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流嗑了和经纪人的cp后

作者:秋丛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0 章

      第二十章安静意味着离死亡近
      
      付清乐双手握拳,努力忍住嘴角的笑意,问道:“你在cos壁虎吗?”
      
      穆羽炀没想到他会突然转过来,一时也有些尴尬,放下发酸的右腿,推了推鼻子上的黑框眼镜,若无其事地打开阳台门,双手插兜慢悠悠踱步到付清乐跟前,用余光瞟了眼茶几上反扣着的手机:“刚刚在跟那个盈盈打电话?”
      
      “嗯。”付清乐直言不讳。
      
      对于付清乐不遮不掩的态度,穆羽炀还是挺满意,又用玩笑的语气追问了一句:“那个盈盈不会是你的女朋友吧?”
      
      付清乐直视着他笑问:“为什么会这么想?”
      
      “呃,这不是很正常的逻辑吗,能不带姓只备注名的异性应该也就女朋友了吧。”穆羽炀走到藤椅后面,俯身抱住布偶熊,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熊的身上。
      
      付清乐否认:“不是女朋友。还不睡吗?”
      
      穆羽炀把脸埋进布偶熊的长绒毛中小猫似的一顿蹭:“火锅吃撑了,现在还睡不着。”
      
      “睡不着的话聊会儿天?”付清乐问。
      
      “可以啊,”穆羽炀直起身子,把布偶熊的两条大粗腿往上一掰,给自己腾出了一些位子,坐下后双手往下巴上一杵笑眯眯问道,“你想聊什么?”可不待付清乐回答,他突然又站了起来,“光说话没意思,我去拿几瓶酒!”
      
      付清乐无奈:“在火锅店还没喝够吗?”
      
      “当然不够了!”穆羽炀一脸严肃地看着他,“在火锅店光顾着看骄阳撒酒疯了,根本就没喝多少!你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回来!”穆羽炀行动力惊人,说完就进屋去楼下拿啤酒了,顺便还把那个占地方的玩偶也抱回了屋里。
      
      “大熊,你暂时下岗一天,明天再复职。”
      
      付清乐看着那个跟布偶熊都能说地眉开眼笑的阳光少年不禁有些哭笑不得。
      
      穆羽炀没一会儿就回来了,怀里抱了六罐啤酒,往付清乐面前摆了三罐:“一人三罐。先说好,不准剩啊,剩下的收拾阳台!”说完又从角落的储物柜里拉出一大箱的零食,大手一挥,难得大方,“随便吃,今晚我请客。”
      
      付清乐扶额,深深叹了口气,:“你们也出道快一个月了,怎么一点身为艺人的自觉都没有。不知道这些零食是身材管理的天敌吗?”
      
      穆羽炀无辜地挠挠脸:“可是我饿啊,平时训练这么累,不补充点能量都要昏过去了。再说我身材管理的挺好的。”说着站起来撩起睡衣衣摆一脸得意,“你看,腹肌已经初见雏形了,相信再有一个月就练出完美的八块腹肌了。”
      
      付清乐看着那不仔细压根看不出来的肌肉形状实在不忍心打击他的积极性,配合地点了点头,鼓励道:“嗯,继续努力吧。”
      
      穆羽炀更为得意,重新坐了下来。看着自家经纪人瘦弱的身板,自认为体贴地安慰道:“你也不用失落,腹肌这玩意也不是必需品,你现在这样也挺好的,小女生都喜欢你这款。”
      
      “什么?”付清乐有些迷惑,不明白为什么话题会从穆羽炀的腹肌转到自己的身上。
      
      什么叫小女生都喜欢他这款?
      
      他是哪款?
      
      穆羽炀还在喋喋不休,付清乐是越听越糊涂,直到听到穆羽炀说没有肌肉不羞耻,身材匀称照样有人欣赏他才明白过来——这小家伙是把他当做手无缚鸡之力的白斩鸡了?
      
      付清乐不禁觉得好笑。他自知自己的外形具有一定的欺骗性,但是也不至于羸弱到给人是白斩鸡的错觉吧。另外,刚刚开门拿衣服的时候他不是没穿衣服吗?这人难道没看到自己身上那八块肌理分明的腹肌吗?
      
