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

作者:芳落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九 章

    作者有话要说:
    万恶的资本家呀,我连加了一个半月的班,他一分加班工资都不发!
      翠篁宫上下洋溢着一片喜庆。从傲霜山山底宫城的入口皋门到山顶的王城,四处飞扬着绣有金龙的黑旗,所有人都盛装打扮,穿上了正式的黑色礼服,连士兵的铠甲都是黑色的。
      
      清橙身着紫色的王服,外面还披着一件黑色拖地的大裘,头顶上是一顶小巧的金色王冠,王冠上缀满了各色宝石,在旭日照耀下发出耀眼的光芒。塙麒也身着一身黑紫色的长袍站在清橙身后一步的距离。
      
      在各国来宾的注视下,清橙和塙麒缓缓站在了□□殿外的空旷处。
      当巧州国最尊贵的两人的身影出现在□□殿外的阶梯之上时,朝拜的官员和兵士齐刷刷地跪下,然后寂静无声。
      
      塙麒对着清橙单膝跪下,当着所有人郑重地说出了他对清橙永远的誓言:“遵奉天命,迎接主上。不离御前,不违诏命,誓约忠诚。”
      “我宽恕!”
      
      “塙王陛下万岁!”塙麒和下方跪拜的官员都低头朝贺。
      “众卿平身!”清橙轻甩衣袖。
      
      随之而来是震天的欢庆声,兵士们拿下插在石柱上的王旗挥舞着、欢叫着。清橙想,现在这个时刻大概傲霜山所有的王旗都被这么挥舞着吧!不过她也理解了,为什么历朝历代有那么多人不择手段地想爬上这个位置,甚至不惜拿自己的生命去赌。面对这几万人的朝拜,有谁不心动?又有谁能逃脱坐拥万万人,独掌生杀大权的诱惑呢?
      
      随后又去太庙祭天,祈祷上天守护巧州国,这一次的祭拜后,巧州国的妖魔就会消失。这就是“郊祭”。最后去富寿殿祈祷,这里供奉着全国里木来源的路木,只有这颗路木结实,下界的里木也才会开始结卵果。
      
      等清橙从富寿殿出来,大家又是一阵欢呼。之后就是国宴的举行,除了庆、雁、戴三国的王和台辅都来了,奏来了太子和台辅,其余国家都是派使臣送来了庆贺的国书。国宴上,丝竹之声,不绝于耳,衣袂飘飘的侍舞者巧笑倩兮,让大家享受了一场视觉、听觉上的盛宴,直到亥时(21点至23点)各国来宾才尽兴离去。
      次日,由冢宰宸莘负责,恭送各国使臣离开。而庆、雁、戴、奏四国的王和台辅则由清橙和塙麒亲自送到路门,看着他们离开。
      清橙的即位大典自此完美结束。
      
      塙和五十年四月,宰辅塙麟失道,逝,蓬山结巧果。五月,塙王逝,谥错王。
      五十年六月,冢宰设仮朝任仮王,改年号为天佑。
      天佑五年四月,蓬山升黄旗。
      天佑三十年三月,蓬山舍身木又结一巧果。
      天佑三十六年五月,蓬山再升巧国黄旗。至五十年六月,蓬山公于下界寻找王,终在雁州国寻获,自此,巧主塙王清橙立。
      塙王清橙,陈氏。于天佑五十年六月,登蓬山承天赦,入神籍,是为塙王。改元紫橙,紫王朝始。
      《巧史橙书》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清凉殿中,清橙和塙麒静静地批改着奏折。
      突然,房顶出现了一阵小小的“滴答滴答”的声音。
      清橙向屋顶望了一眼,下雨了吗?
      塙麒也停下笔,侧耳细听。“主上,好像下雨了!”
      正在这时,“主上,喜报!”冢宰兴奋着一张老脸,冲进了清凉殿。
      “冢宰大人,你的礼仪!”塙麒淡淡地提醒他。
      “啊,对不起,主上!老臣实在太兴奋了!”宸莘连忙跪下。
      
      “起来说话!”
      “谢主上!”宸莘用手提着长袍的下摆,站了起来。随后又语带兴奋地报告:“主上,下雨了!四十多年了,终于又下雨了!”
      
      “真的开始下雨了?”清橙的声音冷了起来。
      “是的,主上!虽然现在还是毛毛细雨,但是现在正是雨季,所以不久后雨会越下越大,等雨季一过,干涸的土地就会变得松软,那时民众就可以动手耕种了!”
      “蠢材!这有什么好兴奋的?现在是大祸临头了,塙麒,去传六官和左将军来清凉殿。”
      塙麒领命而去。
      宸莘张大着嘴,搞不清楚清橙为什么不高兴。四十多年没有下雨,终于下雨了,这不是普天同庆的事吗?
      
