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流嗑了和经纪人的cp后

作者:秋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第十八章付清乐:“好看吗?”
      
      这顿火锅最终在楚骄阳的“捣乱”下仓促收场。所有人都喝了酒,身为公众人物叫代驾又不是很安全,付清乐只好把陈聪叫过来充当临时司机。
      
      三杯白酒下肚的楚骄阳已经完成失去了意识,化身一块强力牛皮糖死死扒在许肆白身上,不管谁来劝都不肯下来。许肆白只好找了间衣服盖住他的脸,打横抱起从后门悄悄离开。
      
      坐上车,楚骄阳还一直在说醉话,左一句小白右一句小白,声音软软糯糯,听得其他人都骨头发软,反倒是当事人,正襟危坐,一本正经,丝毫不受影响。
      
      “小白~小白~”楚骄阳抱着许肆白的腰,脑袋拼命往他怀里蹿。
      
      许肆白面无表情,右手却温柔地护在他的腰间,防止他在急刹的时候往前蹿。
      
      七人座的保姆车,两人坐在最后一排,前面一排是柳湘晗和陈励。今天的楚骄阳给陈励的刺激太大,于是决定用相机记录下这难得的时刻,因此从火锅店开始,他就开始录像了。柳湘晗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原则,当了帮凶。
      
      几人里大概也就穆羽炀比较有良心了,比起其他两个看好戏的队友,他倒是更担心楚骄阳。
      
      “骄阳醉成这样不要紧吧?回去给他煮点醒酒汤?”
      
      他以为楚骄阳已经睡着了,也没怎么在意称呼,谁知道某位醉鬼突然从许肆白怀里抬起了脑袋,用一双朦胧醉眼艰难看向穆羽炀,一脸严肃道:“叫我阳阳!都说了叫我阳阳!”
      
      穆羽炀实在受不了这委屈巴巴的语气,连忙妥协道:“好好好,阳阳。阳阳,你感觉怎么样?难不难受?想不想吐?”
      
      楚骄阳摇摇头,心满意足地趴回了许肆白怀里,嘿嘿傻笑两声,在许肆白的肩窝处蹭了蹭继续孜孜不倦地叫着心上人的名字:“小白~小白~嘿嘿~小白~我好想你,想你进入我的身……唔……”
      
      许肆白死死捂着楚骄阳的嘴巴,平静了一路的脸终于在这一刻变色了。他抬起头看向前座的队友们,发现他们都在专注各自的事情,并没有人注意到刚才楚骄阳的话才松了口气。不过,被楚骄阳这么一闹,他也不敢再放下手,就这么捂了一路,强行让怀里的人闭嘴了。
      
      到达住处已经快十二点了,楚骄阳在半路的时候就睡了过去。许肆白避开了想要帮忙扶人的陈励和穆羽炀,打横抱起楚骄阳径直进了屋。
      
      付清乐的住处离这里有些距离,开车回去还要个把小时,而陈聪的家离付清乐的住处还有四十多分钟的车程,如果再把付清乐送回家,陈聪回到家估计都快一两点了。穆羽炀看看一脸疲色的临时司机,对付清乐道:“你今晚要不先住这里吧,反正也有房间。小陈跑来跑去这么多趟也累了,就让他回家休息吧。”
      
      付清乐一愣,这个问题他其实也想到了,刚才还在考虑要不要打车回去,没想到穆羽炀却主动让他留宿了。
      
      “怎么?家里……有什么人吗?一定要回去?”穆羽炀也不知为何问出这句话时心里莫名有些别扭。
      
      付清乐摇摇头,笑笑道:“倒没有,那我今天就先住这里吧。”说完他又对陈聪道,“小陈,你也回家吧,明天休息一天,不用过来了。”
      
      “好的,付哥再见,炀炀再见。”很快,陈聪就开着保姆车离开了。
      
      陈励和柳湘晗早在他们谈话的时候就进屋去看楚骄阳了。六月初夜里的风还有些凉,穆羽炀只穿了一件短袖,再加上喝了些酒,此时被风一吹还有些冷,不禁搓了搓手臂。
      
      付清乐看了他一眼,拍拍他的肩膀率先走了进去:“进屋吧。”
      
      “好。”
      
      两人刚踏进大门就听到二楼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还有柳湘晗不甘心的叫喊:“我们是关心阳阳!”
      
