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捕

作者:樱花奶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5章

      他话落,便起身走到晒衣服的岩石旁,大抵衣服已经干的差不多了,他一一拿起,穿了裤子,又穿好了衬衣。
      
      我看他穿衣服,也连忙走过去拿起我的衣服。其实还没有完全干透,但就稍微有一点潮湿,能穿。
      
      我赶紧把衣服都套在身上。
      
      梁穆军说:“你留在山洞里看火,我出去找吃的。”
      
      我点了点头。
      
      他临走到洞口时,却又顿住了脚步。
      
      我不明所以看向他。
      
      他微微勾了下嘴角,半开玩笑地对我道:“如果天黑之后我还没有回来,那周太太就自求多福吧,因为我很可能已经出了意外。”
      
      我微怔,随即斩钉截铁地回他:“我在这里等你回来。”
      
      梁穆军背对着我没有说话,因为是背对着我,所以我看不到他脸上的表情。
      
      梁穆军走后,我重新坐到火堆旁等着。
      
      说实话,我的心里很不踏实。
      
      正如梁穆军所说,这个荒岛因为没有被人开发过,所以存在着太多未知的危险。梁穆军说他有可能会出意外,这是一句玩笑,但也不完全是一句玩笑。
      
      山洞里只剩了我一个人,气氛一时之间变得有些安静诡异。开始一段时间还好,但时间越长,我就越觉得后背发毛。
      
      我赶紧又往火堆里添了些树枝,火烧得挺旺,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却丝毫感觉不到温暖。
      
      我紧挨着火堆坐着,忽然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阵嗦嗦地碎响,我吓了一跳,再仔细去听,却什么也听不到了。
      
      我顿时觉得有些头皮发麻,眼睛不停地向洞口张望。
      
      距离梁穆军离开已经过去了半个多小时,但梁穆军却还没有回来。
      
      我紧张地咽了口唾沫,身体移动着向洞口的方向靠了靠,但又不敢离火堆太远,怕它灭了。
      
      我的脑海里开始胡思乱想,越想越糟糕,我真怕梁穆军会出事。如果梁穆军真的出了事,那我一个人在这荒岛上存活下去的可能性基本为零。
      
      我开始有些后悔,早知道就应该跟着梁穆军一起出去,火灭了就灭了,大不了再点,即便麻烦些,也总比梁穆军一个人在外面遇到危险身边连个帮手都没有强。
      
      我这么想着,两条腿已经完全不受大脑指令,带着我走到了山洞门口。
      
      外面已经是黄昏,再不久,太阳就要落山了。
      
      我有心想出去找他,但又怕我前脚出去,梁穆军后脚回来,我们俩走了个两岔。
      
      我一时有些犹豫不决,走也不是,留也不是。
      
      我正纠结的功夫,忽然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噼里啪啦”地碎响。我猛然回头,发现火堆的火焰已经变得很小,我赶紧跑过去捡了几根树枝添进去,但再快还是晚了一步。
      
      火堆就那么在我面前,一点点变成细小地火星子,灭了……
      
      我默了默。
      
      没有火堆的山洞,顿时变得冰凉。那种凉倒不是温度上的差距,而是来自人类对于温暖和光亮的渴望。在一个黑漆漆地山洞里,没有了火,你只会觉得遍体生寒。
      
      我叹了口气,干脆走到山洞口坐着。
      
      趁着太阳还没有完全落山,坐在山洞口好歹还能见着点光。
      
      但问题是,如果在太阳落山后,梁穆军还没有回来,那么等待我的将是黑暗、饥饿和各种各样的危险。
      
      我的心里忐忑极了,说不害怕都是骗人的,但我连哭都不敢哭。我怕我一哭,哭声引来些什么东西,那只会更加麻烦。
      
      我紧紧环住自己的手臂,缩着身子紧靠着洞口。
      
      我的眼睛一瞬不瞬地望着远方,说是望眼欲穿一点都不为过。
      
      我不知道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多久,直到一缕冷风扑在我的脸上,我才发现,太阳已经落山了。
      
