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捕

作者:樱花奶茶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13章

      梁穆军见我迟迟没有接过他的外套,直接将外套裹在了我的身上。
      
      他的外套带着温热地体温,合着淡淡地烟草味。在这样气温越来越低的海面上,它的确很温暖。
      
      但我没穿。
      
      如果真如梁穆军所言,我们一时半会不能离开这里,那么,梁穆军的健康比我更加重要。毕竟,他是一个男人,在这样的环境中,他的作用比我多太多。
      
      我急忙把外套还给他,说让他穿着,小心感冒。
      
      梁穆军笑了下,半开玩笑调/侃,“心疼我?”
      
      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在这种情况下,我没有心情开玩笑。
      
      梁穆军没有把外套重新穿上,他走过来坐到我身边,伸手将我拉到他身边,而那件外套就正好裹住我们两个。
      
      “周太太,唐突了。但情况特殊,我们靠在一起会暖和些。”
      
      我点了点头,并没有矫情,将整个身体都紧紧靠在了梁穆军的一侧。他的体温比我要高,我靠着他,身上顿时暖和了不少。
      
      太阳慢慢落山,起初还是一个大半圆,然后逐渐缩小,最终完全消失在海岸线上,只留下一些余晖。
      
      我不时拿出手机看一眼,电量在减少,信号依然没有。
      
      夜幕很快便降临,夜晚的大海比白天更加令人崩溃。海面周围的水气开始弥漫,头顶的月光并不能提供很好的照明,周围的一切已经很难再看得清楚。
      
      我和梁穆军同时把手机的手电筒打开,虽然这点光亮在茫茫大海里根本起不到多大的作用,但有点光总比没有光要踏实一些。
      
      梁穆军问我:“饿不饿?”
      
      我摇了摇头。
      
      其实我饿,我从中午到现在都没怎么吃过东西,不饿是假的。但这种情况下,饿也没有办法。
      
      梁穆军笑了笑,从他的口袋里像变魔术一样变出一块巧克力递给我,“省着点吃,就一块。”
      
      我微微有些诧异。
      
      梁穆军说:“巧了,我平时也没有吃零食的习惯,这块巧克力是中午那个模特给我的。”
      
      我沉默接过来,小心翼翼地撕开包装,只掰了边角的一小块放进嘴里,然后又将巧克力递给梁穆军。
      
      他并没有拿,示意让我吃。
      
      我掰了一块硬塞进梁穆军嘴里,然后仔细将包装封口。
      
      我小声问他,“梁老板,会有人来救我们吧?”
      
      梁穆军笑了下,“谁知道。”
      
      我说一定会,都这么晚了,你的人找不到你,一定会报警搜救。
      
      梁穆军点了根烟,漫不经心地抽着,“我还以为周太太会说,周容恪一定会来救我们。”
      
      我怔了下,没吭声。
      
      梁穆军闷闷地笑,声音又低又撩,“周太太,周容恪会来救我们吗?”
      
      我知道他故意打趣我,我依旧没有吭声。
      
      他似乎来了兴致,故意跟我杠,“依我看,周容恪也许不会来。”
      
      我问他为什么?
      
      梁穆军那股痞子劲儿说来就来,吊儿郎当的,“难道周太太没听人说过吗?人生三大乐事,升官、发财、死老婆。”
      
      我无声翻了个白眼。
      
      梁穆军凑近我一些,侧眸扫过我的脸,笑得邪气又坏,“生气了?”
      
      我嘴硬说没有。
      
      他清朗笑几声,没再继续跟我怼。
      
      夜色越来越深,周围的海水黑漆漆的一片。
      
      梁穆军让我睡一会儿,他守夜。
      
      但我睡不着。
      
      梁穆军说睡不着也要睡,在这种情况下,不能再无谓的消耗体力。
      
      我只好闭上眼睛,强迫自己什么都不想,努力入睡。
      
      但我实在是睡不着,太冷了,再加上内心的恐慌,导致我一闭上眼睛,就开始胡思乱想。
      
      我想到了周容恪。
      
      这个时候,周容恪应该已经发现我失踪了。我觉得他应该会组织搜救队来救我,但是,我却不知道为什么,并不确信他一定会来。
      
      我就那么闭着眼,半睡半醒。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海面忽然吹起了海风,人的鼻子可以感受到空气里的潮湿。
      