      穆羽炀一愣,不禁加快了脚步:“这群家伙又再搞什么?”
      
      付清乐摇摇头,跟着他朝二楼走去。刚走到二楼楼梯口便听到许肆白平静无波的一句“出去”,顺手关上了楚骄阳的房门。
      
      陈励和柳湘晗吃了闭门羹,气呼呼地离开了楚骄阳的房门口,一转身又看到了付清乐,不禁有些意外。
      
      “付哥今天要住这里吗?”陈励问。
      
      穆羽炀抢先回答:“嗯,时间太晚了,付哥又住得远,先在我们这里住一晚,反正我们这里还有空房间。”
      
      柳湘晗突然哎呀了一声:“付哥来的太不是时候了,今早保洁阿姨刚把空房间的床单被套洗了,还没干呢,现在空房间里只有一张床垫。”
      
      “哈?”穆羽炀也愣了,“我怎么不知道?阿姨也真是的,怎么也不提前说一声就洗了啊。”
      
      柳湘晗哼哼冷笑:“你别在付哥面前装得多关心似的,你们这群好吃懒做的什么时候关心过家里的家务,哪样不是我跟阿姨在操心。真虚伪!”
      
      真面目被戳穿的穆羽炀尴尬的挠挠脸。
      
      和事佬陈励又一次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这些以后再说也不迟,现在先想想付哥睡哪吧。”
      
      付清乐不在意道:“我睡沙发就行,一晚而已,没关系。”
      
      穆羽炀想都没想便摇头:“那怎么行,这个沙发这么窄,你睡着肯定不舒服,要不你睡我房间?”
      
      付清乐抬眸看向他,表情晦暗不明。
      
      穆羽炀说完也意识到自己冲动了,不禁有些尴尬,避开付清乐的眼神努力找补:“我可以跟晗晗挤一挤,你今晚睡我房间吧。”
      
      这个提议提出付清乐还没有说什么,柳湘晗先有意见了:“我拒绝,我房间床小,也就够一个人睡,你房间不是两米大床吗,你跟付哥挤一挤呗。”
      
      穆羽炀眨眨眼,表情有些愣怔。
      
      他跟付清乐吗?
      
      他还真没想过这种安排。
      
      他这人虽然没什么富二代架子,平时跟谁都能勾肩搭背哥俩好,但唯独睡觉这事要求极高。床一定要够大够软,足够他从这头睡到那头;睡觉环境必须要极度安静,不能有一丁点动静;最重要的是,身边一定不能有另一人的存在。二十多年里跟他睡过一张床的也就柳湘晗一人,而能接受柳湘晗跟他一起睡的原因除了对方是他最好的朋友之外,最重要的原因是柳湘晗睡觉特别安静特别乖,不打呼不磨牙,呼吸声都轻到几不可闻,睡相也及其好,还不占地方,一块二十厘米的床边边就够了。总的来说,柳湘晗睡觉就跟隐身了一般,存在感极低,所以穆羽炀勉强能接受。但是让他跟付清乐一起睡,他还是有些别扭的。不过奇怪的是,对于和付清乐睡一张床这事,他只是心里有些别扭尴尬,却不像对其他人那般不容分说地抵触。所以,关于柳湘晗的提议他没有第一时间拒绝,而是陷入了犹豫。
      