      当六官急冲冲地进了清凉殿的时候,就发现清凉殿气氛冷凝,像结了一层冰霜。
      众人颤颤惊惊地打算下跪行礼,却被清橙冷声打断。
      
      “你们还有时间行礼?”
      清橙冷冷看了他们一眼,六官觉得脖子上一阵凉意,身体不由轻轻一抖。
      “朕问你们,现在下界的土地上是否到处是尸体?”
      “不是的,主上!”洪柏谨慎地回答,“只有骸骨没有尸体,骸骨上的肉要么被妖魔分食,要么被民众分食了!”
      “那么,你们派人去处理过骸骨吗?”
      几人对看一眼,最后由宸莘回答:“没有,骸骨太多,根本不知道如何处理!”
      
      “你们知道瘟疫如何产生的吗?”清橙看着他们冷声问道。
      经清橙一问,众人的脸色“唰”的一下白了。
      大雨过后,干涸的土地和河流都得到了滋润,但同时也是瘟疫蔓延的最佳时刻。
      
      “大司马,领着五军各自派往八州,配合州师把分散的民众重新聚集,不要让他们喝河道内的生水,水一定要煮沸之后才能喝。左将军领着左军去喜州。”
      “臣遵旨!”承肼和姒夷苍白着脸退出。
      “冢宰,你和大司寇迅速去奏南国。告知宗王,把奏南国提供的五百万斤粮食中,一半的粮食换成苍术、雄黄、蒜瓣和醋,而且要求这些东西要以最快的速度送到巧,因为这些东西是用来救命防瘟疫的。”
      “是!”宸莘和洪柏也快速消失在清凉殿。
      “大司徒,大司空领着你们地官府、冬官府所有人去察看河道,禁止民众接近河道!另外把发生水灾需要马上疏通的河道都作上记号。”
      “臣领旨!”茈稔和骅午领命飞奔而出。
      
      一会儿的功夫除清橙和塙麒,清凉殿里只剩下太宰和大宗伯了。
      “主上,需要臣做什么,请尽管吩咐!”天蓝一脸严肃。
      贤仁也坚定地点头:“是的,主上,这时正是臣等效力的时候。”
      “巧的雨季会持续多长时间?”
      “雨季一般是六月到九月,共有四个月。”天蓝思索着说,“主上,还有什么我们必须注意的吗?”
      
      “你二人去集合翠篁宫所有医官,然后把他们分派到九州,让他们教民众防瘟疫,最主要的是教会民众平时如何注重个人卫生。”
      “臣这就去办。”天蓝连礼都没有行,拉着大宗伯就跑了出去。
      
      清橙看着二人急速离开,又静静地坐在椅子上走神。
      希望不会出什么太大的乱子。
      
      塙麒看着清橙冷冷坐在椅子上,心里一阵不舍,同时心里又埋怨着六官。
      主上这段时间太累了,先是为了安置民众心力交瘁,即位大典之后各地的奏折也纷纷送进清凉殿,每天晚上寅时(3点至5点)临渊阁的灯都还亮着。可是像这种在主上想到之前六官就应该已经想到的事情,他们居然都还要靠主上来提醒他们!
      
      想到这,塙麒放柔了声音:“主上,要不您歇息一会,我来批剩余的奏折!”
      “不必,你自己也还有那么多的奏折要批。”清橙看着塙麒的桌子,那张红木桌上的奏折已堆成了山,并不比她这张桌上的少多少。
      “可是,主上,我希望自己能帮你!”
      清橙看着他:“你已经帮了我很多了,因为有你,我的那些命令才能在短时间内就被执行了。”
      
      塙麒快速摇头:“那些仅仅是我的责任,我希望能做一些仅令主上高兴的事,无关他人!”
      “为什么?从即位大典之后,我就察觉了你隐瞒了些什么。平时工作你从没有回过广德殿,一直都和我在一起呆在清凉殿,晚上也是我要休息了,你才离开,而且每天还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看着我!”
      
      在他人面前冷漠非常的塙麒,此时却不好意思地红了脸。他轻声说道:“即位大典的前一天我去请教景台辅他们,希望他们告诉我他们平时为自己的主上做了些什么。因为我觉得我平时一点都没有帮到主上的忙,所以希望从他们那能学到些什么。然后延台辅告诉我,只要每天陪在主上身边,让主上看到我身体健康就会开心。宗台辅也告诉我,可以每天陪主上去花园散散步,或是给主上准备一些可口的点心,可是我不知道主上喜欢吃什么,想问又不好意思问!”
      
