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捕

作者:樱花奶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4章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股力量忽然从我身后袭来,我来不及反应,腰间已经被一只强而有力的手臂抱住。
      
      我下意识扭头去看,因为没有月光,我只能勉强看清楚对方的轮廓,是梁穆军!
      
      他一边抱着我,一边用力划着水,但由于浪头太大、风太大,再加上我这个拖油瓶,他滑动地距离几乎微乎其微。
      
      梁穆军被暴雨打的有些睁不开眼,我也一样。
      
      他伸手指了个方向,大声对我道:“别愣着!帮忙一起划!!”
      
      我立刻点头,然后拼尽全力挥动着麻木到有些僵硬地手臂在海水里划动。
      
      我后来时常想,如果当时梁穆军没有救我,我一定已经死掉了。在那个时候,梁穆军的存在,成为了我活下去的唯一希望。
      
      接下来,就是狂风暴雨、电闪雷鸣、巨浪海风加之寒冷饥饿对我和梁穆军的疯狂蹂/躏。
      
      我想活,但体力总归有个极限。
      
      那座黑漆漆的岛屿距离我和梁穆军太远,尽管我们已经拼尽全力,但目的地却依然遥遥无期。
      
      更加恶劣的情况紧接着开始出现,我的手脚出现了抽筋,还有腿肚子。
      
      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过抽筋的经历,那种痉/挛性的疼痛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简直是致命打击!
      
      我脸色苍白,极度地痛苦令我的意识逐渐模糊。
      
      梁穆军第一时间发现了我的异常,他命令我打起精神,让我坚持住。但我控制不了,我感觉我的身体已经完全不属于我,我的意识也已经开始丧失。
      
      我强迫自己提起一口气,用尽全身的力气才说出一句话,但声音依然十分微弱。
      
      我说:“梁老板……你别管我了……自己走吧……”
      
      梁穆军并没有回我的话,但我能感受到他抱着我的手臂又紧了些,几乎将我整个人都护进了他的怀里。
      
      那个时候,我才清楚地看到,梁穆军的情况也不好。他的脸色青紫,嘴唇上还结了一层霜。
      
      梁穆军暂时停止了划水,他大口喘着粗气,我贴在他的胸口,他强健有力的心跳冲破胸膛,传递到我体内,我不敢发出一丁点声音。
      
      因为梁穆军的体温,我的情况微微有所缓解,我有了那么一点点清晰地神识,我对他说:“如果只有梁老板一个人,应该能游过去。”
      
      梁穆军却摇了摇头,“没用,风太大,我的体力也已经透支了。”
      
      我垂眸,不再言语。
      
      我和梁穆军又在海水里浸泡了十几分钟,暴雨渐弱,但我的身体却已经完全冻僵。
      
      我问梁穆军,“我们会死吗?”
      
      梁穆军说不知道。
      
      他说完这话忽然笑了下。
      
      我问他笑什么?
      
      梁穆军说:“我想起了《泰坦尼克号》。”
      
      我也跟着他扯了下嘴角,但我的脸冻僵了,笑容比哭还难看。
      
      我说:“《泰坦尼克号》的男女主好歹坐过一艘豪华游轮,但我们就一艘破快艇,是不是寒酸了些。”
      
      梁穆军嗯了声,“但是,周太太要比Rose美的多。”
      
      我礼尚往来回他,“梁老板也比Jack有钱。”
      
