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听说老身失忆了

作者:华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不记得和被遗忘

      盛老侯爷试图拿出多年来在朝廷叱咤风云的气势和多次舌战群儒的三寸不烂之舌,说服老妻接受失忆的事实,并且承认二人的夫妻关系。
      
      可他到底低估了顾晚行十三岁的少女思维,他说的越多,顾晚行的脸色就越难看。
      
      讲逻辑?讲道理?
      
      顾十三岁表示,这不存在的。
      
      说不过,就直接动手吧!
      
      于是在盛老侯爷的目瞪口呆之中,顾晚行红着眼睛,直接抄起桌上的茶杯茶壶砸了过去,以此作为话题的终结。
      
      砸完这些还不够,顾晚行依旧意难平,看到旁边的多宝架,气不过又拿过好几件摆件玩物,件件都往盛老侯爷的脚边砸下去,一边砸还一边喊着“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
      
      砸完之后,拉扯着盛老侯爷的衣裳,直接将懵懵懂懂的盛老侯爷推到了门外面,然后当着他的面,重重地“砰”的一声把门关上,干脆利落的来个眼不见为净。
      
      站在门外,一身狼藉的盛老侯爷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被关上的门。
      
      他,他,这是被老妻扫地出门了吗?
      
      盛老侯爷的震惊过后,涌上心头的便是一阵阵的怒火。
      
      从,从来没人敢这么对待他!
      
      这简直就是把他的脸面按在地上踩了又踩!
      
      盛老侯爷怒气冲冲的靠近那扇被紧闭的门,想要抡起拳头狠狠的砸在门上,却在拳头即将靠上那门的时候,听到里面传来了老妻毫不掩饰的大哭的声音,就像茫然失措的孩子一般哭闹不休,顷刻之间,浑身的力气和怒气都被卸了个精光,那拳头再也砸不下去,无力的垂了下来。
      
      她又哭了。
      
      盛老侯爷踉踉跄跄转身往外走,逃避一般的不想听见那个让自己无能为力的哭声。
      
      想到了老妻看他时候的陌生的眼神,毫不掩饰的抗拒他的靠近,阿难她,她不记得他了啊。
      
      盛老侯爷低头看到自己被拉扯得变形的衣裳,盛老侯爷只能自己伸手去抚平,整理自己的衣着。若是阿难记得自己,才不会这般对他呢。
      
      若是以前,看到自己仪容不整,老妻早就上前帮忙整理了,哪里用得着自己亲自动手。
      
      不对,若是以前,阿难才不会对自己动手呢。她再生气,到底也会给自己留下脸面,她再生气,只有给彼此之间一点时间,她纵有天大的怒气到了最后也会原谅自己。
      
      若是以前,自己这个时候去见阿难,阿难肯定已经在小厅里摆好了一桌的早膳,不用说,肯定会有自己喜欢的食物,无论自己说了多少的牢骚和不满,阿难都会安安静静的听自己说完。
      
      盛老侯爷叹了一口气,哦,他想起来了,他只是过来想和老妻一起用个早膳,再陪老妻给太医诊治诊治,老妻不记得侯府的一切了,他就陪她到处看看。
      
      正如现在的阿难接受不了自己是她的夫君一般,其实自己也接受不了自己被遗忘了的事实,所以才想要一次次的说,不顾她的心情也要说,就盼着能说到她的心里,不记得的话,现在重新记住就可以了。
      
      以前他也曾领兵征战在外,数年不曾回来,但是心中从来就没有这般急切和不安过,现在不过是被老妻遗忘了一个晚上,自己就惶惶不安,一刻都不得安宁,以致于失了分寸,最终落得个被扫地出门的下场。
      
      盛老侯爷苦笑,现在到底怎么了?
      
      屋外的盛老侯爷心中思绪不断,屋里的顾晚行的哭声慢慢低了下来,慢慢回过神来,看着满地的碎片,吓了一跳。
      
      顾晚行有些绝望的看着梨嬷嬷,道:“我刚才做了什么?”
      
