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睡觉的星星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5 章

      千钧一刻,是余馨跑上前,将于魏往后拉了一把。
      
      乌逵手中的椅子打了个空,他脸色变得暴怒,视线紧紧盯着于魏:“你骗我!你、你是骗我的!”他举着椅子不停怒吼。
      “我没骗你。”于魏站稳,他将余馨担心的神色看在眼底,他拉着她的胳膊将她掩在身后,“只要你签,我就帮你还钱。”
      “你骗我.....你......”乌逵神色不断变幻,脸色可怖,只看得余馨一颗心跳得飞快,她不禁伸手拉住了于魏的衣袖。
      于魏神色一顿,身体没动。
      
      乌临在这时直接朝乌逵走了过去,乌逵手臂颤抖着:“你别、你别过来......别过来......”他不停往后退,脚步不稳地撞到身后的黑板,吓得慌忙转身看,看过后又看向乌临,眼神祈求,“儿子,你.......你就、就帮帮爸吧.......”
      “好,”乌临下颚绷得十分紧,他嗓音似乎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一般,“我帮你,你把椅子放下来,过来,我们一起回家。”
      “真、真的?”乌逵双眼呆滞。
      “真的。”乌临走到他身旁,将他手上举着的椅子拿下来,然后扶着他的胳膊,“爸,我们回去吧,别在这里闹了。”
      
      椅子放到地上,发出一声“噔”的声响,就像是一个休止符,围观的学生不说话了。
      
      乌临看了眼他们:“别看了,吃饭去吧。”
      学生们见他面色严肃,纷纷不敢说话,慢慢散开下了楼离开。
      余馨站在于魏身后,手已经没再抓着他的袖口,但她还是站在原地,没有一点要移开的意思。乌临看了她和于魏一眼,然后扶着乌逵往教室外走。
      
      要走出教室,就要经过于魏和余馨站的位置。
      
      余馨见乌逵走了过来,又慌忙拉住于魏的手臂。于魏自上而下看她,见她害怕得睫毛不停扑闪,小巧的唇瓣也是紧抿着。
      他身体动了动,拉着她的手臂往一旁让了让。
      
      半边身体都僵掉了,这是余馨此刻的感受。她抬眼看了眼于魏,见他面色冷淡,不知道在想什么,她僵着手臂安静地被束缚在他的手心里。
      
      两个人走到了楼梯口,准备下楼。
      乌逵又突然开口:“我、我......这次是要一百万......”他低着头,紧紧抓着乌临。
      “不是五十万吗?”乌临闭了闭眼,脸色压抑,轻声问。
      “你上次不是让我自己解决吗,”乌逵看了眼他的脸色,酒精的原因让他思维运转较为缓慢,他声音越来越小,“我就去借了点本钱去赌了,结果、结果又越输越多......”说到最后,他已经不敢再看乌临的脸色,因为他的脸色已经变得十分难看。
      乌临冷声问:“爸,你究竟有没有考虑过我?”
      赌钱,欠钱,还钱。他真的不想再和这三个词有任何联系,每次他拼尽全力地去脱离,可是总是被轻而易举地又拉了回去。
      
      两人在楼梯口上僵持。余馨看了眼身旁的于魏,见他走了过去,她想了想,她也跟了上去。
      
      “先回去。”于魏伸手按了按乌临的肩膀,“回去再说。”
      乌临叹口气:“好,先回去。”
      一旁的乌逵见他走过来,脸色便开始变得不对了,他狠狠看着于魏,眼中是难掩的恶意。于魏和乌临正在说话,两人并没有察觉到他的异常。
      
      余馨看到了,她悄悄走了上来,默默站在于魏身旁,谨慎地看着站在他们对面的乌临和乌逵。乌逵却在这时动了,他往前大跨一步,双手朝于魏推了过去,看样子是要将他推到地上。
      
      乌临眼神惊讶,乌逵动作是从他身后突然出现,他来不及阻止。
      
      余馨再度伸手往后拉了于魏一把,成功躲过乌逵的推搡,乌逵趴到了地上。余馨刚松一口气,脚却一下子没站稳,身体没保持住平衡,向左边急速倾斜,视野飞速旋转,她及时松开抓着于魏的手,然后直接倒了下去。
      
