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流嗑了和经纪人的cp后

作者:秋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9 章

      第十九章多好的人啊,偏偏长了张嘴
      
      穆羽炀愣神的功夫,付清乐已经把手表摘除了,同袖扣放在一起后他转身正视穆羽炀,修长的手指移到了领口处,食指轻轻一弯,扯松了领带,垂眉问:“你先洗还是我先?”
      
      穆羽炀此时满脑子都是付清乐刚才扯领带时慵懒又性感的模样,CPU运转一时有些迟缓,半晌才明白他的意思,故作淡定地咳嗽了一声才轻声道:“你先洗吧,我等会儿把衣服找出来给你送去。”
      
      “好。”付清乐也不故作矜持,扯下领带随手往地上一扔便走进了浴室。
      
      领带在空中飘了一会儿,最后摇摇晃晃落在了穆羽炀的脚边。穆羽炀呆呆看了一会儿后弯腰捡了起来,与付清乐的西装挂在了一起。
      
      不多时,浴室里响起了水声。
      
      穆羽炀动作一滞,随后扶额苦笑,私人空间出现第二个人的存在果然还是有些别扭的。但人是自己带进来的,半张床也是自己主动分享的,所以再不适应,他也只能忍住,甚至还要主动帮他送睡衣。
      
      那套睡衣是穆羽炀买大了的,买回来之后发现尺码不对就扔角落里去了,所以他花了一些时间才找出来。剪了吊牌,叠放整齐,穆羽炀盯着那套睡衣看了好半晌,又拉开存放内裤的抽屉,表情纠结的捞出一条新的塞进了睡衣和睡裤中间,一并送了过去。
      
      穆羽炀蹑手蹑脚地走到浴室门口,抱着衣服趴在门上听了会儿动静,听了半天只听到哗哗的水流声才曲起两指轻轻敲了敲门板。敲完他就愣了,完全不明白自己只是送个衣服为什么跟做贼似的这么小心翼翼。
      
      敲门声太小了,穆羽炀担心付清乐没有听见正犹豫要不要再敲一遍,付清乐的声音已经混杂在水声中从里面传了出来。
      
      “进来吧,门没锁。”
      
      穆羽炀一愣,直接让他进去吗?
      
      虽然淋浴间另装了磨砂玻璃,但就这么闯进去也不太好吧,都说男女有别,可事实上男男也有别啊。或许是从小与一对同性情侣一起生活的缘故,穆羽炀在感情方面对男女的界限有些模糊,在他的意识里,同性相爱的概率和异性是一样的。虽然他长到二十一岁,没有表现出明显的同性倾向,但受自家小叔小婶影响,无论是对男性还是女性都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穆羽炀搔搔头,突然觉得手里这衣服有千斤重,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
      
      大概是他大半天没动静,等不及的付清乐主动出来了。浴室门从里面拉开,浓重水雾混合着熟悉的沐浴露的味道扑面而来,穆羽炀面颊轰的一热,下意识退开了两步。水雾散去,付清乐出现在门口,一头湿发还挂着水,挑着一双凤眼问:“怎么不进来?”
      
      付清乐没有穿衣服,只在下半身围了块浴巾。穆羽炀匆匆扫了一眼便立即把视线移回到了付清乐的脸上,僵着脸努力不让自己的视线下移。他把睡衣平举到视线前方,说话有些不流畅:“给,衣服。刚刚,有点事,耽耽误了。”
      
      付清乐并未怀疑,接过衣服对他微微一笑:“谢谢。”说完,抱着衣服回了浴室。转身时,穆羽炀漫不经心地往他身上扫了一眼,却当场愣住了。
      
      付清乐的皮肤很白,比一般的男生都要白,但并不是病态的苍白,而是光泽莹润的象牙白,是女生们最羡慕的肤色。不过穆羽炀惊讶的不是他的肤色,而是他背上那数不清的伤疤,应该是陈年旧伤疤,如今已经很淡了,但还是能清楚看到,那一条条一道道形状各异的伤痕出现在这一身白皙的皮肤上格外显眼。穆羽炀粗粗数了一下,大概有七八道疤,大部分都是长条形,唯有肩胛骨的两处是一左一右两道对称的放射形圆孔状伤疤看着有些怪异。
      
      穆羽炀对枪/支/弹/药不了解,也没那个条件了解,所以就算把那两道伤疤看穿也不会知道那是子弹造成的。
      
      看到付清乐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穆羽炀确实是吓到了,甚至是不敢置信,斯斯文文的经纪人身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伤痕?
      
