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

作者:江天一半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6 章

      灯光通明,地上两人的身影交织在一起。
      
      路迢迢走得太近了,影子里的人仿佛紧紧依偎。
      
      电梯间方向忽然有声音传来,有人上来了。
      
      “累死了啊……今晚又是倒头就能睡的一天。”
      
      是陆飞的声音。
      
      姜未予瞬间反应过来,正要退开远离路迢迢,却又被人拉住了手腕。
      
      或许是本就被突然回来的队友吓了一跳,姜未予竟然就这样被轻易拉进了楼梯间。
      
      “你们有没有听见什么声音?”杨之柯问。
      “什么声音啊?”
      “像是安全通道那边的……”
      “靠队长,你可别吓人,哪有声音?!”
      “那可能是我听错了吧,累到幻听。”
      
      楼梯间的声控灯没能接收到可以使它亮起来的讯号,黑暗中,姜未予只感觉伸过来一只温热的手,捂住了他的嘴巴。
      
      姜未予像是被定住了。
      
      他没能在路迢迢伸手拉住他的时候挣脱开。难道要此时出声把队友们招过来,瞧见他被一个陌生的女人抵在墙边么?
      
      死都做不到。
      
      队友在敲门了。
      
      “姜儿!姜儿?回来没,快来开门,爸爸要累死了!”
      “小点声!要扰民啊你。”
      “钥匙我带了,我开……老四估计还没回来。”
      
      姜未予年纪在四个人中最小,另外三人便总喊他老四。
      
      而此时在楼梯间的本人,整个身体都有些僵硬。
      
      他想要推开面前的女人,路迢迢却又凑了过来。
      
      耳畔吹过一阵似有若无的带着温热气息的风,姜未予忍不住偏过头,下一秒,便听见路迢迢说:“今天又和别的女生拍广告了?”
      
      姜未予一顿,没想到会听到这个问题。
      
      见他又不说话,路迢迢伸出一根食指,点在姜未予高挺的鼻梁上,下一秒便勾住他的口罩拉到了下颌。
      
      终于将整张脸露了出来。
      
      侧脸被轻轻捏了一下,路迢迢用故意生意的语气说:“怎么老不回答我,弟弟,你说你是不是个臭弟弟,嗯?”
      
      姜未予脸上泛起一层薄红,语调都拔高了,却又不敢打横,自己把自己憋红了脸,“你……!”
      
      路迢迢笑:“我,嗯?我在呢。”
      
      昏暗的楼道,她的眼睛却很亮。
      
      姜未予觉得,这女人简直像一个女妖精。
      
      尤其那双眼睛,自信,张扬,明媚。
      
      所以总让人忍不住想看她,又唯恐沉沦深陷。
      
      姜未予僵了半天,才说出口:“我不是你弟弟,不要乱叫。”
      
      “你当然不是我弟弟。”路迢迢笑容更深了,“姜宝贝,你是我未来男朋友啊。”
      
      “我不是。”姜未予说:“你……你能不能,别总乱说!”
      
      “放心啦,很快就是了。”路迢迢说着,又伸手,轻佻地在姜未予鼻尖点了点,“你还没告诉我今天怎么累成这样呢,那个广告拍到现在了?”
      
      姜未予低头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路迢迢只把他的沉默归因于一如既往地不想和她说话,并未留意到那一眼的深意。
      
      她张开手,低声说:“那给你抱抱?这样就不累了。”
      
      姜未予又看过来。他的眼神有些震惊,想来是没料到她嘴里能说出这样的话。
      
      路迢迢心情大好,面前的人这表情太乖了,像一只受惊的兔子。
      
      “好了,姐姐不逗你了。”路迢迢终于舍得退开,“反正我以后总会抱到的。现在,快回去休息吧,这模样谁见了不心疼。”
      
      姜未予第一次从旁人口中,听见心疼这个词。
      
      他闪烁的目光微不可察,又很快收拢身侧的手,跟路迢迢说:“你能不能别来找我了?”
      
      路迢迢笑容收了起来,回答果断又利索:“不能。”
      
      姜未予:“可你要的答案,在我身上是得不到的。别来招惹我了,行吗?”
      
      “你还是觉得我就是随便玩玩是吗?”
      “难道不是吗?”
      
