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睡觉的星星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27 章

      “你、你是哪位?”见有人朝自己走过来,还一脸凶神恶煞,马脸男往后退了退。
      “你刚刚说的是真的?”于魏沉着声问。
      马脸男看了眼身旁眼含怀疑的小伙伴,仰了仰头,撑着气势:“当然是真的!”
      
      “帅哥,要不要坐下来一起喝酒啊?”先前说话的女人打量了眼于魏,眼珠转了转,柔声说,“你可别听他的,他嘴巴可大着呢,我们都叫他王大嘴,就是因为他老是说胡话。”
      “我哪有!”马脸男一脸愤怒,“这次我说的是真话!”
      女人白了他一眼,懒得理他。
      
      最开始说话的男人手上拿着酒瓶,看了眼于魏:“我说,兄弟,你是来干啥的?”
      “我找他有事,”于魏说着话,眼神始终看着马脸男,又问:“车祸那天是不是中秋节?”
      “你.......”马脸男脸色变了,看着他的眼神带着小心,他面色谨慎地看了眼四周,“你、你是谁?”
      
      “哎呀,帅哥,早跟你说了,他是骗人的,你别跟他玩了。”女人站了起来,背心短裤,身姿窈窕,试探着要去拉他的胳膊,耳垂上的巨大耳环不停晃着,她盯着于魏的眼神暧昧不清。
      于魏躲过她的手,缓缓走近马脸男,再一次沉声问:“车祸那天是不是中秋节?”
      
      拿酒瓶的男人脸上早就不痛快了,这会儿更加不痛快了,他舌尖顶了顶腮帮,站了起来,拦在于魏面前:“我说你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胡说八道的话还当真,跟你好好说话不理人,你长眼睛了吗?”他仰着头,眼神不屑,“怎么?狗眼看人低?”
      舒峻友脸色一变,走了过来。
      “你他/妈/的给老子能好好说话吗?”他站到于魏身边。
      
      “哟,还有帮手啊。”男人先是嗤笑一声,在转头看自己身边只有一脸畏缩的马脸男和细皮嫩肉的背心女时,他脸色又变了变,咳嗽了声,语气一转,“我这次不和你们计较,还有事,就先走了。”说完便快步离开。
      没人理会他是否离开,于魏看着马脸男,舒峻友也看着马脸男,两人脸色都十分冷漠。
      背心女注意到眼前的形势,她缩着肩膀,也小声说:“其实......刚刚走的那个是我男朋友,”她小心看了眼沉着脸的于魏和舒峻友,“既然他、他走了,那我也走了。”见他们没什么表示,她抱着肩膀赶紧跑着离开。
      
      见小伙伴相继离开,马脸男暗暗咽下一口口水:“那、那我也......”
      “车祸那天是不是中秋节?”于魏却已经站在他面前,又问,他的脸色越来越阴沉。
      马脸男低着头:“不、不是,我那都是胡说的!”他急急说,“你也听到了,我朋友都喊我王大嘴,我、我那都是编的!”
      舒峻友呵斥:“你时间地点都说得那么详细,现在说是编的?你搞什么,人如果不是你撞的,你慌什么?”
      “人当然不是我撞的!”马脸男一脸激动,喊完又发觉露馅了,他哭丧着脸,“你们到底是谁?我就是一个路人,这件事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真的......”
      
      十五分钟后,清吧旁边的咖啡店包厢内。
      马脸男缩着身体坐在软沙发上,说:“你们到底想知道什么?”他看了眼面前的咖啡,快速端起喝了一口,“我就只是看到了,其他的什么都不知道。”
      于魏:“那就把你看到的说出来。”
      马脸男好奇地看了他一眼:“那我说了,你不会找我麻烦吧?”
      “车祸又不是你造成的,当然不会找你麻烦。”舒峻友开口。
      “好,”马脸男又喝了口咖啡,战战兢兢咬着字,“那我说。”
      
      “那天确实是中秋节。”马脸男说这话时看着于魏,因为他记得之前他一直执拗地想知道答案,果然他一说出答案,就见他脸色立马变了。
      那是一种难以形容的表情,看着怪让人慎得慌,马脸男看了眼便没敢再看他。
      时间正好是九点半,马脸男透过包厢的玻璃指了指不远处的十字路口,眼神惶然:“就是那个路口,在人行横道上。”
      
      于魏和舒峻友顺着他的指的方向看过去。于魏没说话,舒峻友伸出手拍了拍他的后背,对马脸男说:“你接着说。”
      马脸男点了点头:“我当时上完补习班,刚下课。”
      舒峻友看了眼他,他立马解释:“当时我才十五岁,在上初三,这是我回家的路,我家离这里近,所以我一般都是走路回去。那天补习班的老师拖堂了,所以比平时下课要晚半个小时,然后我就看到了那件事。”
      “中秋节还补习?”舒峻友皱眉问。
      “对啊,”马脸男仿佛想到什么难受的事,一脸愤慨,“都怪我妈,非要我去报这个补习班,这个补习班的老师都跟神经病一样,话多还爱拖堂,一个个的就像从孙悟空的石头里蹦出来的,连中秋节都还要上课,都不回家的。”
      
      见他们面无表情,都看着他等着他的话,马脸男脸色尴尬,挠了挠头,又接着说:“那天晚上,路口确实没什么人,我就看到一个人,就是那个被撞的女的,长得蛮漂亮的。她走得很快,好像很着急,走几步跑几步,我当时好奇还多看了几眼,她完全没注意到我......”
      “然后呢?”于魏突然出声。
      马脸男吓了一跳。舒峻友脸色严肃,催促道:“你快说后面发生了什么?你之前说的车祸杀人是怎么回事?”
      “哦哦哦,”马脸男神色畏惧,看一眼于魏,说,“然后我看到有一辆车开了过来,”他指着窗外的十字路口,指着一个方向,“就是从那个方向开过来的。”
      “这个车很奇怪,”马脸男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回忆道,“它开到离人行道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突然就停住了,没动了,然后当时那个女的正在过人行横道,她应该也没注意到那辆车,一直很着急地在赶路。”
      说到这里,他倏地提高音量:“然后就在那个女的走到人行横道中间的时候,那辆车突然就动了,车速特别快,一下子就把那个女的撞飞了!撞飞起码有十几米!而且那辆车撞完人就跑了!”
      