      他不可置否,跟着我一起笑了笑。
      
      接下来便没人再说话,事实上,我和梁穆军也没有力气再说话了。
      
      我不知道这种状态持续了多久,只感觉自己仿佛游走在垂死的边缘,眼前开始出现那种类似老旧电视机里的雪花片片,我甚至已经看不清近在咫尺的梁穆军的脸。
      
      梁穆军用力晃了晃我的身体,我勉强睁开眼睛,但视线模糊,耳朵也轻微有些失聪。
      
      梁穆军对我说了些什么,我并没有听清。
      
      我张了张嘴,想回应他,却发现我已经发不出一个音节。
      
      接下来的事情我都不记得了,因为那个时候,我应该是昏厥或者休克了。
      
      我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只知道等我再醒来的时候,入眼是一方岩石壁。
      
      我眼眸空洞地盯着岩石壁好一会儿,此时,我的大脑还没有任何自主意识,大约一分钟左右,我才稍稍有了些思维。
      
      我张了张嘴,喉咙里火辣辣地疼。
      
      我这才想起之前发生的一切,几乎是下意识,我环视了周围一圈,这是一个山洞,有一个火堆,梁穆军就坐在火堆旁边,看样子是睡着了。
      
      他的身上没有穿衣服,只有内裤。他的肌肉很结实,线条很流畅,山洞的光线很暗,映在他的身上,镀了一层神秘地魅惑。
      
      我怔了一下,后知后觉才发现我也没有穿衣服,只有胸/罩和内裤。
      
      我顿时脸一红,扭头发现我和梁穆军的衣服都被摊开晾在火堆旁边的岩石上。我伸手摸了摸,还是湿的,没法穿。
      
      因为喉咙火辣辣的,我极度不舒服,我忍不住咳嗽了两声,坐在火堆旁的梁穆军就被我惊醒了。
      
      气氛忽然有点尴尬。
      
      虽然我不该矫情,但是,就这么近乎赤/裸的与一个男人相对而坐,还是有些微妙。
      
      我说不出话来,梁穆军的声音也哑了。
      
      他起身,不知道从哪里找了一片大树叶,走到山洞外面取了些水回来,然后递到我的手上,“喝吧,干净的。”
      
      我渴极了,捧着树叶就将水往嘴里灌,因为喝的太急,我呛了好几口,又剧烈地咳嗽起来。
      
      不过幸运的是,喝过水之后,我的喉咙舒服多了,也勉强能说出话来。
      
      我问梁穆军:“这是什么地方?”
      
      梁穆军又坐回火堆旁,看了眼山洞外,“应该是度假区南边的荒岛。”
      
      我第一反应就是:陆地上有信号。
      
      但仅仅一瞬间,我的心又凉了。
      
      在经过海里的一番折腾后,我和梁穆军的手机都弄丢了,即便有信号也白搭。
      
      梁穆军说:“算我们有福,你晕厥后没多久,雨就停了。后半夜海风改了风向,将我们吹向了这座岛,也算是大难不死。”
      
      我默了默,没有吭声。
      
      外面已经是白天,暴风雨也停了。
      
      梁穆军起身向洞口走了几步,他在观察地形,良久,他对我道:“要想从这座荒岛回度假区只有两条路,一条水路,但我们没有船,所以只能走另一条路,翻山。”
      
      我没太听明白。
      
      梁穆军指了指对面的方向,我向他走近几步,顺着看出去,那是一座山,不算太高,如果经常爬山锻炼的人。估计一天就可以翻越。
      
      梁穆军说:“因为这里是荒岛,没有被开发过,所以,这里存在很多未知的危险。尤其是山上,也许有狼,也许有毒蛇。”
      
      他顿了顿,回头看向我,“周太太,你要有个心理准备。”
      
      我心下一沉,脸色又白了几分。
      
      我走到洞口,这才将外面看得清楚。
      
      整个岛屿到处都是葱郁翠绿的植物,向远处望去,平缓的山坡上密集着青草,像只刚被剪过羊毛的绿色脊背。
      
      梁穆军重新走回山洞里坐下,顺手捡了几根树枝添进火堆,“不管怎样,我们先要恢复体力。这个山洞能遮风避雨,短时间内,我们还要住在这里。”
      
      我只能点头说好。
      
      在这样的荒郊野外,我和梁穆军都没有选择权,很多事情都只能被动接受。
      
      我也跟着梁穆军走回火堆旁坐下。
      
      眼下水不用发愁,山洞外面就有一条细窄的水渠,足够我和梁穆军喝的。就是吃的食物,这是一个严峻的问题。
      
      之前在海里折腾的那一番,唯一的巧克力也弄丢了。早知道是这个结果,当初就应该把巧克力全都吃了。
      
      我的肚子很不争气地“咕噜”了两声,我顿时脸上一红。
      
      梁穆军笑得很轻,他伸手摸了摸他晒在岩石上的衣服,半晌,又把手收了回去,“衣服还没干,要再等会儿。等衣服干了,我出去找点吃的。”
      
      我愣了下,“这荒山野岭的哪有吃的?”
      
