,早有保镖抬臂一横,把他推了出去。
      
      大堂经理重心不稳,直接踉跄地摔倒在地,“周老板!!您听我解释!!!绝对没有下次了!!!您给我一次机会!!!”
      
      周容恪并未理会,只继续向电梯的方向走去。
      
      我回头看了一眼,大堂经理被两个保镖拦着,其中一个保镖又一脚踹在大堂经理的腹部,将他踹倒在地,“容哥让你滚就赶紧滚!别在这里找不痛快!”
      
      我收回视线没有再看。
      
      进电梯后,周容恪对我道:“一会儿司机来接你去挑礼服,晚点我忙完之后,再一起去[馨悦]。”
      
      我点了点头,说好。
      
      [馨悦],就是郑夫人摆寿宴的酒楼,我也是后来才听说,那是梁穆军名下的产业。
      
      我没想到郑夫人会在梁穆军的酒楼摆寿宴,林姐说,郑夫人能把寿宴摆在[馨悦],那就证明郑厅长跟梁穆军的关系不一般。
      
      因着上次梁穆军坑林姐老公那档子事儿,林姐看梁穆军特别不顺眼。但即便如此,林姐也不得不承认,梁穆军是有本事的。
      
      据传闻,郑厅长是一个很圆滑的性格,一般不轻易得罪人。然而,就是这么一个圆滑事故的人,却按下了周容恪的工程审批文件。这其中是谁在作梗,答案显而易见。
      
      在这之前,我从未去过[馨悦]。
      
      酒店整体装修地很气派,但并不花哨。
      
      车子沿着路标驶进过道,刚靠边停,就有穿着红色制服的门童走过来,恭恭敬敬地拉开后车门,请我和周容恪下车。
      
      我和周容恪由侍者请进大堂,迎面走过来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高高瘦瘦,年纪约莫二十八/九。
      
      看得出来,他是在此处特意等着周容恪。
      
      周容恪见状也走过去,两人握手后,周容恪笑着问道:“郑厅长在吗?”
      
      男人连忙点头,“在在,家父正在侧厅的包间内等候周老板,还请周老板借一步说话。”
      
      周容恪说好,顿了顿,他扭头对我嘱咐:“你先去会厅,我一会儿再过去。”
      
      我说好。
      
      周容恪跟着那个西装革履的男人从大堂的侧门离开,我一个人在原地站了少许,才迈步向会场内走去。
      
      说实话,我不太喜欢这种场合,虚伪、别扭。
      
      我没往人堆里走,自己找了个不起眼的角落,那里有一盆绿植,我从侍者的托盘里拿了杯酒,然后躲在绿植后面慢慢地品。
      
      我的周围有一圈女客,大多都是权贵的太太,当然,也有个别是情/妇。这些女人凑在一起除了聊珠宝,聊衣服,聊男人就是聊八卦。这些话题我通通不感兴趣,左耳朵听,右耳朵出。
      
      这时候,门口忽然传来一阵骚动,隐隐约约由远及近。
      
      不知道是谁小声说了一句:“是梁老板。”
      
      我下意识抬眸,远远就瞧见梁穆军被几名西装革履的男客簇拥走进会厅,不时谈笑风生。
      
      我放下手里的酒杯,然后不着痕迹从侧门离开了会厅。
      
      说不上为什么,对于梁穆军这个男人,我有些忌惮。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