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

作者:芳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九 章

      最终,骆理和长野逸冷留在了翠篁宫直到夏至日的升山。在这期间,两人给清橙讲了昆仑和蓬莱各方面的发展让清橙受益良多,除此之外,就是骆理天天跟着天蓝打转,整个翠篁宫的人都知道,名叫骆理的胎果对太宰天蓝一见钟情了,虽然天蓝对他爱理不理,他仍然执着的和她套近乎。
      
      时间一天天的流逝,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听说泰王以雷霆万钧之势彻底铲除了丈阿选留下的残余势力还顺带整顿了朝政,他的第二座山算是轻松且平安地渡过了。
      
      清凉殿里,一片沉默,因为大家都被刚刚鸾鸟吐出的信息惊呆了。
      “如此正好施行这一次我和其它几国的王制定的计划。”清橙静静地说道,“利广的兄、妹都死于了叛乱,就算宗王这一次能平安渡过这座山,之后的日子也难熬了,我们要趁早作好准备。”奏南国一直都是由一家人当王,可是这一次已经损失了两个主心骨,宗王的路以后难走了。
      “主上是说设置他国长期驻扎我国的驿馆?”洪柏手里拿着亮紫的扇子,偏头看向清橙。
      “嗯,不然等到奏国乱了就晚了。”她看向大司徒韫奕,“韫奕,你去喜州选址建奏、庆、戴三国的驿馆,地址要选在宽敞繁华的地段,预计每个国家至少有三十人进驻。”
      韫奕低首:“臣领命。”
      
      “主上,给他们选那么好的地段,如果他们带头闹事怎么办?”承肼的语气里有着不满,“黄金的地段租给商人对巧国来说是一笔很大的收入。”
      “大司马,现在这种情况能用钱来算吗?几国派人来进驻他们也会帮助管理他们到巧国的行商,这比我们派人管理要方便多了,而且如果这次奏南国不能平安渡过,别说那块黄金地段,我们费尽心力发展了快五十年的巧也会被拖垮。”
      宸莘略带愤怒的几句训话让承肼吞下了肚里的不满。
      
      “主上,但是这种做法会不会涉及干涉他国内政?”太师思彦忧虑地提出自己的看法,“他们进驻势必要接触一些我国的朝政。”
      “不会,他们是作为长期的外派人员来到我国的,所以虽然他们是官员但你们尽可以把他们当作行商来对待,他们一切都要听从翠篁宫的指挥。让他们长期驻扎巧国的主要目的是管理属于他国的民众,因此今后如果是由他国民众引起的麻烦而我国不方便处理的你们都可以去找他们解决。”
      “那真是太好了。”洪柏扬起了一抹灿烂的笑。他们秋官府制定的一些法令对其它国家一部分行商根本起不了作用,今后就有人让那些人彻底执行他们巧国的法令和政策了。
      
      “骅午,管理好冬官府的冬器流向,我不想听到有我国的冬器流向奏南国和庆东国国内去支持叛乱的传闻。”
      “主上尽管放心。”骅午拱手对着清橙,“巧州国所有冬器的流向都有记录在案的。”
      “啊,还有,主上,那个……那个海客骆理……”天蓝的脸上有一抹嫣红,说话吞吞吐吐。
      宸莘年老的眼里闪过一抹顽皮的笑意:“天蓝呀,主上是不会阻挠你的姻缘的。”
      话一落,洪柏、骅午、贤仁、韫奕转头偷笑,他们都知道这一段时间天蓝快被骆理缠的抓狂了。
      
      天蓝清秀的脸涨红:“宸莘大人,您明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
      “有话快说。”清橙觉得这帮臣子越来越不怕她了,当着她的面还在清凉殿里也敢开玩笑。
      “我……我是想问主上,能不能…..能不能提前把那个海客送走,他太烦人了。”天蓝说着说着脸都有点扭曲了,因为她想起了那小子在一日朝会之后当着满朝官员在□□殿外向她示爱,免费让众官员看了一场暴笑戏,之后的很多天晚上又跑到她卧寝的窗外唱情歌,让她失眠了好几个晚上,诸如此类的事情数不胜举。她就搞不懂,按他的说法,警察是一项很严肃很崇高的职业,可是为什么他就那么跳脱呢?
      清橙淡淡看了天蓝一眼:“我已经答应让他们住到他们去升山的时候,而且,”
      