      清橙在内心僵了一下,然后看着塙麒缓缓开口:“我不需要那些!你把你分内的事做好就行了,如给我谏言和把喜州的事情处理好。”
      
      “哦,我知道了!”塙麒轻轻看了一眼清橙,小声应到,然后走到红木桌边坐下,批改该他改的奏折。
      
      清凉殿里满是毛笔写在宣纸上的声音。
      
      也许是清橙发现的早,百官在她的指令下作了简洁却完善的准备,也许是天帝对巧怜悯不忍心巧再遭受天灾,所以即使下了接近四个月的大雨,下界没有发生瘟疫这一类严重的灾情。但是有四十余年没有下雨,一下就下了四个月,民众大都很不习惯,很多人都有发烧、咳嗽的症状。
      
      “主上,下界民众很多人生病,但是现在都没有药!臣怕继续下去,就是这些小毛病,也会要了大家的命。”
      “冢宰大人不必过于担心,那是他们身体过于虚弱的原因。现在雨季已过,正是开垦土地的时候,只要他们多劳动劳动,那些小毛病......”自然就好了。承肼把后面几个字吞在嘴里没有说出来,因为清橙轻轻扫了他一眼。
      
      “主上!”洪柏清朗的声音传出,“臣认为还是要重视这些小问题。因为虽然没有瘟疫发生,但是民众发热、头痛、咳嗽这些症状明显还是受气候和空气中的污染影响,臣担心长此下去仍然会引发瘟疫。”
      “看不出,大司寇居然有如此的见识,简直超过了宫内的医官呢!”茈稔以一种说不出的意味看着洪柏。
      洪柏微笑地看了一下茈稔,然后平静地向清橙道:“因为这是臣亲自经历过的,臣进入翠篁宫的前一年,知州就是由一般的发热、头痛等小毛病引发了一场大的传染性的瘟疫,短短几个月,知州就死了上万人。”
      
      “朕知道了,确实,发生如大司寇所诉的可能性极大!”
      “可是,主上,现在大家都是一穷二白,哪有钱去买药?”茈稔带着抱怨的口气,“现在民众的一切都是翠篁宫支付的!”
      “大司徒,”清橙冷冷的口气让好些官员打了一个冷颤,“你是在怨朕让你出太多力了吗?”
      茈稔慌忙跪下:“主上恕罪,臣不敢有丝毫抱怨!可是长此下去,巧国将背负大量的债务。昨日,臣收到由庆东国送来的民众播种需要的农具,那么多的农具,不知要花多少钱,还有那四个月用的苍术、雄黄、蒜和醋,这加起来的本金和利息根本不是现在的巧国能够还得了的!”
      
      茈稔的话一出,□□殿一片寂静,一部分的官员脸上也明显地挂着忧心。
      “大司徒不必担心!”
      茈稔一抬头,却发现表情冷漠的塙麒此时却是一脸的平静。他对着他还加了一句“一切,主上都已办妥,你没有担心的必要,只需按主上的吩咐去做就行了!”
      
      “啊?”茈稔张着嘴。
      “呵呵,茈稔大人,正如台辅大人所说,你完全不必要担心!因为你刚刚说的那些药呀、农具呀确实要花费很多钱,以巧国的现状就是一百年也换不清,但是咱们有一个厉害的主上呀,所以那些东西都是他国免费提供的,不用还!治头痛、发热、咳嗽的药,我想最近这两天还会由庆东国送过来!”
      “咦?!”茈稔和众官员一起发出了不敢置信的声音。
      
      “确实!”宸莘笑着捋了捋自己的白胡子,“老臣也不敢置信,想不到主上在那么早的时候就做好了一切的准备!和洪柏大人一起去奏南国的时候,宗王陛下把国书交给了我和洪柏大人,我二人才知道奏南国提供的五百万斤粮食都是无偿提供的!之后,庆东国、雁州国、戴极国要求和巧建立邦交的国书也相继送到,也才知晓,四国为巧国的重建免费提供了很多东西。昨日,茈稔大人收到的农具就是其中的一些,以后估计还会有木材、衣物等送达。”
      
      “不是免费!”清橙看着众官员把崇拜的眼神放在她身上,她马上出口打破他们的妄想。
      “哈?”大家的心都凉了,这么多的东西,他们要用什么还。
      清橙坐在王座上对着大家好奇兼带惊惧的目光,平静地回答:“将来他们四国的王失道,巧国有义务像今日他们帮助我们一样,巧国要尽最大力量帮助他们之后的王建国,还有就是无王期间要妥善安排他们国家逃难到巧的难民。”
      
