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

作者:芳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十一 章

      那条令翠篁宫官员呆傻的巧国塙王的初赦是:“凡巧国民众,不论是下界的普通民众还是云海之上的仙人,下至仆人,上达王,所有人都去开荒,种田种地。”
      赦令一出,十二国震惊不已。有惊异的,有事不关己漠不关心的,有等着看巧国官员笑话的,也有对塙王佩服不已的。因为这条赦令挑战的是平民和贵族,王权和民权的底线。
      
      当延王在玄瑛宫水阳殿接到清橙的国书,再看到她颁布的那条初赦时,直接把嘴里的一口茶喷在了旁边等他答复的雁国秋官长杨朱衡的脸上,另一边的延麒六太也被还没有咽下喉咙的桃子呛个半死。
      朱衡压下要暴吼的冲动,用手抹了一下满是茶水的脸庞,深呼吸一口气后才说:“主上,巧国的使者还在外面等您的答复!”
      延王看完国书,对着朱衡邪邪一笑:“同意!由我带队把她要的东西给她送过去,反正那些东西早就准备好了。”
      朱衡冷冷觑他一眼:“我们也早就料到你会趁此机会出宫。”然后静静一拱手,“所以主上和台辅大人十天之内不回玄瑛宫……”
      尚隆和六太在暗中吞了吞口水。
      “那么您二位一年之内别想踏出玄瑛宫半步。”
      “十天之内一定回来,一定,哈哈!”尚隆面对朱衡那威胁的话语,忙不迭的点头。
      
      傲霜城还是一片颓废,破烂且坑坑洼洼的街道和只剩下残垣破壁的房屋。空气中还有一股怪味道,尚隆使劲用鼻子嗅了嗅,是醋和苍术的味道。心里微微一笑,是宗王提供的防瘟疫的药品。
      
      傲霜城的最北面,有一座深山和一大片的草地。现在深山还在,但草地已被民众用来摆放帐篷。整齐且整洁的帐篷一个挨着一个,外面还有一些老人在烧火做饭,红红的火光映在苍老且布满沟壑的脸上,老人带着笑意轻轻擦拭了一下额头被热出的汗看着冉冉升上天空的青烟。
      
      尚隆和六太静静在一边看着。这些人的脸上已经脱去了麻木和绝望,眼里散发着希望的光芒,就像那一缕青烟,给沉寂了五十年的巧带来了一丝生气。
      
      “清橙大人,今天晚上到我家来吃晚饭,好吗?”一个老大娘对着尚隆的方向展开了一抹慈爱的笑容。
      尚隆一回头,就看见清橙面无表情地站在他身后。
      “清橙大人,来我家吧!”
      “我家,我家的比较好吃!”
      “你家的哪儿好吃了?明明大家都是煮的一样的东西!”
      刚刚还一片安静的地方被几个老人的争论声打破。
      
      “我已经吃过了,你们留着给那些在外面垦地的人吃。”清橙对他们面无表情地说道。
      最先开口的老大娘一脸的惋惜:“清橙大人已经吃过了呀!我家老头子今早走的时候还特地吩咐我一定要请清橙大人吃顿饭呢,说清橙大人是女王派来帮助我们重建家园的,一定要好好感谢您!”
      “那等你们家园重建好之后再请我吃饭。”
      “嗯!”老大娘高兴地点头,“希望到时清橙大人不要嫌弃我们的粗茶淡饭。”
      “你们应该有着到那时一定能请我吃大鱼大肉的信心。”
      “是,是,是,我们都有那个信心!”
      
      “你们忙,我还有事。”
      “好的,请清橙大人多注意自己的身体!”
      “是呀,清橙大人的脸色好苍白!”
      “嗯,我会注意。”
      
      “真受欢迎呀!”尚隆跟在清橙的身后,一路上就看到很多人笑着和她打招呼。
      一会儿后,清橙带着尚隆和六太来到几座大帐篷前。
      “主上,您回来了!延王陛下,延台辅,欢迎二位的到来!”站在帐篷前等待的塙麒一看见清橙的身影就快步迎了上来。
      刚走出帐篷的宸莘一抬头也看见了正对他咧开一口白牙的延王:“延王陛下,您......您怎会来此?”
      包着黑头巾的六太从延王身侧跳出:“我们是来给你们送小麦、油菜和甘薯种子的!”
      
