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

作者:江天一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5 章

      两人对视着,一一时之间都没有说话。
      
      还是姜未予率先垂下眸,低身弯腰把惨遭被扔的饭盒捡了起来。
      
      还好只是直直得这么掉了下去,也没有汤汤水水。
      
      眼看着到面前的人就想这样逃走,路迢迢几步走上前,堵住去路。
      
      “怎么老是不回我微信?”她问。
      
      姜未予眼睫低垂着,头一次这样没有躲避地对上面前这个女人炽热的视线。
      
      “我告诉过你了。”他声音并不大,却很认真地告诉他:“你去找别人吧。”
      
      “我不要别人。”路迢迢说:“我就要你。”
      
      指尖不由自主地蜷缩了一下,姜未予移开目光。
      
      这个女人的目光太浓烈,像一潭幽深的湖。
      
      跌进去,便再也出不来了。
      
      他后退半步,出声时语速很慢:“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是非谁不可的,你帮过我,我很感激。但也只能是感激。我也不是多特别的人,你想要的话,可以有更多更好的选择。”
      
      姜未予看着她的眼睛,“你更不用在我身上浪费时间,我不想谈恋爱。”
      
      更不想被人当玩物,当一时的消遣。
      
      路迢迢听完,并未很快有反应。
      
      她的目光似乎有一瞬间的滞顿,很快又消失。
      
      在姜未予想要再次离开之前,她直接伸手,拉住了姜未予一只胳膊。
      
      肌肤一瞬相触,姜未予如临大敌地甩开了人。
      
      路迢迢倒是不在意被他那么用力地甩开,眼眸中甚至还是带着一层淡笑。
      
      “你怎么还是有这种的防备心?”她说:“我告诉你了,我是认真的,很认真。”
      
      姜未予才不信。
      认真又怎么样,不认真又如何。
      反正他都不会喜欢她这样的人。
      
      路迢迢上前一步,唇角勾起来。
      
      这明明是个很小的动作,姜未予也不知道为什么,注意力竟然有一秒转移。
      
      或许,只是因为她唇上那抹艳色太重。
      
      路迢迢依旧笑着:“我上次看到你弹吉他了,好帅啊姜宝贝。你从小就学了吗?”
      
      “你……”姜未予顿了下,紧蹙着眉说:“你不要这么喊我!”
      
      “怎么啦?”路迢迢笑:“我怎么喊你啦?”
      
      姜未予觉得自己永远不可能在脸皮这件事上厚得过这个女人。
      
      他微微偏过头:“你明知故问。”
      路迢迢道:“好吧宝贝,那你要我怎么喊你?”
      
      姜未予:“……”
      
      他就不该和他在这里纠缠,还是公司,来来往往都是人。
      
      路迢迢见他不说话,便自觉提议起来:“那宝宝?你喜欢吗?”
      
      “还是姜姜?未予?未予宝贝呢?你喜欢哪个我就喊哪个。”
      “……”
      
      姜未予第一次见到有女人能面不改色地说这样的话。
      
      他们明明都没见过几次,可她的语气却亲昵无比。
      
      她怎么能这么厉害啊。
      
      姜未予还是不回答,手上的餐盒似乎变重了,他垂着眼睫,想不出要怎样才能让这个女人不再来找他。
      
      “哎。”路迢迢轻声叹了口气,与此同时又往前迈了一步。
      
      姜未予警觉地后退了一大步。
      
      路迢迢这次终于笑出了声:“弟弟,你怎么这么可爱啊。”
      
      弟弟?
      这又是她新想出来的称谓吗?
      
      姜未予说:“你别再来找我了。”
      
      他手指收紧,最后看都没看她,转身走掉。
      
      路迢迢这回没有再追上去。
      
      “我真的是认真的。”
      
      她说出这句话时的声音不大,但路迢迢确信姜未予听见了。
      
      因为她敏锐地察觉,那道身影很短暂的顿了一下。
      
      第三次说这种话了。
      
      路迢迢心底都在笑自己,竟然有一天要沦落到这种地步。
      
      她又没有把渣女两个字贴脑门上,这弟弟怎么就如此笃定。
      
      “叮”一声响,电梯到达的声音。
      
      轿厢里走出几个人,为首的那位五官和路迢迢有一两分相似。
      
      姜未予已经要进一旁茶水间的门了,忽而听见一道响亮浑厚的男声。
      
      “迢迢?你怎么来了?是不是又是来祸害梁直的!?”
      
      路迢迢:“……”
      
      她第一反应便是去看姜未予,却发现那人仿佛没听见似的,脚步都没停一下,就走了进去。
      
      她还怕他误会呢。
      这没心没肺的小坏蛋。
      
      路迢迢对着她舅没好气道:“干嘛啊您这是,这么大声是生怕谁听不见?”
      
      陶阅林左看右看,问:“这也没人啊,你怕谁听见?况且……这你舅我的地盘,怕什么。”
      
      路迢迢不回答了:把手里的茶盒往她舅怀里一塞:“我妈让我拿来的。”
      
      真是来完成任务一般,说完就要离开。
      
      陶阅林将人喊住:“着急什么?等着,舅等会儿请你吃饭。”
      
      路迢迢摆摆手:“别,我不和您吃,您忙您的,我得走了。”
      
      “真不是来找梁直的?”
      
