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

作者:芳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八章

    作者有话要说:
    感冒了,鼻涕直流,又咳嗽很不舒服。所以今天更新一章,明天更新两章,劳大家久等了!
      用了将近一个月的时间走访了戴国的两个州,对它目前的发展也甚是满意,所以大家相约好了下一次的聚会时间和地点后就打算回各自的国家了。
      “清橙,”景王走上前,“乐俊现在还好吗?”
      “应该还不错,他现在是淳州的州宰。”
      景王微微一笑:“那我就放心了。”
      延王在一边撇嘴:“你是放心了,我可是很伤心。那可是我雁州国培养出来的人才,结果全部是为巧州国效力去了。”
      
      当年清橙在平定了淳州侯的叛乱之后,很大一部分人担心找不到继任的人,结果不到一个月翠篁宫就来了几个年轻人,三男三女,其中一个就是毕业于雁国国府后被景王授予仙籍的乐俊。除了乐俊,剩下的五人有三人来自奏南国的国府,另两人来自雁州国的国府。他们五人是以前清橙在巧州国游历的时候救下来的,那时那几人还是十来岁的小孩,所以清橙救下他们后就把他们送入了奏和雁的上痒。在她成为王的前几天她还专门去看了在雁国国府的两人,所以当她决定剿灭淳州侯的时候就已经选定了继任的人。恰在那时,景王又为她推荐了乐俊,所以她把那六人都丢去了淳州历练。
      
      “他们本来就是巧州国的人。而且这么多年来,你从巧州国得的利益还少?”光是行商那一块,雁州国收的税收就已无从统计了。
      “我们雁州国送上的也不少呀,马匹、造船技术什么的。”
      泰王失笑:“好了,你们两人是在炫耀你们作为奸商的资质吗?”
      延王靠在他那匹黑白色的驺虞身上:“比起她,我还差得远呢。”
      
      清橙牵着一匹吉量(白斑、红鬃、金目之马),淡淡看向几人:“走了。”
      景王、延王也和各自的台辅一起跨上了骑兽:“我们也走了,要回去好好想一下怎么实施这一次聚会提出的想法。”
      泰王一笑,眼里闪出一抹危险的光:“那我就不送了,我也要回去处理我的问题了,真没有想到我国还有如此多的阿选的残余势力。那么别死啊,几位,我们五年后巧州国见。”
      
      驺虞抬腿一跃跨上了天空,延王头也不回率先走人。
      抱着延王腰间的六太回首对景麒、塙麒、泰麒摇手一笑:“几个小家伙,我们五年后再见。”
      景王好笑:“尚隆跑的也太快了吧,明明可以一起走。”
      景麒关心地看向景王:“主上,我们也要赶快离开了,浩瀚已经催了好几次了。”
      景王严肃了神色:“我知道,我们离开了一个月,想必迅雷他们已经迫不及待地开始行动了。”接着转向清橙和泰王:“那么我也告辞了。”
      清橙点头。
      泰王微微一笑:“小心。”
      景王知道是让她小心她的第二座山,她矫健地跨上了景麒叫出的使令:“我还不想死呢。”粲然一笑,身影渐渐升高。
      清橙和泰王看见她的红发和景麒的金发在空中飞舞。
      
      清橙把手里的缰绳交给泰王:“多谢你借出的骑兽。”清橙来戴国的时候骑的是使令,所以在戴国的一个月为了不暴露身份,她和景王都用的是泰王提供的骑兽。
      “不客气,不过我觉得你可以自己去捉一匹骑兽。”泰王笑着接过缰绳。
      “有那个想法。离峯麒升山的时间还有两个多月,我打算趁那个时候去黄海捉一匹骑兽。”
      “希望你能捉到一头你合意的驺虞。”泰王祝福她。
      “那么,我也要告辞了。”
      
      泰王点头。
      塙麒倾身向泰王行了一礼,又向泰麒点头示意以后才叫出了使令辟邪和女娇,然后和清橙分别跨上了辟邪、女娇。两只使令载着两人飞上了云海。
      
      另一边,骆理和长野逸冷随着林义用一个月的时间大体走遍了巧州国,当然他们的交通工具是骑兽,所以才能在仅一个月的时间里就大致走完了巧州国。
      虽然这是一个不能以常理推断的地方,但是当骆理和长野逸冷被两头温顺的孟极载着在天空飞行的时候,他们还是不由自主地张大了嘴瞪大了眼。
      会飞的豹子,完全不合科学逻辑!
      
