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那3.45秒的迟疑,足足让我困惑了整个余生。
内容标签: 阴差阳错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安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我不明白。

立意:遗憾

  总点击数: 14068   总书评数:427 当前被收藏数:2623 文章积分:32,936,330
文章基本信息
  • 文章类型: 原创-纯爱-近代现代-爱情
  • 作品视角: 主受
  • 作品风格:正剧
  • 所属系列: 短篇
  • 文章进度:完结
  • 全文字数:2094字
  • 是否出版: 尚未出版(联系出版
  • 签约状态: 未签约
  • 作品简评: 尚无任何作品简评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缺陷

作者:如似我闻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 章

      01.
      军情三处的同事还是会习惯性地在我身旁寻找林安的身影。
      有时我也会闭上眼睛,在脑海中勾勒:他略比我高三厘米,身形瘦削,无论是军装还是风衣都能够穿得笔挺,拥有俊朗的面容,但很浪费,因为他不常笑。
      严肃、认真、自律。这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
      因此我当即转过身,举起了手:“长官,我要求更换搭档。”
      坦白而言,我不认为我需要什么搭档。我拥有过目不忘的记忆力,可以清楚记下一整幅城市地图;我拥有卓绝的推算能力,当其他人还在演算纸上写写画画的时候,我就已经翻译出了电报密文并且回去睡觉了。
      如果非要依照规定组成双人搭档的话,我希望那个人是能够陪我放纵喝酒的。但显然林安是会没收我藏起来的酒瓶并且举报我的人。
      我的申请被毫不留情地驳回了。
      我很不高兴,拒接配合。
      训练信任射击时,我坐在枪靶下推算最新截获的敌方电报,子弹在我耳边呼啸而过,我眼也不抬,完全不给林安报靶。
      直到一片阴影将我覆盖,是他走到了我面前,语气还算平静:“我们好好谈谈,你究竟对我有什么不满?”
      可我不想谈,于是站起身拍拍衣服,绕过他就要离开。这举动终于激怒了林安,他一把扯过我手臂,将我按在了枪靶上。头撞上铁板‘咚’一声响,他说得话我一句都没听进去,只顾着皱眉喊疼。
      他连忙松开了我。
      我揉着脑袋打量了林安好一会儿,摸出了一把左轮手.枪,里面满填着子弹。我取出一枚又合上,然后朝他举起枪:“俄罗斯转盘。赢了就过关。”
      没错,这就是无理取闹,我在等他翻脸走人。
      然而他眼也不眨地直视着我,往前走了一步,额头抵上了枪口。
      结果是我扔开了枪。他赢了,我实在拿他没有办法。
      
      02.
      虽然我们两个都不认同,但我和林安的确被称为绝佳搭档。
      无论是协同作战,还是谍报密码,我和他的配合都是第一名,只有一科,我们两个都是零分。
      心理医生会定期前来和成员们谈话,每对搭档同用一间隔音室,作为一项科目,与其说是为了关怀我们的健康,倒更像是从蛛丝马迹中监视我们。我们敷衍地应对,却卡在了最后一题上。
      “请问你的性/幻想对象是谁?”
      莫名其妙的问题。
      难道回答了就会分配给我?
      心理医生不苟言笑:“请认真作答。”
      我坦诚回答:“我只享受任务中肾上腺素狂飙的快.感刺.激,天才不需要性//爱。”
      而林安不肯开口。
      我等得不耐烦,用手肘戳他,悄声说:“快点吧,你回答了我们就可以出去了,随便谁都可以。你如果不好意思,干脆我替你说你不行?”
      罕见地,他瞪了我一眼。
      就这样,我们两个的态度取得了零分。
      走出隔音室后,林安忽然跟我搭话:“天才?”
      话音里带了点笑意,也或许是错觉,因为我回头瞧见他还是老样子。隔壁的小子正巧从旁边走廊经过,大笑着抢了话:“什么天才,他是个人格障碍患者!”
      我无所谓地耸肩,连眼神都懒得分过去,只回答林安:“那么说也没错,道德感缺失、共情能力低下、情感感知力几乎不存在,所以我无比适合军情三处。”
      “在普通人中我格格不入,但在这里,我就是天才,没有人会比我更优秀。”我得意地说着,无视了他变得复杂的神情。
      
      03.
      在那之后,我和林安随意地聊过几次感情。
      我躲在双人宿舍里喝酒,林安坐在对面视若无睹,正是这种默契才使得我们能安然无事地搭档下去。
      他努力地组织措辞向我描述‘爱’:“最简单的,比如你会想亲吻一个人,甚至……”
      “上床?”我替他补充了后半句,他有些尴尬地点了点头。我丢掉空酒瓶,无法认同:“这居然算标准吗,隔壁那小子只要打声招呼就可以跟你做这些。”
      他陷入了沉默,最终也没能回答我。
      不过林安没有放弃这个问题,也好像想到过答案。那时候我们缩在一栋楼里,受命监视一名新任军官。我全神贯注地透过狙击镜观察对面宅邸的情况,夜已经深了,他忽然提起,我全无兴趣:“为什么又要讨论这些,天才是不需要感情的。”
      林安不做声,握住我的肩膀让我面向他。
      我不明所以。
      他俯身吻了过来,毫无征兆。
      我尝到了薄荷的味道,他温热柔软,一股细小的电流窜上了我的脊骨,这种感觉非常好,我忍不住想索取更多,伸手揽住了他的脖颈。
      那一刻他似乎失控了,攥着我肩头的手用力到几乎痉.挛。
      这个漫长的吻结束后,他问我,什么感觉,认真得像在等待教授批复答卷。
      我回味了一下,发自内心地回答:“你有点甜。”
      他又沉默了,但不知为什么,耳尖红透了。
      
      04.
      林安终究没有告诉我答案。
      军官的叛变在意料之内,意料之外的是对方的部署。我依然在高楼负责狙击,军官挟持着林安走出了门,一把手.枪顶着他太阳穴,两个人都满身伤痕。
      耳麦里长官暗骂了一声,眼前是军官在朝我大喊,要我把枪扔下去换取搭档的性命。
      我第一次透过狙击镜看林安,他笑了起来,意外的好看,十分笃定地说:“他会毫不犹豫开.枪的,拿我做人质没用。”
      我扣下了扳机,却并非毫无犹豫。
      那3.45秒的迟疑,足足让我困惑了整个余生。
      
      任务结束后,宿舍里属于林安的遗物被撤走了。
      长官换上了轻松的口气对我:“恭喜你,终于可以更换搭档了,以你的军衔,这次你可以挑一个自己满意的。”
      但我无心去听。
      我的脑海完全被他占据了,像是一个坏掉的放映机在不知疲倦地重播。
      我无可抑制地、反复想起他浑身是血地躺在我怀里,对我说:“我爱你。”
      这句被认为是世界上最甜蜜的话,可他却显露出无可比拟的痛苦。
      
      我的心痛得像是要被撕裂了。
      我不明白。
      我不明白。
      
      -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篇  下一篇→   作 者 推 文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