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

作者:芳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七章

    作者有话要说:
    嘿嘿,突破10万大关了!
      “你们又是最晚到的。”一身青衣的延王靠着门扉看着姗姗来迟的清橙和塙麒。
      “并没有迟到。”清橙轻盈地越过他进了小屋。
      “延王陛下。”塙麒对着延王恭敬地打了一声招呼,进门前还给他留下一朵浅浅的笑容。
      
      有种不详的预感,延王看着塙麒的笑容轻轻打了个冷颤。
      
      这座小屋位于戴国瑞洲的鸿基城,是他们临时定的聚会的地方。
      四十五年前,清橙的即位大典之日,他们定下了五年一聚的约定。相聚的目的为了相互建交的几个国家的王各自拿出政见讨论,相互求发展。
      
      “清橙,你来了。”景王端着茶杯淡笑地看着每次聚会不会早到也不会晚到的清橙。
      泰王也对清橙淡笑。
      清橙点头表示回应,然后在一边的空椅上坐下。
      
      塙麒学其他几位台辅静静地站在清橙身后。
      “六太,你们都坐下吧,这儿又没有外人。”延王捞起长袍,在景王和清橙中间坐下。
      六太也不反驳,和塙麒几人一起提了板凳坐在各自的王的身边。
      
      “利广今年怎么还不来?”泰王喝着茶,眼睛看着敞开的门扉。
      “他今年大概没有时间来了。”清橙也喝了一口清香的茶,慢慢说道。
      “不错,”延王点头,“他现在自顾不暇。”
      
      “奏国内乱了吗?”景王喃喃问道。
      清橙点头:“已经快一年了,几个州除了首都州都有叛军。”
      “可是那么和平而又强大的一个国家,他们为什么要叛乱?”景王有点失神。
      “和平太久会滋生堕落。”清橙淡淡回答,“奏南国和平太久了,宫廷内掌权的大臣都掌权几百年了,他们现在是到厌烦的时候了。七百年的这一座山不是那么容易过的。”
      “是呀,”延王淡淡感叹,“现在的宗王终于是常世治世最长久的王了,695年,超过了以前最长的682年。这一座山翻过了估计就是常世第一个千年王朝了。”
      
      “不知宗王有什么打算?”泰王慢慢摇着杯里的茶。
      清橙放下茶杯:“不管有什么打算我们也只能在一边看着顺便为他们祈祷。”
      “阳子和骁宗的第二座山也快到了吧?”延王看向两人。
      
      景王和泰王同时点头。
      “放心,我的这座山我心里已经有数了。”泰王露出了一抹笃定的笑,他身边的泰麒也跟着露出轻柔的笑。
      “我稍微有点头绪。”阳子摇头,“但是我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怎么,没有信心翻过?”清橙问她,“按理说这一座山应该很好翻过,不过是清除旧势力。”
      “我知道,我也清楚现在需要清除的就是左将军迅雷和秋官长的势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始终有一种心神不宁的感觉,感觉事情不会尽如我意。”
      延王潇洒一笑:“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已经是被庆国子民承认并称颂的王了。把握好自身,这座山很容易就翻过去了。”
      景王笑着点头:“说起来我还要感谢清橙。”
      
      “感谢我什么?”
      “你建城的那个方案,你知道庆东国北方土地贫瘠也没有什么特产,征求了大家的意见再根据你的方案,现在的北部已经是很好的旅游之地了,每年接待的外来游客已经完全足够养活北部的两个州了。”
      “光种植花草树木还不行,你应该派人去查看北部的土质,看除了花草还可以种些什么经济作物,如油料、糖类作物。”
      景王点头欣然应允。
      
      “巧的大体建设已经完成了?”延王挑眉问道。
      听到这个问话,除了清橙和塙麒,其余人都兴奋地等待着清橙的回复。
      “嗯,大体都完成了。靠近虚海的两个州主要发展经济类作物,靠近内海的两个州发展农业、船业和养殖业,剩下的几个州农业、商业、手工纺织业、旅游业都发展,每个州的基本模型也都整理出来。”
      “我听说你把每个城镇的建筑图都画出来挂在各乡城的城门口?”延王侧头看向清橙。
      清橙还是点头:“嗯,那样每个人对自己住的地方是什么样子都一目了然。”
      
