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

作者:芳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 章

    作者有话要说:
    后天继续更新!
      十二国中,每座凌云山上的王宫都是一个国家的中枢,是天帝和王权的代表。它是威武的,威严的,甚至可以说是严肃的、寂静的。但是近一个月以来,巧国的翠篁宫却是热闹的、喧哗的,时不时有大声叫吼的声音响彻翠篁宫。三公、六官匆忙来往于清凉殿和大司马府之间,他们和清橙相互讨论着;他们之下的官员则挤满了诺大的大司马府,大家相互叫嚷、争论着;云海之下的天空也繁忙的如人来人往的街道,各式的骑兽在天空来回奔波穿梭着,那是各州用骑兽向翠篁宫传递资料。
      
      冢宰整理着清橙桌上的纸张,那些纸张上写着的都是朝臣关于如何重建巧的一些想法和建议。他边整理边笑着对清橙说:“主上,臣从来都不知道大家对于重建巧如此积极,还有着如此多的想法呢!”
      “那是因为你们以前都没有这么想过!”塙麒淡淡地说到,手上也在整理着喜州、师州、明州、凉州上递的如小山般高的建议。
      
      “是呀!”大司寇呵呵一笑,“真佩服主上能想到这些!”
      “那是当然,因为是主上!”塙麒听到赞美清橙的话,好像是自己得到赞美一样的高兴着,脸上仍是淡淡的表情,眉眼却是弯弯的。
      “别多话,赶快整理!”清橙自己正在看他们整理好的资料。
      “遵命!”大司寇、冢宰、太宰相视一笑。
      
      一个月的时间在大家既兴奋又紧张的盼望中流逝了。
      朝议上,大家睁着闪亮的眼睛期待地看着玉座上轻轻淡淡的清橙。
      “你们的想法和各州的官员的想法,朕都大致了解了。也看的出来大家对于重建巧都有极高的期盼,因为那么多的意见基本上没有多少是重复的。”
      众臣听到清橙对他们的肯定,不由的咧开一抹从嘴角到眼底的笑。
      
      洪柏身子略向后倾,侧开眼,把身后众人傻笑的表情尽收眼底,不由的也轻轻低头掩饰到唇边的笑意。他从来不知道这些大臣们有如此有趣的表情,看来以前是他和大司马他们几人把他们欺负的太惨了!
      
      “不过……”
      一句“不过”让众官员热情稍减,肩膀也慢慢垮下,眼里更是充满了一丝肉眼可见的委屈。果然他们的想法对主上来说太小儿科了!
      清橙身边的塙麒和下方的洪柏同时深深低头。这些人的表情真的太好玩了!
      “不过,还差一些很重要的人的意见,只要收齐了他们的意见,他们的想法和你们的想法就可以综合齐聚了!”
      
      只要不是搁浅他们的想法建议就好!众大臣望天、挠头、挤眉弄眼,努力地想着还差些什么人的意见。不差了呀,三公、六官、六官之下的所有官员,州侯、令伊、令伊之下的所有官员,甚至连翠篁宫的看门人都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到底还差谁的呢?
      
      想了好一会,大家都没有想出来,又把期盼的目光投向了清橙。可惜清橙只冷冷扫了他们一眼就又继续静坐在玉座之上了,完全不理会他们想要提示的眼神。
      
      “咳!”塙麒轻咳一下,“你们是住在云海之上的!”
      清橙看他一眼,想不到居然是他最快理解她话里的意思!该说不愧是代表民意的麒麟吗?
      众人头上似乎闪烁着一些忽明忽暗的灯泡。他们知道呀,他们一直都住在云海之上,这和那些重要之人的意见有什么关系吗?
      
      洪柏听塙麒一说,也马上了解清橙的意思。他的眼眸瞬间瞪大了一下,这样的做法可是开天辟地第一人呀!
      洪柏看了一眼站在他身边的冢宰、太宰、大司马等五人,发现他们都是一副迷惑的样子。看来大家都没有往那个方向想呢!
      
      “臣想到了!”寂静的大厅里响起了一个轻柔却意外响亮的声音。
      众大臣“唰”地一下把目光投向了那个发声之人。
      清橙也看向了他,是那个大司徒的次官,小司徒韫奕。
      
      “说说你的想法!”
      “遵命!臣想,还需要的一些重要意见应该是下界民众的意见!大家的想法只能在下界实施,而下界的巧却是所有巧国民众的巧,因此除了我们,更重要的是那些要在下界落地生根的民众的想法!”
      “原来如此呀!下界的民众才是那块土地的真正主人!”冢宰捋着胡子,心里暗暗感谢着天帝果然赐给了巧一个英明的王。
      后面的几排大臣也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
      
      清橙点点头:“不错,正是如此!小司徒,你最先想到这一点也说明你心里确实装着巧国的民众,因此朕有一个任务交给你!”
      “请主上下令!”
      “朕把收集民众的意见交给你去办!记得要询问仔细,把他们的想法全部记下来,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和不断重复的想法你都要记下来!而且每一人都要问,不管是老人还是小孩,直到你把这件事全部办妥才能够回宫!办的到吗?”
      韫奕严肃着一张清秀的脸,拱手:“臣保证不负主上所望!”
      