      路迢迢都要被他理所当然的语气气笑了,低声自言自语般说:“长得跟个小乖乖似的,怎么就这么铁石心肠。”
      
      姜未予自然也听见这句话了。
      
      他们离得这样近,又怎么会听不见呢。
      
      路迢迢抬头看着面前这人没有半点松动的神色,气得又在他脸上捏了一下。
      
      “心硬如铁的小坏蛋。”
      
      -
      
      那天之后,姜未予又是一连数日没再见到路迢迢。
      
      微信她都不怎么发了。
      
      或许是没得到回应而放弃,终于转而寻找下一片鱼塘了。
      
      姜未予是松了一口气的。
      
      但好几次训练结束,他总能想起那天那个女人指尖划过他的眉毛,似是真的心疼地问他,怎么累成这样了。
      
      直到又过了整整一周,姜未予才又在他的公司遇见了她。
      
      是中午的休息时间,姜未予正一个人在排练室待着,有人从外面推门进来。
      
      他当时背对着门口坐在地板上,正端着一盒水果吃着,只以为是队友回来了。
      
      那三人几分钟前被公司总监叫了出去。
      
      姜未予便没有抬头,那人和他一样盘着腿在地板上坐下,一只手肘撑在膝盖上托着下巴。余光里看见了一双细而白的腿,姜未予猛地抬起头来,这才发现对面的人竟然是路迢迢。
      
      咬了半口的芒果停在半空中,姜未予只来得及将口中那半口吞咽下去,而后便眼睁睁看着对面媚眼如丝的女人,动作自然地凑上前,咬走了他咬了一半的芒果。
      
      路迢迢吃完,点点头评价:“果然好甜。”
      
      姜未予的耳朵,刷地一下红了个彻底。
      
      “你……你这人……”
      
      路迢迢又在笑,托着下巴慢悠悠道:“姜宝贝,原来你还是个小结巴呀。”
      
      与此同时,轻易抢走他手里的叉子,又叉了一块草莓,喂到姜未予嘴边,“喏,这个肯定也很甜。”
      
      姜未予一下子站起来,路挑挑慢条斯理地把那块草莓喂给了自己。
      
      进来前她有观察了两秒,他吃起水果来像一只小仓鼠。小口小口的,很不像其他男生那样狼吞虎咽。
      
      慢条斯理,可可爱爱。
      
      路迢迢仔细想了一下,认为自己一定是被看过的那些妈粉发言带跑偏了。
      
      她把叉子放回水果盒,站起身来,将手里的礼物递了过去。
      
      “什么东西?”姜未予问。
      
      路迢迢:“礼物。和以前的不一样,我不想你和那些东西一样把它也给我退回来,所以只能亲自送过来。”
      
      姜未予摇头:“我不要。”
      
      路迢迢:“你不要我现在就强吻你。”
      
      姜未予:“……”
      
      姜未予抿了下唇角:“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讲道理?”
      
      路迢迢已经将那东西从纸袋里拿了出来,随口回答:“讲道理又追不到男朋友。”
      
      是一个不大的盒子,路迢迢径直拉过他的手,把小盒子好好地放进他手心,说:“这是我给你的,天底下独一无二的礼物。所以不想你不要,你也不许不要。”
      
      “好啦,我得走了,也不知道陶然能把你那三个队友拖多久。”路迢迢说:“演唱会加油,姜宝贝,我会去看你的。”
      
      几分钟的时间,那女人来得快,走得也很快。
      
      好一会儿,姜未予才打开手中的盒子。
      
      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枚男士戒指,穿在一根银色链子上。乍一看和普通的男戒并无区别。
      
      姜未予也是在拿起来后才发现,戒指的内圈镌刻着一个电吉他,旁边,还有一只小鹿。
      
      明显是定制的,她说过以前学的设计。
      那……这也是她设计的么。
      
      鹿,路。
      是代表她吧。
      
      所以这是他和她?
      
      他们才认识了不到两个月,这个戒指又是什么时候设计出来的?
      
      练习室的门再一次被推开,陆飞嚷嚷的声音立刻响起:“什么鬼啊,总监喊我们过去就给我们每人喝了一杯咖啡?搞得我还特紧张,以为有什么大事……诶?姜儿你手里拿着什么玩意?”
      
      姜未予立刻将手里的戒指塞进了裤兜,等他反应过来,才明白自己这完全只是下意识的动作。
      
      却如同急切地掩盖心底的小秘密。
      
      “什么东西啊,还藏起来?”
      “没什么。”
      
      姜未予低头去吃水果,塞了一口才想起,这只叉子刚才被路迢迢用过。
      
      想起她嫣红的唇,想起她惑人的眼眸,想起那张脸上勾心夺魄的笑。
      
      “咦?”队长忽然说:“你很热吗?不是开了空调,脸怎么这么红?”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小姜:我坚持不住了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