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要和离

作者:余生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神仙哥哥

      在众人的起哄声中,梁妈妈闪亮登场,她穿着一身繁复的大红罗裙,身形臃肿,抵得上两个薄纱后的美人,面上还扑着厚厚的一层脂粉,可以称得上是典型的妈妈形象。

      “首先感谢各位公子来我坠缘楼捧场,今晚是我们楼里三位镇楼花魁、黛黛、霓裳、红红的择婿夜。”梁妈妈边说边挥着手帕,不怎么可观的脸上堆着一脸假笑,越看越滑稽。

      “梁妈妈你可说快点,我们不听废话。”

      “是啊,我可是带足了钱来的势必要拍下黛黛姑娘。”

      “霓裳姑娘是我的,你们谁都不能同我抢!”

      “你算什么,有钱才是大爷。”

      梁妈妈看着台下跃跃欲试的公子哥们笑地更开心了,她今晚定能大赚一笔。

      “各位莫急,这规矩老身还没说呢。以往我们都按价钱来定,加高者得,但今晚我们便换一个方式,而这个方式也是我的女儿们想出来的。她们欣赏有才华的人,你们谁能答出她们各自出的题,谁便能获得入选她的择婿资格。”

      这新出的规矩立马引起了场内有钱人士的不满。

      “这是什么道理,有钱不要?”

      “兄台,都说钱不就不公平了。”

      “哪儿不公平了,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

      “梁妈妈,若是我们答不出,便真失去了入选资格?”

      梁妈妈微微一笑道:“那倒不是,答出来的能获得入选资格,答不出来的用钱买啊,一千两入场价。”这笔账她早算过了,以前自己可是稳赚不赔。

      云翎想,这梁妈妈怎么这么黑,不过他们这种人眼里也就只有钱了。一千两,真是狮子大开口。

      “梁妈妈,你可是会做生意啊。”

      “哪儿的话,老身也只是想让大家多尝试些新鲜的玩意儿。还能让你们这些有才气没财气的公子也能获得入选资格。”梁妈妈朝着台下的人做出一副公正十足的样子。

      “行了行了,别废话了要答题就快。”

      “是啊,我还等一亲芳泽嗯。”

      “好。”梁妈妈拿过丫鬟递过来的字条朗声念道:“这第一题便是黛黛姑娘出的,是一道算术。她们三人给自己定了个最低价,每位姑娘都以百两计位且之间只差一百两,七位袖红姑娘,十一位霓裳姑娘,二十四位黛黛姑娘,共四万三千七百两两。谁能答出她们三人各自出价多少两?”

      她此话一出立马掀起了一片喧哗。

      “这是什么难题?”

      “我只会对对子不会做算术。”

      “我只会作诗。”

      “我来算算,似乎不大好算。”这时人群中有人拿出了算盘开始“噼里啪啦”打着,估计这人是个账房先生。

      “噗。”这不就是三元一次方程么,不对,可以说是一元一次方程。云翎差点就笑出声来了,这题目真的是这三位想出来的而不是女主?

      云竹见云翎笑得夸张不由问:“少爷你笑什么?”

      云翎收了笑抬起下巴道:“我笑这题目简单。”

      “简单?”云竹惊了,她听都没听懂,夫人居然说简单。

      云翎走到一张空桌前拿起白纸列了个方程,分分钟解出了答案,她得意地看着纸上的答案,“这就是答案。”

      “少爷写的是什么东西?”云竹凑到云翎身侧去看她写的东西,更迷了,“我怎么一个字也看不懂?”

      “看不懂不要紧,算出来才是硬道理。你替我写一下这里的字。”她说着将笔递给她,“快快快,我要抢个风头。”

      “是。”云竹奇怪云翎为何不会写字但也没多问。

      一待她写完,云翎连忙拿着纸张挤开人群,走到台下大声道:“我算出来了。”

      她这话一出,全场所有目光都落在了她身上。众人不禁感慨,在场竟有如此聪慧的公子?而这公子生地还非常俊俏,要真换上女装想必也不比台上的三位花魁差。

      “你算出来了?”一位青年公子狐疑地打量着云翎以及她手上的字条。

      他身后的公子附和道:“你怎么可能算得出来,我们柳大才子都没算出来。”

      云翎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淡定非常,这可不是金手指,这是她读书读出来的智慧,还真没想到自己竟会在这小说里解方程,莫名喜感。

      此时二楼雅间里正坐着一个穿便装的年轻公子,他刚想出些眉目有人便算出了答案。他暗忖,这人一定十分聪明。

      “去,请那位公子上来坐坐。”秦暮霭的视线定格在云翎的脸上,她长得倒是有些面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梁妈妈一愣,这小子怎么算地如此这快,她走近云翎道:“公子请将手里的字条交给老身。”

      “给。”云翎扬起手。

      梁妈妈接过云翎手里的字条递给了薄纱后面的人。

      “公子答对了。”黛黛的声音清扬婉转,亮如莺歌,听地人不禁猜测起那薄纱后的容貌。

      “少爷你答对了!”云竹一脸崇拜地看着云翎。

      “这可是我强项。”云翎摇着扇子,嘴巴咧地简直要僵了,靠自己能力装X的感觉还不错。

      小厮穿过拥挤的人群来到云翎身后,恭敬道:“这位公子,我们家公子请你去楼上的雅间一坐。”