      茈稔一脸嫉妒地盯着韫奕。主上居然越过他直接让一个小司徒领受这么重要的任务?!
      “大司徒!”
      主上为什么不信任他?
      “大司徒!”
      还是说是承肼猜对了,主上自从那一次之后就对他起了疑心(就是小司徒告他草菅人命的事)?!
      
      □□殿的众臣除了茈稔都胆寒地看着高处那个周身快要结冰的男子。
      笨蛋大司徒,居然敢在这么重要的时刻走神,还害得他们也要忍受台辅大人的冰寒之气!
      
      和清橙相处了半年,除了第一次的朝议时清橙稍微放了一点寒气,其它时候的朝议别说放寒气、发脾气,根本连重话都没有对他们说过!所以大家现在已经开始慢慢习惯清橙面无表情、清清淡淡的说话方式了。但是,那并不代表他们就可以无视主上摆出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如果稍微有谁对清橙失礼或不敬,塙麒会把那个人冻成冰柱!他绝不会让任何人有冒犯清橙的机会!
      
      洪柏看了一眼仍不满看着韫奕的茈稔,心中轻笑了一下。主上,你会忍受这样的人到何时呢?
      
      感觉到殿内的气氛越来越冷,甚至还听到一些牙齿相互打架的声音。为了大家不再忍受冷气的侵蚀,骅午不顾众人侧目,透过宽长的袖子,狠狠掐了一下茈稔的手臂。
      肌肉的疼痛终于让茈稔撤回了定在韫奕身上的目光,他正准备用眼神责怪骅午,却发觉所有人的眼神都集中在他的身上,顿时后脑勺的冷汗如雨下。
      不是吧?!他在心中哀叹。
      
      他微微一抬头,就发现台辅那冻人的目光正凝结在他身上,而且台辅大人的眼睛里也冷得要结冰了。不过他却稍微放下了心。
      茈稔知罪地平伏在地:“主上,请恕臣无礼之罪!臣刚刚在担忧小司徒是否有那个能力把主上交代的事情办好,从而走神了!”
      只要不是主上的冷光就好!比起塙麒的冷,茈稔更害怕清橙那虚无却又仿佛无所不在的冷,那种冷是藐视一切的冷,让人深深刻在心底和骨头上的冷!只要尝试过那种滋味的冷,对他来说,其他人身上的冰寒就像少许几片雪花飘在脸上一样,只是冷在表面,化了冷意也消失了!
      
      洪柏淡淡挑眉,茈稔也越来越精了呀,说全部的谎话还不如半真半假来的有效吗?
      
      “大司徒,你是在藐视主上的权威吗?”塙麒冷冷地看着他。
      “臣不敢!臣确是因为担忧而走神,如惹主上和台辅不快,请主上治臣不敬之罪!”
      塙麒的心里充满了怒火,这个人,这个藐视主上权威的人真以为他是仁兽就治不了他吗?!
      
      “塙麒,不要动怒!大司徒是一片好意!”
      “是,臣鲁莽了!”塙麒乖乖后退,打消了想处罚茈稔的想法。
      
      清橙看着茈稔淡淡地说道:“大司徒有如此负责的心态,朕就更放心把这项任务交给你了!”
      “请主上尽管吩咐!”
      “朕想让你组织人去疏通河道!”
      茈稔张大嘴:“主上要把这个任务交给臣?!”
      “这类事情不是一向都是由地官负责?怎么,你不愿意?”
      “不......”茈稔连连摇头,声音里充满了激动,“臣怎会不愿意!臣只是太激动了,感谢主上对臣的信任,臣一定会让堵塞的河道重新恢复畅通!”
      “那朕就放心的把这件事交给你了!”
      “臣领旨!”
      
      “主上,现在下界的民众可以动手开垦土地了吗?四个月的大雨,让土质变的松软,一个月的阳光又不至于让民众难以下脚,臣想这正是垦荒的好时候!”冢宰说完后殷切地看着清橙。
      
      清橙点点头:“嗯,朕知道!冢宰,传令各州侯:组织州师去收捡各地还残留在地面的各类骸骨,然后就地烧毁!同时让民众先留在原地不要移动,且要继续点苍术和雄黄,醋继续在帐篷里熏着,还有蒜瓣也让他们坚持含着,直到朕取消戒备瘟疫的禁令!”
      “臣领旨!”
      
