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听说老身失忆了

作者:华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老侯爷继续被嫌弃

      顾晚行这回受到的打击大了去了,再也不是梨嬷嬷几句暖心的话可以挽救得了的。
      
      从梳妆室出来,顾晚行就一直处于一种“我是谁我在哪儿”的迷惘之中。
      
      镜子中的老太太不丑,甚至是称得上是一个很好看的老太太,满头青丝不见白雪,脸上的细纹仿佛是岁月的不忍,只肯留下了浅浅的痕迹,带着些许的松弛,模糊了原来的明艳,多了一种如水般的温柔,简单的发髻上只有一根素洁的珍珠小钗,穿着石青缎绣团花图案的衣裳,更显得清雅拔俗,气质非凡。
      
      确实是顾晚行见过的最好看的老太太,可老太太再怎么好看,一旦想到那张脸换了自己那十三岁时滑腻如玉而又饱满富有弹力的小脸蛋,顾晚行就觉得一点也不好,哪里都不好。
      
      顾晚行万念俱灰的坐在椅子上,就连盛庆嵘进来请安,也是懒懒的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有气没力的随便附和着一两句,完全不顾及自己有没有伤到一个大叔的心,早上对梨嬷嬷的保证算是喂到狗肚子里去了。
      
      盛庆嵘不解的看着自家母亲一大早就无精打采怏怏不乐的样子,不由得把希望的目光投到了梨嬷嬷身上,希望可以得到解释。
      
      梨嬷嬷能解释什么呢?难道要对盛庆嵘说,你母亲自信满满的说自己是最好看的老太太,但看见了自己满脸皱纹的样子以后,一时打击过大,所以万念俱灰了。
      
      梨嬷嬷觉得这个的话,自己是没法对任何人解释的。
      
      但尽管顾晚行有一句没一句的,但是还是把自己不想见任何人的意思传给了盛庆嵘。
      
      “我不想见人,任何人都不想见!”
      
      顾晚行唯有在提到这件事的时候格外的激动,说完了之后又恢复了原样,双眼无神,垂头丧气,整个人就像垮了一样。
      
      盛庆嵘即使再想追问什么,但是看到自家母亲一副打击过大的样子,就问不出口了,只能叮嘱着梨嬷嬷好好照顾母亲,自己带着母亲不想见任何人的话,满腹疑惑的走出了世安院。
      
      盛庆嵘走后,顾晚行呆呆地坐了许久,正在梨嬷嬷满心担忧,盘算着怎么开口的时候,顾晚行突然就“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
      
      梨嬷嬷被吓了一跳,“老太君,您,您这是怎么了?”
      
      顾晚行继续哭。
      
      “老太君,有什么事您直接和花梨说,别憋在心里啊。”
      
      顾晚行一把抓住梨嬷嬷的衣裳,投进梨嬷嬷的怀里,一边大哭一边道:“花梨,我变老了,也变丑了,怎么办?”
      
      顾晚行觉得自己还是没法接受,觉得天都快塌了。
      
      梨嬷嬷听顾晚行大哭着说自己变老了,心里也是一阵阵难过,轻柔的拍了拍顾晚行的后背,安慰道:“不哭了,不哭了啊,没有变丑,一点儿都不丑的,没事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好不起来的啦,花梨。”顾晚行放声大哭,发泄满腹的委屈。
      
      盛老侯爷快步走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副状况,自个的老妻死死的抱着梨嬷嬷,不住的痛哭,梨嬷嬷两眼泪汪汪,还不忘安慰老妻。
      
      盛老侯爷见此情景,一时就楞在了门口那处,忘了动弹。
      
      梨嬷嬷虽然看见了他,但因为正被顾晚行死死的抱着,只能口头问好,“见过老侯爷。”
      
      盛老侯爷回过神,走了过来,一脸恍惚,道:“阿难,你这是怎么了?”
      
      这怎么又哭上了呢?从知道老妻失忆到现在,满打满算还不够十二个时辰,都算不上一天的时间,但是盛老侯爷还是莫名诡异的有了一种“夫人失忆后很爱哭”的认知。
      
      顾晚行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听到有人在喊她的小名,转头来一看,竟然就是之前自称是她夫君的盛老侯爷,一个五六十岁的老男人。
      
      顾晚行扭过头,又投进梨嬷嬷的怀里,更加伤心的哭了起来。
      
      盛老侯爷看见了老妻满脸泪水,哭得双眼通红的样子,一时自己的心也揪了起来。
      
      虽然自己很想过去抱着她安慰安慰,但是无奈现实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老妻正紧紧的抱着她家侍女在哭呢。
      
      盛老侯爷只能问梨嬷嬷,“梨嬷嬷,夫人这是怎么回事?”
      
      梨嬷嬷摇了摇头,这事解释起来怪怪的,还是不要说了吧。
      
      盛老侯爷得不到解释,无法,只能干等着,幸运的是不一会儿,顾晚行的哭声就渐渐缓了下来,从梨嬷嬷的怀里探出头来,露出一张双眼通红,满脸泪痕的脸。
      
      放开了梨嬷嬷,一个人在椅子上做好,低着头,还不住的抽噎。
      
      盛老侯爷看得心里发疼,靠了过来,拿出一方锦帕递过去,轻声道:“阿难,别哭了,有什么你告诉我便是了,我替你解决。”
      
      顾晚行接过锦帕,胡乱的在脸上擦了几下,呜咽道:“你才解决不了。”
      
      能怎么解决啊?要找个得道高僧做法把她送回十三岁那年吗?还是找个世外高人把她十三岁的脸换回来?
      
