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要和离

作者:余生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二少夫人

      晚膳刚过,夜幕如罗网一般沉了下来,静谧地笼罩着大将军府,一道纤细的身影匆匆走在小径上。

      大将军府里一共三位少夫人,大少夫人袁旖旖是看着好说话,实际上却寸步不让。而三少夫李慕词人不用说,嚣张跋扈,哪里有人敢在她面前说话。所以二少夫人乔秭琼在这两位的对比下善良地不行,下人们什么赞美的词儿都能往她身上堆。

      这也是为初绾会来找她的原因,还有一个原因是她已经怀了第二胎,不得不说她是三位少夫人中最有儿女缘的。

      袁旖旖进门时间不短且与储延礼恩爱非常,然而一年多了就是怀不上,这就给了她送药的理由。

      锁霞院。

      乔秭琼由于怀孕,穿了身宽大的襦裙,面部看着比前几日要圆润一些。

      她半躺在矮榻上回忆,自己前世一直怀不上子嗣,所以娘给储延书纳了二房小妾,他本就是个懦弱的人,绍韫说什么他做什么,而那两个小妾也是争气地很,立马生了两个大胖小子。

      自从那两孩子出世后,她的地位直线下降,逼得她不得不用狠手段给自己大补,后来自己确实怀上了,谁知人算不如天算,她死于难产。

      许是因前世活得太失败,她重生了。

      这一世她虽也以老好人的模样对外,实际上却不尽然。储延书被她哄地服服帖帖的,两人的大儿子都三岁了。

      “奴婢见过二少夫人。”初绾出声打断了乔秭琼的回忆。

      “嗯,你手中拿的是什么?”乔秭琼一眼便注意到了初绾手中的药包,她前世不懂医术,可重生后学了不少。

      “回二少夫人,是补药。”初绾将手中的药包递给了碧玉,她站在乔秭琼身前,敛眉垂首,很是恭敬。

      “补药?”乔秭琼眨了眨眼,她记得上一世李慕词也是拿了“补药”给她,而袁旖旖并不知晓里面的玄机便一直服用,直到后来出事了才被查出补药有问题,储延礼追根溯源便查到了李慕词身上。

      她想,李慕词起初是打着拆散大哥大嫂的算盘才嫁给储延修,但其实两人的感情可以有转机,然而李慕词一而再再而三地分裂这个家,他如何能忍。再说,哪个男人会喜欢恶毒狠心的女人。

      话又说回来,李慕词落水之后还真变了不少。

      这种转变她想过一种可能,不过很快她就否定了。李慕词有多爱储延礼府里人都知道,可眼前这个显然不爱,至少她在她眼里没有看到那种极端的占有欲。

      碧玉接过初绾手中的补药喊了一句,“夫人。”

      乔秭琼淡淡地瞥了两人一眼,不用看她也清楚这补药里面的玄机是什么。

      “二少夫人,这是我家夫人特地求宫里御医开的补药,据说是求子良方,宫里许多娘娘都用过。”初绾依旧保持着方才的姿势,半低着头,言语间不卑不亢。

      乔秭琼嘴角扯了个细微的弧度,一伸手便有人来扶,她慵懒地直起身,好笑地看着初绾,“她这是想让我做中间人交给大嫂?”

      初绾回道:“是。夫人之前与大少夫人有过许多过节,倘若大少夫人知道这是我们夫人送的一定不收。”

      “想不到弟妹经过上次的事后明事理不少,她想和大嫂打好关系这个忙我自然要帮。等大嫂怀孕之后,我会同她说这是弟妹送的。”

      她这世过得还算顺心,唯一不足之处便是处处被袁旖旖压了一头。她或许不如她会赚钱,但她对打理府中事物的能力绝对比她好,可娘压根没考虑过让她当主母。

      真叫人不甘心。

      按照祖制,若袁旖旖一直没有子嗣,那么大将军府的继承人便会轮到储延书。这一点,她倒是和李慕词的目的一致。

      “奴婢代夫人谢过二少夫人。”初绾说完鞠了一躬。

      乔秭琼摆摆手道:“都是一家人,说什么谢不谢的。我这几日身子不适,等好些了便去飞絮院瞧她。弟妹有你这么个机灵的丫鬟真叫我羡慕,我们碧玉就没这么机灵。”

      “二少夫人过奖,奴婢还有事先回飞絮院了。”初绾见事情办地差不多便想走。

      “嗯。”

      初绾一走,碧玉不解道:“夫人,她们主仆二人压根没安什么好心,您为何要帮?”