      “对了,前两天巧国和庆国都发生了‘蚀’,损失严重吗?”泰王看向两人,“如果我没有记错,你们两国都快百年没有发生过‘蚀’了。”
      “巧国的‘蚀’都发生在淳州靠近虚海,除了农田被毁其余的并没有什么损失。”
      景王黯然:“我国的损失比较大,丢了几百卵果,有两个县的良田被毁。”
      
      “但是我听说‘蚀’是从巧国开始的,为什么巧国的损失还比较小?”泰麒不解的提问。
      众人也都好奇的看向清橙。
      “当初建城的时候主上就想到发生‘蚀’的时候卵果容易被卷走,所以所有供养里木的地方都用黏土做成的围墙围起来,周围也都种上了很多树,之后那些树形成了天然的防护罩。”塙麒淡淡地解惑。
      “如果是大型的‘蚀’还是没有办法,塙麒刚刚说的那些只能阻挡小型的‘蚀’。前几日的‘蚀’,巧国之所以影响较小,是因为‘蚀’从虚海而起没有深入内陆,而四十多年前我就在靠近虚海的那一圈全部种上了树,所以那些已长了四十多年的大树也起了一些阻挡的作用。”清橙也淡然地解释。
      
      “好一个未雨绸缪,”延王失笑,“看来我回去以后也要在周围种上树了。”
      “好办法!”泰王抚着下颌赞叹。
      “并不是多好的方法,失道后,那些已长成森林的树木很容易成为妖魔的栖息地。”清橙否定两人的赞叹,“而且也容易产生凶猛的野兽。”
      
      “可是,那附近的两个州你都在发展林业……”景王也偏头看向清橙。
      “所以我要求那两个州的民众从五岁起都要开始习武,不论男女。”
      几人张大嘴不说话。
      清橙继续喝茶。
      
      六太身子后倾,悄悄问塙麒:“这个方法也是清橙想出来的?”
      塙麒淡然点头。
      景麒在一旁淡淡道:“不失为一个精妙的办法。从那两个州出来的人不管是体质、头脑应该都优于其它州的人吧?”景麒看向淡漠的塙麒。
      “嗯,所以主上下一步打算把习武的计划推向全国。至少有危险的时候,他们不用再无力地等待他人救援。”
      
      听到塙麒的话,景王惊讶地看向清橙:“真的,清橙你要让巧的全国民众习武?”
      “嗯。”
      景王发出浓浓的感叹:“我当年的初赦说要让每一位子民都成为国家的主人,现在快过去一百年了我感觉都好像还在原地踏步。可是清橙已经在教你的国民意识上的自主了,你已经把我远远甩在后面了。”
      清橙抬起头,景王翠绿眼里的那一抹失落并没有瞒过她,不,应该说除了那几只麒麟,在座的几位王都感觉到了她的失落。“从细微着手更容易改变根深蒂固的想法。你颁布一项法令的时候要把你的根本目的对一些人隐藏,那样你想改变他们就更容易些。”
      
      景王笑了,弯弯的眉毛给人一种英姿飒爽的感觉,让众人失了一会神。确实,景王没有清橙漂亮,但是景王就像一个随时散发着热情的太阳,让人感到温暖、明亮,看着她任何的阴暗都无处躲藏,更特别的是她身上还有一种连一些男子都缺少的刚毅、善良。就是这样一个女子,让冷酷无情的清橙每每面对她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地在心里发出赞叹:“这也是一个天生适合当王的女子。”
      
      景王笑言:“那你让民众学武用什么原因?”
      “没有什么原因,就强身健体。”
      “别骗我们了,肯定不止这个原因。”六太在一边叫嚷。
      清橙不语。
      
      延王笑意深深,左手摩挲着右手:“呐,确实你的每一条法令分开看没有什么深意,但是合在一起的效果…….”
      在座的几位王都是快成精的人,马上就体悟了延王的言下之意,也都露出了了悟的笑容。
      
      “不得不说,清澄……你确实很深沉呀,明明都是简单的一步,但之后再回看却都是不可缺少的一环。”泰王的红色眼睛里是满满的赞叹。
      “不错,从你的初赦到你之后要颁布的法令都是为了让民众意识到他们才是这个国家的主体,并且没有什么困难地就实现了你的目的。啊,再这么下去,我会羞愧致死。”
      几人都笑看景王嘟嘴抱怨,大家都知道今后她会更加燃烧她的斗志。
      
