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

作者:芳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二掌

    作者有话要说:
    下周星期二再更新。
      “没有计划。”清橙静静地说到。
      帐篷里所有人的身子微不可见地晃了下。
      延王抽搐着嘴角:“哈......那你为什么发国书让我的禁军过来?”
      “啊,尚隆,你又瞒着我做这种事!”六太大吼,他就说他怎么觉得那些运粮队的人都那么眼熟,原来根本就是禁卫军。
      清橙的语调没有一丝波动:“禁卫军有骑兽,可以用最短的时间把我要的种子送过来。不过没有想到延王陛下你那么好心,会亲自带队而来。”
      
      延王终于忍不住地大翻了一个白眼:“啊,我就是太好心了。”
      六太幸灾乐祸地笑了:“自作多情,活该!”
      
      不过旁边的塙麒、洪柏、骅午三人却没有心思看笑话,只是略带焦急地看着清橙。必须马上制定出作战计划,不然就真的会如延王所说“死定了”。
      
      “救命......救命呀......”
      “起火了,快救火呀!”
      “快来人……救命!”
      “老伴......”
      ……
      
      就在帐篷里一片沉默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哭喊声。
      清橙站起身,走过去,掀开了帐篷的门帘:红红的火光映亮了灰暗的天空,一些老人在地上声嘶力竭地哭喊着,一些骑兽快速地向地面俯冲拽起一个人又快速地升上了天空飞走。
      
      一个缺了一条腿的老人爬在地上不能移动,眼睁睁地看着一个人骑着一头吉量俯冲而来。
      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好一会没有任何动静,他又小心翼翼地睁开了眼睛:一个深着一身紫黑襦裙的女孩背对他站在他身前,而那头吉量匍匐在地正口吐白沫,它旁边还躺着一个表情痛苦的男子。
      老人睁大眼仔细一看,那男子正用左手捂着右臂,深红色的血正透过他的左手流淌在地上。一条手臂静静地躺在他不远的地方。
      
      背对老人的女子轻轻转身面对老人。
      老人的双眼一亮:“清橙大人……”
      
      “清橙大人,那些人抓了大概有五十个人,现在已逃跑了。”宸莘气喘吁吁地跑到清橙的身前,在有民众在场的时候,他们一律叫清橙“大人”。“除了帐篷起火,民众都及时救出来了,没有人员伤亡。”
      “你带人去灭火。”
      “是。”宸莘扶着老人向无火光的地方走去。
      
      “清橙,他们已经开始行动了。”延王走到了清橙的身边。
      
      “洪柏,你来拷问这个人他们的目的。记着,别弄死他。”清橙对正蹲在受伤男子身边的洪柏说。
      洪柏回头一笑:“放心,主上,我会让他一字不露的说出来。”
      
      “骅午,你去和延王带来的人一起警戒,别放过任何可疑的人。”
      “是。”骅午快步离开。
      
      “喂,你不是说我的禁卫军只是为了给你送粮种吗?”延王抗议。
      清橙淡淡地看他一眼:“反正你原本的打算也是带他们过来帮忙。”
      延王无奈:“我说你呀,你就不能坦率一点吗?明明所有事情你都了若指掌。”
      接着,他更无奈地看着清橙理都不理慢悠悠地走回了帐篷。
      
      六太好奇地看着清橙,他完全没有看出她是怎么救了那个老人的,明明砍断了那个人的手臂,可她身上一点血腥味都没有。
      “主上,他们为何要抓那些民众?”
      “笨,”六太用“笨蛋”的眼神看着塙麒,“明显是用来威胁你们的。”
      “哟,马鹿,”延王笑言,“你终于聪明了一回。”
      六太以不屑的眼神回看延王:“什么叫‘终于’?我一直都很聪明,是你自己太迟钝没有察觉到我的聪明。”
      
      这时,清橙开口了:“塙麒,你去蓬山一趟,去向玄君要一份证明。”
      “好的。不过,是什么样的证明?”
      清橙手上一阵七彩之光闪过,一把天蓝色的剑出现在她手里,古朴而不失华贵。
      
      “这就是那把传说中的剑,巧州国的宝重—流光?”延王以赞叹的眼神看着流光剑,“没有一般宝剑的血腥和杀气,反倒散发出沉稳、鲜活的气息。”
      清橙把剑递给塙麒:“让玄君开出证明,这是被天帝收回的能降伏妖魔的巧国宝重流光剑。”
      