      “打开我瞧瞧。”乔秭琼盯着棋盘上的药包吩咐。

      “是。”碧玉伸手解开了最上面一个药包。

      乔秭琼拿着簪子拔了拨里面的草药,似乎都是些昂贵的补药。“中间那包和最下面那包也打开。”

      “是。”

      起先,乔秭琼看得比较粗略,乍一看是没什么,然而正当碧玉想包上系绳时,她看到了细碎的浣花草。浣花草这药有避子作用,宫里常用它来做避子汤。

      “等等。”她拿起一味药材闻了闻,是石决明。倘若她没记错的话,上次给袁旖旖看病的老大夫说过,她体质偏寒难受孕,所以补药里不该有凉性的药材。

      看样子李慕词为让袁旖旖生不出孩子也是费尽心机了,她想借她的手杀人,但自己能将计就计,一箭双雕。

      “仔细包好了,明晚我们去落鸯院。”乔秭琼说完又躺了下去,她现在真是迫不及待想看戏。

      前世那场戏她可还记得,但她觉得如今的李慕词一定不会跟以前一般,所以她更期待了。

      *

      华灯初上之时,正是都城夜市的开始,主街道上两侧摆着各色小摊,手提肩挑的小贩穿梭在人群里,各种叫唤声不绝于耳,熙熙攘攘的人群穿梭在古色的灯光下,别有一番滋味。

      “夫人,我们还是回去吧。”云竹别扭地拉着云翎的衣袖小声道。

      “啪”的一声,云翎展开了手中的白玉折扇,她穿着一身纯色白男装,长发全部束起,更显面容俊雅秀丽,出来时她还特意将眉毛描粗了几笔,让自己看起来更像男人。

      “不是跟你说过么,在外面叫少爷。”她扬起英气的眉毛,故意压低了嗓音,挺有几分都城公子哥的形象。

      云竹无可奈何地看着一身男装打扮的云翎,她清楚她的脾气,想做什么就一定要做,“少爷,我们这是要去哪儿?”

      身为穿越人士,首站必须去的地方当然是烟花之地,她做梦都想去见识见识,没有为什么,就是好奇。

      “去了你就知道了。”云翎撩了撩额前的碎发,随后收了折扇,笑得风流倜傥。

      云竹无来由地心里一抖,有种不妙的预感。

      这个时间点,某种生活刚开始,古人没什么业余生活,烟花之地无疑是寂寞空虚的好去处,毕竟有些地方只有在夜晚才能发挥出它的魅力所在。

      放眼望去,整条大街上,最热闹的地方果然是坠缘楼,三四名穿着清凉的美人正站在门口朝路过的行人招手。

      云竹看着面前的地方面上一红,急忙拉住云翎,“少爷,你要去的地方不会是这里吧?”她说着还做出了嫌弃的表情。

      “嗯。”云翎仰头望向异常热闹的坠缘楼,里面笑语喧哗,一听就是在举办什么活动,这种好事她怎么能错过。

      “这里不正经,万一被老夫人知道,我们……”云竹想起上次的事就后怕,她一个下人无所谓,可云翎不同。

      云翎听见绍韫的名字背后一凉,她苦着脸说:“那你别进去,在这里给我把风,我进去。”来都来了,不进去见见世面实在可惜。

      “那怎么行,云竹一定要陪着夫,少爷。”万一她进去出了什么事,她得后悔死。

      “这样吧,我们就进去一会儿,走一遭就出来。”云翎飞快给自己定了个小目标,随后抬脚走了进去。

      坠缘楼今晚是真有活动,还是大活动,所以楼里挤满了人,且大多是男人,什么三教九流都来了。

      “大哥,今晚来这里的人是不是特别多?”云翎拉了一位穿着布衣的年轻的男子问。

      布衣男子转头见着云翎的时候一愣,这小公子也长得太好看了些,“那是自然,楼里的三位花魁今晚要选人择婿呢。”

      “啊?她们要从良?”真的假的,在这群人里面找良人,她们是不是傻。

      男人挑眉,“是啊,公子你想试试么?”

      “不想不想,我看热闹的。”

      云翎拉着云竹从人群里挤到了红色的戏台子前,上面被一片薄纱包围,隐约可见里面坐了三个人,看不清样貌,不过都说花魁了,一定是绝世佳人。

      能看场好戏,来得不亏。
    插入书签 



    精分侯爷试娇妻
    新文求收藏



    侯爷,你心悦我?
    基友的文,感情细腻,吃糖不亏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