      梁穆军神态傭懒倨傲地靠着岩石壁,问我:“周太太对鱼过敏吗?”
      
      我说不过敏。
      
      梁穆军又问:“野菜呢?”
      
      我又摇了摇头。
      
      梁穆军嗯了声,“那一会儿我出去逮两条鱼,顺便再挖点野菜回来。”
      
      我连忙表示可以帮他一起出去逮鱼挖菜,但梁穆军说不用。他指了指面前的火堆,又顺手从身旁拾了几根树枝扔进去,“我们要留一个人在山洞里看着火,尽量别让它灭了,这种树枝用打火机不好点燃。”
      
      我点头应着。
      
      我和梁穆军算不上熟人,能聊的话题并不多。我们静默了几分钟,气氛一时有些尴尬。
      
      我轻咳两声,主动找话题跟他尬聊。
      
      我问他今年多大了?他说三十。又问他是哪个大学毕业的?他说了一所国外大学的名字。
      
      那个大学我听说过,能考进去的人都很厉害,我刚想恭维他两句,忽然一只硕大地灰色老鼠“嗖”地一下从我眼前闪过!
      
      我顿时就吓懵了,当即跳起来,顾不上三七二十一全凭本能反应直接就躲进了梁穆军的怀里!
      
      我大喊:“有老鼠!!”
      
      梁穆军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老鼠估计也受到了惊吓,一下子钻进了山洞的深处,消失不见。
      
      梁穆军轻轻拍了拍我的后背,他的手掌很粗糙,应该是有茧,温热又痒。
      
      这份触感透过我背部的皮肤渗进来,让我的身体不由得微僵。
      
      我后知后觉意识到我的唐突,连忙与梁穆军拉开距离,小声说了句:“抱歉。”
      
      梁穆军有心顾我一眼,闷闷地笑,那股与生俱来地痞气显得格外张扬,“幸好我勉强算是正人君子,否则,周太太这般投怀送抱,寻常男人十有八九会把持不住。”
      
      我脸更红,声音更低,“我知道梁老板不是那样的人。”
      
      梁穆军不咸不淡地哦了声,却故意跟我杠,“周太太认为,我不是哪样的人?”
      
      我噎了一口,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梁穆军笑出声来,“周太太别高估了男人的克制力,男人可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顿了顿,梁穆军伸手撩起我胸前的一缕长发,放在鼻下微嗅,“我忽然觉得,如果我们两个永远留在这个荒岛上也不错。有周太太这样的美人跟我做伴,我也不枉此生。”
      
      我毫不客气将他的手打掉,“梁老板好雅兴,我们落难至此还有心情开玩笑。”
      
      梁穆军却又向我近了一寸,眸子扫过我的脸,邪气又坏,“周太太,你怎么知道我在开玩笑?也许是认真的呢?”
      
      我别开头,冷漠不说话。
      
      他那放荡不羁的眉目却越发清晰,“你看,我们都生死与共了,你从了我,你也不亏。”
      
      我不跟他扯皮,不等他再说出什么离谱的话来,我伸手捂住了他的唇。他明显一怔,随即直接反手将我的手握住,我想抽回,但奈何力气不及他,反而被他握的更紧。
      
      梁穆军脸上的笑容更深,“周太太这是要跟我玩欲/擒/故/纵吗?”
      
      他故意使坏跟我僵着,再加上彼此都没穿衣服,我们的姿势暧昧极了。
      
      他满是戏/谑,我不由自主攥紧拳头。
      
      我也不知道我当时是哪里来的勇气,直接用另一只手扇了他一巴掌。
      
      “啪”地一声脆响,让空气微微有些凝固。
      
      我的力气其实并不大,但梁穆军还是被我扇愣了。
      
      其实,我打完心里就后悔了。
      
      像梁穆军这样的人,估计从小到大就没挨过打,搞不好我都是第一个敢打他的人。
      
      我心里没底,但面上却依然强作镇定。
      
      梁穆军顿了顿,半眯着眼,良久之后,在我以为他真的生气的时候,他却忽然笑了一声,“周太太,这笔账我先给你记着。”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