      塙麒紧紧抱着剑。原来是这把剑,主上就是凭它收服了妖魔。只要玄君给出了证明,那么再也没有人能以此为借口伤害到主上了。
      “主上,我这一来一去要用很长的时间,可是您现在……”塙麒迟疑了一下。现在淳州侯已经开始行动了,他不在身边还带走了主上的武器。“主上,我把辟邪和女娇都留下来。”
      
      六太好笑:“那你怎么去蓬山?变成麒麟?”
      塙麒一脸严肃:“正是,麒麟拥有世上最快的脚程。使令留下来帮助主上,我一个人去蓬山。”
      六太无奈地看着塙麒的一脸正经。
      
      “主上?”塙麒看着清橙。但是不管主上同不同意,他也一定会把使令留下。
      “你自己决定。”
      “是。”塙麒眼里闪过安心和高兴,然后对着地面吩咐,“辟邪,女娇,你们留下来帮助主上。要一切听从主上的吩咐。”
      “是,台辅!”地下传来两个声音,一轻柔的女声,一低沉的男声。
      
      塙麒恭敬地向清橙行了一礼,然后由女怪蓝氤抱着,飞上了云海。
      
      “不再派一个使令跟着?塙麒身边只有一个女怪,很危险。”六太担忧地看着清橙。
      “麒麟很固执。”
      “就是,我也有同感。”延王笑着附和,“马鹿,你不必担心你的同伴,塙麒自己已经打定了主意,就算清橙不同意,他还是会暗中把使令留下。”
      六太嘴一扁,麒麟就是那么可悲的生物,心里永远是自己的主人最重要。
      
      “他不会有事,淳州侯的目的不是他。”
      延王正色:“说到这,清橙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是怎么安排的?还有淳州侯为何如此仇恨你?”
      清橙继续在书桌上涂涂画画,过了一会儿才淡淡地说:“他想杀我,是因为我杀了他的两个儿子。至于安排,等洪柏和宸莘回来再说。”
      
      延王张大嘴:“怪不得,人家和你有不共戴天之仇呀!”
      清橙点头:“几年前,我在符杨郡被几个女孩子赖上,让那个太守以为我是那几个女孩搬来的救兵,而且他似乎还想让我当他的小妾,就派了很多兵来追我。然后我就把那个太守杀了,直到在怀宁郡的时候被淳州州师包围,才知道那个太守是淳州侯的儿子。”
      六太也张大嘴:“被州师包围,你也能安然无恙?”
      
      “那些州师都是杂兵,很好解决。下友,就是被流光收服的妖魔杀了怀宁郡的太守,当时听那些士兵叫嚷,好像那个太守也是淳州侯的儿子。即位大典那日,淳州侯好像认出我就是杀他儿子的凶手,很激动,没有控制好自己的表情,还仇恨的看着我。我就知道他不会善了。”
      
      延王在一边嘀咕:“杀了人家的儿子,善了的了吗?”
      
      这时,洪柏带着一脸灿烂的笑意走进了帐篷:“主上,该问的都问出来了。”
      延王挑眉:“这么快?”
      洪柏点头:“什么刑罚都没有用,他就招了。可惜!”
      六太一脸无语地看着洪柏脸上还带着遗憾。
      
      “咦?台辅大人呢?”洪柏四周看了一圈,没有看见那个金发、冷漠的身影。台辅大人舍得离开主上?平时的他可就像背后灵一样,主上在哪儿,他就一定会在哪儿出现。
      “他另有任务。”
      “主上,那臣现在就说刚刚审问出的结果。据那人交代,他隶属于地官府,他们刚刚组队来抓民众是为了威胁台辅。”洪柏轻轻看了清橙一眼,“还有就是……就是逼剩下的民众反抗主上您。”
      
      延王勾起了一抹深深的笑:“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好计谋。他们惧怕塙麒的使令,所以用民众威胁他不得动手,还可以用那些民众威胁他们的家人对你动手。他们吃定了你不会弃民众于不顾。”
      
      清橙看向洪柏:“已确认地官长和左将军参与了此事?”
      “是的,主上。姒夷会参与叛变是因为淳州侯当初帮他杀了前任左将军,他才能当任左将军。茈稔叛变的原因臣却猜测不出。”
      
      看着清橙一脸的无动于衷,洪柏有点怕怕的:“主上,当初臣说了谎。”
      清橙点头:“我知道,以前的冢宰和六官都是你们用了手段杀死的。”
      洪柏惊异:“那当日主上为何不拆穿臣?”
      “一,没有证据;二,过去的事不想计较;三,当日你并没有说谎,至少关于你的部分没有说谎。你和骅午确是奉了止王的命令去杀人,至于谋害六官,你们应该只是旁观。”
      “主上为何如此肯定?”
      “因为我相信你确实是一个怕死之人,一个没有找到生存目标的怕死之人。”
      