      不过是几秒钟的功夫,脑洞极大的穆羽炀已经为这一身伤的出处想了七八版故事。
      
      童年遭遇不幸被虐待了?前任有特殊癖好,这些伤是小两口爱的纪念?又或者看着人畜无害的经纪人先生其实在道上混的?经纪人的身份只是掩人耳目?
      
      在他思绪跑马的时候,付清乐终于发现了门口诡异的安静,不解地转回身,见穆羽炀正直直盯着自己的胸口看,但是眼神是散的,显然是看得太认真来不及收回来。付清乐突然脸色一僵,第一次失去了风度,也没打招呼当着穆羽炀的面关上了浴室门。
      
      略显沉重的关门声总算唤回了穆羽炀走远的思绪。看着紧闭的浴室门,穆羽炀对经纪人背上那一身伤好奇地百爪挠心,但又担心会触到对方的伤心事,只能默默忍住了。
      
      回到卧室,穆羽炀隐约听到了嗡嗡的震动声,可自己的手机还安安静静躺在床上,没有动静,他很快明白过来是付清乐的手机在响。看了眼浴室的方向,穆羽炀驱动自己的双脚,侧耳细细辨别声音发出的方位一路翻找,最终在衣帽架的西装口袋里找到了嗡嗡震动的手机。
      
      穆羽炀掏出手机,来电显示是“盈盈”,明显是一个女生的名字。
      
      女朋友吗?事关别人的隐私,穆羽炀没有擅自接,就这么拿着手机,定定着屏幕。正在犹豫是放回去不管还是告诉付清乐,对方已经挂断了。穆羽炀蓦地松了口气,然而一口气还没吐尽那人又一次打了过来。
      
      这么孜孜不倦,应该是女朋友打来查岗的吧。穆羽炀抿着嘴,心里突然一阵不爽,但为何不爽他找不到理由解释。
      
      穆羽炀无意窥探他人隐私,这通电话也没有接,决定把手机揣回付清乐的衣袋里,装做什么都不知道。然而就在他扒开衣袋准备把手机放回去时,手机主人恰巧在这时出来了。
      
      穆羽炀一脸背晦。
      
      所以说,亏心事做不得!
      
      “怎么了?”付清乐擦着头发,直接赤着脚就走了出来,见到穆羽炀动作鬼祟地抓着自己的衣服有些纳闷。
      
      穆羽炀仰天长叹,认命转回身,举起手机坦白:“有人给你打电话。”
      
      头发干得差不多了,付清乐把毛巾往椅背一搭,边戴眼镜边问:“谁?”
      
      穆羽炀看了眼还亮着的屏幕:“备注是盈盈。”
      
      付清乐戴眼镜的动作一滞,很快又恢复正常,淡淡道:“先放那吧。”
      
      “你不接吗?”穆羽炀问,“还没挂断。”
      
      付清乐道:“我等会儿再打回去。热水还有,你去洗澡吧。”
      
      “哦。”付清乐回避的态度让穆羽炀也不好意思再问下去,收拾好睡衣进了浴室。
      
      穆羽炀进去后付清乐才拿过手机,看着通话记录里两个未接来电不禁叹了口气。本想像以前那样置之不理,但在放下手机的一瞬间手又顿住了。他看了眼浴室。他的听力很好,即便隔着一道门和五六米的距离也能清楚听见被水声掩盖的穆羽炀轻轻浅浅的哼唱声。穆羽炀唱歌的时候声音清润温和,声线细腻又温暖,与他帅气凌人的长相很不符,但偏偏这种反差很受女生们欢迎。
      
      付清乐对音乐不是很熟悉,但隐约还是听出了他哼的是温格新专辑的主打歌《十三》,是温格为了纪念和他同性/爱人宫泽结婚十三周年所亲自作词作曲的情歌。听说现在很多小年轻都用这首歌来告白和求婚,屡试不爽。
      
      浴室里的人越唱越嗨,完全忘了外面还有一个人。付清乐听着逐渐加重的声音微微一笑,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包烟和一个火机,拿着手机转身去了阳台。
      
