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

作者:芳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四章

    作者有话要说:
    抱歉啊,同志们,下次更新要等到下周星期二了。因为明天我要出差,下周星期二才能回家。
    到时我会多更新点的!
      “哈哈哈哈!”淳州侯的双眼充满了血丝,“走快点,快点过来!”
      清橙一瞬身站到了他身前。
      
      宸莘抓紧了自己胸前的衣襟,不能呼吸。
      洪柏和骅午也紧张的无以复加。主上到底想怎么做呢?现在他们也不能动手,因为那些民众被挟持着。
      
      清橙静静的与淳州侯已渐入疯狂的眼对视。
      淳州侯一瞬间恢复了神志。他已理解了茈稔为何会如此惧怕眼前这个女人。眼神平淡无波、空无一物,那种平淡好似看透了世间的一切,没有任何事物能够进入她的眼里,也正是这种平淡让人心悸。
      纤弱的身躯,黑亮的头发,弯弯的眼眉,秀挺的翘鼻,明明从哪一方面来看着都该是一个弱女子,该是被人养在深闺娇宠怜爱的女子。可是她就静静站在那儿,静静看着你,那一身的王者气势就展露无遗。没有语言,没有动作,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只要看着她,任何人都会觉得:她,天生就该站在最高处,受人敬仰、膜拜。天下舍她其谁?
      这样的人留不得!淳州侯更加攥紧了手里的剑。
      
      “任人宰割的滋味如何?”淳州侯眼里的恨意似要倾巢而出,“我儿当日就和你现在一样,害怕、恐惧、绝望……”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害怕、恐惧、绝望?”清橙冷冷打断他的自语。
      淳州侯的眼睛又红了:“是吗?不害怕?不恐惧?不绝望?”接着冷笑一声:“如此,我就不客气了。”闪着银光和杀气的利剑向清橙的脖子砍去。
      
      宸莘紧紧闭上了眼睛。
      洪柏、骅午手持软剑,飞身而去。
      
      剑挥舞而下。
      淳州侯瞪大了双眸,眼前已无清橙的身影,他也没有发现她是怎么消失的!
      淳州侯身躯蓦地一僵。
      一双冰凉的小手掐在他的脖子上,只要他一动,他的脖子就会应声而断。
      
      形势直转而下。
      挟持民众的黑衣人傻眼,到手的胜利又飞了!
      淳州州宰持匕首的右手轻轻颤抖着,双眼无力地闭上。州侯大人,你刚刚为什么不趁她没有注意的时候就动手呢?
      
      宸莘睁眼,看见清橙无恙,先是兴奋,然后无力地瘫在地上。再经过一次这样的惧怕,就算他是仙,他也承受不起了。
      洪柏和骅午稳稳落在淳州侯身前。洪柏的软剑抵在淳州侯的小腹上,骅午的软剑则直抵他的心脏。
      
      洪柏在额头上轻轻抹了一下:“主上,请您少做一些会吓破臣胆子的事。微臣还想活很多年。”
      骅午轻轻点头表示赞同。
      
      “这下,又反了。淳州侯,你要如何?”
      “......”
      清橙手上微微施了点力:“我最不喜欢受人威胁。不知你的那些死士会不会受人威胁?”
      “如航,动手!杀了那些民众!”淳州侯无视卡着他脖子的手,以及抵着小腹和心脏的软剑,硬声向州宰下令。
      
      洪柏带着杀意微微一笑:“要是敢动手,那么……就这样!”
      “啊啊!!”淳州侯凄厉的叫声让州宰的手不停抖动。
      淳州侯的右臂掉在地上,带着鲜血,手指还在抽动。
      
      “放人。”清橙在淳州侯的耳边下令。
      淳州侯的嘴唇被自己咬出了一排深深的牙印,他恨恨地吐了一口血水:“你休想!既然已落在你的手里,我就没有想过还有活路,所以即使要死,老夫也要拉你垫背!”说着又哈哈一笑,“真可惜,我看不见那些民众对你恨之入骨的眼神。”接着又大吼,“如航,动手呀!”
      
      “大人!”州宰眼泪、鼻涕一起流,“对不起,臣要违背您的意思了。”州宰持匕首的手不再抖动,稳稳的陷入了被他挟持的民众的脖子里:“陛下,只要您放了州侯大人,保证不追究他的罪责,臣马上就放了这二十民众。”
      “如航,”淳州侯红着眼眶想挣脱清橙的手掌,“不要求情!我们这是叛乱,而且已经死了几百人,你认为这个女人会放过我们吗?你不要痴心妄想了!”
      
