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

作者:芳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三章

    作者有话要说:
    按时更新了!
      “大人,一切都已准备就绪。”来人是一身戎装的左将军姒夷。
      “那么开始行动。”淳州侯静静下令。
      
      淳州侯看着姒夷远去的身影,眼光不禁迷蒙了起来。我的孩儿呀,为父会把那个妖魔的头颅献在你们坟前,为父失去你们的痛苦要用她的鲜血来偿还!
      
      天空的月亮经由云海的遮掩,从下界看就显得有些若影若现,好似一个娇羞的少女。
      淳州侯静静站在空地上,身旁还站着几个气势不凡的人。看似随意地站着,但那紧绷的肌肉,和谨慎扫向四周的眼神显示他们正处于紧张的防备状态中。
      
      “州侯大人,今日您的愿望就要实现了。”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从淳州侯身后传来。
      保护淳州侯的几人迅速抽出了腰间的刀,但在看清来人的样子时又镇静收回了刀。
      
      淳州侯转身对来人一笑:“那还要感谢大司寇大人的大力帮忙,感谢你帮我告知民众事实:如今的巧国由妖魔掌控着!”他一直让洪柏在民众中传播“现在的塙王为妖魔所化”,希望引起民愤,可是看这几日傲霜的动静似乎是失败了,反倒让那个女人更加凝聚了民心。
      洪柏懒懒一笑:“州侯大人严重了,我比不上州侯大人,大人之后可是要背着谋逆的罪名。”
      “没有关系,只要除此妖魔还我巧国一片安宁,就是背负谋逆的罪名又如何?老夫心甘情愿。”
      
      “对了,州侯大人如何确定她就是那个妖魔呢?”
      “我虽没有亲眼见过她,但是怀宁太守的手下给老夫画了一幅画,即为大典那日我一眼就认出了那个妖魔。”淳州侯眼里的杀气一闪而过。
      “但是,那个妖魔是经过了天赦的,而且符杨郡和怀宁郡的太守是州侯大人您的儿子,您不怕别人说您挟怨报复而故意栽赃她吗?”
      
      淳州侯双目一鼓:“老夫是那种会因私怨而报复他人的人吗?就算老夫心痛失去了两个儿子,也万万不敢用巧国的未来去报复他人吧?!很多人都看见了那个女人身边有一只妖魔,那个妖魔也非常听她的话。而妖魔怎么可能听从人类的指挥?”
      “那她怎么会经过天赦?”
      “那不就证明那个妖魔很厉害?能变为真正的人,拥有智慧,能成功瞒骗蓬山的女仙和台辅大人,甚至连天赦的威力都不放在眼里。”
      
      “那州侯大人抓那些无辜的民众是为了……”
      “傲霜的这些民众都被那个女人灌输了一些事实而非的道理,我要那些无知的民众看清事实。而且,我也是为他们的安全着想,妖魔是不会把区区人类的生命放在眼里的。”
      
      洪柏笑叹:“大人真是高明呀,经过这一役,相信之后天下人都会对大人刮目相看的。”
      淳州侯轻捋胡子:“老夫并不看重那些虚名,以后的天下还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
      “对了,我和骅午都来了近十天了,大人怎么都不安排我们做些什么呢?是不相信我们吗?”
      “哈哈,怎会?你不是一直努力让民众看清事实,而且如果不相信你,当初就不会找你合作了。”
      “那为何……”
      
      “前面交给姒夷和茈稔,第二回合就交给你和骅午了。那是个有智慧的人形妖魔,所以我不得不谨慎行事,有了你和骅午的加入,我相信胜利会倾向我们这边的。”
      “哦?我和骅午需要做些什么?”
      “她现在应该正在和左将军带去的人拼杀,我要你和骅午赶去假装救援,然后趁她不注意杀了她。”
      
      洪柏为难的皱眉:“很棘手,台辅的使令一直在她身边。”
      “你假装救援,使令不会攻击你的。”
      “州侯大人的意思是让我攻击左将军?”
      淳州侯点头:“攻击他手下的人就行了。那五百人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为了杀死那个妖魔,他们不会有怨言的,所以我们要让他们死的有意义。”
      
      洪柏拱手点头:“那,洪某就告辞了。我相信,有了淳州侯这番周密的计划,我们一定会手刃妖魔的。”
      淳州侯面带微笑,点头。
      
      当洪柏的身影完全消失后,淳州侯敛下笑容,满脸阴鹜。
      是的,他一直不相信这个人。看起来胆小怕事,但实际上却是一个老奸巨滑的人。没有茈稔的贪婪,没有大司马的野心,也没有姒夷的残暴,他就像一个旁观者,看似参与了每件事,实际上不过是听命行事,像茈稔他们那样私自压榨民众的行为他从来没有参与,他一直是在冷眼旁观。尽管不相信他,他觉得他还是会和以往一样采取袖手旁观的态度,所以之前的招揽不过是支会他一声,不过没想到居然得到他肯定的答复。但也因此加深了他的怀疑,他没理由加入他这边。果然之后暴露了他的目的,这个人一直在打听那些民众的下落,他分明是那个妖魔那一方的!
      