      洪柏在心里深深叹息:可怕、可敬的主上,您看穿了我的一切,可我连您的影子都还没有摸到。
      洪柏又扬起了一个笑:“那主上也定知茈稔叛变的原因了。”
      
      “他从来就没有承认过我。我在翠篁宫的一系列行动让他心急了,也知道以后不能任意地掌控权利,而且他很害怕以前的所作所为暴露,所以当淳州侯找到他的时候,他没有犹豫地就同意了。”
      
      洪柏在内心惊骇:“主上一直知道淳州侯的行动?”
      “即位大典之后,下友一直在他身边监视他。”
      “所以主上派茈稔去疏通河道?”
      “淳州侯让地官长找个机会离开翠篁宫。”
      “......”
      “原本以为大司马会加入他们的,可是想不到他拒绝了淳州侯。”
      洪柏苦笑:“主上,大司马不是没有考虑过,但是他要的只是权,并不想杀了主上。”
      
      清橙面无表情地道:“可惜,原本想把他们一锅端的。不过没有关系,总有一天他会忍不住的,还有宁州侯和源州侯。”
      洪柏的声音直接变了调:“主上,连宁州侯、源州侯他们的事情您都知道?!”
      
      延王呵呵一笑:“你是指宁州侯、源州侯杀了逃难的民众用他们的尸体去养活乡府里的人还是指宁州侯也想当王?”
      “延王陛下,您怎会知道宁州侯想当王?”这是只有他和骅午才知道的事情。宁州侯在止王死后从来没有去升山,就是因为他觉得只有他能当王,不用他升山塙麟就会自动跪倒在他跟前,可是错王的出现打破了他的幻想,也是他带头让宁州脱离了翠篁宫的管辖。
      
      延王但笑不语。
      
      “主上,主上,外面都在谣传主上是妖魔所变!”宸莘又急冲冲地冲进了帐篷。
      
      洪柏张大了嘴,这下他知道淳州侯为什么要置主上于死地了。淳州侯的两个儿子当年在下界强抢民女,最后也因此把命送在一个女孩手里。淳州侯当时下令在各国通缉那个女孩,说她是由妖魔幻化,残忍无比杀死了很多巧国的官员,不过好像一直没有找到。原来那个女孩就是主上呀!
      洪柏困难地吞了吞口水。虽然他不相信主上是人形妖魔,但是从那几个州侯说起她时闪躲、恐惧的眼神就知道主上杀人时有多恐怖。而且……想到这,洪柏再深深打了个寒颤。刚刚主上救那个残腿老人时,他还没有反应过来,主上眨眼消失在他眼前,然后那个地官府的人就“咚”的一声和吉量一起倒在地上,旁边还有一只带血的手臂。而他从头到尾,根本没有看见主上是何时出手的!
      
      延王则看着清橙眯起了眼睛。这个女孩真的只有二十岁?可是为什么行事如此的老练,甚至还能先一步把塙麒派往了蓬山去拿证明,淳州侯的所有行动都被她掌控着。
      他深深叹息,这次死的最惨的只会是淳州侯!
      
      “洪柏,你知道刚刚被抓的民众在哪?”
      洪柏拱手:“好像就在这附近,由茈稔看守。他们现在暂时还没有危险,要等淳州侯围攻的时候,他们才会上场。”
      静默了好一会,清橙开始在一大堆文件里翻翻找找。
      “主上,您要找什么?臣帮您!”宸莘也帮忙翻找。
      “傲霜城的地图。”
      宸莘凝神思考了一会,在地上的文件堆里一阵摸索。然后双眼一亮:“主上,是这个吗?”
      