      “塙麒,端几杯茶上来!宸莘,你带人去把延王送来的种子分发下去!”
      “是!”宸莘收起惊讶,转身去找人了。
      
      延王走进帐篷,一看差点晃眼:“这.....这文件也太多了吧!”简直比他一个月不批奏折而堆积起来的文件还多。
      他随意拿起一张纸一看,是一张建筑图。看构造,大概是一个乡城的面貌。
      
      “延王陛下,延台辅,请喝茶!”塙麒把四杯茶放在了唯一还空着的矮桌上。
      延王端起清香四溢的茶杯喝了一口茶水,然后看向在桌边往纸上画着什么的清橙:“你的那个初赦是怎么想出来的?太绝了!”
      
      清橙头也不抬:“就是那么想出来的。”
      “你这条赦令可是比阳子当初的初赦还要震惊十二国呀!”
      “那又如何?”
      “你不怕激怒那些大臣吗?在这个等级森严的地方,让他们亲自动手开荒,他们会觉得自己被冒犯噢!而那个后果,你承担的起吗?”
      清橙把图纸上的最后一笔画好,才抬头看向延王:“我现在正在等待那个后果的到来。”
      
      塙麒听到这,手一抖,正画着的那张图纸作废了。
      他却并没有在意,只是焦急地问清橙:“主上,有人想对您不利吗?”
      
      延王眼里闪过一抹深邃的光:“我还以为那个淳州侯会等到巧国基本稳定之后才会动手。”
      清橙看向塙麒:“塙麒,带着延台辅在附近走走,记得别跑太远!”
      “主上,请别把我支开!”塙麒恳求地看着清橙,“我知道主上是不想让我听到那些血腥的事,可是我是主上的半身、仆人,这种时候我不能离开。”
      
      “是的!”六太也点点头,脸上还带着一丝苦涩,“清橙,其实麒麟并不是你想的那么良善!我们或许畏惧血腥和杀戮,可是我们也知道为了稳定那是必要的。不要忘记,麒麟也是兽,还是只忠于主人的兽,所以不要把他排在你之外,你的担忧他知道,可是他害怕失去你的恐惧,你了解吗?”
      
      清橙不语。
      延王宠爱地揉着六太的一头金发。尽管还是孩子的身躯,可是六太的内心却益发地坚定、成熟,这么多年,六太到处帮他收集情报,所接触的政治黑暗面并不比他这个当王的少,麒麟是那样的慈悲之兽呀!
      
      “主上?”塙麒轻唤。
      “随便你,反正到时也不会是我难受。”
      塙麒心安地手执毛笔继续画图。他怎么会难受呢?他一直有种感觉,他仅仅是为她而存在的,不为王,不为巧国的子民,只为她!所以那时她要免去冢宰的职务他没有求情,大司徒和小司徒互相以自己的人头打赌他没有觉得不忍心,相反当大司马和大司徒冒犯她的时候,他却觉得愤怒,想要狠狠惩罚他们!
      
      “你知道了些什么?”清橙淡淡看向尚隆。
      “我来看戏呀!你的淳州侯以兴修水利的名义在雁购买了一千多把冬器。”
      “果然,他不会放过我提供给他的大好机会。”
      
      “什么意思?主上您提供机会让淳州侯叛乱?”塙麒觉得自己心头冒起了点点火星,主上太不爱惜自己了。
      面对塙麒微微上扬的声调,清橙无动于衷,延王换了一个更舒适的坐姿,六太在心里隐隐同情塙麒:像清橙这样冷漠的人,就是你生再大的气,她也照样无视。
      
      塙麒继续问:“还有延王陛下刚刚说的以兴修水利的名义,那就代表地官长也参与叛乱了?”
      清橙还是无语。
      火气继续上升:“主上还故意把地官长派出去疏通河道,给他时间准备?”
      