      淳州侯冷冷对身边几人吩咐:“带上那几十愚民,我们也出发!”
      “是,大人!”
      几人围着淳州侯迅速离开。
      夜,更晚了。
      
      当洪柏和骅午休闲地到清橙的帐篷时,周围安静无声,只有凌乱的草地和四处散乱的刀剑以及无处不在的血腥味显示这里刚刚发生了一场大战。
      
      洪柏掀开帐篷的帘子,就发现姒夷被捆在地,正一脸暴怒的瞪着面无表情的清橙。清橙左边的椅子上躺着昏睡的塙麒,但是他的手依旧紧紧抓着清橙的襦裙,右边是一脸无聊的延王,姒夷身边还站着满脸不敢置信的冢宰宸莘。
      
      “主上,那些人呢?”怎么帐篷里只有一个姒夷。
      宸莘冲上前又楸着洪柏的衣襟:“主上,好......好厉害,她一个人一眨眼就解决了五百人!”
      宸莘的脑海里不断重放那一幕:几百人手持利刃向清橙冲来,清橙只是轻轻一个晃动,人就出现在了那五百人中间。然后抽出一把天蓝色的剑在五百人中如鬼魅一样漂移,不到一分钟的时间,那五百人就静静躺在了地上。清橙向着地面轻甩什么都没有沾上的利剑,然后轻轻合上剑,冷然地站在中间。好一会,他才闻到了大量的血腥味,就看见一直躺在地上的人的脖子正“咕咕”冒着鲜血。在他们还没有反应的时候,脖子以被清橙切断!
      
      洪柏点头:“早就猜到这样的结局了!那台辅大人是被血腥味熏倒的?”
      延王一脸抱怨地点头:“六太也被熏倒了。不过塙麒这个小子倔的无人能比,就是昏倒了也不打算离开清橙。那些人的尸体在另外的两顶帐篷里。”
      洪柏哑然,再看一眼台辅大人那泛着白的纤细手指,不禁摇头。台辅大人的粘功越来越厉害了!
      
      “那二十人的藏身之处找到了?”
      洪柏苦笑摇头:“淳州侯太谨慎了,臣猜那二十个民众是由他亲自看管。”
      “无所谓,他大概一会儿也要来了。”
      
      “你们怎么回来了?”延王闲适地靠在椅子上。
      “淳州侯让我们来刺杀主上。”
      
      一直被缚在地的姒夷双眼圆睁:“你们出卖淳州侯?”
      洪柏翻了个白眼:“什么出卖?我们一直站在主上这边。”
      姒夷气得鲜血上涌:“你们……你们……她是妖魔啊!”
      骅午静静地问了一句:“她不是妖魔,你就不反了?”
      “不可能!”姒夷回答的理直气壮,“我接受不了她对巧现有状况的改变。被她这么一改,我当官还有什么意思,还不如直接去当普通民众。”
      “那主上是不是妖魔还有什么关系?既然你迟早要反。”
      延王和洪柏对骅午竖起了大拇指。
      
      一阵安静之后,姒夷脸上又布满了得意的笑:“淳州侯大人会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的!”
      洪柏淡淡反问:“你那么有把握我们会死?”
      姒夷哈哈大笑:“不光是你们,还有这傲霜的几万民众。”
      
      宸莘忍不住愤怒,上前狠狠踢了姒夷一脚:“你的心怎么这么歹毒呢?那些民众是无辜的呀!”
      姒夷无赖一样的痞笑:“谁让他们要坚决拥护这个妖魔?”
      “你还是以前装的那个样子比较顺眼,刚毅、刚正,还有一点伪君子的风范。现在的你比那河里的泥鳅还不如,怎么看怎么讨厌。”
      姒夷在地上一阵乱蹬,真的很像泥鳅。
      
      静默之后是一阵大笑。
      “清橙,我现在才发现你手下还有一个冷面笑匠。”延王笑的直不起腰。
      宸莘和洪柏也笑的直咳嗽。
      清橙仍然面无表情。
      骅午一脸无辜地看着大笑的三人,只有眼里流光四溢。
      
      姒夷气的差点吐血,然后一脸狰狞:“笑吧,你们抓紧时间笑吧!你们也只有这个机会笑了。”
      清橙冷冷地道:“在这之前,你连笑的机会都不会有了。我会当着淳州侯的面让他看到叛徒的下场。”
      清橙带着寒气的冷语让姒夷打了一个冷颤,不过他仍强自镇定:“你是想杀了我?哈,你是没有机会杀我的,除非你不在乎那些民众。”
      
