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

作者:芳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六章

      骆理和长野逸冷像没有见过世面的乡巴佬一样傻愣愣地站在街道中央,不管周围的人正对着他们指指点点。
      
      骆理使劲掐了一下受伤的右手臂,然后展眉一笑:“不痛,果然还是在做梦。”
      “你掐在我的手臂上了。”长野逸冷冷言打破他的幻想,“你还是面对现实吧,我们来到了一个未知的世界……”
      长野逸冷说着也更加呆傻了,因为他看见一头穿着人类衣服的黑熊从他面前走过。
      
      他像机器人一样,把头僵硬地转向骆理:“我觉得我们可能确实是在做梦。”
      骆理转头看向长野逸冷,正准备说些什么,倏然眼睛睁大,然后靠近把眼睛贴在长野逸冷的头上。
      “怎么了?”长野逸冷被他盯得怪异不已。
      骆理没有说话,又把眼睛贴在了长野逸冷的眼睛前,两人之间只剩下几厘米的距离,近的能清晰感到彼此间的呼吸。
      长野逸冷定定看着骆理:“到底怎么了?”
      
      好一会,骆理才轻轻答话:“我收回昨晚的话。”
      “什么话?”
      “说你的头发、眼睛颜色没有变化的话。”
      长野逸冷感觉自己的呼吸停了一下:“意思是说我的发色和眸色也变了。”
      骆理点头:“头发和眼睛都变成了墨蓝色,深蓝到发黑的颜色。昨天晚上在月光下看所以不是很明显,刚刚被太阳一照我才发觉。”
      两人相对苦笑。
      
      “怎么办呀?听不懂他们的话,连这儿是哪都不知道。”骆理看着眼前全是身着中国古代时期服装的人,但是眼睛和头发的颜色却是多的乱七八糟,只有看不到没有想不到的颜色呀。
      “我们回到了中国的过去?”长野逸冷也看着眼前一些穿着古袍、留着长发的男人猜想。
      骆理肯定摇头:“绝对不是中国的古代,中国人自古以来都是黑发黑眼黄皮肤。”
      “现在怎么办?我们连和他们沟通都不能。”
      骆理还是摇头。这种情况已经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计。他们天亮的时候出发,又走了几个小时才看到了人影然后来到了这个类似城镇的地方,进城门的时候和守门人说话才发觉彼此语言不通,最后城门守卫把他们领在这儿就离开了。
      
      “你们是海客?”
      骆理二人惊喜转头,终于听见他们能听懂的话了。
      来人是一个中年男子,朴实的长相,但是眼睛里那温暖的笑容却让人从心底感到舒心。看着他的笑容,骆理和长野逸冷觉得他们走了几个小时的疲倦都消失了。
      “好了,你退下吧!”中年男子对他身边的人说道。
      这是骆理才发觉中年男子身边的年轻小伙子就是刚刚把他们领在这的城门守卫。
      
      中年男子对骆理、长野逸冷一笑:“二位跟我来吧,我已等候你们多时了。”
      长野逸冷戒备的看着他:“你是谁?为什么知道我们会来?”
      骆理也紧绷了身上的肌肉。
      “呵呵,别紧张,我是庐江乡的乡长林义,知道你们会来是因为昨天这附近发生了‘蚀’。这附近的几座城镇都有乡长守候,就是怕有和你们一样的人,来自另一个世界且不懂这边的语言。”
      “‘蚀’?”
      林义点头:“‘蚀’是连接这个世界和蓬莱的通道,每一次‘蚀’发生时就会带来一些蓬莱的人。这一次的‘蚀’发生的范围比较广,除了我们巧州国,庆东国也同时发生了‘蚀’。所以奉吾王命令,要妥善安排从另外一个世界过来的人。”
      
      “王?”骆理和长野逸冷异口同声。
      “是的,我巧州国的女王陛下。”接着又微微一笑:“如此,你二人可以放心跟我走了吧,你们站在这会引起大家的不安的。”
      骆理四下一瞧,刚刚对他们指指点点的人现在脸上明显地带着不安和紧张。
      
      骆理和长野逸冷对看一眼,而后点头:“我们和你走。”
      林义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请跟我来。”
      
