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捕

作者:樱花奶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9章

      会厅出了侧门就是一条长廊,长廊的两边都是包间,大约有十几个。
      
      我顺着长廊走,走到尽头便出现了左右两条路。
      
      我在原地顿了数秒,在经过左边第二个包间时,门虚掩着并未关严,里面模模糊糊飘出一句话来:“父亲,您把周容恪的工程批了?那梁穆军那边怎么办?咱们不是已经答应了梁穆军?这……”
      
      我脚步一顿,本能地微微侧眸看向那扇包间的门。
      
      紧接着里面又传来另外一个男人的声音,听上去有些年老,“永和,凡事不要太过较真,咱们是答应了梁穆军没错,但咱们也没有拒绝周容恪。有的时候,你要学会圆滑做事。”
      
      年轻的男人说了句是,顿了顿,又道:“那方才,周容恪就是来跟您谈工程上的事吗?”
      
      屋里传来一阵细碎地脚步声。
      
      我不由得往门口一侧的墙壁旁贴了几分。
      
      大概过了十几秒,屋里的脚步声远了些,好像在什么地方站定之后,年老的男人才又继续开口道:“他没有跟我谈工程上的事,他只是来陪我下棋。”
      
      年轻男人似乎有些意外,重复了一遍,“下棋?”
      
      年老的男人嗯了声,“永和,你过来看看这盘棋。”
      
      屋里静了半分钟左右,年轻男人的声音才又再次传来,“从战况上看,白子虽然略占优势,但黑子只要走这一步,便能一招制敌。这一局,应该是黑子赢。”
      
      年老的男人问他,“那你觉得,我和周容恪谁是黑子,谁是白子?”
      
      年轻男人想也不想,直接道:“父亲棋艺高超,自然是父亲是黑子。”
      
      年老男人却长长叹了口气,语调有些无奈,“你想错了,黑子是周容恪,而我是白子。但就在刚才,周容恪却装作看不出路数,主动弃子认输了。”
      
      年轻的男人略一停顿,笑了笑,“父亲,周容恪这是在讨好您。”
      
      年老的男人却忽然抬高半分声调,训斥道:“糊涂!亏你也是快三十的人了,怎么什么事情都看不明白!”
      
      年轻男人默了默,良久才又出声,“请父亲指教。”
      
      年老的男人复而又叹了口气,“永和,凡事多动动脑子,别什么事情都等着我来告诉你。你看梁穆军,他锋芒毕露,人人都忌惮他三分。但也正是因为他这份锋芒毕露,他才很有可能会变成出头鸟。而周容恪,他是一个懂得退让一步的人。有的时候,懂得敛其锋芒,要比锋芒毕露的人更加深不可测。永和啊,日后你一定要对周容恪多加提防,他是个比梁穆军更加可怕的人。”
      
      年轻男人再说了什么我没有去听,我放轻了脚步,然后快速离开。
      
      如果我没有猜错,方才在屋里的人,应该就是郑厅长和他的儿子。
      
      我匆匆回到宴会厅,宾客已经基本入座。寿宴是以桌餐的形式摆开,正中央是舞台,台下是八人一组的桌餐。
      
      我拉住一个服务员,问他周容恪在哪一桌?
      
      服务员对我做了个请的手势,微笑道:“请您跟我来。”
      
      我对他点了下头,然后在他的引领下向舞台右边的第二张桌走去。
      
      周容恪已经入座,此时此刻,他正坐在座位上喝茶,而在他斜对面还坐了一个男人,因为离得远,我没有看清。但等我走过去的时候,我才发现那个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梁穆军。
      
      服务员先我一步恭敬唤了声:“周老板。”
      
      周容恪与梁穆军同时抬眸,目光同时落在我的身上。
      
      梁穆军似笑非笑叼着一根烟,微微启开的唇缝里吐出一口烟雾。
      
      这么一看,梁穆军的眉眼其实跟周容恪有几分相似,只不过,周容恪更加成熟稳重,而梁穆军痞了些。
      
      出于礼貌,我尊了他一声:“梁老板。”
      