      “……”路迢迢一脸“我服了”的表情:“真不是,您可别瞎猜了。”
      
      “那就好。”陶岳林凑近过来,小声和她说:“男朋友哪里不好找?有我在,你就别想找这名利场里的。”
      
      “您一开娱乐公司的老板,还对明星有偏见?”路迢迢道:“这合理?”
      
      “你要想随便谈场恋爱,可以。认真的考虑以后的,那不行。”
      
      路迢迢懒散地敷衍:“嗯嗯,好好好,我知道了。”
      
      -
      
      排练结束,晚上九点才回宿舍。
      
      商务车上,Dawn的四位成员完美地瘫成了四坨棉花。
      
      累到手机都不想玩。
      
      姜未予阖着眼,听助理小承说话。
      
      “赵哥说演唱会前排练要一直保持这种程度,练到肌肉记忆都不可能忘记。另外25号和28号的下午还分别有一次宣传海报拍摄和录音;姜未予,下月初4号你还有一次单独的广告拍摄,一整天的时间……”
      
      姜未予听到这里睁开眼:“不是说都推迟到演唱会之后了?”
      
      “嗯?是吗?赵哥没说要推迟啊……”
      
      姜未予顿了下,他两周前就和赵勇单独说过,让把演唱会前一些不必要的工作推迟或者推掉,就怕他又忘记,安排许多事。
      
      他当时是答应了的。
      
      姜未予唇角没有一丝波动,侧头望着车窗外。这夜幕下繁华的城市,给不了人归属感。
      
      “要不我再问一下赵哥确认一遍?”小承问他。
      姜未予表情没有变化,淡淡道:“不用了,就这样吧。”
      
      -
      
      第二天再来公司时,姜未予收到了个快递。
      
      没有遮掩,同城快递,寄件人明明白白印着路迢迢三个大字。
      
      陆飞问:“买了什么东西啊?怎么还寄到公司来了?”
      
      姜未予手掌挡住寄件人信息,不动声色地说:“没什么,寄错了。”
      
      正说着,迎面走来好几人。
      
      梁直被拥在中间,身后跟着五六人,都是他的个人团队。
      
      姜未予不自觉将视线在中间那人身上停留了一瞬,很快又移开。
      
      那一行人急匆匆地走了,陆飞拉着姜未予退到走廊一边让路,还喊了声“梁老师好”,梁直只看了他们一眼,略一颔首便离开了。
      
      “姜儿啊,咱两什么时候才能混到这地步啊。”
      
      姜未予没有答,说:“你先上楼,这个快递寄错了,我得去退掉。”
      
      -
      
      一连三天,姜未予每天都有快递。
      
      寄件人的名字没有变过,姜未予也没有收下过。
      
      那天在公司遇见过之后,微信上甚至连一个字都不曾再回复。
      
      而此时的路迢迢,正对着那几个对退回来的快递发呆。
      
      何哥在调酒,顺口问:“喝一杯?”
      
      “嗯。”路迢迢漫不经心地说:“随便来一杯吧。”
      
      顿了下又补充:“长岛冰茶就好。”
      
      何哥:“诚心喝酒啊?”
      
      路迢迢笑说:“当然,不然我怕忍不住去找某个小混蛋算账。”
      
      -
      
      广告拍摄那天,姜未予起得很早,从宿舍离开时队友都还在睡觉。
      
      到小区门口时,昨晚约好的司机师傅正好抵达。
      
      依旧没有助理和保姆车,这个广告请了好几位明星,姜未予只是其中一个只需要出镜几秒的配角,赵勇更加不可能专门给他配备司机和助理。
      
      虽然如此,但这场拍摄要协调好几位明星,等结束拍摄,又是已经天黑。
      
      路过租住小区外超市时,记起冰箱里的水果已经吃完,姜未予下了车。
      
      姜未予戴了只口罩,脚步缓慢地进了超市。
      
      再回小区时,已经要接近十点。
      
      他是真的很累了,眼睫低垂着,下半张脸被遮着,刘海蓬松柔软,看上去乖得不像话。
      
      所以路迢迢在瞧见这样的姜未予时,眼底的笑意一点点蔓延上升。
      
      姜未予不同。
      
      姜未予差点被突然出现在家门口的女人吓死。
      
      “好久不见哦姜宝贝。”
      
      姜未予的疲倦简直都要被这个女人吓得干净,“你怎么找到……”
      
      话说到一半,他便想起来,自己的老板都是她的舅舅,她知道又有什么奇怪呢。
      
      路迢迢半倚着靠在门边,深深地看着他。
      
      “我原本好生气的,给你的礼物全给我退了回去,微信也不回我,下车前还在想要对你兴师问罪。可现在……”路迢迢说到最后,语速变得很慢:“我一看见你,就想不起来自己是来生气的了。”
      
      话音落下,她便朝他走过来,到近前时抬起一只手。
      
      那手几乎要触到姜未予的脸,却又在几公分之外停下。
      
      好几秒后,才轻轻地碰了下姜未予的眉毛。
      
      她连声音都很轻:“你怎么累成这样了?”
      
      姜未予觉得自己的心,好像也被人用羽毛轻轻碰了下。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