      林义把骆理和长野逸冷二人带到了一座精致的有四层楼高的木楼。雕栏玉砌,楼梯回旋,华丽的古朴中却又透着一丝现代的气息,因为窗户上安的是透明的玻璃。
      刚一坐下,一个长相秀美的女子就端上了几杯茶和三碟点心,然后对着三人盈盈一笑:“三位大人请慢用。”伴随着一阵香风离开。
      
      林义把两碟点心推到了二人面前:“尝一下配浪的特产糕点吧,陛下给它起名叫‘千层酥’。”
      两人分别拿了一块品尝,骆理在心里点头,确实是千层酥,但是味道比他以前吃过的更为清脆、可口,还带有一丝的清香。
      “我们能听懂你说的话,为什么听不懂刚刚那个女孩的话?”骆理边吃边问。
      
      林义笑着喝了一口茶:“能听懂我说的话,是因为我是仙人。仙人能听懂任何人说的话。”
      “哐当”,骆理和长野逸冷手里的千层酥掉在了茶杯里:“仙人??”
      林义点头:“不错,我是仙人。”
      “不会还有玉皇大帝、妖魔什么的吧?”骆理脸上挂着一抹假假的笑。
      “玉皇大帝?那是什么?我们这个世界的主宰是天帝,妖魔也是有的,但是都生活在黄海,平常是见不到的。”
      
      骆理和长野逸冷的眼里是满满的惊骇。这个世界有仙居然还有妖魔?!
      “那么请问,我们要如何才能回到自己的世界?听你这么一说,我们已经明显的知道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林义又是微微一笑:“明显不是这个世界的人了?错了,当你们飘过虚海的时候,应该说你们已经完全和你们以前的世界脱离了关系,你们彻底的是这个世界的人而且不能回去了。”
      
      骆理和长野逸冷感觉全身的力气像被抽干用尽。
      “真的不能再回去了?”骆理干涉地问道。
      “也不是完全不能。”
      骆理精神一震:“那还有什么方法?”
      林义面带同情地摇头:“那种可能性太小了。”
      “再小,我们也愿意一试。”长野逸冷语气坚定。
      
      “去求台辅大人,如果他愿意,也许你们还能回去。在常世中,只有麒麟才能发动‘蚀’。但是我劝你们别抱太大的希望,因为如果只有台辅大人一人,那么他能轻易发动‘蚀’,但是如果要另带人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事了。你们知道刚刚为什么外面的人看着你们感觉都很不安吗?”
      两人摇头。
      “因为‘蚀’会给国家带来巨大的灾难。卵果会随‘蚀’漂流到蓬莱,然后大量的农田被毁,严重时地面会下陷,就像地震一样。昨天的‘蚀’,因为配浪不是主要发生‘蚀’的地方,所以还没有什么影响,但是淳州的另外一个県—槐県因为‘蚀’,那里的农田全部被毁,今年什么收成也没有了。”
      
      “‘蚀’有这么厉害吗?”长野逸冷淡淡地问。
      林义点头:“是的,而且我们现在还不知道庆东国有哪些损失。台辅大人是仁兽,他不可能为了送你们回家就冒着会给民众带来灾难的危险贸然发动‘蚀’的。”
      “兽?你们的台辅大人是兽?”骆理抓住了另外一个重点。
      
      “是的,这个世界一共有十二个国家,所以就有十二个王,十二个台辅。台辅是出生于蓬山的麒麟,代表着天意。麒麟可以在兽和人之间转变,而且一个国家最重要的就是王和麒麟,估计这对你们来说是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吧?”
      骆理和长野逸冷点头。
      “那么,现在我来给你们讲一下常世的规则吧,这也是我的职责所在。”
      骆理和长野逸冷凝神细听。
      
      讲了一个多小时,侍女也来换了无数次的茶,骆理和长野逸冷渐渐弄清楚他们来到了一个君权神授的地方,不是中国古代的那种虚假的由天授权的地方,这里是真实的有仙、有妖、有神、有皇帝的由天帝授权的神奇的地方。
      
      “你刚刚说本身是这边世界的人,随‘蚀’到了我们生活的那个地方然后在那边出生最后又回到这个世界的人叫‘胎果’?”长野逸冷想起了一件和他们相关的事情。
      “是的,现在的延王、延台辅、景王、泰台辅都是由蓬莱回来的胎果。”
      “他们回来后都有一些变化?”
      “嗯,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变化。因为常世的人都是由里木出生,到了那边却是由女性的肚子里出生,所以为了适应那边,他们身上都会有一层壳,回到了常世那层壳才会脱下。”
      