      这一个月的旅程,让他们更加了解了这个世界也更加了解了这个国家的王。不得不说,骆理和长野逸冷都是随遇而安的人,即使在这个推翻了他们所有所学、所知的知识,从最初的惊异之后他们已经完全适应了这个世界,用林义的话来说,在这个世界他们更加的如鱼得水了。
      
      不懂语言,没有关系,身边有一个仙,不懂的尽可以请教他,所以不到一个月,两人已经可以连比带划地和当地居民交流了,让林义暗中赞叹两人的聪明。
      民众的富足,民众的安居乐业,民众的好客……这一切的一切都让骆理和长野逸冷好奇。他们以前生活的那个世界,21世纪中期的昆仑和蓬莱科技的发展已经到了吃穿用度全部不用亲自动手的地步,但是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却更远了,走在大街上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一片漠然和防备。在这里,他们到任何一个地方都受到民众的笑脸相迎和热情接待,让见惯了漠视的两人感到些微的不自在。
      
      走进任何一个城镇,里面市集的繁华、商品的种类繁多以及整齐洁净的街道震撼了他们,也让他们不由地敬佩上了那个没有见过面的王,因为据林义所说这一切都是由那个王亲自策划的。
      街面全是由青石板铺成,街上到处都是琳琅的商铺和熙攘的人群,所有城镇的房子都有四层楼高,红瓦白墙,远远望去是那么的气势恢宏。城中心是绿树、红花围绕的公园,公园内有石凳供游人休息,有秋千供小孩玩耍,还有无数的花朵供大家观赏。
      所有的河道两边都是杨柳飘飘,杨柳树下是青绿的草地还有许多不知名的花儿。河里的水清澈见底,可以看见欢快游荡着的成群的鱼儿和在水底发着银白光芒的野木。
      巧州国共有九个州,可是每个州都有自己的产业,有以农业为主,有以商业为主,也有以旅游为主的,现在这个国家的富裕让他们这两个在自由国度长大的人都眼红。
      
      骆理感叹:“以旅游为主的根本就是采用了昆仑的农家乐形式,想不到塙王还懂这么多的现代化经营理念。”
      “不错,”林义自豪一笑,“确实采用了你们昆仑的方法,这是当时陛下请雁州国台辅去昆仑买了无数的书后才想出了这一方法。陛下看了很多你们那边关于农业、商业的书。现在巧的九个州都有发展旅游业,从而带动了饮食、果业的发展。我们巧气候温暖,土壤肥沃,很适宜种植农作物、花草、果树,又因为没有冬季所以每年很多北方的民众到这来过冬。而且陛下的一些教学理念也采用了你们蓬莱的一些方法,所以现在我巧的人才层出不穷。”
      
      “这样看来,巧会永远的发展下去。”长野逸冷淡淡地说到。
      “那是不可能的。”林义幽幽一笑,“虽然我们大家都希望能永远,但那只是一个美好却永远不能实现的愿望,陛下总会有累而且疲倦的一天,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那一天的到来而准备的。”
      骆理摇头:“不懂。”
      “王即使加入了神籍她仍然有着人的情感,所以她会累会厌烦,所以她会失道,到了那时你们这一个月所见的东西可能会瞬间化为乌有。所以为了减小那一天到来时民众的损失,陛下她一开始教导的就是让民众如何自主。”
      
      “自主?”骆理和长野逸冷还是不能理解,自主,可以说从他们记事以来就懂了,可是这里所有人都还需要别人教。
      “第一次见面就告诉过你们了,这个世界和你们生活的世界不同。在这个世界,民众只能依靠王而活,再无能的王只要他在位就少有天灾人祸,没有了王,天灾、人祸、妖魔都会接踵而来。原本陛下是想打破民众心里对王对仙的敬畏和崇拜,但是,”林义微微一笑,“陛下的一系列做法却使她在民众的心里更加神化了。即使现在的民众已经不再敬畏仙人。”
      “那就代表她的一系列做法算是失败了?”长野逸冷冷静地分析。
      “不然,”林义摇头,“或许陛下一开始就知道打破民众的崇拜心里是不可能的,所以她的目的只是让民众不再事事都那么依赖王,心里要有自己的想法,比如面对官员的横征暴敛他们现在已有勇气去揭发,面对他人的不公平待遇他们有勇气义正词严。更重要的是他们已经知道,云海之上的王宫只能给他们做一个指导、先锋的作用,后面的日子是幸福是悲哀就要靠他们自己掌握了,幸福是用自己的双手创造的,不能期待有不劳而获的事情发生。”
      