      什么在陌生人面前崩溃大哭,说话说不过别人就砸东西,还亲自动手把人给赶出去,这绝不是她的教养能做出来的事情啊!
      
      她只是做了一个恶梦吧?是吧?
      
      不然怎么解释这般异常的行为啊?
      
      可惜梨嬷嬷残忍的打破了她的幻想,“你刚才冲着老侯爷砸东西,还把他赶了出去!”
      
      梨嬷嬷的身体简直僵得慌,看着侍奉多年的主人一朝爆发,事态严重超出了她的想象,让她失去所有的反应,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事情发生。不,也许,她心里也不想阻拦的吧。
      
      年轻时候的顾老太君和盛老侯爷也闹过吵过冷战过,虽然后来少了,但最严重的时候是两个人在府里,却足足有三个月不与对方说过一句话,但是不管怎样,绝没有像今天这般直接上手砸东西赶人的。
      
      “呵呵呵,我果然还是在做梦吧,我怎么可能这么失态呢?”顾晚行干笑两声,拒绝相信梨嬷嬷的话。
      
      她出身高门大户,自幼得名师教导,更有母亲从宫中请来教养嬷嬷专门教导礼仪,出门在外,也是一派落落大方,端庄有礼,一举一动,从不行差踏错,一言一语,皆是大家风范,虽然没有成为世家姑娘们的楷模,但是谁也不能在礼仪上挑她个不字的。
      
      刚才怎么会做出如此有失身份的行为呢?
      
      “梨嬷嬷,你觉不觉得可能是那位顾老太君的残念还留在这具身体内,因为对她的夫君有所怨念,所以刚才才会情不自禁的动了手呢?”
      
      顾晚行“呵呵”的又是干笑两声,一脸认真的提出这个假设,但是却在梨嬷嬷越发一言难尽的表情中逐渐低下了头,其实,她也不是很相信的啊。
      
      梨嬷嬷有些头疼,她家主子这是彻底绕不过借尸还魂这个梗了吗?眼下无法接受自己的出格行为,竟然还想着说服她也接受劳什子的假设。
      
      梨嬷嬷叹了一口气,“老太君,花梨知道您不想接受眼前这一切,若是可以,花梨也不想你接受武安侯府的一切,永远做靖云伯府那个开开心心无忧无虑的十三岁的顾三姑娘。但是老太君,既来之则安之,您不如试着放宽心去适应眼前这一切呢?”
      
      其实对比顾老太君之前受到委屈都只是自己一个人沉默着吞下去,咬碎了牙也不让别人看见,梨嬷嬷更喜欢现在失忆的顾老太君,有火气当场就发了出来,该打就打,该骂就骂,绝不含糊。只是碍于那位是顾老太君的夫君,也碍于顾老太君的身份,梨嬷嬷一直将自己真实的想法藏在心里。
      
      如今看到这般鲜活有生气的顾老太君,梨嬷嬷表示她才不会再劝顾老太君再傻乎乎的委屈自己,现在顾老太君都选择了有仇当场报,毕竟她现在失忆了嘛,那么有很多事不同以往也是可以理解的。
      
      顾晚行咬了咬嘴唇,可怜兮兮的,“没有别的路可以走了吗?”
      
      梨嬷嬷道:“就目前而言,您永远都只能是武安侯府的顾老太君了,您现在是忘了自己是顾老太君,但是在别人的眼里,您始终都是顾老太君,即使失去了记忆,那也是失忆的顾老太君,这就是您逃不了的现实。”
      
      “回不去了吗?”顾晚行喃喃道,声音很轻很轻,轻得仿佛一阵风就能吹散再不见踪迹。
      
      可是梨嬷嬷却听得真真切切,跪在顾晚行的前面,挺直了腰身,直直的看着她,又伸过手去握着顾晚行的手,道:“花梨从小侍奉您到现在,也是陪您走过您十三岁的人,花梨一直都记得,十三岁的您可不会只是一个哭哭啼啼被宠坏了的小姑娘,也不是一个面对困境只能坐以待毙的小姑娘。不管事态有多恶劣,也不管您行事多鲁莽,可您也始终都护着您的母亲,护着您的阿弟,即使有过害怕,您也一直不曾退缩过。现在在这环境陌生又如何,您即便只有十三岁的记忆又如何,您扪心自问,十三岁的顾晚行会怕吗?”
      