      左边却正是楼梯。
      
      余馨沿着楼梯滚摔了下去,落到梯台上,瞬间陷入昏迷,额头上还渗着血。
      
      半小时后,医院。
      
      “都是我的错。”乌临脸色懊悔,站在病床前,看着余馨苍白的脸色,她额头上的伤口已经被处理过了。
      于魏坐在病床前:“医生说,她只是轻微脑震荡,很快就能醒了。”他嘴上这么说,可脸上的神情却在余馨被送来医院后,从未放松过。
      
      乌临知道他是在安慰自己,没再开口说话,见于魏眼神专注地看着病床上的人,他离开病房,静静将门关上。
      
      病房内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于魏伸出手去碰了碰余馨的脸颊。
      “真傻。”
      
      没有人能回应他,他将手收回,在她脸上一寸一寸地巡视着,以往总是对着他充满倾慕的明亮眼神现在看不见了,她安静地躺在病床上,对他的动作也没有任何反应。如果是平常,他这样摸她的脸,想必她肯定又要变成一个害羞的小鹌鹑了。
      
      于魏笑了一声,将手机拿出,看着上面的短信内容。
      
      最近的一次是昨晚,他将她送回家后,便立马收到了来自她的道晚安的短信,还是一如既往的内容,还是一成不变的活泼口气。
      
      虽然每晚收到她的短信已经很久了,但是他却从来没有回复过她,可她却依旧每晚坚持以这样略显幼稚的方式给他发晚安。
      
      他不太懂,像她这样年轻的女孩心里到底在想什么。她不敢以真实的身份和他发短信,她害怕发酒疯的乌临父亲,她会每次因为他的话和动作害羞,他原本以为她的胆子很小。
      
      可是,在他有危险的时候,她却又毫不犹豫冲了上来。
      
      在快要掉下楼梯的时候,也是立刻就放开了他的手臂。她难道就没想过,抓着他的手臂,说不定她就不用掉下去了,说不定他反应过来抓住了她,说不定......
      
      于魏脸上露出一个自嘲的表情。
      
      哪有那么多说不定?真正危险来临的时候,能有多少时间供人仔细思考呢,正因为是紧急时刻,才更能体现一个人的潜意识。
      
      她的潜意识,是宁愿自己受伤,也要保全他。
      
      “真傻。”
      于魏又呢喃一声,他将余馨露在外面的手抓进手心,把玩着她的手掌。她的手掌小巧柔软,和他完全不同,仿佛他稍稍使力,就能将她的手掌折断。
      
      他捧着她的手放到嘴边,鼻尖充斥着一股少女清香,与慈善晚宴那回、两人站得极近时闻到的那次相同。当时,他以为是某种香水的气味,现在想来,应当是她自己的体香。
      
      于魏鼻尖轻轻蹭了蹭余馨的手背,闭眼片刻,他将她的手放回到病床上。
      “等我将事情查清,我......”他说了一半,没再说了,眼神突然变得沉重。
      母亲的死似乎与宋怀柔有关,事情没有查清之前,他做不了任何承诺。
      
      于魏深深看她一眼,倏地站起身,准备离开病房。
      
      一阵手机铃声却突然响了起来,是余馨的手机。
      
      于魏接了她的电话。
      “馨馨,你怎么还没回来?”是夏秋的声音。
      “我是于魏。”于魏开口。
      夏秋疑惑:“你怎么会......”
      “余馨出了意外,现在在医院。”
      
      半小时后,夏秋带着余浩宇来到了医院。他们前脚刚进病房,后一刻余馨便醒了过来。
      
      “馨馨!”夏秋跑到病床前,坐下,握住她的手,焦急询问,“你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会进医院?”
      余浩宇也担心地看着她。
      余馨刚刚醒过来,脑袋还有些迷糊,她眼半眯着:“夏秋?”
      “是我啊,”夏秋语气更焦急了,她看了眼站在病床前的于魏,“她这是怎么了?怎么看着迷迷糊糊的?”
      