      穆羽炀房间的阳台正对着一个假山公园,深夜除了路灯没有其他亮光,黑黢黢一片。草丛间还有窸窸窣窣的虫鸣声,为这片静谧的空地增添了一份热闹。
      
      穆羽炀是个热爱生活的人,阳台上种了不少的绿植,每一盆都长势喜人,显然是被主人用心照料着的。阳台一角放着一个藤制吊椅,旁边的矮腿茶几上放着一套白釉茶具,吊椅对面也放了张藤椅,上面放了只一人高的布偶熊。付清乐揉着布偶熊毛绒绒的大脑袋,似乎能想见那人坐在吊椅上,边喝茶边跟布偶熊说话的画面。他不禁想起了柳湘晗曾评价他的一番话,没忍住笑出了声。
      
      柳湘晗说:“多好一人,偏偏长了一张嘴!”
      
      是啊,多好一人啊,典型的小女生喜欢的男神长相,偏偏长了张停不下来的嘴。
      
      可是,付清乐却觉得,这样的穆羽炀可比舞台上冷冰冰的高冷男神可爱多了。
      
      把穆羽炀的熊蹂/躏了一番后,付清乐心满意足地在吊椅上坐了下来,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叼在嘴上,又捞过火机点上火,深吸一口气,停顿几秒再缓缓吐出。
      
      烟雾邈邈,模糊了付清乐的脸,也模糊他此刻的表情。
      
      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再次嗡嗡震动了起来,依然是熟悉的备注。
      
      这次付清乐总算接了起来。
      
      “盈盈,”付清乐声音低沉温和,“这么晚了有事吗?”
      
      对面不知说了什么,付清乐露出一个无奈的微笑,柔声劝道:“别说傻话了,梦婕比我适合你,你好好跟着她。”
      
      “不要!梦婕姐再好也不是你!明明我们才是最适合的,你为什么说不要我就不要我?”对方的声音突然激动了起来。
      
      付清乐疲惫的按了按眉头:“盈盈,我把你交给梦婕是为你好。你现在能独当一面了,已经不需要我了。”
      
      “借口!全都是借口!你就是不要我了!你把我抛弃了!”对方说着说着突然哭了起来。
      
      付清乐无力极了,他自诩不是个耐心好的人,但对于这个自己一手带大的小孩他是真的无可奈何,打不舍得,骂也不忍心,但他也安慰不来,只好尽量装做自然地把她的注意力吸引到其他地方。
      
      “最近有什么行程?”
      
      陆盈盈果然一下子就被带过去了,抽抽噎噎地说:“梦婕姐帮我接了个本,祝笙导演的青春剧,女一号,下个星期进组。”
      
      “不错啊,”付清乐笑着夸奖道,“等空了我去探班。”
      
      “真的?”陆盈盈惊喜道。
      
      “嗯,你乖乖听梦婕姐的话我就去看你。”
      
      “好!我会乖的!我会听话的,你一定要来!不能反悔!”
      
      “嗯,不反悔。”因为陆盈盈的情况有些特殊,付清乐对她一向很耐心,与她说话也尽量哄着来。
      
      陆盈盈得到付清乐的保证这才破涕为笑,付清乐趁机催她赶紧去睡觉。这次陆盈盈没再闹,乖乖挂了电话。
      
      结束与陆盈盈的通话,一根烟也差不多燃到尽头了。付清乐也没有了继续抽的欲/望,抽了张纸摁灭了烟头。异乎常人的第六感让他其实一早就感觉到身后有道灼人的视线在紧紧盯着他,但他不急着回头,收拾好烟头才慢慢悠悠转身。然后他就看到穆羽炀——他们T.R.S的门面,号称“人间杀器”的年轻队长此刻正顶着滴水的脑袋,穿着一身海绵宝宝的衣服,抬着右腿壁虎一般趴在阳台的玻璃门上,一张脸也紧贴在玻璃门上,立体的五官平的像张烧饼,丑模丑样又滑稽至极。
      
      付清乐:“……”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虫:穆羽炀同学,请不要乱用脸!谢谢!
    穆·盛世美颜·羽·人间沙器·炀:这一切还不都是你的恶趣味!(大声)
    虫:你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清~
    关于经纪人和陆盈盈的故事我这里先卖个关子嗷,但可以肯定不是感情债,放心啦放心啦,秋某人专注甜文一百年,修罗场什么的,不存在~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