      天蓝的额头跳了一下,她有预感清橙“而且”之后的话她并不想听到。
      清橙继续说:“我已答应他‘如果确实回不去,请让我拥有巧国国籍,让我成为巧国的一员。’的请求。”
      天蓝深呼吸了一口气,那个混蛋,他就那么不愿意放过她吗?
      “啊,恭喜恭喜,估计天蓝大人会是六官中最早成亲的一人。”洪柏摇着扇子,悠然地对天蓝笑着打趣。
      天蓝回了洪柏一个大大的白眼。
      
      “对了,”清橙又淡然看向几人,“我决定把十五天一次的朝会再改为一个月一次。”
      众人呆愣。
      洪柏首先跳脚:“臣反对,臣不同意!一个月一次?主上,您想让臣等累死吗?”紫橙二十年,清橙把一日一次的朝会改为三日一次,二十五年的时候又改为十五日一次,然后还系统地为奏折分类,大部分奏折就由六官处理了,只有一少部分奏折上传给了清橙。原本王才应该是一国最累的人,可是自从她给奏折系统分了类,王反倒成了最闲的人,累倒喘不过气的人是他们三公、六官。“现在巧到底发展成了什么样子,臣等都一无所知。”
      
      “主上又没有禁止你们去下界察看。”一直静立在清橙身边聆听谈话的塙麒淡淡开口。
      几人咬牙,他们要有时间去下界晃荡一圈呀!
      “那我放一个月假让你们去下界游玩。”清橙交叉双手,淡淡看着嘴角抽搐的几人,“你们的奏折也可以全部留给我。”
      几人张大嘴,似不相信好运就这样降临到他们身上。
      “不过,你们回来后要写出一份报告说明巧现阶段还需要改进的地方。”
      果然,他们就知道,相处了四十多年,主上从来不是一个喜欢做无用功的人。
      
      洪柏眼里精光闪过:“主上为什么只放一个月?一个月根本不够我们走完巧国。”简而言之,他就是想得寸进尺,这四十多年他们可是辛苦惨了,不像主上和台辅把政务丢给了他们,一有机会就往下界跑。
      “因为一个月后我也要去升山。”
      “啊?”众人又张大了嘴。
      只有塙麒淡定如初,如坐禅的僧人。
      “主上,您已经是巧国的王了,为什么还要去升山?您要抛弃巧吗?”宸莘慌的有点语无伦次了,连自己说了些什么都不清楚。
      
      众人齐齐翻了个白眼,冢宰大人,你是不是想的太多了点?!
      “那是峯麒选峯王的升山,主上去凑什么热闹?”承肼偏头兀自低喃。
      塙麒紫眸冰冷扫过:“大司马,注意你说话的语气。主上的行为只要没有危害到巧,你们无权过问。”
      “臣知罪,但请主上、台辅明鉴,臣只是关心主上,并无他意。”承肼慌张地平伏在地。
      “好了,起身。我去黄海是为了捉一匹骑兽,骑使令去下界太不方便了。”
      众人黑线,居然是为这样的理由!
      
      “主上,臣可不可以提一个请求?”洪柏双眼一转,然后微笑看着清橙。
      “什么请求?”
      “臣一个月后也想随主上一起去黄海。”
      “为何?”
      “这都几百年了,臣都没有一匹属于自己的骑兽,想跟着主上看能不能捉到一匹。”
      “可以,不过这个月属于你的奏折你要自己批了。”
      “哧”宸莘几人偷笑,去下界游玩还要批改奏折,有他忙的。
      洪柏的双眉抽动:“是,我的奏折我会自己批改的。”真是的,就不让他空闲一下吗?不过,还好他有先见之明,在主上第一次改朝会的日期的时候他就有预感了,所以主上给他们看的那些书他并没有白看,他体会最深的就是“分权”,因此主上压榨他,他就去压榨下面的人。现在的小司寇可是一个能力不输任何人的能手,帮他批改一部分奏折应该只是小事一桩,应该吧!
      