      骆理苦笑:“长野君,看来我们两个都是胎果呢。”
      长野逸冷点头。
      林义好奇地看向两人:“你两位是胎果?”
      “是呀,我的黑发黑眼变成了棕发黄眼,长野君的眼睛和头发则都变成了墨蓝色。”
      林义哈哈一笑:“这不更好吗?这边的世界本身才是你们的世界。说起来,是你们的运气好,巧州国快一百年没有发生过‘蚀’了。要是你们九十多年前来到这儿,你们只有死路一条了。”
      
      “为什么?”骆理好奇。
      “那时的错王固执的认为‘蚀’是由海客和山客带来的,所以大部分像你们这样通过‘蚀’来到巧州国的海客都被杀了。之后仇视海客的法令被当今的陛下取消了,告诫大家是先有‘蚀’的发生,才有海客的到来。所以刚刚那些民众才没有拿起锄头、扫把之类的撵你们。”
      
      骆理偏头:“这样说起来,你们的陛下是一位明君?”
      林义点头,眼里是深深的敬佩:“除了‘明君’,我想不出还有其它的词能形容陛下。”
      “就因为取消了仇视海客的法令?”长野逸冷不信。
      
      “当然不是。”林义轻轻转动着茶杯,“现在是紫橙四十五年,国家安定,到处都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四十五年前,这个地方是一片荒芜,除了几棵树什么都没有,没有人,没有房子,没有农田。而且诺大的一个国家,只有十多万人,是陛下她一步一步把它发展起来的。”林义笑看着漫不经心的两人,“那个时候整个巧州国都是一贫如洗,吃、穿、用全靠他国提供。不过也只靠了他国一年,陛下把所有巧州国的仙都组织起来到下界开垦荒地,一年以后,基本上都能够自给自足了。那段日子真的很艰难啊,除了要开垦荒地,还要面对一些大臣的叛乱,不过陛下她却以最快的速度把它平息了,然后又带领大家修建城市。你们知道吗?发展还不到五十年的巧已经超过了邻国快一百年的庆,这都是陛下的功劳。”
      
      “作为王,只要他知人善用要做到这些不是很困难的事情。”长野逸冷他很清楚如何管理一个大财团,而管理一个国家也多是相同的道理。
      林义慢慢摇头:“不是那样的,陛下她刚上任的时候连一个信任的人都没有,怎么知人善用呢?”然后一笑,“现在不说这些了,如果你们以后要留在这个世界,这些事情你们早晚会知道的,说不定将来还有共事的时候。”
      “共事?”骆理一笑,“我们还能当官吗?”
      
      “为什么不能?你们两人可不是平常人呀,经过陛下的训练,我认人的这点本事还是有的。”
      “那么你现在直接带我们去见台辅?”
      “现在还不行,要等台辅接见你们至少要一个月后,你们两人就趁着这一个月好好的在我国游览游览吧。”
      “一个月后呀,”骆理眼角都带着笑意,“你很清楚你们陛下和台辅的行踪嘛。”
      林义但笑不语。
      
      傲霜 翠篁宫
      
      “主上,可以出发了。”塙麒身着一身简洁的蓝衣,静静走向了清橙。
      清橙点头,叫出了下友,准备出发。
      
      “主上,请记得遇见无耻的仙人时一定要用冬器解决。”洪柏手摇一把深紫色的扇子对清橙说道。站在他身边的骅午和天蓝都一副忍笑的样子。
      清橙登上下友的脚在空中停了一下,然后才稳稳坐在了下友的背上。
      宸莘也在一边啰嗦地唠叨着:“主上,要把您的剑带好,要不离身,千万别遇上以前淳州侯的事情……”
      
      清橙的一道冷光让啰哩叭嗦的宸莘吞下了后面的话。
      塙麒淡淡开口:“放心,有我呢。淳州侯那次的事件是我们大家的失误,我不会让它再次发生。”
      洪柏用扇子遮住了嘴角的笑意。确实,有台辅在他们都很放心。
      清橙被几人看好戏的目光惹的有点恼怒,然后轻轻一拍下友,飞出了清凉殿,塙麒坐在辟邪的背上紧紧跟随。
      