      于魏在她醒来的那一刻,脚便不由自主地走近。
      “从楼梯上摔了下去,轻微脑震荡。”
      “什么?”余浩宇皱眉,“怎么会从楼梯上摔下去?”
      余馨脑袋清醒了些,她看了眼周围,伸手按了按头,按到头上的伤口时,嘴里“嘶”一声,说:“就是不小心。”她看了眼于魏,想到应该是他送她来医院的,当时摔下去后,她便晕过去彻底失去意识了。
      
      夏秋拉着她的手:“怎么这么不小心,还难受吗?”
      “没那么难受了,”余馨点头,“头还有点痛,其他的没什么。”
      “你睡了一下午。”于魏开口。他站在她的病床右手边。
      “你怎么睡了这么久?”夏秋脸色立马又变得担心,“午饭吃了吗?现在饿不饿?”
      余浩宇:“我去买。”
      夏秋嘱咐道:“买白粥,不要太油,等会儿她犯恶心。”
      余浩宇应了声,往外走,正好有人推门进来,是乌临拎着粥回来了。
      
      “我出去买了粥,刚好你醒了,吃点儿吧。”他眼含愧疚,看向病床上的余馨。
      余馨朝他笑了笑:“乌老师,我没事。谢谢。”
      
      夏秋接过她手里的粥,打开盖子,要喂她。
      余馨自己拿过勺子,笑着说:“我只是头痛,又不是残废,自己能吃。”她舀了一勺,自己放在嘴边吹了吹,然后咽下去,吃了一口,发现所有人都盯着自己,她眨眨眼:“你们是不是都还没吃?要不然,浩宇,你再去买几份?”余馨看向余浩宇。
      余浩宇脸色冷漠:“你一点病人的自觉都没有。”
      “啊?”余馨疑惑,慢悠悠又舀一勺。
      
      夏秋突然站起来说:“可以麻烦你们先出去一会儿吗?我想和余馨单独说说话。”她看向其他人。
      其他三人离开病房,站在病房外。虽然门关上了,隔音效果却并没有想想中的那么好,病房内的两人正提到了于魏。余浩宇看了眼于魏,眼神不善。
      
      夏秋:“这件事是不是和于魏有关?”
      余馨手停住:“不关他的事,是我不小心。”
      “那他怎么会在这里?还有乌老师怎么也在?”夏秋却不相信,“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我下午上课听到有同学在议论乌老师的爸爸来学校闹事,是不是和这个有关系?”
      
      病房外,余浩宇又看了眼乌临,乌临朝他露出抱歉的表情。
      
      “没有,真的是我不小心。”余馨解释说,“乌老师的爸爸喝多了,于魏说的话让他生气了,他就要推于魏,我当时站在于魏后面,我就想拉他一把,免得他摔倒,后来我是把他拉过来了,但是我自己没站稳,刚好旁边又是个楼梯,就滚下来了。”说完,她还露出尴尬的神情。
      “你呀。”夏秋叹一口气,“他一个大男人摔一下怎么了,总比你摔下楼梯好吧。”
      “摔下楼梯真的是个意外。”余馨再次强调。
      夏秋气得捏她脸上的软肉:“你就那么喜欢他,这么护着他。”
      
      病房外,于魏垂眼着地面没说话。余浩宇和乌临同时看向他,又同时撇开视线。
      
      余馨没躲开她的手,任凭她捏着,嘴里嘟囔:“他挺好的。”
      “哪里好了?”夏秋收回手,气鼓鼓地看她。
      余馨将吃剩的粥放回到病床旁的桌上,红着脸小声说:“很有义气,对朋友很好,我都亲眼看到了。”
      夏秋非常不优雅地翻了个白眼:“反正在你眼里,他什么都好。”
      “我是实事求是。”余馨小声反驳。
      
      病房外,于魏抬眼,看了眼病房的门口,脚步一转,动了。
      
      “你去哪儿?”乌临喊住他。余浩宇也看向他。
      “临时有事,这里麻烦你照顾一下。”于魏说,接着离开。
      
      “他喜不喜欢我姐?”余浩宇看着于魏的背影,转头问乌临。
      乌临好奇看了眼他:“你是余馨的弟弟?”
      余浩宇点头。
      “其实我也不清楚。”乌临想了想,这么答道,“但是,我想,你姐姐在他心里应该是不一样的。”不然,无法解释在余馨昏迷的那一刻,他看到的于魏脸上疑似慌乱的神情,那是他第一次在于魏身上察觉到这种情绪。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晚来的一章~么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