      “嗯?”云翎转身对上说话的小厮,狐疑道:“你们家公子?谁啊。”

      “是,我们家公子。他在二楼的雅间等你。”

      云翎仰头朝二楼看去,秦暮霭也正朝她看来,两人目光相接。这男人长得还真仙气,问题是这么仙气的男人居然来这儿,是不是太毁形象了。

      “好,我去。”

      “少爷。”云竹拉着云翎直摇头,“我们还是尽快回府吧。”说好的走一遭就出去呢。

      “没事,见完他我们就走。”云翎安慰地拍了拍云竹的手,随后跟着小厮上了二楼。

      二楼的雅间布置地相当清幽,里面还点着熏香,这熏香沁人心脾。

      “你要见我?”云翎一见秦暮霭便忍不住感慨,眼前这位只能让她想到四个字“神仙哥哥”,除此之外没有形容词。

      秦暮霭正在白纸上写些什么,见云翎进来温润一笑,点了点头,眉宇间萦绕着一股祥和之气,“是,公子请坐。”

      “嗯。”云翎在秦暮霭对面坐下,其实她来见他无非是想在都城里多几个朋友,自己以后离开大将军府没朋友怎么行。眼前这人看起来就有钱,她结交了不吃亏。

      “敢问公子贵姓?”

      云翎学着男人的样子抱了抱拳,“在下姓云,单名一个翎字。”

      秦暮霭略一思索道:“都城里的大户人家,我似乎没听过你的名字。”

      “你还没说你叫什么?”云翎不答反问,打开折扇给自己扇了扇。

      “秦暮霭。”

      秦暮霭?

      小说里的绝世美男,算是男五,同样爱女主,只不过他还比较克制。真人确实帅地没有一丝烟火气。这气质,她早该想到的。

      不对,他不是要去当道士的么,怎么会来这里,神仙下凡?

      秦暮霭一直在观察云翎,总觉得她面熟,“你听到我的名字反应与其他人不一样。”

      云翎清了清嗓子道:“不瞒公子你说我是关外来的,刚进都城常听人说起公子,没想到今晚便见到了你,你确实俊。”

      面上一愣,秦暮霭不是第一次被人当面夸好看,前一次就是袁旖旖夸的,还夸得夸张至极。

      “外貌不过是皮囊罢了,我从不在意。方才公子在一盏茶内解了那题,我一直想向公子讨教。”

      云翎得意一笑,“这个嘛,是我们关外那边的算法,我说了你也听不懂。”

      “无妨,你且说来听听,说不定我能听懂。”他追问。

      “你懂方程?”他怕不是跟女主学过。

      秦暮霭诚恳地摇摇头,“不懂。”

      “那就是听不懂了。”云翎可惜道。

      “云公子,你这次来都城做什么,落脚在何处?”秦暮霭倒也没太执着那问题,他就是好奇她用什么办法解开的。

      云翎支吾着,随手扯了个谎,“我,我是来都城做生意的。”

      秦暮霭忽然道:“云兄你倒是让我想起一个人来,长乐郡主。”

      站在一旁的云竹倒吸一口冷气,这位公子竟然认出了他们家夫人。

      云翎惊地差点把手里的折扇扔出去,她急忙站了起来,“怎么可能,我是男人,秦兄你说这话我可生气了。在下还有事先告辞了,不送。”

      “云兄慢走。”秦暮霭目送云翎远去,真像。不是么。

      “咚咚咚”,云翎拉着云竹下楼就往外跑,至于剩下两个花魁的问题再惊世骇俗她也没兴趣了,本来府里没什么人关注她她才敢偷偷跑出来玩,但现在被人认出来就不好说了。

      万一他去大将军府上一说,绍韫一定变本加厉地惩罚她。

      云竹往后瞧了眼,并没有人追上来,“夫人,你认识那位公子?”

      “岂止是认识,他以后会当道士我都知道。”云翎越走越快。

      “道士?”云竹被云翎的话弄得云里雾里,夫人怎么会清楚他的事,莫非他们两个以前认识?

      “别管那些了,我们快回府。”她没记错的话,秦暮霭和男主储延礼关系不错,会去大将军府里不奇怪。

      今夜月明星稀,云翎住的飞絮院在大将军府里的最边缘,所以她一□□就能从里面出来,今晚能□□也是借助了□□。穿女装不能去坠缘楼,穿男装不敢被府里的人看见,她真难。

      “夫人让云竹先爬过去。”云竹说着利落地上了竹梯。

      “你小心点别摔着了。”

      云竹后面没了声,云翎估摸着她应该落地了,于是撩起衣摆开始攀着□□往上爬。

      上了墙头之后,她将□□拿到另一边,边爬边说,“云竹,云何不在吗?”

      不对,好像有感应。

      云翎缓缓扭头一瞧,果然就看见了储延修那张帅地不像话又布满乌云的脸,他就站在□□下方,冷冷地瞧着她,视线里仿佛带了飞无数飞刀。

      “你在做什么?”
    插入书签 



    精分侯爷试娇妻
    新文求收藏



    侯爷,你心悦我?
    基友的文,感情细腻,吃糖不亏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