      “哈哈,主上又被惹怒了。”天蓝唇边绽开一朵柔美的笑意。
      洪柏继续轻摇着扇子:“没办法,只有这件事情才能微微勾动主上的情绪。”
      骅午拍着洪柏的肩膀:“所以你就一直捋虎须,总有一天你把主上惹毛了,她会让你好看的。”
      “不错,”天蓝点头,“你现在还嫌台辅给你的白眼不够多吗?”
      洪柏继续笑。
      
      “不过,当年的那件事确实有点好笑呀!”宸莘笑着捋胡子。
      天蓝一脸遗憾:“可惜当时我没有能亲眼看见。”
      骅午摇头:“只能说淳州侯太倒霉了。”
      洪柏补充:“而且更好笑的是我们都忘了仙要用冬器才能杀死。”
      宸莘也笑:“只能怪主上之前太勇猛了,让我们大家都忘了这一点。”
      几人相视一眼,又是一阵大笑。
      
      当年,清橙用手掐断了淳州侯的脖子,却忘记了仙只能用冬器才能杀死。
      清橙回到翠篁宫后,留下宸莘处理尸体。却不想她刚离开一天,淳州侯就清醒过来了,然后抢了一匹骑兽,提着一把冬器冲去了翠篁宫。
      那个时候洪柏和骅午也还没有离开,得知事态严重,连带着宸莘三人迅速赶回了翠篁宫。
      
      当他们回到翠篁宫的时候,正好看见清橙又在掐淳州侯的脖子。但是这一次淳州侯变聪明了,不管清橙把他掐的快要断气,他直接提起刀就砍。不过都被清橙躲开了。
      “主上,仙要用冬器才能杀死呀,您的剑呢?”洪柏急得大吼
      清橙听见这句话明显地顿了一下,然后偏头闪过淳州侯的刀锋。
      “主上,给您剑!”塙麒不顾自己的安危,拿着流光剑跑到混战的场地中。
      
      清橙狠瞪了塙麒一眼:“笨蛋,你不会把剑扔过来或是让你的使令拿给我吗?”
      塙麒呆愣:“抱歉,主上,我忘了。”
      
      “啊,主上,台辅,别光顾着聊天,后面又来了呀。”宸莘提着长袍跳脚。
      清橙和塙麒同时回头,就看见淳州侯拿着刀一脸凶狠地向塙麒砍来。
      “主上,台辅!”洪柏和骅午惊喊。
      
      清橙是可以快速安全地离开,但是这一次塙麒刚好挡在她面前,她又不可能把那个笨蛋扔下。没有办法右手一把迅速扯过呆愣的塙麒,左手提着流光剑挡在头顶。
      
      “当”的一声,淳州侯手里的刀砍在流光剑上,然后断了。
      众人傻眼。断了的冬器经过流光剑的反弹刚好从淳州侯的喉咙穿插而过,淳州侯不甘地倒在了清凉殿的地毯上。
      “主上......”回过神的塙麒轻颤着站到了清橙的身边。
      
      清橙捡起地上断刀的另一半,狠狠插在淳州侯的心脏上。
      “该死的小松尚隆。”清橙诅咒着,她终于知道他离开前那一脸阴险的笑意是什么意思了。混蛋,还好意思说什么“清橙,有一件很常识的问题你忽视了,我等着看好戏。”
      
      “主上。”塙麒不安地轻唤清橙,刚刚都是因为他才让主上陷入了危险之中。
      “这里有很浓的血腥味,塙麒你下去休息。”
      塙麒面带苍白地看着清橙。
      “我没事,你下去休息,不然你一会又要晕倒了,等会晚上我再来看你。”
      “是。”塙麒苍白的脸上浮起一丝心安的笑意,然后被女怪蓝氤抱了下去。
      
      “你们明知道冬器才能杀死仙人,为什么昨天不对他补上一刀?”
      洪柏无辜地回答:“臣等都以为您会记得再给他补上一刀。”
      清凉殿里温度急剧下降,清澄冷冷道:“快点把清凉殿的地毯都给朕换了。”然后冷着一张脸走出了清凉殿。
      
      “唉呀,主上恼羞成怒了。”洪柏凉凉地道。
      “我倒是很好奇主上为什么要诅咒延王。”宸莘笑眯了眼。
      “我也好奇。”骅午附和,“不过以后总会知道的,现在还是先完成主上交代的任务,把地毯换了吧。”
      三人面带笑意地换着地毯。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