      “我们现在的困难还很多。”清橙提醒他们,“这次不知奏南国能不能跨过这道坎,还有延王、泰王你们的邻国,柳这一次是真的不行了吧。”
      “不错,柳走到尽头了。四十多年前就开始摇摇欲坠,能撑到现在也算了不起,刘麒也被确认换上了失道之症,现在只是时间问题了。”延王很早就习惯了朝代之间的更替。
      “还有芳……”景王也摇头苦叹,“祥琼到现在都还想不通益王为什么要杀了惠州侯月溪。”
      “不过是妒忌而已。”延王淡淡地道。
      益王是祥琼父王之后的芳国王上,仅执政69年,在清橙执政后的第三十二年就失道而亡了。
      
      “芳国已经升起了麒麟麒。”六太高兴地说,“我前几天才去看了小家伙,是一只很温柔的麒。”
      “希望他会活的长久点。”六太不满地瞪着延王,延王淡然一笑:“我说的是实话呀,六太,作为他的同胞,你也只能祈祷他能选出一个强势能压得住臣子的王,不然又会走上益王的老路。”
      
      “益王,那样一个纯白的少年……”景王怀念地看着远方。
      益王,本名柳诚,被选为峯王的时候仅十七岁,他有着一头柔软的白发和一双如水的眸子,是一个温柔良善的如水的少年。但是那样一个温柔单纯的孩子不适合当王,他的心也还不足够坚定,所以面对大臣的失望他无能为力,面对民众的职责他慌张不已,面对惠州侯的指导他觉得羞愧,最终走上了错误的道路。
      
      “我觉得益王死之前把惠州侯杀了是一件好事。”
      众人又惊讶地看着清澄。
      “月溪杀了烈王,其好坏各占一半,但是在民众的心目中他已经成了民意的代表,所以之后的王不是他,应该说芳国所有人都很失望吧。”
      “嗯,”景王点头,“至少祥琼很在意月溪不是王。”
      “这么说来,我也觉得月溪死了是一件好事。”泰王也同意了清橙的观点。
      延王笑:“月溪当了几百年的官员,对朝政的处理得心应手,而且是他带兵杀了烈王,所以对于烈王之后的王如果不强势,那么整个鹰隼宫除了月溪恐怕没有人服他吧,显然月溪已经成了芳国子民心里一个王的标准。”
      
      “像这样的人,就是死了也仍会有很多人惦记,大臣仍然会不由自主地会拿他和新王比较,芳国的新王日子还是不好过。”景麒淡淡发表自己的意见。
      “所以我刚刚对六太说了,祈祷峯麒选出一个强势的王。”
      
      “路线都安排好了?”清橙看向泰王。
      泰王点头:“今年我们这一个月的时间就去承州和定州,戴国西部的两个州。明日出发。”
      他们每一次聚会,都会在每一个国家选两个州走访查看,有什么不足和需改进的地方,几个王各自发表意见,就是用这样的方式,现在庆东国和戴极国正飞速地发展着。
      
      “走,尚隆,我俩过过招吧。”解决完正事就可以解决私人恩怨了,清橙说完走出了房门。
      “呃?为什么是我?”延王呆愣,“我不是每次都输给你?”
      六太抱着桌上的水果盘,率先笑着跑出去:“清橙,我支持你再次把尚隆打的落花流水。”
      景王笑看着延王:“尚隆,你好像又得罪清橙了。”
      泰王忍着笑意:“节哀,尚隆。”虽然武艺输给别人并不是一件丢脸的事,但是输给清橙那样的人真的是很无力呀,你和她打的时候她不还手,可是就算你累瘫了也碰不到她的衣角,更不消说她还气定神闲地站在你身边气都不喘一下。
      
      几个人影都走出了房门,延王欲哭无泪。
      
      清橙静静站在空旷的坝子里正等着尚隆。
      “清橙,为什么要和我过招,我们去逛逛街不好吗?”延王实在是不想和清橙动手。
      “放心,这一次我会用流光剑和你打。”清橙从天蓝色的剑鞘里拔出了凌厉的宝剑。
      延王苦着一张俊脸,求救地看向一边看戏的几人,又不小心瞄到了塙麒微弯的唇角。那小子,明显地不怀好意呀!
      
