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

作者:江天一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4 章

      课桌底下的空间实在不算大。
      
      姜未予躲到哪,路迢迢就追到哪。
      
      她像是杠上了他。
      
      学生都回了教室,讲台上的老师也开始继续授课。
      
      姜未予又气又恼,可他好像也做不到比身边这个女人更不要脸。
      
      “你……!”
      “我?”路迢迢心情很好,“我怎么了?”
      
      姜未予难以启齿,只能说:“你离我远一点! ”
      
      不知是这天气太热,还是别的原因,他的耳朵竟红得厉害。
      
      路迢迢好整以暇地观赏,一眼都舍不得离开。
      
      她其实真的没想到啊姜未予这么不经逗,就只是碰了碰他的脚踝和小腿,就已经这样害羞。
      
      她真的很努力在收敛了。
      
      单手支着脑袋,侧身专注地盯着人。路迢迢的视线停在姜未予的眼睛上,又往下移,鼻子、嘴巴、下颌线、喉结……简直是要把他每一个部位都打量一遍。
      
      姜未予并未看她,可这并不妨碍感受到身边这道炽热的目光。
      
      他的左腿已经要紧贴着墙壁了,她还不放过。
      
      姜未予抿了下唇角,正要抬头再一次认真地和身旁这个大胆又直白的女人谈一谈,便感觉到左边脚踝上凸起的那一小块骨头上,被人轻轻地在上面打了个圈儿。
      
      姜未予腾地一下挪开腿,却再一次被她追上来缠着。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姜未予压着声音。
      
      路迢迢指尖在他书上点了两下,道:“我告诉你了呀。”
      
      姜未予从没见过这样的女人。
      
      他明明都拒绝过她了。
      
      怔愣的几秒间,女人的脚尖又往上移了些。
      
      姜未予浑身僵硬,若不是讲台上的老师和这教室里满满的人,他一定早站起来了。
      
      “你把我微信拉黑了?”路迢迢说。
      
      她扬着眉,脸上的表情很是明媚。瞧见姜未予通红的耳根,依旧不紧不慢地轻声说:“把我从黑名单放出来,我就不逗你了。”
      
      姜未予立刻道:“好。”
      
      路迢迢:“这么好说话?”
      
      姜未予只想让她赶紧把那只脚挪开,至于其他,都可以暂时忘掉。
      
      “嗯。”
      
      这个“嗯”实在太乖,路迢迢觉得,即使他不答应,自己也不忍心再逗了。
      
      那只作恶的脚终于离开,姜未予如蒙大赦,唇角抿了又抿,却还是遵照诺言,掏出手机,将她从黑名单放了出来。
      
      后半节课,身边的那个女人安分了许多。姜未予也松了一大口气,耳根的红渐渐褪去,只是可惜,这节课他到底没听进去多少。
      
      -
      
      姜未予能去上课的时间不多,没过几天,赵勇就发了一大堆工作安排过来。
      
      录歌,杂志内页拍摄,还有个网剧剧本。
      
      姜未予有自知之明,他在演戏这件事上是没有天赋的。
      
      上一部偶然小火了一把的《等夏天恋爱》,也只是因为那个男主和自己本身性格相差不大,所以拍摄的过程还算顺利,没挨太多导演的骂。
      
      他就如同寻常的社畜一样,完成工作般拍完了一部戏,并不怀有多少热忱。
      
      播出之后收获不少粉丝,也只能归功于侥幸。得到的喜爱都觉得是虚无缥缈的。
      
      可想做什么、能做什么,并不是所有时候都能由自己。
      
      所以在面对经纪人甩过来的合同时,没立刻反对,赵勇也从他脸上的表情瞧出了一分拒绝。
      
      他动作很重地把笔拍在茶几上,声音粗粝:“你知不知道公司为了给你拿下这个剧本花了多少心思?要是只想搞音乐,你他妈迟早饿死!扪心自问,前两年你们给公司挣了多少钱?连梁直的零头都不到。姜未予,还养不养你那住院的妈了?”
      
      梁直是公司的一哥,当红顶流。当年亦是歌手出身,没一年便转型做了演员。
      
      姜未予现在的收入不算多,不过姜母看病的钱是够应付的,只是自己和爸爸的生活水平不会太高罢了。他的卡里钱不多,但也还有小几万。前天晚上姜父打来电话,还告诉他医生说妈妈两个月后便可以出院,他们想回老家生活。
      
      姜未予看着那几份合同,因为人气小涨,片酬也比以前高了不少。
      
      能到他手里的钱加起来,起码可以在老家给爸妈换一套大点的房子。
      
      他拿起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赵勇笑得见牙不见眼,收走合同,来得快去得快。
      
      茶几上放着的手机振动一声。
      
      又来微信了。
      
      路:我今天吃了超好吃的日料,你喜欢吗?下次一起来吃?[图片]
      
      姜未予连照片点都没点开,也没立刻回。
      
      从那天把她从黑名单拉出来之后,每天都能收到微信消息。
      
      姜未予只回复过两三次,也只是冷淡地叫她不要再发消息给他了,他不喜欢她,他们两更加不会有结果。
      
      但路迢迢好似根本听不进去。
      
      吃到好吃的要和他分享,见到好玩的也要告诉他,还要问他工作累不累,说下个月要来看Dawn的演唱会……
      
      姜未予不是没有被人追过,可初高中收到的单纯小女生的羞涩告白,和这样的完全不是一个路子。
      
      那时候被他拒绝过后,基本不会再有女生继续缠着。
      
      而路迢迢显然不一样,她不但缠着,还像只耐心极强的狮子。
      
      姜未予没有回复,没有人受得了被一直拒绝,尤其路迢迢那样的人。
      
      用不了几天,她自然会放弃,转而寻找下一个猎物。
      
      正这么想着,对面又发过来几条新消息。
      
      路迢迢:你今天又不回我。
      路迢迢:是不是又把我的消息开了免打扰?
      路迢迢:我猜对了是不是?
      