      穆羽炀确实没看到那八块能让男人羡慕嫉妒,能让女人流口水的完美腹肌,因为当时他的视线刚下移到胸膛就意识到他没穿衣服,于是马上又把视线移回到了脖子上方,之后的谈话也是眼观鼻鼻观心,没乱瞟过一眼。
      
      穆羽炀还在安慰他,表情说不出的诚恳。付清乐也没有出声解释,任由这个美丽的误会继续了下去。
      
      穆羽炀向来话多且密,只要是他掌握话语权的场合,其他人很难插进去。他也不需要别人的反馈,只要有聆听者就能说上半天,于是付清乐连装模作样的应和都省了,边喝酒边听他说话,心情前所未有的轻松宁静。
      
      穆羽炀说完身材的话题,拿起啤酒喝了一大口,喝完畅快喊了一嗓子:“爽!”
      
      付清乐失笑,从零食堆里选出一包鱿鱼丝打开递到了穆羽炀的面前。
      
      穆羽炀诧异道:“你不是让我管理身材吗?”
      
      “是让你管理但也没让你饿肚子,说了这么久应该饿了吧。”
      
      “确实有点。”穆羽炀嚼着根鱿鱼须,盘腿坐在椅子上左摇右晃,心情很好的样子。
      
      付清乐见状也尝了一口,好奇问道:“你好像很喜欢热闹的氛围?”
      
      “嗯,我这人不喜欢安静。”穆羽炀也承认地很爽快,“晗晗经常说我比老太太还啰嗦,其实只是不想让气氛太安静。”
      
      “为什么不喜欢安静?”付清乐问他。
      
      穆羽炀的笑容突然淡了一些,垂眸看着啤酒罐,扯了扯嘴角,道:“安静意味着离死亡近。”
      
      付清乐一怔,抬起头去看他。此刻的穆羽炀虽然还是笑着,但整个人的气质已经沉静了下来,再也不是平时那种没心没肺,事事无忧的样子。
      
      穆羽炀转着啤酒接下去道:“还记得我跟你说过茗伊是我爷爷和他兄弟创立的吧,后来他们又把茗伊传给了我爸和我小叔。我爸比小叔大了快十岁,所以他们说好我爸先管理公司几年,等我小叔学成归来再把总裁的位置交给他,他呢就做甩手掌柜,享清福。不过我爸命不好,还没等到我小叔学成归来呢就先走了。”
      
      “十一年前,A市有件事挺轰动的,你应该听说过吧——茗伊总裁带家人出国旅游时遭遇车祸,夫妻俩当场身亡,而十岁的独子重伤在医院抢救了五天五夜,最终幸运捡回了一条命。”穆羽炀指了指自己,“那个幸运的孩子就是我。”
      
      十岁那年的记忆是穆羽炀一辈子不愿回忆起来的噩梦。曾经幸福美满的家庭因为醉驾司机的一脚油门在顷刻间分崩离析。
      
      车祸来临时,玩了一天累极的穆羽炀正在后座睡觉,所以没有亲眼目睹车祸发生的那一幕。他只记得当时一阵天翻地覆后他整个人被卡在了座椅底下,动弹不得。耳边充斥着刺耳的鸣笛声刹车声和父母的惊呼,随后便感觉后脑一痛,失去了知觉。再醒来时已经是半个月以后。他躺在医院病房里,身上插着各种管子。房间里静谧无声,只剩下各种仪器的声音。床边的心电监护仪规律的滴滴声就像是生命倒计时的提示音,每响一下都刺激着穆羽炀的神经,那种无法控制的恐怖和无助让他时至今日也无法遗忘。
      
      他在重症病房躺了一个多月,每天都有穿着白色制服的医生和护士进进出出,小爷爷小奶奶还有小叔也经常穿着无菌服进来陪他说话,鼓励他勇敢,唯独他的父母从始至终没有出现。
      
      虽然病房里每天都会有人进出,但大部分时间穆羽炀还是一个人呆着。在ICU的那一个月,时间就好像静止了一般,安静到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死了。
      
      那是年仅十岁的穆羽炀距离死亡最近的一次。
      
      或许也是那几个月的病房生活给他造成了深刻的心理阴影,在那之后他便开始排斥极度安静的氛围,遇到这种情况便开始不停地说话,掩耳盗铃地觉得只要自己不停地说话便能打破这恐怖的窒息感,久而久之,他的话越说越多,越说越停不下来,终于成了柳湘晗口中的话痨。
      
      漫长的一个故事讲完,穆羽炀闭上眼睛,深吸了一口气,顿了两秒又重重吐出,再睁眼时已经恢复了笑眯眯的模样。他喝完最后一口啤酒对付清乐说:“我还是第一次跟别人说起这件事,晗晗都不知道,记得替我保密。”
      