      清橙点头:“不错,不可能放了你们。”
      “陛下,求您放了州侯大人,不然,我真的会动手的!”一丝殷红在银亮的匕首上闪过。
      “如航,你个笨蛋!”淳州侯大喊,“你快杀了那些人!我们这还有一千多人,我就不信这个妖魔一瞬间能杀了这么多人,只要逃脱几个出去,那么她对民众见死不救这个消息就会传遍十二国!”淳州侯解恨地一笑,“那时,就算没有杀死他,她也会比死难过。那样,我也算为我儿报仇了!”
      
      “哼,逃?一个也别想逃!”一声冷哼从阴暗处传来。
      几秒后,一个修长的人影出现在大家眼前。长长的金色发丝随风飘扬,阴柔、冷漠的容颜让四周一片寂静。
      
      “台……台辅大人!”众人都呆愣地看着那个修长、冷傲的身影。
      “妖......妖魔……”又是一个颤颤巍巍的声音。
      众人睁大眼-一看,四只散发着巨大杀气的妖魔呈四边形包围了他们。金色斑点的妖魔蹲在金发男子的脚下,刚好在他们的前方对着他们呲牙;白色的狐狸堵在他们的后面,三条雪白的尾巴高高竖向天空;红色的蛊雕扇着大翅膀挡在他们的左方,而右方则是有一对翅膀的人形妖魔,蓝色的眸子正对他们发出森冷的杀意。他们已无路可逃!
      
      “淳州侯大人,这下……你,要怎么办呢?”修长身影的男子对着淳州侯柔柔一笑,但眼里的冷意就好像芳极国的大雪移到了温暖如春的傲霜。
      
      看着那一笑的宸莘、洪柏、骅午深深打了个冷颤。台辅大人,已经气的失去了理智!
      清橙淡淡看向塙麒身后的那个潇洒身影:“延王陛下,你不是说和塙麒留在帐篷里?”
      延王无辜一笑:“这可怪不了我!那小子,”他指着冷冷看着淳州侯的塙麒,“突然醒过来,说什么你有危险,跳起来就往外冲,我拦都拦不住。”
      
      “塙麒,回去,这没有你的事。”
      “不,”塙麒的固执又上来了,“我要留在这,这点血腥味对我没有什么影响。”
      天空的月亮刚好照在塙麒的脸上。
      洪柏黑线,那张比鬼还惨白的脸叫没有什么影响吗?
      
      “不要让我说第三遍,回去。”
      塙麒的身子晃了晃,还是坚决摇头:“回去我更加不安心。主上,不用担心我,除了蓝氤和女娇有一点影响,辟邪和下友完全没有因为我难受而力量受到影响,辟邪一直在我身边保护我。而且……”塙麒微微眯上了那对紫水晶的眼,“对付这等残兵,就是受到点影响的女娇一人也就足以应付。”
      
      话音刚落,众人的眼前闪过两道如风的影子,快得只能捕捉到残影,然后就听见了比淳州侯开始还大声的凄厉叫声。
      州宰躺在地上满身鲜血,已失去了生息。剩下的黑衣人也都伤的看不出原貌,只能从他们还睁着的眼睛看出他们的恐惧。
      茫然的民众也醒过神,看见周围的残肢烂体,不禁抱头,呐喊,痛哭。
      淳州侯身后的那一千多死士刚经历了清橙那恐怖的杀气,现下这二十余声痛哭的呐喊更让他们觉得毛骨悚然,他们觉得自己的一只脚已踏进了地狱。
      
      “主上,卑职降服,请主上恕罪!”
      “主上,卑职降服!”
      “主上……”
      “主上......”
      ……
      还剩下的一千多人纷纷对清橙下跪,请求清橙的饶恕。
      
      清橙轻轻偏头,问淳州侯:“死士?”
      淳州侯懂她的嘲讽,他费尽心血培养的只为他而死的死士叛变了,甚至还没有正正经经的交战一回就叛变了。
      
      “不能饶恕,胆敢伤害主上的人一个都不能饶恕。”塙麒语气森然。即使主上安然无恙地站在他面前,他也不能忘记刚刚梦里的无力和痛苦。一千多人对着主上挥刀,淳州侯对着主上狞笑,他在一边哭求,可那些人仍然一刀刀地砍在主上纤细的身子上,心痛得让他恨不能代替她。而他不想像在梦里一样无力,他要把那些危害全部排除,所以眼前这些伤害了主上的人,怎可能饶恕?
      