      “大司空,你负责清点庆东国送来的各种农具,记下数目,然后传令州侯派人来取,让他们确保每一位民众手里都有一套农具!”
      “臣领旨!”骅午拱手领旨。
      
      “大宗伯,你去清点戴极国送来的衣物!朕记得当时向泰王要求了五十五万套的衣物,你那里有各州现有民众的数目,所以你把那些衣物按各州民众的人数分成九分,然后由左中右军和州师把衣物直接分发到民众的手里,记得确保每人三套!”
      贤仁和姒夷也拱手而出:“臣遵旨!”
      
      “除了大司徒和小司徒的两个任务,大司空、大宗伯、左将军你们三人的任务要在半个月内完成!”
      “遵命!”
      “剩下的人继续整理清凉殿的资料,也要在半月之内选出几个可行的方案!”
      “臣领旨!”众人回答的异口同声。
      
      凌晨,清橙又静静地站在临渊阁的窗台边。
      “主上,您该歇息了!再不歇息,这天就该亮了!”塙麒端上一杯有安神效用的蜂蜜花茶。
      清橙转过头,淡淡对塙麒说:“你不用天天这么麻烦的为我准备花茶!”
      塙麒轻轻一笑:“一点也不麻烦!我只希望主上喝完后能安心的歇息一会儿,主上已连续几夜没有休息了!”
      清橙端起茶杯喝着,然后静静问道:“各州的意见都综合出来了?”
      “还没有,冢宰大人他们也还正忙着呢!”
      
      “主上,刚刚内小臣问了我一个问题。”
      “嗯!”
      “她问我,主上晚上歇息以后不让她们接近是否是因为不满意她们?”
      清橙看他一眼,没有说话。
      “真的不满意她们呀,那我让太宰再挑一些更细心的人来!”塙麒说着双眼一亮,“要不,主上,我来服侍您!反正,我是您的仆人!”
      清橙握着茶杯的手一紧,冷冷道:“我没有不满意她们,只是让她们在我歇息之后不要接近安宁殿(紫阳宫清橙的卧室)”
      “为什么?她们的职责是寸步不离的跟着主上,这也是对主上的保护!”
      “没有为什么,只是不需要!”
      “主上,晚上您身边内小臣、太仆都不在,甚至连一个侍候的仆人都没有,这样朝臣会担心的!而且我也不放心,我觉得翠篁宫并不安全!”
      
      “哦?”清橙把喝完花茶的杯子放在桌上,塙麒顺手拿起放在了堆杂物的地方。“为什么觉的翠篁宫不安全?”
      塙麒晶莹的紫眸里也满是疑惑:“我也不知道,但是我就是有这种感觉,好像有什么声音一直在提醒我危险快来了!”然后就是满脸坚定,“别人都说野生动物对危险都有着本能的感应,我想用在我身上同样合适,因此我相信我的感觉,主上也请要相信我。请内小臣和太仆晚上守在你的房间吧!”
      
      “......你算是野生的吗?”
      “主上,您说什么?”
      “没什么!那让他们守在安宁殿40步(约55米)开外的地方吧”
      “那......”塙麒原本还想说些什么,但看着清橙的脸色,知道她已让了一大步,所以不好再说什么。
      
      塙麒又开始安静地整理六官的意见,突然想起白日里冢宰在忙碌之中抽空拜托他问主上的事:“对了,主上,冢宰大人他们也问您是否已想好初赦?”
      “嗯,想好了!”
      “什么样的内容?”塙麒略带兴奋。
      “半个月之后你就知道了!”
      “主上......哦,知道了!”塙麒的眼里有一丝淡淡的幽怨,为什么主上连他也不告诉!他想问,可是看着清橙眼里“停止”的意味,他也只有按下满腹的好奇。
      
      还没有到半个月,九州的民众已每人领到了一套齐全的农具和三套换洗的衣物,现在正摩拳擦掌地等待他们的王解除禁令,他们也好去开垦属于自己的未来。
      
      此时□□殿的朝臣维持那目瞪口呆的样子已超过一刻钟了,连塙麒的眸子都是瞪得大大的。
      清橙也不急,只是静静坐在那里慢慢等待众人回神。
      
      二十分钟后,冢宰成为第一个回神的人:“啊......主上......这......”似乎仍然没有完全回神,说话都说不清楚。
      “咳……主上,这个初赦也太……”那个啥了。洪柏第二个回神。
      第三个回神的人是塙麒。主上,现在我一点也不怪您隐瞒我初赦的内容了!
      
      又过了约一刻钟,清橙发觉大部分人都已回神,于是开口对众人道:“如此,大家都照这个命令去办吧!不必觉得羞于见人,因为大家都要去做,包括朕和台辅!明日日出(6点的样子)之时在此集合,记住,这是朕的第一道赦令!”
      
      刚刚清醒的朝臣又被那句“包括朕和台辅”给惊到目瞪口呆,连清橙和塙麒何时离开玉座都不知道。
      □□殿里,立着一尊尊人形石像!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