      这明显就是一场有蓄意的谋杀。于魏咬紧牙关:“你看到车里的人了吗?”
      “没有,当时是晚上,太暗了,我看不清。”马脸男说,“我当时很害怕,不过那个女的被撞了没一会儿,就有个带着孩子的大人经过那个路口,然后我看到那个大人在打电话,再过了十几分钟吧,警车和救护车就都来了,那个女的被抬走了,后来的事我就不知道了。”
      “报警的人是个女人还是男人?”于魏问。
      “女的。”马脸男回答。
      
      他没说谎,当时报警的确实是个带着孩子的女人。于魏和舒峻友对视一眼,舒峻友问:“你为什么没有报警?”
      “我、我......”马脸男脸色惊恐,“我怎么报警!那个开车的那么凶,她要是知道是我报的警,又跑过来杀我怎么办?”
      舒峻友没说话,他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看向于魏。马脸男也看向于魏。
      于魏脸色沉重,看向马脸男,认真说:“谢谢你。”
      马脸男愣住,然后慌忙摆手:“不用不用,”他疑惑问,“不过,你到底是谁,问这些干什么?”
      “那个被撞的人是我的母亲。”于魏说。
      “什么?!”马脸男脸色吃惊,“你说那个女......”他急急刹住后半句话,语气降下来,“你说那个阿姨是你妈?”
      包厢在他的惊诧中陷入安静,舒峻友将他请了出去,并留了他的联系方式。
      
      第二天早八点,宋怀柔在家接到了一个电话,她看了眼号码,随即坐到沙发上,接下了电话。
      
      “余夫人。”
      “于魏,你不用再给我打电话,我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于魏将手中的录音笔一下一下点在桌面上,他说:“不,今天我只是想请余夫人吃个饭,今晚你看怎么样?”
      “我没空,今晚我女儿要回来。”宋怀柔拒绝,她看了眼桌上的日历。
      
      于魏手中的动作停了。
      “我找到了目击证人。”他突然开口。
      “......那也不关我的事。”宋怀柔嗓音冷静,态度冷淡,“不管你问多少遍,我的答案都是不知道,你又何必在我这里浪费时间。”
      于魏从座位上站起身,将录音笔重新丢入抽屉,站到落地窗前:“那不如余夫人告诉我,那晚你出去干了什么,或者说看到了什么?”
      “这是我的私事,”宋怀柔在电话里中笑了一声,“我想你并没有权利在这里质问我。”
      “余夫人,我只是想查清楚我母亲车祸的真相。”于魏沉声说。
      宋怀柔脸色变了些:“那又怎样,我已经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你母亲的死和我没关系。”
      
      这段时间,她一而再再二三的拒绝让他的耐心几乎快要消失殆尽。
      “余夫人,宇际最近可能遇到了一些困难,”于魏闭了闭眼,语气未变,继续开口,“我想这并不是余总和你想看到的情况。”
      宋怀柔轻哼一声:“你在威胁我?”
      “不,我只是在提醒你,”于魏眼眸幽黑,语气试探,慢慢说,“如果你不是凶手,又何必这样一直拒绝和我见面。”
      听了他的话,宋怀柔却笑了一声:“凶手?你居然怀疑我是凶手?”
      
      于魏看了眼坐在办公桌前的舒峻友,舒峻友脸上也是疑惑的神情,手机正开着扬声器,宋怀柔还在说话。
      “我已经说过了,魏贞静的死,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她再次强调。
      “那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于魏语气极快。
      电话中安静片刻,传来她带着几分气愤的嗓音:“我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别再给我打电话。”她说完话,直接将电话挂了。
      
      于魏看向舒峻友,舒峻友说:“我个人感觉,她应该不是凶手,但她肯定知道什么。”
      于魏没说话,他将手机摆到桌面上,双手交握成拳。
      “是不是因为她是余馨的母亲,所以你......”舒峻友说了一半没说下去,他想了想,正色道,“其实我一直想问,余馨在你心里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凭我对你的了解,你肯定对她是有好感的,反正我是很少看到你对哪个女人主动说话,但是对她,你好像显得要包容很多。”
      于魏没说话,过了很久,他才低声开口:“我现在很矛盾。”
      
      “于魏,”舒峻友上半身趴在桌面上,探着身体看他,“我觉得上一辈的恩怨,不应该牵扯到你们这一代中,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窗外阳光开始变得炽热,通过落地窗照进办公室,于魏背光而坐,整个人显出几分颓然,舒峻友被阳光刺得眯了眯眼,他起身将窗帘拉上。
      
      拉完窗帘,他站在于魏身旁,拍了拍他的肩膀,又说:“如果你能将上一辈的恩怨和你的私人感情分开,你能让它们不要互相影响,我是支持你追求余馨的,毕竟她确实是个单纯的好女孩。”说到这儿,他又话锋一转,“但是,如果你做不到,那我觉得你还是不要打扰她了,至少要等到查清事情真相后。”
      这种情况下,打扰只是意味着即将到来的伤害。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舒峻友比于魏大三岁呢,别看他平时吊儿郎当,关键时候还是蛮靠谱的,哈哈~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