      清橙淡淡看向他们:“那你们可以回去准备去下界了。”
      几人谨慎而又快步地小跑步出清凉殿。
      起码三四分钟后,清凉殿里的清橙和塙麒听见了一声欢呼:“哟嗬,可以去玩了!”
      清橙转头看向忍笑的塙麒:“我是不是把他们压榨的太狠了?”
      塙麒的嘴角弯弯,眉眼弯弯:“稍微有点,不过主上的目的也达到了,朝臣越来越自立了,就算主上半年不在翠篁宫,相信这里也会平稳地运转下去。”
      清橙不语。她不能要求的太多了,她也不能让翠篁宫成为没有王也能自行运作的王宫,不然对她之后的王,光是收服朝臣就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工程。
      
      清橙静静打开御桌上的鸟笼,喂了鸾鸟一颗金粒,然后对着鸾鸟开口:“林义,集合你手下的一千多人分别派去奏南国和庆东国,察看叛军的行动和民众的反应。记住:只准看,不准插手。”
      鸾鸟带着清橙的口信,一头扎进了云海。
      
      “主上,那个骆理和长野逸冷都是人才,可为什么您只答应了骆理的请求?”骆理有军人的气质,但是他更看好长野意冷,那个人有治国的才能。“就算他们是胎果,但是只要他们愿意也是可以留在巧州国。”
      清橙透过窗户,看着夕阳的余晖撒在窗棂上,像撒了一层金粉。
      “那个长野逸冷不是我们能够留下来的人。不说他一心想回去报仇,还有他......”
      还有什么?塙麒偏头看着他敬爱的主上。
      “一个月之后你就知道结果了。”
      塙麒轻轻点头。
      
      一个月的日子很快就过去了,翠篁宫的清橙和塙麒批改奏折改的手发软,在下界疯玩的三公、六官以及跟着天蓝去玩的骆理和长野逸冷也有点乐不思蜀了,最后一天一大群人才浩浩荡荡地回到了翠篁宫。
      “啊,下界的日子是多么悠闲呀!”洪柏看着桌上一大摞的奏折,不由嘴角抽搐地感叹。他们在这一个月领略了巧的富饶,过惯了懒散的日子,一回来就是多的吓死人的奏折。这种反差,他还真是不适应呀!
      其他人也各自看着桌上的奏折点头附和。
      
      三公、六官再一次聚集在清凉殿向清橙报告他们的行程。
      塙麒在清橙身后扬眉,这几个人仅仅去下界一个月,身上那种深沉的气息却消失了不少,至少一向严肃的骅午和贤仁身上缠绕的全是温柔的气息。
      
      “主上,我们第一次看见如此有活力如此有生机的国家。”天蓝的眼里满是满足。
      宸莘也微笑:“不错,别处新裁的建筑,错落有致的房屋,真的是去了就不想走了。”
      骅午心里也还有着对那小桥、流水、人家的震撼:“真不敢相信,那是四十五年前一片惨败的巧。”现在的巧除了人口还有点少,其它方面并不比奏南国、雁州国差。
      贤仁一句话概括:“我为曾经出力建设巧而自豪。”那样完美的建筑是他们当初和民众一起修建起来的。
      三公只是不住地点头微笑。
      
      清橙静静等待几人恢复平静的心情,一转眼却不小心看见了承肼眼里阴郁。心下冷笑,想必你们也到了差不多快动手的时候了。
      “不要为这点小成就就骄傲了,这一个月你们看出了巧隐藏的隐患吗?”
      洪柏按了一下嘴角:“民众不再敬畏仙人,但是官和民还是不能相互理解,经常有摩擦发生。”
      宸莘点头:“还有我们推行的一些政令,民众不能理解。”
      清橙抬头看着他们:“那么你们各自把你们的看法和建议写成奏折,从黄海回来后我会仔细看的。”
      众人纷纷恭敬点头。
      
      第二日,塙麒的使令载着清橙主仆、洪柏、骆理以及长野逸冷向黄海飞去。
      不过一天的时间,四人就来到了位于黄海东面的令坤门。黄海有四个入口位于黄海的东南西北,分别为令乾门、令坤门、令巽门、令艮门,一年中只有春分、夏至、秋分、冬至才会依次打开。
      此时的令坤门到处都是人,用人山人海来形容一点也不为过。除了人最多的就是各个种类的骑兽,而骑兽身上则是帐篷、食物、水一类的东西。
      
