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睡觉的星星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6 章

      “承泽?”
      魏晓曼正在租住的酒店内整理衣物,便接到了一个电话,一见来电人是谁,她脸上露出喜出望外的神情。
      “......嗯。”吴承泽将自己一个人锁在房间里,整个人盘着腿坐在床上,身上还裹着被子,他嘴唇微微颤抖,“我昨天见到表......于魏了。”
      “挺好的呀。”魏晓曼笑了笑,说,“不过,你们怎么会碰到?说起来,你们应该也有很多年没见了。”
      “他回来干什么?”吴承泽却压着嗓子问。
      
      魏晓曼脸上的笑容淡了些,嗓音轻柔:“开公司啊,你问这个做什么?”
      “这样,原来是这样。”吴承泽呼出一口气,脸色好了些,“我知道了,挂了。”
      “等等。”魏晓曼连忙说,“礼物送了吗?那个女孩收到你亲手做的礼物应该很开心吧。”
      
      说到这个就来气,吴承泽看了眼放在地板上的兔子娃娃,娃娃两只眼呆萌着,在此时看着似乎显出几分讽刺,讽刺不久前他再一次遭遇拒绝的事实。
      
      “她拒绝了。”他说,声音透着一股无力。他骤然觉得有些燥热,将身上裹着的被子推到床上,往后动了动身体,靠坐在床头,一只手按着额头。
      魏晓曼听出他语气里的失落,说:“她不喜欢吗?怎么拒绝了?”
      “不知道。”吴承泽停顿一会儿,说,“我正在问,于魏就来了,然后......然后我就走了。”
      “嗯?”魏晓曼疑惑,“你们没聊会儿?你们是表兄弟啊。”
      不知道她说的哪个词刺激到吴承泽,他态度又暴躁起来:“没聊就是没聊,哪有那么多理由。”
      “......承泽,”魏晓曼抿了抿唇,缓缓坐到沙发上,看着窗外,轻声说,“你真的不考虑和妈妈去国外吗?妈妈可能再待几天就要走了。”
      房内没开灯,此时天正在慢慢变黑,吴承泽什么也没说,直接将电话给挂了。
      
      乌临将医院的事情安排好后,夏秋和余浩宇留在了医院里陪余馨,他在他们的劝说下便回了公寓,刚到公寓门口,在门口却见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你回来了。”郑可欣抓着手里的包站起身,她站在他的公寓门口,脸上的妆容虽然精致,但还是依稀可见她红肿的眼部轮廓。
      “你来我这里干什么?”乌临手扶了扶眼镜,掏出钥匙开门。
      郑可欣站在他身后说:“我听说你爸爸今天去你学校了,我担心你,就过来看看。”
      乌临背影僵了僵,肩膀随即泄了下来。
      “你怎么知道的?”乌临问,进了屋内。
      郑可欣朝里看了一眼,然后跟着他走了进去,高跟鞋蹬在地上一声一声的脆响。
      “我今天下午去你学校找你,然后听你们学校门口的保安说的。”郑可欣站在客厅。
      乌临回头看她,指着沙发:“坐,我给你倒杯水。”他去了厨房。
      
      郑可欣坐下后,好奇地四处张望。等到乌临回来时,她接过他端给她的水,脸色小心地开口:“乌临,你现在......经济上是有困难吗?要不要我先借点钱给你?”她说着,连忙从包里拿出一张银行卡,要递给他。
      乌临短暂地笑了一声。他摘下眼镜,看向郑可欣:“可欣,你来就是为了跟我说这些吗?”
      没了眼镜的遮盖,他的眼神毫无保留地暴露在她的面前,不复从前的温和,充满着攻击性。
      “我......”郑可欣在他锐利的视线下,手慢慢收回放到膝盖上,“我只是想帮帮你。”她脸色委屈,缓缓低下头,不敢和他对视,“我们是朋友对吧?”
      
      “朋友?”
      乌临的语气含着讥诮,刺激得郑可欣倏地抬头看他。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我们不是朋友吗?因为我当你是朋友,我才会担心你,才会想着借钱给你让你渡过难关的。”她脸色气愤,微微发红。
      乌临始终看着她,眼神从未转移,压着嗓音:“我从来都不需要你的同情,我也不需要你这样的朋友。”
      “我......”
      郑可欣正要反驳,乌临口袋里的手机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乌临,儿子啊,你、你什么时候回来?”是乌逵,他在这个时候已经彻底清醒了过来,之前是乌临将他送回到了老家。他的嗓音畏缩,“那个小姑娘......她、她没事吧?”
      “人没事。”乌临语气冷淡。
      “那就好、那就好。”乌逵连庆幸着说了两遍,又忐忑着问,“那、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明天。”乌临说。
      “那好,爸在家等你。”乌逵慌忙说,“爸这次是认真的,真的再也不赌了,爸真的知道错了,只要这次你帮了爸,爸就老老实实在家里待着,哪里都不去了。”
      “好,我知道了。”乌临语气没有波澜。
      “......爸等你,”乌逵抹了把眼泪,哑着嗓子说,“爸真的知道错了。”
      电话里传来他哭泣的嗓音,乌临眼眶微微发红:“今天早点休息,什么都别想,明天我就回来了。”说完,他直接挂了电话。
      