      六太侧目,塙麒冰山外表下隐藏的是火山呀,而且还是休眠火山,等到适当的时机就会爆。
      
      “主上,请您告诉我,如果您一开始就知晓这些情况,为何不一开始就把那些人处理了,反倒还要给他们机会作好充分的准备?”
      处理?延王乍舌,塙麒说话的口吻完全和麒麟的本性不符。
      
      “这也是臣等的疑问,请主上告知!”
      帐篷内的四人同时抬头:两个人影出现在帐篷的入口,挡住了夕阳的余晖。
      
      “哎呀呀,清橙,这不是你的秋官长和冬官长吗?”延王一副吃惊的样子,嘴角却翘起一个可疑的弧度。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拜见延王陛下,延台辅!”洪柏、骅午看见延王和六太两人在此也很吃惊,但也只是一瞬间,然后迅速恭敬地向二人行礼。
      
      塙麒的火气转向跪在地上的两人:“没有主上的允许,你二人为何擅自离开宁州和凉州?”
      听出了塙麒冰冷语气下的火气,洪柏不慌不忙地禀告:“臣得到消息,淳州侯聚集了近两千人打算包围傲霜。不过听台辅大人刚刚的意思,主上应该早已掌握了这些消息。”亏他得到这个消息后急忙跑去凉州找骅午,后又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傲霜,却不想一切事态的发展还是靠主上的那双手在后面推动。
      
      洪柏和骅午对看一眼,他们做了多余的事情。
      
      “什么?淳州侯打算包围傲霜?”塙麒身上的冷气已经遍布帐篷。
      六太悄悄打了个寒颤,他收回前话,塙麒还就是一座大冰山,开始感觉到的火气根本是他的错觉。
      
      “主上,请告诉臣原因,为何会颁布那么一个明知会有可怕后果的初赦?”洪柏定定看着清橙。那日众朝臣在□□殿回过神之后,很多人明显的起了恼恨之心。从天帝开辟十二国以来,云海牢牢的在仙和民众之间划开了一道分割线,正如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云海之上是民众仰望之所在,那是普通人永不可跨越的地方。虽然他们这些有仙籍的人也是巧国民众,但是自从有了仙籍,他们就已脱离尘世,是高于云海之下的民众的存在,可清橙的一道初赦打破了民众对他们的幻想、崇拜、敬畏,把仙和民放到了同等地位,让仙感到了耻辱,觉的清橙让他们自贬身份,忽视了统治与被统治之间的关系,甚至打乱了由天规定的秩序。
      
      “方便。省力、省物、省钱。”
      “啊?”几人都对清橙的回答不解。
      
      塙麒真实的体会了一下什么叫悲喜交加。明明心里还在担忧、悲愤着,可是听了清橙的解释,又不由的升起了一丝好笑。
      这就是他和主上之间的羁绊吗?他的一切情绪都深深被她牵引着。
      
      清橙又慢慢加了一句:“让淳州侯有机会实现他的抱负。”
      除了塙麒,剩下的人只理解了她后半句话的意思。
      
      骅午迟疑地问:“那主上,所谓‘方便’是指……”
      塙麒恢复了他清冷、孤傲的样子:“让你们去垦荒,可以大量地节约时间和金钱。仙人不怕饿,劳动一整天可以只吃一顿饭,省粮;仙人里大部分都是年轻力壮的人,比起下界众多的老弱病残,他们会很快开辟出新的土地,省力;粮食和劳力都省了,自然就省钱了。”
      
      “哈哈!”延王大笑,“清橙,你的这个想法真的是太绝了!”然后又换了一个坐姿继续说:“而且会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衷心你的人会更衷心你,想反叛的人则更加深了决心,因为你抓住了民心。”
      