      我猛地睁开眼睛,下意识抬头去看梁穆军。
      
      他的神情是前所未有的严肃。
      
      空气潮湿就意味着有雨水即将到来,如果是小雨还好,但如果是狂风暴雨,快艇很轻易就会被海风吹翻,或者被浪头打翻。
      
      到那个时候,如果救援队还没有及时赶到,我和梁穆军就只能葬身大海,毫无办法。
      
      我紧张地抓住梁穆军的胳膊,但我没有说任何话。
      
      很明显,梁穆军比我更加明白如果此时来一场狂风暴雨的后果有多么严重。
      
      而就在这个时候,在距离快艇三十多米的地方,忽然跃起一条巨大的鱼!
      
      我吓了一跳,尖叫出声,下意识将头躲进了梁穆军的胸口。
      
      我真害怕那是一条鲨鱼,如果是鲨鱼,在这样漆黑的大海里,我和梁穆军都没有任何还手之力。
      
      我吓得瑟瑟发抖,大约过了一分钟左右,梁穆军轻轻拍了拍我的肩膀,告诉我别害怕,那不是鲨鱼,只是一条马林鱼。
      
      我一瞬间就哭了。
      
      我知道我不该在这个时候哭,但是我控制不住。
      
      梁穆军将我抱得更紧,哄孩子一样用手轻轻拍着我的后背。
      
      恶劣的情况并没有任何好转,天上的乌云渐密,很快便遮住了所有的星星。
      
      我问梁穆军该怎么办?
      
      他没有回答。
      
      我抬头看向他。
      
      他的脸色很沉,跟这无边地夜色几乎要融为一体。
      
      我害怕极了,手脚冰凉。
      
      他环视了周围一圈,语气严肃,一字一顿,“贺怜,你听好,如果一会儿下暴雨,我们不能在快艇上坐以待毙。”
      
      这是梁穆军第一次喊我的名字,不是戏/谑地喊我周太太,而是非常严肃认真地喊我的名字,贺怜。
      
      我慌乱地点了点头。
      
      梁穆军麻利地拿起快艇角落里的绳索,一头系在他的腰上,另一头紧紧地系在我的腰上。
      
      此时,天空已经开始坠落雨滴,起初只是豆子大的雨点,但紧接着数秒之间,海上就掀起了巨大的风浪,瓢泼大雨顿时如开了闸的洪水,疯狂地冲刷下来。
      
      梁穆军反手将我抱紧,用他的身躯帮我撑起一个港湾,暂时隔绝了外面的风暴。
      
      梁穆军微微低下头,大抵是怕我听不清,他将唇贴近我的耳朵,声音大了些,“你听好,只要快艇有被打翻的危险,我们就必须先跳到海里去。”
      
      我声音发了颤,问他:“会被打翻吗?”
      
      梁穆军没有吭声。
      
      虽然,我和梁穆军的身上都穿了救生衣,但这并不能解决什么问题。
      
      我们一旦跳进海里,冰冷、饥饿、黑暗、种种种种未知的危险,都将会接踵而至。
      
      我窝在梁穆军的怀里,很小声地问他,“梁老板,救援队会来吗?”
      
      梁穆军沉默了几秒,紧紧握了握我的手,他的声音不高不低,却不容置疑。
      
      “不管救援队能不能来,我们都要先靠自己活下去。”
      
      我垂眸,用手背将眼泪擦干。
      
      海风愈演愈烈,卷起的海浪不断翻腾,浪头与快艇碰撞在一起,发出“砰砰”地巨响,紧接着,快艇开始剧烈地颠簸起来。
      
      我紧紧地抱住梁穆军,他的两只手都紧紧地握住快艇的栏杆,以寻求一点点平衡。
      
      恰在这时,一道极亮的闪电划破夜空,我借着这一瞬间地亮光看到了不远处的一团黑暗。
      
      我几乎是下意识脱口而出,“那是什么?!”
      
      梁穆军眯了眼顺着我指的方向看过去,但奈何没有光线,他什么也没有看到。
      
      梁穆军在狂风暴雨中提高了声音大声问我:“你刚才看到了什么!”
      
      我大声回答:“我没看清,我只看到一团黑色的轮廓!”
      