      延王邪邪一笑:“你是指前几天被抓的五十民众?他们现在应该和我的禁卫军一起在傲霜的南面聊天看星星吧!”
      “延王陛下,你这是干涉巧国内政,你不怕失道吗?”
      “啊?我什么都没有做噢。”延王无辜的双手一摊,“是塙王体谅我们辛苦给她送来粮种,为了让我们不受牵连,所以让我的禁卫军和那些民众住在另一块地方。从头到尾,我和我的禁卫军都没有出手。”
      
      宸莘又踢了姒夷一脚:“如果延王陛下出手了,你认为你们之后还有机会再抓了二十人走吗?”
      姒夷脸上一喜:“天帝果然还是眷顾我们的。”
      “眷顾?就是眷顾也不可能眷顾你们。”洪柏轻笑,“茈稔已经被台辅的使令撕碎,他手下的所有人都已归顺,现在傲霜的四个闸口由四个使令带领那一群人守着。”
      宸莘在后面加上一句:“所以你不要妄想用全城的百姓来威胁主上了!”
      
      姒夷脸上的肌肉抖动着:“你们怎么会知道这个计划?”
      洪柏捂嘴,眼睛轻扫向姒夷:“这都要怪淳州侯不会选合伙人,在淳州侯找我之前,大司徒大人可是第一时间就给我送来了消息,说巧国要变天了。另外你们最疏忽的就是低估了主上,明知她有武艺还敢在她眼前抢人,所以一不小心就知道了你们所有计划。如果不是为了后来又被抢走的二十民众,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在这说话?”
      
      姒夷瘫软在地上不语。
      骅午之后的话则差点让他崩溃:“是主上提供机会让你们叛乱的,为的就是把害虫一网打尽。”
      这代表什么呢?代表他的所有行动都被她掌握着!
      
      清橙听到这句话把头转向另一边。害虫?在她的计划内,洪柏和骅午也是属于“害虫”那一类,虽然没有打算要他二人的性命,但也是想要给他们一个狠狠的教训的。不过他二人眼光很厉害,一开始就选站在她这一方。
      
      从天空传来一阵“呜呜”声,那是骑兽在天空飞行的声音。
      清橙轻轻道:“来了。”
      
      延王面色严肃,但仍是坐在椅子上没有动。
      骅午和宸莘迅速抽出了自己的武器,亮晃晃的,居然是软剑。
      宸莘紧张地直搓手,虽然他坚信清橙会胜利,但是这种胜利之前的紧张和慌张却是不可避免的。
      
      “延王,你和塙麒就留在这个帐篷里。”
      “你能应付吗?这可是一千多人,虽然你很厉害,但是他们人太多了,而且还要救出那二十人。”
      “抓住主谋就可以了。”
      延王一笑,点头:“那我就留在这照看塙麒吧!”
      
      清橙转身打算走人,可是才走一步,就感觉襦裙被紧紧拉扯着。
      回头,塙麒还是紧闭双眼,但眉头却向中间聚拢,似乎感觉到清橙要离开,手越捏越紧。
      几人都面带笑意地看着清橙,看她打算怎么处理。
      
      清橙想扳开塙麒的手指,可惜,纹丝不动。然后,直接地,清澄撕裂了那块娟布。塙麒一双白嫩的手拿着一块紫色碎布搁在半空中。
      “这个人怎么处理?”延王叫住了快要离开的清橙,指着还瘫软在地的姒夷。
      清橙又走回去,拖着姒夷向外走去。
      
      密密麻麻的骑兽停在半空中,骑兽背上的人也都是面无表情,看得出,这些人都是经历过鲜血的历练的。
      六十开外的淳州侯坐在骑兽上俯视着清橙。
      
      清橙从背后拖出姒夷:“用这个人换二十个民众。”
      淳州侯坐在骑兽上哈哈一笑:“哪有那么便宜的事!用你的命交换我也许可以考虑一下。”
      被捆绑着双手、双脚的姒夷抬头大喊:“大人,你被骗了,洪柏和骅午是这个妖魔这边的人!”
      淳州侯点头:“我早就知道他们是那个女人身边的人。”
      
      姒夷张嘴:“那……”
      “所以我故意让他们两人来刺杀那个妖魔,留在我身边他们会坏我的事的。”淳州侯一脸愤恨地看着清橙:“看不出来你还有点本事,居然那么快就平息了民乱。”
      清橙淡淡回到:“托福。正因有你的传言,现在全国民众都知道我手里的宝剑能收服妖魔,而且这把宝剑还是巧国遗失了几千年的宝重。我还要感谢你,让民众更加信任我,让他们坚信我会是一个千古的明君。”
      
      淳州侯暗暗咬牙,散播了近十天的谣言居然没有引起一点民愤。
      清橙把剑放在姒夷的脖子上:“换还是不换?”
      淳州侯一脸的轻蔑:“他那条贱民不足惜,要不是我,他能够当上左将军?所以,姒夷,”淳州侯缓缓对姒夷举起了箭,“就算是为了报答我,你安心的去吧!”
      如流星划过的箭矢插入了姒夷的胸膛,姒夷一脸的难以置信:“大人,您......”
      