      周围渐渐暗了下来,温度也在变低。
      
      之前在海里,为了减轻负担,我和梁穆军的外套都扔在了快艇上,不曾想现在这个情况,想找件外套取取暖都没有。
      
      我又冷又饿,全身乏力,疲惫极了。我将胳膊盘在胸口,将头深埋,闭目休息。
      
      也不知道又过了多久,迷迷糊糊间,我仿佛听到了脚步声,我猛地睁开眼,一个激灵抬起头,黑暗中,我看到一个高大英挺的轮廓越行越近。
      
      我一瞬不瞬地仔细辨认,喉咙禁不住泛起哽咽,我认出那是梁穆军,他一只手提着三条鱼,另一只手抓着一张大树叶,圆鼓鼓的包着一些野菜。
      
      我喜极而泣,一下子跳起来,一头扎进他的怀里。巨大的冲击惯性,他被我逼得朝后踉跄半步,我又哭又笑,像个痴傻的疯子,“你到底去哪了?!怎么才回来?!你知不知道我差点担心死!!!!!”
      
      梁穆军微怔,随即闷闷地笑,“担心我?”
      
      我这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触电般地松开他,然后快速抹了下眼睛,退后半步,“你怎么去了那么久?”
      
      梁穆军举了举手里拎的野菜,“大姐,你以为挖野菜是割野草?一割一捆?我不得满地头里给你找,你还嫌三道四的。”
      
      我顿时有些不好意思。
      
      梁穆军拎着鱼和野菜走进山洞,我赶紧跟在他的身后一同进去。
      
      进/洞之后的梁穆军脸就黑了,因为他看到了那团黑漆漆的火堆……
      
      梁穆军额上的青筋跳了跳。
      
      我悻悻地搓了搓手,声音低地犹如蚊子哼哼,“不是……你听我跟你解释……”
      
      梁穆军挑了挑眉,“我很怀疑周容恪看上你哪一点?自理能力差,脾气暴,现在连让你看个火你也能看灭了?”
      
      我理亏,低着头,不敢反驳。
      
      梁穆军无奈地叹了口气,将鱼和野菜递给我,“拿着。”
      
      我赶紧接过来。
      
      梁穆军从口袋里摸出打火机,蹲到地上,拾了根树枝,然后用打火机试着将它点燃。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靠海的原因,树枝比较潮,打火机点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我小心翼翼问梁穆军,“请问,需要我帮忙吗?”
      
      梁穆军头也不抬,冷漠扔我俩字,“闭嘴。”
      
      我:“……”
      
      梁穆军将手里的那根树枝扔到一边,又重新捡了一根新的。就这样大约换了五六根,终于在失败了不知道多少次之后,树枝终于燃起了一点火焰。
      
      梁穆军并没有马上将它扔进火堆,而是让它烧了一会儿,等火焰稍旺之后,慢慢地再加了一根。
      
      就这样以此类推,梁穆军加了五六根树枝之后,火焰终于很旺了,那个样子远远看上去,有点像一个火炬。
      
      梁穆军这时才将火把放到之前的火堆上,因为火焰已经足够旺,那堆树枝一下子就燃烧了起来。
      
      我被梁穆军这一套行云流水地动作看呆,下意识就拍起了手。
      
      梁穆军斜我一眼,那表情实在算不上友好。
      
      我摸了摸鼻子,尴尬敛了笑容。
      
      接下来就是做饭,梁穆军找来两根长树枝,一根截成四段短的,另一根截成两段长的。四段的树枝用野草编成绳子固定,两段的树枝横在四段树枝的上面,起到固定作用。
      
      这样就做成了一个简易架子,梁穆军将包着野菜的大树叶摊开放在上面,火堆在下,正好能烤熟那些野菜。
      
      梁穆军让我把野菜洗一洗,他又找了两根树枝,把鱼从嘴部插/进去,他手握着树枝,直接悬在火堆上方翻烤。
      
      因为有了光亮,我忽然看清了梁穆军的手,他的手上满是伤口,有些地方已经有些血肉模糊。
      
      我微怔。
      
      梁穆军感受到我的目光,也垂眸顾了一眼,“不碍事。”
      