      梁穆军沉默数秒。
      
      紧接着,又一道闪电划过夜空,我连忙伸手指出一个方向,大喊:“你看!!就是那里!!”
      
      梁穆军立刻抬头看过去。
      
      我问他:“那是什么!”
      
      梁穆军却没有说话。
      
      我想,他应该也不确定。毕竟,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没有人能立刻做出准确地判断。
      
      暴雨越下越大,我和梁穆军的脚下已经积满了雨水。快艇不断地颠簸,剧烈地左摇右摆着。我和梁穆军都在尽力保持好平衡,以防不甚跌落海中。但即便如此,快艇还是会有随时被浪头打翻的可能。
      
      我绝望极了。
      
      我终于切身的体会到,在大自然的面前,人类到底有多么渺小。
      
      大概又过了十几分钟,就在我快要坚持不住的时候,梁穆军忽然对我说了两个字:“是岛。”
      
      我当时脑海中一片空白,全凭本能反应问了句:“什么?”
      
      梁穆军又重复了一遍:“你刚才看到的那团黑暗,是座岛。”
      
      忽如其来的惊喜让我有那么一瞬间地雀跃,但也仅仅只是数秒,我便又恢复了绝望。
      
      从风向上看,快艇并不会向岛屿驶去。如果我和梁穆军想要登上那座岛,唯一的办法就是跳进海里游过去。
      
      但是,我不会游泳。
      
      如果只是梁穆军一个人,他还有可能游过去,但再加上一个不会游泳的我,在这样狂风暴雨的大海里,我只能是一个累赘。
      
      生死关头,我不敢奢求梁穆军带上我一起。但出于求生的本能,我也没有主动开口说要放弃。
      
      当然,如果梁穆军真的扔下我,我也没什么可说的。毕竟,我和他非亲非故,又是生死攸关的时刻,他不救我也无可厚非。
      
      我静默着,低着头。
      
      梁穆军忽然用力拉了拉我和他之间的绳索,我几乎是下意识以为他要解开,但他并没有。
      
      他拉完之后,转身面向岛屿的方向,用命令地语气对我道:“抱紧我的腰!”
      
      我愣了一下。
      
      他继而大声道:“抱紧了!我带你游过去!一会儿我们跳下海,海浪会有巨大地冲击力,你记好,如果你没有抱紧我,就死死地拉住绳子!记得憋气,尽量不要被海水呛到!”
      
      我胡乱地点头。
      
      梁穆军深吸一口气,我从他的背后紧紧地抱住他,他喊一二三,我眼睛一闭心一横,再顾不得许多,跟着梁穆军一头扎进了海里!
      
      夜已深,空气的温度已经很低,但海水的温度比空气还要低得多!
      
      我骤然遇冷,手脚不禁一颤,我想要用力抱住梁穆军,但冰冷的海水刺骨生寒,让我使不出半点力气!
      
      我猛地呛了一大口海水,腥咸地味道瞬间溢满了我的鼻腔和口腔!
      
      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几乎是全凭本能反应想要去抓住绳子,但是没有用,我的手脚仿佛不再是我的,完全不受控制。
      
      若不是身上的救生衣,我想我此刻已经沉入了海里。但凭借救生衣的浮力,我好歹还能勉强浮着,我感觉我好像被浪头推着走,不知道方向。
      
      我强迫自己冷静,然后将手伸到腰部的位置。
      
      之前,梁穆军把绳索的一头系在了我的腰上,我顺着腰部摸索,想要握住那根绳索应该不难。
      
      但是,当我把手伸到腰间时,我却发现我想的太过简单。在冰冷流动的海水里,想要准确地摸索到一根绳索,实则非常困难。
      
      我不停地寻找,巨大的浪头打过来,我的胳膊被猛地冲了一下,身体随即不受控制地随着风向移去。
      
      我的心瞬间凉了一半,我试着开口喊梁穆军的名字,一遍、两遍、三遍……
      
      但没有人回应我。
      
      倾盆暴雨打在我的脸上,合着无边无际地海水,这一切的一切串在一起,仿佛魔鬼张开了血盆大口,要将我吞没。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明后两天三次元开会,所以,周四下午或周五上午继续更新。请小天使们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不要离开我!!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