      顾晚行怔怔地看着梨嬷嬷。
      
      “花梨今日就斗胆说一句,老太君,您就是这侯府里的天,便是老侯爷也越不过您这儿去,您不如索性随了自己如今的性子,痛痛快快的,您做顾三姑娘是一种活法,您如今做了顾老太君也是一种活法,但最重要的,是不要再委屈了自己。”
      
      梨嬷嬷心里暗道,别看盛老侯爷威风八面,才不敢在老太君面前耍威风来着,以往只不过是老太君多让着老侯爷,如今的老太君不让了,活该!以后有多少委屈,就让他去受着吧。
      
      顾晚行道:“我真的可以吗?”
      
      “当然可以。”梨嬷嬷点点头,又道:“所以老太君,您就不要再说什么借尸还魂的吓人话了,若不是花梨记得十三岁的您有一箱的话本子,还真被您唬住了呢。”
      
      梨嬷嬷故意说着逗趣的话,“所以,老太君您就行行好吧,如今的花梨不经吓了啊。”
      
      听到梨嬷嬷这话,顾晚行的脸色也好看了许多,扶起梨嬷嬷,顺着她的话道:“好吧,我试着好好去接受这一切。对了,说到话本子,我那一箱子的话本子藏哪儿了?”那本《桃花女奇遇记》她还没看完呢,现在一说起,心里又是痒痒的,想得很啊。
      
      她的一箱子话本子啊,都是她的心头好啊,特别是水泽君系列的,简直爱不释手!
      
      梨嬷嬷一时反应不过来,还是笑道:“后来老太君您发现话本子几乎都是骗人的,就一把火烧了个精光。花梨不记得说借尸还魂的是哪一本话本子,但想必都在那被烧了的话本子中。”
      
      “烧,烧,烧了?”顾晚行大惊失色,双目圆瞪,晴天霹雳也不外如是,导致说话都不利索了。
      
      她那一箱子的话本子都烧了?
      
      “我怎么会全都烧了呢?”顾晚行捂着自己的胸口,难以相信,双目悲伤的看着梨嬷嬷。
      
      她觉得心头都在滴血!那都是她辛辛苦苦收集回来,爱惜万分的话本子啊!
      
      “因,因为老太君一点也不喜欢了啊,所,所以才烧了啊。”梨嬷嬷心里咯噔一下,坏事了!
      
      看着又陷入悲伤的顾晚行,发现自己简直犯了天大的错误!
      
      顾晚行烧掉话本子都是二三十年前的事情,对于如今的梨嬷嬷来说,那已经是一件可以用轻松的口吻说出来的一件往事,但是对于如今只有十三岁的顾晚行而言,跟剜了心头肉没什么两样。
      
      十三岁的顾晚行最爱的就是那箱子的话本子,用最好的紫檀木盒子装着,用最柔软的绸布包着,就连宫中赏赐下来的华贵首饰都没有这个待遇。
      
      也正是她的这份喜爱,就连她的母亲也装作看不见她偷偷摸摸的行为,任她自个儿偷着乐。
      
      对了,梨嬷嬷想起来了,昨晚入睡之前,老太君不是还说了吗,她在看水泽君的《桃花女奇遇记》啊!
      
      梨嬷嬷一时也觉得天似乎要塌了。
      
      顾晚行悲呼:“我才不要做这个顾老太君呢!”
      
      还她的心头挚爱回来!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会一直更下去的,这点可以保证,请大家放心。
    只是本人得了个“老想改稿又想改稿还想从头改稿”的毛病,目前正在努力克服中。
    虽然无法保证日更,但是能保证平均日更,现在欠了章节会在后面补上的。感谢在2019-10-23 23:51:15~2019-10-28 17:36:2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鸳鸯泪9777、甜甜 30瓶;米修斯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