      姜未予握着手机,目光微动,却依旧没有回复她的打算。
      
      路迢迢又发:还是你们公司不许你谈恋爱?
      
      看到这句,姜未予很快回复:是。
      
      事实如此,姜未予也是经她提醒才想起来,还可以用这个理由拒绝的。
      
      对方正在输入的字样闪了又闪。
      
      路迢迢:那我们偷偷谈,不让他们知道就好了。
      
      姜未予:“……”
      
      他没有再回复,在说完这句之后,同样再没有发消息过来。
      
      姜未予松了一口气,只觉得今天好像又躲过一劫。
      
      -
      
      路家。
      
      晚餐时间,路母一连给女儿往餐碟中夹了好些肉菜。
      
      路迢迢叫苦不迭:“我都要胖死了。”
      
      路父板着一张脸:“哪里胖?你们这些小姑娘,现在就知道减肥。”
      
      路迢迢吃着自己面前那盘厨房专门做的轻食沙拉,把自己的餐碟递给她爸:“路志成同志,工作一天辛苦了,您多吃点肉。”
      
      路父叹了口气,只好把几样素菜推到女儿面前:“那就吃这些,一天天也没个正事干,就知道给你爹我滴眼药。”
      
      路迢迢笑了几声,也不反驳。
      
      “行了。”路母开口:“你怎么就这么多话,吃个饭都不让我们娘俩安静点。”
      
      路父:“……”
      
      他当下就放下筷子,摆出一副要理论理论的模样:“陶阅心同志,你最近是不是对我有很多意见啊?”
      
      路母道:“你知道就好。”
      路父:“……”
      
      “不就是打扰了昨晚你和你学生视频改论文嘛,陶阅心同志,你还说你不记仇?”
      “你还有脸说?我都提前告诉你安静点别吵我,非要九点过来端茶倒水,打断我思路……”
      “我是看你忘了吃燕窝才端过去提醒你的!”
      
      路迢迢:“……”
      
      她一言不发地看好戏,反正从小到大她家就是这种画风,早习惯了。
      
      一顿饭结束,她正要低调地上楼时,还是被发现了。
      
      她妈在与她爸斗嘴的间隙抽空喊住她:“别忘了,明天把那块茶饼送去给你舅。”
      
      -
      
      第二天早起,路迢迢去了趟酒吧,盯着单子对了一遍送来的酒,中午孟觉过来了趟,于是两人又去吃了午饭。下午四点,她才慢悠悠拎着茶饼,开车去送东西。
      
      她以前也来过几次,前台认识她是大老板的外甥女,没说什么便请了她进去。
      
      “路小姐,我送您过去吧。”前台说。
      
      路迢迢道:“不用,你去忙吧,我自己去就成。”
      
      “好的。”
      
      路迢迢戴好墨镜,进了电梯。
      
      轿厢门即将关上时,一道浑厚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等等,等等!”
      
      路迢迢刚好在按键附近,便伸手摁了下。
      
      电梯门再次打开,一个矮胖的中年男子带着一个瘦竹竿似的男生挤进来。
      
      两人手上各提着个外卖袋子,里面东西不少。
      
      路迢迢本来并未在意,电梯上升时,却听见那个中年男人说:“等会别弄混了,姜未予只有你手上那份沙拉。”
      
      “好的赵哥,我知道。”
      “吃完盯着他们健身,别给放水。尤其姜未予。”
      “好的。”
      
      路迢迢听见他们说话,不由顿住。
      她之前还真没注意,姜未予所在的经纪公司是哪家。
      
      自从上次在学校之后,她便再没有与他见过面。
      
      微信倒是经常发,不过姜未予对她的戒心太重,都没回过几句。
      
      虽然没进黑名单,但路迢迢严重怀疑,这弟弟是把她的消息开了免打扰。
      
      想到被她随意一逗,就红耳朵的那个人,路迢迢唇角又扬了扬。
      
      那两人在十二楼下了电梯,继续上升,面前光滑的金属表面映照出她的脸,路迢迢摘了墨镜,随意塞进包里,心情又莫名好起来。
      
      双击取消原本按下的楼层,十二层按键再次亮起来。
      
      十二层基本全是练习室,她试着前往左边走,前两个练习室门上都贴了几个当下最红的爱豆组合名,想来都是专属的。
      
      那应该姜未予应该在另一边。
      
      路迢迢回头,刚好看见对面走廊走出来一个人。
      
      刚好是朝西的方向,又是四五点,那人逆着光,身影高大,一步步朝她走来。
      
      背后是走廊尽头窗外的夕阳与城市,橙红色的云很大一片,天空接着这满满的人间烟火,交织成了幅美好画卷。
      
      路迢迢没有动,就那么看着。
      
      姜未予走出十来步,才抬头,这一抬头,便看见了对面立着的人。
      
      他的脸上闪过一丝错愕。
      没有想到会在这里再次相遇。
      
      路迢迢没有放过他脸上的神色,语调微扬着说:“姜宝贝,又见面了。”
      
      姜未予也不知道为什么,听见这句时手莫名抖了下。
      
      原本拿得好好的饭盒,就这样“啪叽”一声掉到了地上。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姜:救命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