      那些死士伏在地上,像筛子一样抖动。
      洪柏翻了个白眼,对于塙麒紧张清橙的程度,他甘拜下风。
      
      “淳州侯,你没有筹码了。”
      清橙淡淡说完这句话,手微张开,然后又骤然合拢,紧捏着淳州侯的脖子手腕轻轻一转。
      “咔”的一声,淳州侯的脖子九十度转动后,头偏在九十度的地方,静止。
      清橙松开右手,淳州侯缓缓向下倒去。直至“嘭”的一声,带起了一阵灰尘。
      
      看着淳州侯双眼圆睁地躺在地上,死士们的脸变的惨白。当死亡真正降临在他们身上时,他们才觉得死亡是多么的恐惧,也真正理解了以前被他们杀的人面对他们时的那种恐惧,恐惧卡住了脖子让他们不能出声,只能任凭冷汗流下。
      
      “淳州侯啊……”看着那个即使死亡也睁着不甘的双目的淳州侯,延王静立低叹,“你一开始就没有弄清你对手的实力呀。别说她是王,就算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对上她你也只有输的分,那样的女子,要作为她的敌人你……还不够格呀!”
      
      “主上,这些人要怎么处理?”洪柏看着那些一脸害怕的死士,静静向清橙问道。
      塙麒强忍因为血腥味引起的难受,一步一步地挪到清橙的身边:“主上,这些人想对你不利,不能放过他们。”
      洪柏听着塙麒淡然的话语,不禁有趣的淡笑。这个台辅大人很不同呢!所有的麒麟都很恋主,仁慈是他们的共性,在有灾难发生的时候他们首先想到的是民众,会对血腥感到难受和痛苦,如果他们的主人杀人或是让民众流血,他们也会为那些人感到心痛,会不由自主地向王求情让王赦免那些人,可是这位台辅却似乎有种想迫不及待地见到那些死士的血的意味!
      
      延王也在心里打了一个突,麒麟的特性,塙麒表现出的只有恋主和畏血,但最重要的仁慈他一点儿都没有瞧出来。
      
      那难忍的寂静让死士们的冷汗“唰唰”从额头流下。他们恐惧地等待着清橙的宣判。
      
      “把他们带回翠篁宫,编入左军。”清橙宣布的结果让那些以为死定的死士长长舒了口气,然后愣住,这算是高升吧?这么说来,他们应该是因祸得福?
      延王和洪柏挑起了眉。不杀他们,不处罚他们,反倒把他们编入王军?
      塙麒心急:“主上,可是他们……”
      清橙淡淡的一个眼神让塙麒静静低头不语。
      
      “洪柏,骅午你们回各自的地方继续领导民众开荒。宸莘你带人把尸体烧掉,把那些民众送回家,然后留在傲霜城主持大局,整理各州送来的奏折,我带着这些人和塙麒回翠篁宫。民众已知道我的身份,所以我不能继续留在这,需要我看的奏折,由宸莘送到翠篁宫来。”
      听到吩咐的三人静静颔首。
      “另外,把我的命令发到各州:地官长、左将军和淳州侯、以及淳州州宰叛乱被当场格杀,地官长的职位由小司徒晋上,淳州侯以及州宰之位一个月后会派人前去接任,左将军的职位暂时空着,王师现在由我亲自领导。”
      
      不理听到命令后宸莘几人的震惊,清橙径自把头转向那一千多的死士:“统领出来。”
      众人你看我我看你,然后走出一个身材普通、长相普通的男子。
      他惊惧地向清橙行礼:“禀陛下,小人是统领林义。”
      “一天之内,把你们所有人的名字、特长、爱好全部整理出来交给朕。”
      “遵命!”林义的额头抵在地上,死都不敢抬起。
      
      延王一直在一边看着清橙发布了一系列的命令,在听到对那个统领的要求时,眉间闪过一丝了悟,他大概知道她想要做什么了。接着微微一笑,巧州国呀,在她的带领下,将来一定会是一个了不起的国家!
      
      天亮后,清橙和塙麒目送延王带着气势威武雄壮的雁国禁卫军离开,然后和原本是淳州州师现在是王军的一千多人回到了翠篁宫。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