      郑可欣看着他,斟酌着语气:“你......你没事吧?”
      “没事。”乌临将放在一边的眼镜重新戴上,“你走吧,我不需要你的同情,也不需要你的帮助,既然你已经离开了这么多年,我们也从来没有联系过,那么我们早就已经不是朋友,你不需要在这里假装很关心我。”
      郑可欣一下子站起来:“你说什么?乌临,我什么时候假装关心你了,我是真的担心你,才会过来,你这么说,太侮辱人了!”
      乌临脸色没有变化,他手推了推脸上的眼镜,说:“你接近我,不过是想要通过我接近于魏罢了,但是,我已经告诉过你,于魏也已经和你说过,他根本就不喜欢你,他觉得你很烦,你这样只会对他造成困扰。”
      客厅内的灯突然闪了一下,吓了郑可欣一跳,她抬头四处看了看,又强作镇定:“我是喜欢于魏,也确实想过通过你接近他,但是我也是真的拿你当朋友看,我没想到你竟然在心里这么想我,”她眼泪落了下来,带着哭腔,“我真的对你太失望了。”
      
      乌临别开眼没看她,嗓音冷漠:“于魏他不可能喜欢你,”他顿了顿,看了眼光洁的地面,接着说,“他有喜欢的人,你不要再浪费时间了。”
      “你......你.......”郑可欣连说了两个字,脸上愤慨,仿佛是第一次认识眼前的这个人般,“你怎么这样?居然还骗我!”
      “就算你再怎么努力,这都是事实。”乌临冷着声说。
      “你就是嫉妒!”郑可欣却突然怒喊。
      
      乌临面色错愕一瞬,转头看她,突兀地笑了一声,脸色隐忍:“原来你心里都清楚,那又何必总在我面前说你喜欢于魏,”他嗓音愈加沙哑,“是因为不喜欢,所以伤害起来就可以肆无忌惮吗?”
      “我、我......”郑可欣面色慌张,说不出话来。
      “你走吧,”乌临一只手撑着自己的头,闭着眼睛,加重嗓音重复道,“我真的很累,你走吧。”
      
      郑可欣跌跌撞撞地离开,公寓内恢复到一片寂静。客厅阳台处窗户是开的,夜风吹了进来,带来一丝凉意。乌临站起身,走向阳台,将窗户关上,点了一支烟。
      
      此时晚八点四十五分,于魏开着车到了一处路口,那是当年他母亲魏贞静出车祸的路口。当时警方试图寻找目击证人,但是却始终没有找到。
      
      这个路口在当年并不如现在这般繁华,当年开的只是一些小店,但是现在却多了商场等公共设施,还有一家清吧,进去的人很多。
      
      于魏将车停好,走进了那家清吧。十五分钟后,舒峻友也行色匆匆地走进了这家清吧。
      清吧中正放着一首十分舒缓的音乐,他四处看了眼,然后朝着一个方向走了过去。
      
      于魏正坐在吧台边,一个人喝着酒。舒峻友一屁股坐到他身边,对调酒师点了杯酒,然后搂着于魏的肩膀,说:“这大晚上的,怎么想着约我来喝酒?”他边说边将外套又脱下来,“都说了不冷,露露硬要我加个外套。”
      “晚上凉。”于魏喝了口酒。
      舒峻友看了眼他的打扮,挑眉说:“你还不是只穿了件衬衫。”他刚说完这一句,就听到一声高亢的起哄声,他看了眼身后,随口说了句,“这后面这一桌怎么这么吵?这不是清吧吗?”
      于魏朝后看了眼:“喝高了。”
      “怎么就有人那么喜欢喝酒呢?”调酒师将他点的酒端到他面前,他说了声“谢谢”,端起来喝了一口,打量了下四周,说,“不知道喝多了误事吗?”
      喝了一口,他又“嘶”一声:“好凉。”他看了眼酒杯里的酒,“哦,放冰块了啊,怪不得这么凉。”
      于魏笑了声:“还不是你自己点的。”
      
      “说吧,是不是有什么事憋心里了?”舒峻友没管他的打趣,撞了下他的肩膀,说,“兄弟我今晚可是特意爽了我儿子的约,直接上你这来了,小兔崽子这会儿肯定在家里嗷嗷嗷地哭呢。”
      于魏端着杯中的酒晃了晃,光线打在玻璃杯壁上,折射出刺眼的光芒,他眯了眯眼:“没什么事,就是想喝酒了。”
      “别装了,大哥,我还不了解你?”舒峻友灌了一口酒,“是不是因为你妈的事?”
      于魏动作停了,他说:“也不全是。”
      “不全是?”舒峻友皱眉,“那我就猜不到了。不过,说到你妈的事,现在你查得怎么样了,事情有进展了吗?”
      于魏正想说话,自他们背后却突然传来更大的喧哗声。
      
      “王大嘴,你就净胡说吧你,还车祸杀人,我看你是有臆想症吧。”一个男人扯着嗓子,站了起来,“我们是玩真心话大冒险,不是玩编故事,你搞什么啊你?”
      “没、没有,我没胡说。”另一个男人一张马脸,双唇厚重,他一脸涨红,我真没胡说,真是车祸杀人,我亲眼看到的!”
      “那你怎么不报警?”有个女人娇俏着声音问,末了还讽刺地哼笑一声,明显得不信。
      马脸男脸色慌了:“我怎么敢报警,那可是杀人!”
      “谁信呐,你就是骗人!”开始说话的男人又说,“我们是让你说你见过最恐怖的事情,不是让你编故事,你这家伙也太不行了......”他喝了口酒,边说边咂嘴。
      马脸男酒气上涌,大喊道:“我没骗人,就是车祸杀人,我告诉你们,这件事就发生在十年前,就在这个路口,我亲眼看得到一辆车把一个女人撞飞了!都是真的!”
      他急得脸红脖子粗,“车祸发生在晚上十点三十八分,我记得特别清楚,当时我怕我妈骂我回家晚,还特地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我真的没骗人!!”
      
      于魏握紧酒杯,指尖泛白,猛地回头,眼眶赤红。
      
      舒峻友也听到了,他张了张嘴:“于魏?”
      
      于魏已经站了起来,朝他们走了过去。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