      顾晚行觉得自己命运简直太悲惨了,泪眼朦胧的看着盛老侯爷,扁着嘴,一脸委屈。
      
      “我想回家。”
      
      盛老侯爷勉力苦笑,道:“阿难,你莫说这样的浑话,这里就是你的家啊。”
      
      “这里是顾老太君的家,不是我顾晚行的家。”
      
      顾晚行说着说着,眼泪又落了下来,“我看见镜子里的人了,那不是我。”
      
      盛老侯爷再也忍不住了,站了起来,上前一步将老妻抱在怀里,道:“阿难,你就是你,你只是暂时忘了而已,没关系的,你不记得也没关系,左右有我,定不会让你再受委屈。”
      
      顾晚行被盛老侯爷突如其来的拥抱惊呆了,任由盛老侯爷抱着,一时忘了抗拒。
      
      待她想起要推开这个人,盛老侯爷先一步放开了顾晚行,转而坐在椅子上,与顾晚行平等对视,眼里漾满温柔,“无论你是五十岁的顾老太君,还是十三岁的顾晚行,你都是我盛华扬的妻,所以你什么都不用怕,一切有我呢。”
      
      顾晚行原本哭得双眼通红,现在脸色都有点红了起来,心里对盛老侯爷刚才的拥抱很是介意,虽然盛老侯爷和别人都说他是她夫君,但是说到底,现在于她而言,盛老侯爷只不过算是一个刚刚认识但一点都不了解的陌生人而已,对于被拥抱,她还是有点羞愧和恼怒。
      
      面对盛老侯爷的温柔,顾晚行红着脸嚷道:“你,你怎么可以抱,抱我呢?你,你这样是很失礼的!”
      
      就算他说她是他的妻子都不可以!
      
      盛老侯爷没想到自己情不自禁的拥抱和温柔深情的告白,竟然换来了老妻的指责,一时愕然。但是看到顾晚行已然通红的脸,气鼓鼓的嘴,丝毫不顾忌自己的形象,将自己的心思全都写在了脸上,表情生动得很,完全没有往日的端庄。
      
      盛老侯爷心中起了别样的感觉,突然起了想要逗一下老妻的恶作剧心思,于是笑着道:“你和我本是几十年的夫妻了,偶有亲密一些的举动,也算不得什么。”
      
      顾晚行没想到盛老侯爷面对自己的指责,不但没有感到羞愧,反而还大大方方的拿着夫妻的身份来反驳她,心里更是羞恼,一时都忘了哭这回事,只是用自己以为恶狠狠的目光去瞪着盛老侯爷。
      
      “我,我都不认识你,算是哪门子的夫妻?”
      
      盛老侯爷理直气壮地道:“当年你祖父亲手写的婚书,亲自将你交到我的手上,十里红妆送了你出门,我用八抬大轿迎了你进门,拜过天地和高堂,怎么不算夫妻?”
      
      “我,我……”顾晚行想要反驳,却无从开口。
      
      “事实如此,虽然现在你忘了,但哪是你能抵赖得了的呢。”
      
      顾晚行一想,好像确实是她这一方不占理啊,但若是让她就此承认盛老侯爷是她夫君的事实,心里又是不甘,一颗十三岁的少女心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的。
      
      顾晚行眨巴眨巴眼睛,到底把心里最初的想法说了出来:“你,难道就不怀疑,其实,我是借尸还魂的吗?”
      
      盛老侯爷傻眼了,唇边的笑意立马垮了下来。
      
      他听到了什么?什么鬼借尸还魂?
      
      梨嬷嬷也被这话吓了一跳,脱口而出:“老太君,这话可不能乱说的啊!”
      
      顾晚行看着两人震惊的表情,尤其是盛老侯爷唇边垮掉的笑意,心里莫名有些舒坦,继续道:“你看啊,我和你妻子有很多不同吧,我就一点儿也不端庄。而且,怎么会有人因为一场风寒而失忆呢?这不是鬼扯吗?昨天的太医也都无法相信呢,你相信吗?”
      
      顾晚行双手环抱在胸前,微微昂着头,高傲地道:“听说你有很多的庶子庶女,那你也一定有很多的女人吧,你的妻子可以接受你和其他女人亲亲我我,但我顾晚行早早就发过誓,将来宁可嫁平民,也一定要一生一世一双人,所以我怎么可能会嫁给你呢?你怎么可能是我的夫君?”
      
      盛老侯爷衣袖里的手五指紧握成拳,努力压抑自己,脸上的温柔早已消失殆尽,道:“我也没听说过,谁借尸还魂是借到了几十年后自个儿的身上去的!”
      
      这话好像也蛮有道理的哦,但顾晚行死不认输,依旧一脸高傲的看着盛老侯爷,冷冷地“哼”了一声。
      
      “有因必有果,有果也必有因。换而言之,有了十三岁的顾晚行,才会有后来的顾老太君,既然有了顾老太君,那必然也会有十三岁的顾晚行。所以,夫人,你就莫要再多想了,你真的只是失忆了而已。”
      
      你真的是我的妻,你只是忘了,你只是不肯承认而已。
      
      盛老侯爷的内心一片悲凉。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