      付清乐点点头,表情有些凝重。穆羽炀笑了,拍拍他的肩膀:“喂,我说这些可不是想惹哭你的,我也没你想的这么可怜。”
      
      付清乐嗯了一声,但表情一点都没放松。
      
      “我说真的,”穆羽炀道,“我爸妈死后他们在茗伊的股份都转到了我的名下,我就算不工作每年公司的分红都够我衣食无忧地活到下辈子了。而且我现在跟我小叔他们一起生活,他们对我都很好,供我吃供我穿,还送我出国读书,我真的一点都不可怜,所以你真的不用露出这样的表情。”
      
      付清乐的脸上总算有了些笑意,他揉揉穆羽炀的头顶:“能看出你确实很幸福。”如果不是家人灌注了十倍百倍甚至千倍的心血与爱,一个孩子是根本不可能在遭遇了重大的家庭变故后依然能保持阳光温暖,积极乐观的。
      
      六罐啤酒已经全部见底,一大包鱿鱼丝也都吃光了。穆羽炀进屋拿来垃圾桶清理垃圾,随后靠着栏杆伸了个拦腰,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不禁呲牙:“我去,都快三点了,咱俩也太会聊了。走走进屋睡觉吧,困死我了。”说完抖了抖衣服上的鱿鱼碎,拎着垃圾桶进了屋。走到一半见付清乐没动停下来朝他招了招手:“进来呀,你不会想在这里窝一夜吧。别怪我没提醒你,这里的蚊子可是很毒的,你要是被咬成猪头脸我可不负责。”
      
      付清乐失笑,依言跟进了屋。
      
      夜晚温度还有些低,穆羽炀把被子铺开了,又扭头问付清乐:“你习惯睡左边还是右边?”
      
      “我都可以,看你。”
      
      穆羽炀也不客气:“那我睡左边,你睡右边吧。”
      
      “嗯。”
      
      穆羽炀是真的困了,眼睛都快睁不开了,商量好两边床的归属就打着哈欠爬了上去,摘下眼镜放在一边,掀开被子钻了进去,又闭着眼睛含含糊糊叮嘱了一句:“那我先睡了,记得关灯,晚安。”
      
      “晚安。”付清乐站在阳台门边没动。从他的角度刚好能看到穆羽炀恬静的睡颜。穆羽炀安安静静不说话的时候无论是样貌还是气质都优秀地让人挪不开眼。五官明明那么凌厉,不笑的时候一举一动都摄人心魄,但笑起来却又温暖地像个小太阳,如此复杂突兀的气质放在穆羽炀身上却偏偏毫不违和,甚至还有别样的可爱。
      
      付清乐不得不承认,穆羽炀就像一瓶陈年美酒,越是深入了解越是让他欲罢不能。
      
      穆羽炀大概是真的困极了,躺床上不到五分钟呼吸就变得绵长了起来。付清乐隔着两米的距离静静看了一会儿,确定穆羽炀真的睡着了才走到床的另一边,掀开被子轻手轻脚地躺了上去。两米的大床很宽,即便是两个成年男子并躺着睡也不拥挤,甚至在床中间塞了只巨大的布偶熊后,他们两个躺下还有活动的余地。但就算这样也改变不了这熊很碍眼的事实。
      
      付清乐面无表情地坐在床上,沉默着与这只名叫“大雄”的大熊对视了良久,随后突然抓起大熊的手臂,从被窝里拽了出来。这只熊有二三十斤重,但付清乐毫不费力就把熊整只提起,伸直手臂在空中画了个圆,大型布偶熊便被扔到了地上。曾经备受穆羽炀宠爱的布偶熊此刻却如弊履一般被丢弃在了地上,可怜又无助。
      
      付清乐勾了勾嘴角,关灯,躺下,闭上了眼睛。
      
      静谧的房间里只剩下两道清浅交错的呼吸声。穆羽炀侧卧着,整个人都挤在了大床边缘。付清乐平躺着,牢牢占据了一半的床,凭一己之力缩小了两人间的鸿沟。
      
      五分钟后,付清乐睁开眼睛,能夜视的锐利双眸在黑暗中也依然亮如星子。
      
      在距离他不到三指的地方是穆羽炀安安静静的睡颜。温热的呼吸声如同柔软的绸带轻轻吹拂在他的耳边。呼吸间还带着婴儿般的喃喃呓语。
      
      睡意。
      
      突然间就消失了。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禾草 1枚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洛水千秋 1瓶、 leah 1瓶、 柒叁 1瓶、 木可 1瓶、 小鱼仔 10瓶、 九小辰 2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