      “林乡长懂得真多呀!”骆理感叹。
      “不是我懂得多,”林义眯着眼看向高空,有一个小小的影子向他飞来,“这些都是陛下告诉我们的。她说虽然她自己都觉得民众生活的好坏甚至生命都掌握在王手里是不公平的,但是这是天纲规定,那么也只有尽最大努力让民众感到自由、自主、自立。也许你们会奇怪我一个小小的乡长会知道这么多,其实在当这个乡长以前,我是以前淳州侯的叛军首领。不过陛下仁义她没有杀了我们一千多属于淳州侯的死士,反倒把我们加入了王军还亲自带领我们,之后把我们分派到各州当乡长。”
      骆理和长野逸冷看见一只青色灵动的鸟儿停在了林义的手臂上。
      林义摸摸鸟儿的小脑袋,然后又从长衫里摸出一个白色的布包,打开布包,里面是散发着耀眼金光的碎金。
      
      林义喂小鸟吃了一颗金粒,青鸟舒展了一下尾巴,张开了尖尖的红色小嘴,吐出的却是清冷却又带着一丝魅惑味道的女声:“林义,把人带来翠篁宫。”
      “遵命,陛下!微臣明日天黑之前就会到翠篁宫。”
      一声清晰的鸟鸣,青色小鸟又飞向了高空。
      
      “那个声音好冷。鸟儿会发出那么清冷的人音吗?”骆理好奇。
      长野逸冷也很好奇,那个清冷的声音还有一点高高在上的味道。
      
      林义看向两人:“那只鸟叫鸾,是专为陛下发信的鸟,刚刚那个声音就是陛下的声音。陛下已经回宫了,我们也可以向翠篁宫出发了。”
      林义带着两人乘着骑兽向翠篁宫飞去。
      
      从应门到路门,骆理和长野逸冷的心承受着一波比一波强的惊吓。王宫坐落在山上,他们没有见过,而且这还是一座真真正正高耸入云的山;王宫建筑的屋顶是翠绿的玉,随处可见的饰物是碧绿的各种各样的他们也叫不出名字的竹子,这样的王宫辉煌大气、华贵与严肃并存,给他们的震撼不低于第一次参观紫禁城;最让他们震撼的是王城之下的云海,位于空中的云海,那散发着荧光和潮味的云海差点让骆理和长野逸冷的下巴掉地。
      
      “林义,你身后的两位就是海客吗?”
      一个苍老却分外硬朗的声音把骆理和长野逸冷游到九天之外的魂魄拉回来了,他们才发现他们已经来到了一个宽敞明亮铺满了红地毯的大厅。和林义说话的是一个年迈有着一头白发白胡子的老人。
      “是的,冢宰大人,他二人就是这一次的‘蚀’带来的海客。”林义恭敬回话。
      宸莘身后的天蓝也笑着站出来:“林义,你跟我来吧,主上让你今日在翠篁宫休息明日再回去。这两位客人由宸莘大人带他们去梳洗一番再去觐见主上。”
      骆理看见天蓝眼睛一亮,眼前的女孩有着一头飘逸的天蓝色长发,一双天蓝色的眸子也好似会说话,脉脉含情。一身鹅黄色的襦裙把她衬的高挑修长,说话时嘴角带笑,说实话在明星、模特横行的昆仑年代他还没有见过如此出众的女孩,没有那种矫揉造作,只有明丽清湄。
      
      “是的,太宰大人。劳您带路。”林义又看着骆理和长野逸冷:“这是冢宰大人,由他带你们去见陛下,觐见陛下的时候望你们知礼。”
      天蓝笑着把林义带出了大厅。
      “两位,这边走。”宸莘笑着带路,“你们二位想请台辅送你们回去吗?”
      “是的,明知希望很小,我们还是想请求塙王陛下送我们回去。”长野逸冷看着宸莘,这个老人很和蔼,不像掌权了几百年的冢宰。
      宸莘点头:“你们好好和主上说说吧。”不过估计说了也不会成功,主上第一次召见海客不压榨点东西出来是不可能放他们离开的。
      骆理不经意打了个冷颤,怎么他有一种有人在算计他的感觉。
      
      清凉殿内,清橙坐在椅子上静静思考怎么实行她和几位王的计划。
      “主上,喝口茶歇息一下吧。”塙麒放了一杯热腾腾的花茶在清橙面前。
      清橙端起茶杯:“林义把人带来了?”
      “带来了,冢宰带他们梳洗去了。”塙麒看向清橙:“主上,为什么要见他们?还没有过送海客回去的先例。”
      “只要不是王,送不送他们回去都无所谓,我主要是想了解一下那个世界的发展。而且如果这两个人有才我打算把他们留下来。”
      塙麒轻轻一笑:“原来如此。啊,他们来了。”塙麒听见了轻巧的脚步声。
      