      “快点,尚隆,别磨蹭了,早死早超生!”六太包了满口的香蕉,塙麒也拨了一根香蕉优雅地吃着。
      
      延王无奈,无力地拔出了剑。
      清橙和延王对视,两人被一股无形的气势包围着。旁边几人静静地观看。
      延王先动了,提起手里的剑向清橙劈去,清澄不慌不忙的用剑隔开。两人你来我往地开打,但是每一次清澄用流光压向延王的剑,延王的身形就要矮一分,渐渐的延王已经不支了。
      
      “塙麒,尚隆做了什么事让清橙不高兴?”景王好奇的看着延王的脸渐渐涨红,“清橙每次和我们比试都没有这么用力。”
      “四十多年前的事情。”塙麒看着延王,手里正甩着一根香蕉皮。
      “哈哈,就是尚隆故意不提醒清橙仙要用冬器才能杀死的那件乌龙事呀。”泰王满脸的笑意,“我记得第一次聚会也是因为这件事尚隆被揍个半死,怎么这次又……”
      
      塙麒闲闲的把手里的香蕉皮扔在前方不远的地上:“前天我们出宫的时候,秋官长他们又拿这件事来说了。”
      “哈哈,怪不得……”景王在心里为延王祈祷,希望清橙不要把他折磨死。
      “塙王陛下的力量越来越重了。”景麒看见延王被逼得步步后退。
      蒿里眨了眨眼睛:“好厉害!”
      “延台辅,我帮你扔香蕉皮。”
      “好的,谢谢!”六太高兴地把手里的几根香蕉皮递给了塙麒,然后高兴地吃着他最喜欢的水果——蜜桃。
      
      景王和泰王胸腔里的笑意快要倾泻而出,因为他们看见塙麒把手里的香蕉皮一步步扔向了延王,除了那个粗枝大叶的六太没有发现,蒿里和景麒都是眉眼弯弯,抿紧了嘴唇不让笑意泄露。
      
      清橙看见延王身后的几根黄色香蕉皮,眼里幽光闪过。提取了一部分灵压包裹着流光剑,斜劈着向延王刺去。
      延王连连后退,然后……
      
      “哇哈哈……咳咳…..尚隆…..你……”六太想笑,但是满嘴的桃肉又把他呛的满脸通红。
      “老天,尚隆……”景王和泰王大笑出声。
      蒿里和景麒比较含蓄,各自转身而笑。
      清橙的脸上还是面无表情,但眼里流转着的光芒让人知道她也笑了,塙麒低下头捂着嘴而笑。
      
      延王——小松尚隆,平时带着慵懒、不羁,凌厉、大气、华贵兼而有之的男人此刻因为踩上了香蕉皮而正形象大失地仰躺在地,就像正在午睡的乌龟被翻了个个,手脚同时朝天,右手里的宝剑也指着天,脸上正无比痛苦地扭曲着。
      
      哎哟,屁股被摔得好痛。被雁州国子民奉为神的男人正用剑撑地,揉着自己摔痛的屁股,齿牙咧嘴地□□着从地上爬起来。“真是好的不灵坏的灵,开始看见塙麒脸上的笑我就有不祥的预感了,果然…..”不用说,地上的香蕉皮也铁定是那个护主的塙麒干的,“算我欠你们主仆的。”延王揉了屁股又揉腰。
      “以后有时间我们可以多多切磋。”清橙的双眸恢复了平静。
      延王连连摆手:“不必不必,这样的切磋千万不要再来了。”
      “哈哈……”旁边观战的几人又被延王“唯恐避之不及”的神态逗笑。
      
      “我决定了,有时间我会去一趟蓬莱,买一台太阳能的摄像机,”六太阴阴一笑,“像这种难得的场面要大家分享才有意思。”
      延王哭笑不得:“马鹿,我怀疑我到底是不是你的主人。”有像他这样被落井下石的主人吗?
      “这种事情都快六百年了,你还怀疑吗?”六太拿出一颗桃子继续啃。
      
      延王撇嘴看向清橙:“这下你高兴了吧?真是的,你还要记仇多久呀,那么一件小事,不就是没有……”
      “看来你还有力气,我们继续过招吧。”清橙淡淡地看向延王。
      延王立刻站直身躯,捂住嘴巴使劲摇头。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
      塙麒看着清橙眼里一闪而过的笑意,他的心也被愉悦充满。
      主上,希望您天天都这么开心!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