      而他的犹豫在柳湘晗眼里却成了默认。于是他一脸轻快地拍拍手:“好了,这事就这么定了。付哥,你今就先跟炀炀凑合一晚吧,这家伙虽然睡相差了点,但是不打呼不磨牙,睡着了还挺乖的。”
      
      付清乐笑笑,思索片刻还是摇摇头拒绝了:“算了,炀炀应该不习惯跟别人一起睡,我还是回去吧,打车也很方便。很晚了,你们都去睡吧。下星期还要去D市,这几天好好休息。”
      
      “付哥你要回去啊,”陈励挽留他,“都快一点了就在这里睡一晚吧,再说这里离市区这么远,能不能打到车还不一定呢。要是炀炀不习惯跟别人一起睡,那你睡我房间好了,我去跟老许挤一晚,老许好说话。”
      
      付清乐面露苦笑,没想到自己的一个留宿的决定会牵扯出这么多的问题。
      
      陈励见他不说话,直接拍板:“就这样吧,我去跟老许说一声,付哥就睡我房间。”
      
      付清乐在心里叹了口气,点点头,正要答应下来,半天没说话的穆羽炀终于再次开口了:“不用了,付哥睡我屋吧,我房间床大,两个人睡着也不挤。”
      
      “你答应了?”陈励问。
      
      穆羽炀点点头,看向付清乐:“付哥,今天你只能跟我将就一晚吧。”
      
      这一次付清乐总算没再拒绝,淡笑着答应了。
      
      柳湘晗伸了个懒腰:“行了行了,这事终于圆满结束了,大家洗洗睡吧,困死我了。”说完打了个哈欠,揉揉困顿的眼,道了声晚安便摸回了自己屋。
      
      陈励紧随其后,跟付清乐和穆羽炀道了晚安也回了自己屋。
      
      “砰——”
      
      “砰——”
      
      两道关门声接连响起,整幢别墅突然安静了下来。穆羽炀摸摸鼻子,垂眼看着自己的鞋面:“那我们也进屋吧。”
      
      “嗯。”付清乐顺手关掉了一楼大厅的灯,跟着穆羽炀走进了最尽头的那间屋子。
      
      回到自己的空间穆羽炀总算放松了一些,打开房间的灯,趁着付清乐不注意迅速把床上的脏衣服扔进了床底下,做完一切冷静问道:“你要洗澡吗?洗的话我这里有一套新的睡衣可以先借你穿。”
      
      “那就麻烦了。”付清乐脱了西服外套挂在门口的衣帽架上,又无比自然地走到镜子前,背对着穆羽炀开始解袖扣和手表。精心打理过的短发刚刚在门口被夜风一通吹已经有些乱了,几绺刘海垂到了额前。因为背光模样有些看不真切,但高挺的鼻梁和微挑的凤目俊美依然。嘴角扬起一个浅浅的弧度,垂眉低首的模样说不出的温和。
      
      穆羽炀坐在他身后的床上,只能透过镜子观察自家经纪人先生的动作。解袖扣摘手表明明是再平常不过的事,可他做起来就说不出的赏心悦目,优雅至极。于是看着看着便不由地看呆了,视线也越来越大胆,越来越放肆。他傻傻地以为自己躲在后面付清乐不会看到他的样子,却不知道镜子早已把他出卖地干干净净。
      
      付清乐解完袖扣轻抬眼皮看了眼镜子角落里直勾勾盯着自己的人,嘴角微微挑起,特地侧了侧身,好让他能看得更清楚。把两枚黑曜石袖扣放在旁边的储物格里,他继续摘手表。解开表带,他抬起头看着镜子,轻笑着问道:“好看吗?”
      
      慢半拍的穆羽炀恍然回神,歪着头看着镜子里眉眼挑笑的人,茫然地眨了眨眼:“嗯?”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穆羽炀:好看,好看死了!我家经纪人世界第一好看!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小鱼仔 20瓶、九小辰 2瓶、莫西抹斯 10瓶、 木可 1瓶、奈叶 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