      洪柏侧头。好像确实是这样,至少宁州的民众对主上是赞不绝口,对他们这些官员也是敬佩有礼、恭敬有佳,每天忙上忙下的给他们做饭、洗衣,有什么意见都可以畅快地提出来讨论,生活的就像一家人,那种亲切感就是在他加入仙籍以前也是没有体会过的。而在止王和错王时期,在困难和灾难中挣扎的民众心里恨不得把云海上的人扒皮抽筋,但是表现在外的却是无比的顺从,不敢有丝毫的反抗,任由他人宰割。
      
      “也正因为如此,淳州侯打算孤注一掷了吗?”骅午抬头问道,心里却也摇头否定了这个猜测。淳州侯不是那么沉不住气的人,而且这一次他是下定了决心要置主上于死地,这对他来说并没有任何的益处。
      
      显然,洪柏也想到了这一点:“主上,为什么淳州侯会下那么大的决心要杀死您?这不合他一贯的处事风格,臣也不认为他有那个勇气来承担谋逆、弑王的罪责。”
      
      清橙转头,清冷的目光对着洪柏和骅午:“你二人背叛淳州侯来这告密。”
      洪柏一顿,而后微笑:“主上您说错了,并不是背叛,我二人从来就不是淳州侯的人。”
      
      “你们当然不是他的人,你们和他只是伙伴而已。”塙麒冷冷陈述。
      “还是错了,台辅大人,我们也不是他的伙伴。我们不过是没有阻止淳州侯的所作所为。”
      
      “好个没有阻止呀!”延王面带微笑,但洪柏和骅午同时感到了沉重的压迫,不愧是已当了五百多年的王,光是那份气势就没有几个人比得上。“既然当初没有阻止,为什么现在又想阻止了?”
      
      洪伯直视延王眼里的凌厉:“和当初告诉主上的理由一样:怕死。现在的主上并不是止王、错王之流,淳州侯周密的计划不过是加快了他的灭亡,我和骅午可不想白白搭上自己性命。”
      
      延王微微一笑,如春风而过:“清橙,这两个人很有意思,为什么玄瑛宫没有这样的人呢?”
      六太翻翻白眼:“有一个这样的你已经够了,再加两个,那还不天下大乱?”
      
      “把你们知道的消息到报上来。”
      “是!这两千包围傲霜的人中,一多半是忠于淳州侯的死士,另一小半则是禁军和地官府的人。”
      
      “左将军也参与了叛乱?”塙麒眼里的冷光似要冰冻一切。他刚刚在得知有人想对主上不利的时候,还打算派使令去叫左将军带兵来傲霜保护主上,幸好,他还没有派出使令。
      “是的,左将军带领五百人打头阵。”骅午拱手回答。
      
      清橙的眼珠微微转动了一下,然后又静止:“头阵?”
      洪柏一笑:“淳州侯用的可是连环的计划,是坚决的要置主上于死地。”
      
      骅午继续禀报:“左将军失败,就让了解傲霜所有河道流向的大司徒开闸放水,把主上活活淹死在这,同时淳州侯会带领军队在空中对主上射箭。再不行,就用台辅威胁主上自裁。”
      “哎呀,清橙你死定了嘛!”延王笑意深深。
      
      六太狠狠一甩头:“他当塙麒是什么?泥巴吗?任由他搓圆搓扁!”
      延王懒懒的用手撑头:“笨蛋,不要忘记你闻到血腥之后的虚弱。”
      六太低头,确实,血腥味会让麒麟虚弱的动弹不得更不能召唤使令。那个时候的麒麟只能任人宰割。
      
      塙麒脸色苍白地看着清橙,这个时候他深深厌恶自己麒麟的身份,不但帮不了什么忙,还可能会成为威胁主上安全的累赘。
      骅午肯定地说到:“延王陛下已经有了周全的计划。”因为他眼里分明是想看好戏的光芒,和经常出现在洪柏眼里的光芒如出一辙。
      
      延王继续用头撑着下巴,微笑:“不是我,正确说来,是你们的王一开始就拟定好了计划。”
      几人同时把头转向清橙。她把乌黑的眼珠定在了几人身上。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