      宸莘带着骆理和长野逸冷走进了清凉殿。
      清橙不经意抬头,然后呼吸一窒,仅仅一瞬又恢复了正常,墨黑的眼睫毛垂下。
      这又是对她的考验还是仍旧是对她的惩罚?
      眼前的那张笑脸,她熟到不能再熟,那张笑脸是哥哥宁紫浩的脸,连嘴角翘起的弧度都和哥哥一模一样。那英挺的俊脸,粗狂张扬的眉和深邃的眼睛无一不是哥哥的影子。这算什么?
      清橙感觉自己的胸腔微痛,在看到集合了她思念之人的影子的海客的这一刻,她也理解了那时成为六番队队长时为何没有杀了青寺凉也,甚至还让他继续担任六番副队长。是因为那个人身上也有哥哥的影子,他对她的笑,他对她的温暖都有着哥哥的气息,所以她埋葬了自己的感情后仍贪念着那份熟悉的温暖。
      
      “叩见塙王陛下。”骆理和长野逸冷入乡随俗,没有跪过任何人的膝盖向清橙屈膝了。
      “平身。”清橙知道向她下跪,他们肯定是有些怨念。
      起身的两人才慢慢抬头看向清橙。
      
      骆理和长野逸冷在心中暗叹,这样的人物才是当之无愧的王吧。长相的美丑无关,可是那一身的风华,那一身的气质却是无人能其左右,一双深邃墨黑的眼谁也看不透,那样的清冷高贵,那样的超凡脱俗。站在她面前的他们感觉咫尺天涯,那是他们怎样也接近不了的人物。还有旁边的那个金色身影,他静静站在她身边,就让他们理解了王和麒麟之间那种谁也剪不断的羁绊。
      真是华丽又美型的两人,这样的相貌只会出现在长野大宅里那些女仆爱看的漫画里吧?
      长野逸冷在内心失笑,原来他也有被别人长相震撼的一天,虽然在那个世界,他也属于用长相去震撼别人的人。
      那个世界被大众追捧的明星和模特比起这两个人只能被称之为庸脂俗粉,真是不枉此行。骆理已经心满意足了,即使回不去他也不会怨,又想起了刚刚那个眼睛会说话的太宰,他更加觉得心满意足。
      
      清橙打破了静默:“我知道你们的来意,但是很抱歉,塙麒不能送你们回去。”
      两人沉默,他们一开始就有这样的准备了。
      “不仅仅是塙麒发动‘蚀’会给两个世界的民众带来灾难,相信你们看过‘蚀’之后的景象。”
      两人齐齐点头,他们游巧国的第一站就是“蚀”最严重的槐県,那么高大的树木被摧残的支离破碎,绿油油的稻子像被霜打一样焉嗒嗒地躺在下陷了近十公分的农田里。
      “还因为你们并不是巧国人,只是机缘巧合地落到巧国。如果你们只是一般的海客,也许可以在虚海上打开‘蚀’送你们回去,但你们并不是,你们是胎果。”看见他们的发色和那个一脸严肃却浑身散发紫气的男子,清橙就知道召见他们是一个错误的选择。
      
      骆理好奇问:“为什么?为什么胎果不可以?”
      长野逸冷直视清橙:“我们不是巧国人,所以送我们回去算干涉了他国的内政吗?”
      “嗯。”清橙点头,看来这个人是仔细研究了常世的规则的。
      
      “不知两位有多少岁了?”领骆理和长野逸冷进来后就站在一边当壁画的宸莘逮住机会开口,“发生‘蚀’的国家并不多。”
      “我们两人都是二十四岁。”骆理耸肩回答。
      清橙在内心苦笑,连耸肩的动作都是和哥哥那么像。
      
      “主上,那他们是芳国人了,二十四年前发生‘蚀’的国家只有芳极国。”塙麒在清橙身边轻轻说道。
      清橙点头:“根据你们的年龄来算确实应该是芳国人,但是芳国现在并没有王,峯麒选王的时间是两个月后的夏至日,那个时候你们可以上蓬山去请求峯麒,看他能不能送你们回去。”
      “我会去请求他的,因为在那边我还有愿望没有完成。”长野逸冷握紧双手,双眼坚定地看着清橙。
      骆理默然不语。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