      淳州侯用手轻抚着弓箭,语气轻柔:“姒夷,你也不想那个妖魔用你的生命来威胁我吧?”
      姒夷嘴里吐出了一口鲜红的血,嘴边挂着一抹讥诮的笑:“原来如此,所以天帝早就有安排了!我现在就是报应,被自己最敬爱的人杀死。”
      他缓缓闭上了眼睛:“不过……淳州侯您……小心!。”然后了无生息。
      
      “可惜了,他那么忠心于你。”清橙淡淡陈述。
      “忠心?那是我最不需要的东西。”
      “那想必你也不会可惜大司徒的死了。”
      淳州侯脸色一变:“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大司徒死了,你不能开闸口了。”
      
      淳州侯紧紧握着双手,然后大声一吼:“给我上,杀了这个妖魔!”
      半空中的一千多的人连同骑兽同时冲向了清橙。
      
      清橙站在原地没有动,只是缓缓拔出了剑,脑后的头发无风而动,飘散在空中,身上的衣服也“唰唰”飘舞响动着。手中的流光剑颤抖着发出了蓝色的光芒,蓝色的光芒不断扩大扩大,直到照亮了天空,然后所有光芒笼罩在那些骑兽身上。
      
      正在俯冲的骑兽突然停在空中,身躯不停地扭动,嘴里不断喷着粗气。
      无数的人影被骑兽从空中摔下,重重的摔向地面,□□着再也不能起身。一少部分人尝试着操控骑兽,有惊无险地降落在地面。但是刚下地他们就后悔了,因为他们感觉到了深沉、冰冷的杀气。在那杀气之下,他们丝毫不能动弹,额头上的汗水大滴大滴的落下。
      
      好可怕,他们会死,会死在这!大家的心里充满了绝望的恐惧。为什么?他们是死士,为什么还会感受到死亡的恐惧?他们明明经历了无数的死亡,自认不会害怕任何一个人,可是现在面对这漫无边际,深沉如大海的杀气,他们不想抵抗,也没有能力抵抗。那个冰冷女子的眼神告诉他们:反抗者,死!而他们丝毫不怀疑她会付诸于行动。
      
      “所谓死士,还是一样的垃圾,和你的州师没有任何不同。”清橙对着同样被摔下地的淳州侯冷声说道,“你也一样,几年都没有任何的长进,连报仇的手段都用的拙劣无比。”
      淳州侯也被清橙的杀气压的不能动弹,但是看着那张精致脸上的表情从头到尾都是无表情,还用那种平静的语调嘲讽他,蔑视他,淳州侯猛然抬起头怒视清橙。
      那眼里的血腥和仇恨让清橙身后的三人为清橙悄悄捏了把冷汗。
      
      “住手!收回杀气和剑光,否则这些民众,马上死!”清橙的身后传来了粗嘎的男音。
      
      清橙收回灵压,手握流光,冷冷转头看向身后:二十个衣衫褴褛、面带哀求和凄苦的民众被二十个穿黑衣的人用刀挟持着,刚刚开口之人正是站在首位的中年人。
      
      淳州侯看到来人,不禁得意一笑:“哈哈,我的州宰你来的真及时。真是天不佑你这个妖魔呀!”
      “你想如何?”清橙冷声问道。
      “我想如何?!”淳州侯面色狰狞:“我要你死,用你的头颅去祭奠我的两个爱儿!”
      清橙冷然不语。
      
      “如何?很划算吧,用你一条命换二十个人的生命。”
      清橙双眼看着淳州侯:“好。”
      “主上……”宸莘、洪柏、骅午拦在清橙身前,想阻止她干傻事。
      
      清橙侧身掠过三人:“你想让我怎么死?”
      淳州侯狞笑:“放下你的武器,到我身边来,我要亲手砍下你的头颅。”
      淳州侯觉得自己握着刀的手在发抖、发热,孩儿们呀,马上,马上你们的在天之灵就会得到安慰!
      看着清橙一步步地向他走来,他的心里涌上了难以言喻的满足。
      
      “主上……”宸莘踉跄着,对着清橙的背影伸手。
      洪柏和骅午紧紧拉着宸莘,眼里是满满的焦急和心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