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听说老身失忆了

作者:华嫚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变老了的人

      第二天,天际才刚微微发亮,顾晚行就睁开了眼睛,头顶依旧不是那方天水碧秀云纹床幔,眼睛一转,床边上站着梨嬷嬷,不远处还有两个不认识的年轻婢女,面容清秀,一派落落大方的样子。
      
      梨嬷嬷含笑地看着顾晚行,道:“老太君,您醒了?”
      
      顾晚行懒洋洋的躺着不起身,看着头顶那处床幔,叹了一口气,道:“我怎么还在这里啊?”
      
      两位年轻婢女昨晚已经被告知过了顾老太君的情况了,现在听到这话,也没有露出惊讶的表情,依旧是低眉顺眼的站着。
      
      听了顾晚行这孩子气的话,梨嬷嬷笑道:“这里是老太君您的家,您当然会是在这儿了。”
      
      顾晚行又闭上眼睛,道:“我再睡一回看看。”
      
      梨嬷嬷不出声,就在一旁安静的等着,四下里一片安静。
      
      顾晚行没了睡意,还是闭着眼睛,过了许久,待到眼皮都有了酸痛的感觉,可脑子却始终清醒着,又睁开了眼睛,又是一声叹,幽幽地道:“唉,还是在这里。”
      
      梨嬷嬷依旧含笑,道:“老太君,您始终在这里,那可能是因为这里始终是您的家吧。”
      
      “我的家?”顾晚行很是怀疑,“一点儿印象都没有,怎么可能是我的家呢。”
      
      梨嬷嬷收起笑容,道:“这话老太君您在老奴面前说说便罢了,若是被侯爷他们听了去,该有多伤心啊。侯爷是您嫡嫡亲的血脉,素日里也最是孝顺您老人家的,您说这话不是往他的心窝子里插刀吗?”
      
      顾晚行想起那位总是在她面前红了眼眶的英俊大叔,被自己的母亲遗忘已是一件很可怜的事情了,若是她还雪上加霜,那确实有点不应该。再怎么说,现在的自己都是顶着别人母亲的身份。
      
      梨嬷嬷一看顾晚行因为自己的话而露出了愧疚的表情,就知道自己的话奏效了,年少时候的老太君也最是心软不过的人,又道:“老太君,老奴知道现在这武安侯府的一切对您来说都是陌生的,您不喜欢,您抗拒,那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但是对于侯爷他们来说,被老太君您遗忘了,又何尝不是一件残酷的事情呢?就拿侯爷来说,他是老太君您拿了命去拼才生下的独苗儿,因为您身体总是不好,一直是养在先老夫人的院子里,到了七岁就被移到前院去教养,与老太君您相处的时间甚少,这本就是您与侯爷之间的一件憾事。老奴斗胆,让老太君换个位置想想,若是您的胞弟一夕之间把您给忘了,您会是怎样的心情呢?”
      
      梨嬷嬷本来是想拿顾老太君的母亲作比较,但是话到嘴边,还是换成了靖云伯爷。但饶是如此,也足够让顾晚行深思了。想了想,顾晚行决定自己要对可怜的盛庆嵘好一点。
      
      “好吧,我尽量不在那位侯爷面前说这样的话。可若是我不小心说错了话,梨嬷嬷你要帮我啊,我不是有心伤人的。”
      
      “老奴会一直都在老太君身边的,您放心。”梨嬷嬷保证道,事实上,几十年了以来,她也是这么做的。
      
      梨嬷嬷看见顾晚行虽然醒了,却丝毫没有起床的样子,道:“这些年来,老太君几乎每天都是这个时候醒来,今天看见老太君也是如此,花梨的心里高兴着呢。”
      
      顾晚行伸手扯了扯盖在身上的素色蚕丝被,呆呆地看着床顶。
      
      “还记得老太君年少的时候,每天起床之前,总是要赖上好一会儿才肯起床洗漱,莫非今天也是如此?”梨嬷嬷打趣道,“门外的丫头们都把洗漱用品都准备好了,可要老奴叫她们再多等一会儿?”
      
      顾晚行被梨嬷嬷的话逗笑了,推被起身,指着屋里的两个婢女,道:“她们也是服侍我的吗?”
      