      梁穆军唇角浮现一抹很趣味的笑意,他伸手握住酒杯,他的手非常大,骨节很深,看上去野性十足,一看就是很有力量的男人,“周太太,我们又见面了。”
      
      我礼貌微笑,但并没有接话,然后安静地走到周容恪身边坐下。
      
      然而,我刚落座,周容恪和梁穆军便同时愣了一下,表情有些微妙。
      
      我感觉到有点不太对劲儿,但一时又说不出是哪里不太对劲儿。
      
      我就这么一直安静地坐着,周容恪和梁穆军时不时搭两句话,都很官腔。
      
      宴会快要开始的时候,侍者又领了几个宾客过来坐。我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我这一桌,除了我以外,居然全部都是男的。
      
      我下意识扫了眼周围,发现这次的排座仿佛是按照性别,男的跟男的一桌,女的跟女的一桌。
      
      我顿时尴尬了,不着痕迹看向周容恪。
      
      周容恪感受到我的目光,闷闷地笑了声。
      
      我料定周容恪早就知道要按性别排座,但他却没有提醒我。
      
      我用脚去踩周容恪的脚,踩得很用力,但周容恪似乎感受不到疼,脸上一点变化都没有。
      
      我有些垮了脸。
      
      周容恪这才轻咳一声,半开玩笑地对在座的人道:“让各位见笑了,也怪我,上次在外面应酬喝多了酒,这次我们家领导怕我再喝多,专程过来监督工作。”
      
      周容恪话落,在座的几个男人除梁穆军之外皆都哈哈大笑。
      
      其中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更是打趣附和了一句:“看来咱们的周老板在外面风光,回到家也是个不敢说话的主。”
      
      周容恪笑着点了点头,不可置否。
      
      在座的男人又是一阵哄笑。
      
      我顿时臊得满脸通红,用手扯了扯周容恪的衣服角。
      
      他半分轻笑,在桌子下面找到我的手,握了握指尖,他的手温厚有力,让我的局促感瞬间减了不少。
      
      我小声问周容恪:“我坐在这里,那原本应该坐在这里的人怎么办?”
      
      周容恪顾我一眼,声音很温柔,“不怕,有我在,你只管坐着。”
      
      我说:“都怪那个服务员,怎么把我领到这里来了……”
      
      周容恪帮我倒了杯饮料,放在我的面前,“你只跟人家说要找我,又没说找座位,人家把你领过来,也没什么问题。”
      
      我语塞,半晌找不出话来反驳。
      
      恰时服务员开始上菜,话题停顿了几秒。
      
      在我斜对面挨着梁穆军的一个男人借着刚才的话题对梁穆军道:“不过,要说起女人,不知道梁老板还记不记得绵静?”
      
      梁穆军面上一副波澜不惊,随口搭腔:“宋老板的侄女。”
      
      男人顿时眼睛一亮,脸上掩不住稍许喜色,“正是正是,没想到梁老板还记得那丫头。说起来,那丫头这个月月底就毕业了,我想着,梁老板若是不嫌弃,我让她去您的公司打个实习工,不要工资,就给她锻炼锻炼。”
      
      宋老板这话说的挺有意思,不傻的人都能听出他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宋老板也是位企业家,名下能给他侄女锻炼的岗位还缺吗?他这么心心念念地把他侄女推到梁穆军身边,恐怕不是为了锻炼,而是想好事儿了。
      
      我不着痕迹瞧了梁穆军一眼。
      
      后者微微皱眉,语气顿时冷淡了许多,“宋老板的侄女我怎么好随意安排。”
      
      宋老板连忙道:“没关系没关系,刚大学毕业的丫头片子能会做什么?只要梁老板不嫌弃,让她去打扫打扫卫生也可以。”
      
      但话是这么说,梁穆军又怎么可能真的让宋老板的侄女去打扫卫生?
      