      我的鼻腔瞬间有些酸涩,我知道,那些伤口多半是因为挖野菜才受的。
      
      在这个荒岛上,杂草丛生,想要在草堆里挖野菜,又没有工具,就只能靠两只手来挖。而覆盖在野菜上方的植被多半粗壮,有韧性,只要稍有不慎,划上就是一道口子。
      
      我眼眸微垂,气氛一时有些安静。
      
      鱼很快就烤出了油,在火苗上滋滋鼓起了泡。鱼肉的香味弥漫在我和梁穆军周围,我不自觉得咽了下口水。
      
      梁穆军瞧了眼我这没出息的样子,将其中一条烤好的鱼递给我,“慢点吃,小心烫。”
      
      我点头应着,但行动上却一点也不慢。
      
      饿了这么长时间,如今看到吃的,是个人都矜持不了。
      
      我一番狼吞虎咽,饥饿地吃相把梁穆军给逗笑了。
      
      我并不介意他笑我,正如那句老话说的,挑食是不够饿,饿上三天三夜,给你个窝窝头你也能吃出燕窝味儿来。
      
      洞外已是入夜,月色很柔和。这一顿饭吃的挺饱,身上也好歹有了些力气。
      
      梁穆军说,再修整一晚上,等元气恢复得七七八八之后,我们就可以准备翻山回度假区了。
      
      我问他:“这座荒岛没被人开发过,存在太多危险,我们就不能在这里等待救援吗?”
      
      按理说,我和梁穆军已经失踪了两天,度假区的人也应该有所察觉,如果他们报警搜救,这里离度假区不算太远,只要搜救队仔细一想,很快就能把目的先锁定在这座荒岛上。
      
      梁穆军闻言半分轻嗤,却没有说话。
      
      我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梁穆军伸手轻轻拍了拍我的头,淡漠道:“周太太,有些事情没你想的那么天真。”
      
      我皱了下眉,但没有再吭声。
      
      远离城市的喧嚣,入夜的荒岛十分安静。偶尔只会听到几声鸟叫,或者不知道什么小动物穿梭过草丛的声音,其他的就没什么了。
      
      我忽然有些好奇,问梁穆军:“这座岛的地理位置不错,为什么一直没有被人开发?”
      
      梁穆军随手扯了根草在手里把玩,手腕上的银白色腕表在月光的折射下镀了一层光,“这座岛不吉利,传闻早些时候战乱,这里死了很多人,冤魂无数,据说曾经有一个开发商想要在这个荒岛上搞旅游业,结果一动工,发现这座岛的地底下全是白骨。”
      
      对于这话,我是不信的。
      
      如果真如梁穆军所说,这座岛风水不好,那梁穆军的舅舅高温庄为什么还要投资?周容恪为什么还要抢夺?
      
      很明显,梁穆军不愿跟我透漏实情。
      
      但既然他不愿意说,那我也没有必要多问。
      
      我和梁穆军一时无话,我和他隔着一米左右的距离相对而坐,各怀心事。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梁穆军问我不困吗?
      
      我说不困。
      
      他半分轻笑,又捡了几根树枝扔到火堆里,让火烧得更旺一些。
      
      我看了眼山洞外的天色,问梁穆军,“你说,现在几点了?”
      
      梁穆军也顺着我的目光看出去,“大概十点左右吧。”
      
      我微微有些感慨,“这个时间如果放在喧闹地城市,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梁穆军闷闷地笑,“周太太的夜/生活很丰富吗?”
      
      我说不丰富,只不过偶尔陪周容恪出去应酬,回到家都得十一二点。
      
      梁穆军唔了声。
      
      我问他:“你呢?会应酬到很晚吗?”
      
      梁穆军痞气含笑,“如果有美女作陪,可以应酬到天亮。”
      
      我白了他一眼,没吭声。
      
      夜渐深,梁穆军有了些困意。
      
      他将头靠在岩石壁上,微微侧着,闭着眼睛。
      
      我知道他是真的累了。
      
      别的不说,就单说他把我这个一百来斤的拖油瓶从海里拖上岸,又满荒岛出去找吃的,这就极其耗费体力。
      
      四周静悄悄的,我的思绪飘来飘去,想了很多,最后还是想到了周容恪。
      
      也不知道现在周容恪在做什么,会不会为我担心,为我着急。
      
      我想着想着,只觉得有些苦,那种苦从心里弥漫开来,却又不知道为何。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