      两个婢女看见顾晚行问起她们,笑意盈盈地朝顾晚行行了一个福礼,先后开口道。
      
      “奴婢腊梅见过老太君。”
      “奴婢青竹见过老太君。”
      
      梨嬷嬷指着两人道:“老太君身边有四个一等侍女,腊梅和青竹便是其中两人,另外还有白兰和雪松,此时都在外面候着呢,这四人是贴身伺候您的,都是些伶俐的姑娘。另外世安院还有一些二等丫头三等丫头等人,平常都是不近身伺候的。”
      
      “那梨嬷嬷你呢?”顾晚行问道。
      
      “花梨得您看重,领了这世安院管事嬷嬷的职位,而昨天的莳嬷嬷则是世安院的另一位管事嬷嬷,主要的就是负责这世安院的小厨房,莳嬷嬷有好厨艺,最是擅长一手药膳。”
      
      顾晚行点点,“哦,原来这样啊。”
      
      “听说侯爷免了今天姑娘们少爷们的功课,让他们今天过来给您请安。说起来,打从老太君您得了风寒,您就没让他们过来世安院请过安了,难得您现在精神头不错,不如就见见那些孩子吧。”
      
      顾晚行想起了盛庆嵘膝下众多的儿女,然后又算了算盛老侯爷膝下的庶子夫妇和所出的孩子,不用想都知道到时肯定一片乌压压的人头,跪在她面前,喊母亲的喊祖母的都有,可自己一个都不认识。
      
      顾晚行不由得打了个冷战,苦着脸对梨嬷嬷道:“我不想见,可以吗?”
      
      “老太君,这是为什么啊?”
      
      “人太多了,我怕。”顾晚行可怜兮兮地道,“而且我一个都不认识,万一时候一个个都像那位侯爷一样,红着眼眶看着我,我,我会受不了的。”
      
      梨嬷嬷随着顾晚行的话一想,也是这个道理啊。别管什么真心或假意,到时有一个哭开了,肯定会蔓延的。老太君又不认得人,到时若是在老太君面前有了这一出,肯定会被吓到的。
      
      顾晚行一见梨嬷嬷迟疑了,又接着道:“反正我人就在这儿也跑不了的,慢慢来,慢慢看,对吧?”
      
      这下不止是梨嬷嬷,还有腊梅和青竹都被顾晚行这话给逗笑了。
      
      梨嬷嬷道:“那要不,老奴给大夫人那边传个信儿,就说今天老太君不宜见太多人,让姑娘们少爷们不用过来请安了。但是府里的几位爷和夫人,老太君您怕是要见一见的。”
      
      “不见不行吗?”顾晚行还是抗拒。
      
      梨嬷嬷摇摇头,道:“虽说二爷和四爷是庶出,但是按照礼法,他们都得尊您一声母亲。他们是做儿子儿媳的,母亲生病了,即便是免了他们的侍疾,但是每日的探望还是要有的,不然传了出来,就得被人说是不孝了。”
      
      被扣上一顶不孝的帽子,危害有多大,顾晚行也能猜到。别的不说,行走官场的路子怕是就要被堵了。
      
      顾晚行心想,不能造孽啊。
      
      “那好吧,你就让他们来吧,其他人暂时缓缓再说。”
      
      说完了,顾晚行又躺了回去,拉住被子盖好。
      
      梨嬷嬷见状,惊讶道:“老太君,您怎么又躺下了呢?”她还以为顾晚行说好了请安的事情,就起身洗漱准备了。
      
      顾晚行翻了翻白眼,强调道:“我现在是病人,怎么能早起呢?”
      
      梨嬷嬷看着眼前的顾老太君,一下子就和她记忆中的十三岁的顾晚行重合在了一起,那时候的顾晚行为了赖床,总是有诸多理由,有时纯粹是因为懒不想起床,有时则是坏心眼的想看她们急得团团转的样子。
      
      梨嬷嬷又是笑开了,“可是昨晚是侯爷过来守夜,就在偏房里歇下了,此时已经起来了,怕是不久就要过来请安了。”
      
      又是那位红着眼眶的英俊大叔啊。
      
      顾晚行一想到那位侯爷顶着和自己父亲有几分相似的脸,站在门外恭恭敬敬的等着自己,顾晚行光是想想都想投降,大不孝啊,都怪那张脸。
      
      顾晚行无奈地起身,腊梅和青竹把门口的人唤了进来,服侍顾晚行开始洗漱。虽然这里不是她熟悉的靖云伯府,但是世家贵族的礼仪大同小异,顾晚行也没觉得有什么不自在。
      
      洗漱过后,便要服侍顾晚行穿衣梳妆了。在这间卧室里,有另外辟出来的梳妆室。但是被婢女们簇拥着的顾晚行,看着那间被打开了门的梳妆室,却停下了脚步。
      
      梨嬷嬷不解地走到顾晚行的身边,道:“老太君,怎么了?”
      