      清橙接过一看,点头。桌子上的文件全部被她扫在地下,然后把地图铺开在桌子上细看。
      延王和宸莘、洪柏也走过去观看地图。
      
      “主上,我们现在呆的地方刚好靠近傲霜城的中央,茈稔一打开闸口,整个傲霜城就全部完了。”洪柏看着地图眯眼。
      “什么?那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要打开河道的闸口?他是想造反吗?”宸莘的语气充满了愤怒。
      “你不知道吗?你们的淳州侯要杀死你们的主上。”
      “六太,冢宰对这些情况一无所知哟!”延王提醒六太。
      
      “什么?”宸莘感觉自己有点喘不过气,“淳州侯要杀主上?为什么?”
      洪柏扶着宸莘:“冢宰大人,你何必感到奇怪?你应该知道就算不是今日,往后他们一样会叛乱。”
      “为什么?主上不是说过不计较他们的过往吗?好不容易,大家鼓气了信心重建巧,他们为什么要叛乱?为什么又要让大家陷入灾难之中?”宸莘苍老的脸上落下了泪水。
      
      延王暗中摇头,这个冢宰太温和了,怪不得以往镇压不住那些人。
      
      忽然,宸莘反手抓住了洪柏的衣襟,使劲摇晃:“那你呢?你有没有参与叛乱?你一向是和他们走在一起的。有没有?有没有?”
      洪柏被宸莘摇的眼花:“冢宰大人,如果臣参与叛乱,你认为主上会不知道?主上会让臣正大光明地站在这参与讨论?”
      
      宸莘还是抓着洪柏的衣襟不放,语气里满是愤恨:“谁知道他们是不是派你来迷惑主上?就像当日你的一番话就迷惑了天蓝,她一直责怪自己当初误会了你们。但是我不会,大司马和大司徒、左将军眼里的阴狠骗不了我,而你是他们中最会演戏的一个,除了大司空,我们任何一个人都没有看透你。主上是一个女孩子,文弱的女孩子,你却怀有高超的武艺,你认为我能放心你?”
      
      延王、六太和洪柏听到最后几句话,黑线不由的挂满了头。文弱的女孩子?他从哪儿看出她很文弱?
      延王无语望天。如果刚刚那个在一瞬间徒手打晕吉量,再生生撕碎一个男人的手臂的女孩是文弱女孩的话,他不知道他是不是应该被人称为“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
      
      洪柏抓着宸莘的双手,让他不能再摇晃他:“冢宰大人,主上......主上她不文弱,相反她很强悍。主上就是那个‘紫薇’。”
      “紫薇?那个紫薇?”宸莘疑惑地看着洪柏。
      “被淳州侯通缉的那个紫薇。”
      宸莘双眼大瞪:“那个杀了七个太守,五十余个乡长,然后在他们的尸体上刺上一朵紫薇花的‘紫薇’?”
      洪柏点点头。
      “你说那个‘紫薇’是主上?”宸莘的嗓音由苍老变为尖锐,充满了不可置信。
      洪柏再点头。
      宸莘僵硬了。洪柏顺势拉出衣襟,脱离了宸莘的双手。
      
      两分钟后,宸莘回神,僵硬地把头转向一直在看地图的清橙:“那现在外面‘主上是由妖魔幻化’的流言就是淳州侯传出来的?因为主上杀了他的儿子。”
      洪柏整理着被宸莘抓乱的衣襟:“恐怕是的,淳州侯就是想借这个流言引起民众的反抗。”
      
      “主上,这该如何是好?民众的分辨能力太低了,恐怕他们会相信那个流言,从而上淳州侯的当。”宸莘想在帐篷里转圈圈了。
      延王好奇地看向两人:“你们的主上确实能够驯服妖魔,你们真不怕她是由妖魔所变?”
      
      宸莘恭敬行礼:“延王陛下,主上这么杰出的人怎会是由没有智慧、没有良善之心的妖魔所化?就算主上能够驯服妖魔,我相信那也是天帝赐予主上的特殊能力,让主上能更好地发展巧。”
      洪柏则说的直言不讳:“妖魔能成为王,那天帝的天纲不就成摆设了?”
      
      延王双手交叉抱胸:“原来你们还不是无药可救,至少判断力还在。我还以为你们会顺势除了清橙呢!”
      
      “怎么会呢?主上可是臣和骅午共同认定的以后不用时时担心会砍我们脑袋的主上。”
      宸莘一脸的坚定:“主上是天帝赐给巧的明君。”
      
      “讨论完没有?”清橙静静地看着几人,“完了,就听我说。”
      “主上,臣仅遵吩咐!”宸莘和洪柏同时上前。
      “嘿嘿,我帮你试试他们的忠心。”延王双手一摊,笑。
      一直安静听他们谈话的六太也双手抱胸,对着延王甩出两个字:“多事!”
      
      “洪柏,淳州侯是不是来找过你和骅午?”
      “他只找过我,因为骅午一向是跟随我的行动。他给我们三天时间考虑是否和他一起行动,明日就要给他答复。”
      
      清橙慢吞吞的卷起了地图,然后看着洪柏道:“那之后的事就很好办了。”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