      □□殿又是良久的沉默。众位大臣在心里敬佩那几位王,在正处于发展旺盛的时期,他们已经想到了自己国家将来最坏的结果,甚至为那个结果已想到了最完善的安排!估计这就是那些人能为王,他们只能为臣的原因吧!
      一抹精光在微笑着的洪柏眼里闪过,那几位王确实令人钦佩,但是他们的主上更值得人玩味呢!庆东国和戴极国不说,两国现在虽然发展的很好,两位王也是闻名十二国被大家称道的王,但是他们到底还比不上分别执政五百多年和六百多年的延王、宗王,但是宗王和延王却愿意用如此大的手笔来和现在由他们主上领导的巧建交,不管怎么想,都值得令人去推想呀!
      洪柏在心中微微一笑,还是说,他们也和他一样,认为巧当今的主上会是英明的不输于他们的王?
      
      “那都是你们将来要尽的义务,现在你们的责任是重新建设这个一无所有的巧!”清冷的嗓音重新凝聚了众人的心神,“大家想把巧建设成什么样子,六官各自征求你们下面官员的看法,然后收集起来交给朕。冢宰和台辅去收集各州都的想法,顺便让各州侯通告民众,让他们不要急着开垦土地,一个月之后朕还有安排,让大家安心等待!”
      
      “主上是想全部重新建吗?”塙麒轻轻问。
      清橙点点头:“巧国自天帝开辟以来从来没有出过什么特色、特产,所以朕想你们都想想巧可以往那方面发展,商业、农业、旅游业、畜牧业、林业等等都可以,大家可以尽情提出你们的构想,朕希望建出的国家你们喜欢,民众喜欢,甚至是其他国家也赞赏的国家。”清橙淡淡地看着大家:“但是你们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因为一个月之后大家要致力解决垦荒问题。只有解决了民众的基本生存问题,大家才有时间和精力来建设大家想要的国家。”
      
      那一刻,清橙是面无表情的,说话的时候也是冷冷的、淡淡的,但是在玉座之下的朝臣都呆呆地看着她,他们的心神已全部被那个冷如雪、冰刺骨的女子吸引。只是短短的几句话,就让他们死寂多年的心恢复了跳动,让他们有一种“啊,我还是人,而且是巧国人!”的想法。
      
      清橙和塙麒静静离去,留下了呆呆傻坐在□□殿的朝臣。
      很久之后,大家才清醒过来,然后不好意思地相互笑了一下,之后又结伴离去。还留在□□殿的人能听见他们兴奋的讨论,如“我的家乡在午寮,那儿原来是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可以建议主上在那多栽种一些花草树木”,“我的家乡在宁州的光源,那里土地肥沃,种农作物最好了”......
      
      “呵呵,天蓝呀,我是多么庆幸在那艰难的时刻没有选择自裁,不然我就见不到万民欢呼的那一刻了!”宸莘的眼里浮起了泪花。
      天蓝的眼里也是泪光点点。
      “......更难了!”承肼低着头,把一句话包在了嘴里。
      洪柏面带笑意地轻看他一眼,然后定定看着位于最高处的玉座。现在那上面已杳无人影,但是刚刚那个冷情的女子就是淡淡地坐在上面,再淡淡地说了几句话就让如死水的朝堂恢复了生机。
      主上,干得不错呀,收买人心!
      
      “我倒是想知道,主上她为什么要等一个月后才让民众开始垦荒?”茈稔一副疑惑不解的样子。
      “我也想知道!”姒夷也困惑地揉了揉他的头。
      “你真的是地官长吗?”贤仁用一张冷凝的面孔看着茨稔。
      “什么意思?”茈稔涨红了脸,他明显地看到了贤仁眼睛里对他的讥诮。
      骅午也看了一眼茈稔,然后静静说道:“我也怀疑你怎么能在这个位置呆这么多年?难道你不知道下了四个月的大雨,山体很容易滑坡吗?”
      茈稔吃惊地看着骅午说完之后就起身走人。他疑惑地问姒夷:“他吃错药了?以前从来没有这么说话!”
      姒夷摇摇头。
      
      “你们还要傻坐在这儿吗?”
      茈稔和姒夷四下一扫,才发觉除了他俩,只有笑着的洪柏还在他们身边。
      “都走了?”茈稔问洪柏。
      洪柏点头:“大家都迫不及待地回去构想了!”说完也慢悠悠地摇着走了,“我也要回去好好想想,不过如果建的太漂亮,大家将来都会无心朝政,恨不得天天呆在下界呢!”
      茈稔和姒夷对看一眼,也跟着步出了□□殿。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