      “主上,我们要不要也去请几个刚氏(靠做升山者护卫来谋生的黄朱之民)来护卫我们?”洪柏垫着脚尖向另一边等候的雇用的刚氏眺望。
      “不需要。”清橙淡淡道。他们这里面除了塙麒每一个人都懂武还需要什么刚氏,多了刚氏反倒是累赘。
      
      “几位,如果不介意,我们想让几位和我们组队。”说话的是一个有着一头蓝紫色头发的女子,比一般的女子高,腰间还斜挎了一把刀。
      “为什么?”清橙冷冷看着她。
      “说实话我们很缺钱,”女子面带苦笑,“没有足够的钱付刚氏,所以我和我的伙伴希望能和几位组队分担费用。”
      洪柏唰的一声打开扇子:“我很好奇,这儿有很多人可以和你们组队,为什么选择我们?”
      
      女子的脸上是不好意思的笑容:“几位的气势让人一看就是大富大贵之人。”
      骆理和长野逸冷跳眉,这么简单的理由要说服谁?
      “可以和你组队,但是我还要看下你的伙伴。”
      清橙的话让骆理和长野逸冷瞪大眼。不是吧,这样的理由也信?还是说王的脑袋和一般人长的不太一样?
      
      “我叫桂璇,不知几位怎么称呼?”桂璇对清橙不好意思地一笑,领着她在人群中穿梭。
      “桂璇,芳国的秋官长?”
      “啊,你知道我呀?”
      清橙点头:“我叫清橙。”
      桂璇挠头:“清橙?这个名字好熟,我好像在哪儿听过。”
      清橙淡淡道:“我的名字很大众化,你听过不足为怪。”
      
      “那你身后的几位怎么称呼?”桂璇看向清橙身后包着头巾的塙麒,摇着扇子的洪柏,以及最后面悠闲晃着的骆理和一脸严肃的长野逸冷。
      “我身旁的这位,他叫......”清橙看着眼里流露出强烈期盼的塙麒,“紫昊,后面的依次是洪柏、骆理、长野逸冷。”紫,紫薇的紫;昊,浩的谐音,紫昊二字代表她对哥哥的思念。
      塙麒觉得自己紧张的心都要跳出来,当清橙说出他的字时他差点失态地跳起来欢呼,虽然知道这是清橙为他取的临时字号,但是他的心仍然为满足和暖意浸满。哪怕只有一刻,那也代表了清橙对他的在乎,因为他看见清橙叫出这个名字的时候,眼里有着深切的怀念。
      塙麒柔柔地看着清橙。主上,不知道这个名字对您有着何等的重要意义,但是我会把它深深收藏的。
      
      “洪柏?奇怪,这个名字我好像也在哪儿听过。我才两百多岁难不成记忆力都已经开始减退了?”
      桂璇的几句轻喃让听见她话的几人脚下一个趔趄。
      骆理和长野逸冷黑线,“才”两百多岁,她还真敢说。
      洪柏干笑:“听说巧州国的秋官长和我一个名字。”
      桂璇回头,一巴掌拍在洪柏的肩上:“小子,这是你对他国重要官员的态度吗?人家是秋官长,你应该为和他一个名字而荣幸。不过听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巧国的秋官长确实叫这个名字。小子,看不出来,你的见识还蛮广的。虽然我不会介意你直呼我的名字,自己国家的人不会计较你的无理,但是出去之后一定要注意礼貌,特别是对别国的官员。”
      洪柏的脑后尽是黑线:“谢秋官长大人赐教,小人好好记下了。”
      
      清橙微微偏头,看了一眼长野逸冷后继续跟着桂璇在人群中穿梭。同情他,居然有一个如此脱线的秋官长。
      塙麒侧头微笑,在洪柏旁边留下一句只有洪柏才能听见的话:“活该,撵路虫。”
      洪柏青筋直跳,该死,到底谁才是跟屁虫?!
      最后面的长野逸冷也满腹的不解。刚刚塙王的那一眼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我在她的眼里看到了同情的意味?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