      顾晚行扭头看着梨嬷嬷,昔日清秀可人的花梨变成了如今的梨嬷嬷,一脸细纹,嘴角含笑,瞧着慈眉善目,也隐约可见昔日的轮廓,但终究不是那个花梨了。
      
      她自己呢,又变成了什么样子。
      
      从昨天醒来,她一直没有照过镜子。现在要看到镜子了,要看到镜子中已经变老了的自己,顾晚行突然有些胆怯,止步不前。
      
      看着那扇通向梳妆室的门,仿佛就像看着一个可怕的妖怪一样。
      
      顾晚行抓着梨嬷嬷的衣裳,身体也有点颤抖了,低声地道:“我,我不去那里梳妆。”
      
      我不想照镜子,不想看到变老的自己。
      
      梨嬷嬷立马反应过来,心疼地抱着顾晚行,温柔的安抚着她,“老太君不想去梳妆室就不去,让丫头们把要用的东西都拿出来,咱们就不进去了。”
      
      顾晚行微微点了一下头,梨嬷嬷扶着顾晚行到一张椅子坐下,另一边已有机灵的丫头走进了梳妆室,拿了待会要用的梳头的工具头油,擦脸用的面脂,要穿的衣裳,零零碎碎的拿了许多出来,唯独没有镜子。
      
      顾晚行安静的任由婢女们为她梳妆穿衣,视线却一直停留在梨嬷嬷身上。待到婢女们将衣服穿戴完毕,收拾好那些东西放回梳妆室,然后鱼贯的退了出去。
      
      梨嬷嬷道:“老太君稍等,莳嬷嬷此时正在小厨房为您准备早膳呢。”
      
      顾晚行点点头。
      
      梨嬷嬷看着顾晚行,脸上露出疼惜的表情,道:“老太君,您莫怕,无论如何,花梨都会一直陪着您的。”
      
      顾晚行看着梨嬷嬷,突然道:“以前花梨的手最巧了,我身边的几个贴身侍女的梳头手艺就数花梨最好了。”
      
      梨嬷嬷无奈的举起自己的左手,道:“难为老太君您还记得花梨的梳头手艺,只是老奴这左手腕曾经受过伤,做不了精致的活儿了。不然啊,现在那还轮到那些丫头为老太君您梳头呢。”
      
      “你,你这手是怎么伤的?”
      
      “那是好多年前的事儿了,老奴不小心从马车上摔了下来,折了这手。”梨嬷嬷语气轻轻松松,仿佛就像在说一件再简单寻常不过的事情。“后来养好了伤,但这手始终无法恢复如初,老奴不得已,才把梳头娘子的位置让给了别人,简直懊恼不已,总觉得那些丫头这里梳的不是,那里梳的不是,恨不得自己亲身上阵了才好呢。”
      
      梨嬷嬷故意逗着顾晚行,脸上满是惋惜,表情夸张,仿佛她失去了梳头娘子的位置是一件多么痛心疾首的大事。
      
      顾晚行被她夸张的表情逗得发笑,道:“那我明天再让你做一回梳头娘子,你梳成什么样都行。”
      
      梨嬷嬷掩口笑道:“那老奴就先谢过老太君了,今天若是得了空,一定会好好练习,明天不会让老太君您失望的。”
      
      “好啊。”
      
      看到顾晚行脸上又挂了笑意,梨嬷嬷在心里松了一口气,年少时候的顾老太君是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
      
      顾晚行也看得出来,梨嬷嬷是故意拿着梳头娘子的事情逗自己开心,心里有些感动,花梨虽然变老了,但是爱护她的心却一直没有变。
      
      顾晚行被感动得心里一热,主动说道:“那我们去看看今天的梳头娘子梳得怎么样吧。”
      
      “老太君您……”梨嬷嬷没有想到顾晚行会主动提出去照镜子。
      
      顾晚行站起来,拉起梨嬷嬷的手,故作欢快地道:“我顾晚行年轻的时候是最好看的姑娘,即使现在老了,肯定也是最好看的老太太。”
      
      顾晚行的话说得很满,但自己变老了这事吧,知道归知道,真要看到了那又是另一回事了。
      
      等到看到铜镜中那张已满是细纹的脸,顾晚行还是吓了一大跳,指着铜镜中的人,脱口而出:“她是谁?”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