      梁穆军见稀里糊涂搪塞不了,脸上顿时浮现七分严肃,“宋老板,您这么跟我开玩笑就没意思了。”
      
      宋老板闻言一怔,勉强笑了笑,便没再说话。
      
      舞台上已经有主持人拿着话筒走了上去,今天郑夫人过寿,主场自然是郑夫人和郑厅长。
      
      他们俩在主持人的介绍下携手走上台,先是官方客套地感谢了下大家在百忙之中抽空来给郑夫人过寿,又扯了些有的没的。
      
      我懒得听,目光随意游离在餐桌上的饭菜。
      
      别说,[馨悦]的菜品还真不错。尤其是那道蒜蓉开片虾,闻着味儿就有流口水的冲动。
      
      现在已经是晚上七点多,平时这个点我都已经吃饱了。如今饿着肚子还要守着一桌子美食,实在是一种煎熬。
      
      大约又过了十几分钟,郑厅长和郑夫人终于讲完了客套话,主持人宣布开席,我们这桌除我之外都是男人,又谦让了一番才开始动筷子。
      
      周容恪早就看出我喜欢那道蒜蓉开片虾,怕我不好意思,他主动帮我夹了一筷子放进我的碟子里。
      
      我尝了一口,肉质鲜美,味道惊艳。
      
      对面的梁穆军轻笑了声,问我:“周太太觉得我这酒楼的饭菜如何?”
      
      我下意识说好吃。
      
      梁穆军又笑了下,继而将目光扫向周容恪,“周老板觉得呢?”
      
      周容恪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慢条斯理地将一口蔬菜咀嚼完咽下,又喝了口水之后,才淡淡地道:“你自己酒楼饭菜的味道,自己心里不清楚么?”
      
      周容恪话落,在座的除了梁穆军之外都是微怔。
      
      在C市,周容恪与梁穆军不合,几乎是尽人皆知,但碍于他们两个的势力太大,其他人即便私底下站队,但表面上也不敢表现出来,以防得罪其中一方。
      
      梁穆军并未生气,只是轻嗤一声,说不出笑还是什么,他随手点了一支烟,修长的左臂置在圆桌边缘,“周老板口味这么刁,我这不是生怕你吃的不满意吗?”
      
      周容恪没搭理他。
      
      梁穆军隔着餐桌将另一根烟轻轻一弹,那根烟由于惯性一路滚到了周容恪面前。
      
      周容恪拿起那根烟点燃,吸一口,吐出一些烟雾,目光继而扫向梁穆军。
      
      梁穆军笑了笑,语调之间染了些许无辜:“知道周老板你对我敌意很大,这不为了聊表诚意,我打算跟周老板一起合作个项目,争取化敌为友。”
      
      梁穆军话落,在座诸位又是一愣。梁穆军要跟周容恪合作,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周容恪眼底晦暗不明,面上却无波无澜,“说来听听。”
      
      梁穆军叼着烟,神态傭懒倨傲,“这个月政府招标的东城三路工程,有意投标的公司一共有十家。但据我所知,其中五家的资质不够,这样就只剩了五家。除了周老板之外,另外三家公司在一周前已经被我劝退,所以,我想着与其跟周老板一争高下,倒不如与周老板一起合作,一起拿下这次的招标工程,不知道周老板意下如何?”
      
      周容恪闻言勾起一边唇,头顶的灯光聚拢下来掠过他的眉心,语气耐人寻味,“东城三路是块香馍馍,难得梁老板肯割爱分我一半,我是不是应该感动一下?”
      
      梁穆军执杯饮酒,不说话。
      
      但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他明显给斜对面坐着的男人递了个眼神。
      
      那个男人很快会意,思量了几秒,笑着对周容恪道:“周老板,还有个情况您可能不了解,这个工程我私下跟李正民李老板商量过,我们可以退出竞标,但是,接任工程的二手工作,要由我和李老板来承包。”
      
      男人话落,周容恪的脸色明显一沉。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