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要和离

作者:余生怀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和离太难

      “我有点害怕,我的马术在你们这里可能水土不服。”云翎看着云何从马厩里牵出来的枣红骏马莫名有些紧张。

      野性不同,是不是对骑术要求也不同?应该是吧?

      云竹担忧道:“夫人我们还是别骑了,你皮肤嫩,稍微伤了便有印子。”

      “我装备都换上了,不骑浪费。”她深吸一口气,双手拉着马鞍一踩踏板跨上马背。等调整好坐姿后,云翎得意地看着云竹和云何,“怎么样,上马姿势帅吗?”

      “姐姐,帅是什么意思?”云何觉着云翎此时的模样英姿飒爽,颇有几分女侠的味道,可惜她不会武功。

      “好看的意思。”她说着夹了夹马肚子,骏马慢慢在马厩里走了起来。

      储延修单手负在身后,默默望着面前的一幕。他们成亲半年,他似乎从未见过她骑过马,她也没同他提过她会骑马。

      她说她姓云。云……

      云何当场来了个活学活用,冲着云翎夸道:“姐姐骑马的样子帅!”

      “夫人你小心些!”云竹看地心惊胆战,两手一直紧紧握着。

      其实云翎心里虚地很,毕竟这马跟马场里训练的不一样,她真怕它一个不高兴把自己甩下去,那就糗大了。

      要不是这院子小,马儿撒不开腿,她真想抽一鞭跑几圈,就这么走走不得劲。

      “姐姐姐姐拉我,我也要上去。”云何在马边小跑着伸出了右手,一脸兴奋地瞧着她。

      “……”储延俢的视线从始至终都在云翎身上,从她上马到骑马,她面上的表情可谓精彩,俏皮中带着得意和害怕。

      恍惚间,他又想起了她做戏说爱他的那几天,即便是装的,小日子也很甜。

      她喜欢在他面前说些白日遇见的烦心事,他喜欢听她说话的样子,但他不想听她的抱怨,烦了便会亲过去,然后就是拉灯的事,然而她迷乱时喊出了大哥的名字。

      这一喊,他们之间便再也回不去了。

      “你确定?”云翎看着云何伸来的手有些犹豫,她一个人骑马是没问题,可真要带云何一起,她的技术也没这么好。

      问题是吹牛都吹出去了,不带又不行,正当她想伸手时……

      一声响亮的口哨声破空而起,是储延俢吹的,马儿一听这哨声立马转了个弯朝他跑去,怎么拉缰绳都止不住。

      “……”她就知道他在附近,没想到他还现身了,难不成他刚刚是躲在那里偷看她?

      等等,李慕词好像不会骑马。

      在云翎的印象中,小说里储延修不笨甚至后期还有点聪明,只不过之前一直在两个哥哥的保护下活得比较天真。

      他第一次出场的场景,她觉得他就是个弟弟,典型的阳光大男孩。然而成亲后他一点点变了,是李慕词的假心假意毁了他的开朗。

      这天阴沉沉的,储延俢站在马厩门口,冷冷地看着马上的云翎,他虽是站着仰头看她,但那气场完全盖过了骑在马上的云翎。

      “下来,这是我的马。”

      “……嗯,不好意思,我不知道这是你的马。”云翎视线一抬,避开了储延修的冷冽目光,尴尬了,她从来没这么囧过。

      “下来。”储延修又说了一句。

      “哦。”她学着电视里那些帅气的下马动作,右脚一跨就想跳下来结果好死不死地勾到了缰绳。

      “啊!”“姐姐!”“夫人!”

      电光火石间,一双手稳稳抱住了她,熟悉又陌生的男子气息扑面而来,她心里一慌,触电般地推开了储延俢。

      有那么一瞬间,她的心跳慢了一拍,她分不清那是李慕词的心动还是她自己的,当然,她希望是李慕词的。

      储延俢是出于好意,然而她却像是碰了什么瘟疫似的将他推开,这举动何止是伤人,陌生人也没这么避嫌。

      “姐姐你没事吧?”云何眼疾手快扶住了后退的云翎,云竹见储延修立马喊了一句,“奴婢见过三少爷。”

      “……”死死地盯着那只扶在云翎手臂上的手,他竟有种想把他剁下来的冲动。

      以前他只道大哥总是吃无缘无故的醋,可他现在体会到了,那种火气上涌的感觉真搅得他心烦。

      可他在烦什么,云何还是个小孩子,何况他对她早便死心了。

      初绾呆呆地站在马厩门口,她听到了心里“哐”地一声,梦碎了。

      “我没事。”云翎冲着云何和笑了笑,对上储延俢又是一派淡然的模样。

      这差别对待,储延俢心里不爽极了,甚至想揍人。“李慕词你别忘了,我们一天没和离就还是夫妻。你做了那么多下作事,有如此下场也是应得的。希望你顾忌一下三少夫人的身份,也顾忌一下我们大将军府的名声。”

      云翎不笨,她听得出,储延修在说云何的事。然后呢,那又怎么样,她还连个弟弟都不能有了?

      “抱歉今天骑了你的马。不过我做什么事要什么人陪是我的自由,你如果不喜欢尽管去奏明皇上与我和离,我一定举双手同意。”

      她坦然又无所谓的样子看得储延修心里更不痛快了,她这是什么意思,挑衅?觉得他不敢去?他真把那些她做的恶毒事抖出来,说不定皇上还会点头地更快。

      “你下次再作恶,我一定休了你。”语毕,储延修牵着他的枣红马温柔地拍了拍,骏马像是见着了伙伴,亲昵地蹭着他的手。

      休了她?她巴不得呢,只怕是他没那么好休。毕竟慕容曜还想让自己当卧底,怎么可能那么容易让他们两个和离。

      不过她要是再害一次袁旖旖估计就可以了,但她不会也不敢,作死不可取。

      “我也希望你说到做到。云竹云何我们走。”云翎整理了一下衣袍的下摆,目不斜视地绕过储延俢。

      云何与储延俢的眼神在空气中相交,暗潮汹涌,各自打着小心思。

      他是都城最年轻的将军,可他还真不怕他。

      云翎是除姐姐之外第一个对他笑给他温暖的人,如果眼前这个男人给不了她幸福,等他羽翼丰满之时,他自然会带走她。

      嗯?剑眉微蹙,储延俢沉下脸。这小鬼什么眼神。

      云翎刚踏出马厩便对上了初绾,她眼里的情绪还未来得及收拾。

      婢女韵染来报,“郡主,琴妃娘娘派人来了。”以前她是打过她一巴掌,然而经过几天的相处,她倒没那么怕云翎。

      “谁?”云翎一时没反应过来,她上次见完上官岚之后就直接把这个人忘到脑后去了,以至于听到她的名字都没反应过来。

      “琴妃娘娘的人。”韵染大声重复了一遍。

      眸光一闪,储延俢侧过脸,似乎在等云翎会怎么回应。

      他此时紧张地很,声怕自己会再次陷入一个万劫不复的境地。

      云翎当即翻了个白眼,她上次不是已经把话说地很清楚了么,她怎么还来找她。

      这女人根本不是真心对她好,不过是利用她罢了。李慕词也是真的蠢,就因没朋友便相信了她。她还真是那种被别人卖了她还帮着数钱的单纯小郡主。

      “你去告诉她,我病了不见人。”

      她这一句话,重如泰山地落在储延俢心头。他此刻已是千种情绪万般暗涌,矛盾的心情压地他都快喘不过气了。

      若她不再爱大哥,那便好了。

      她不去见琴妃,或许是真的放下了。正因为她已完全看开了,所以不在乎大嫂了么?

      又或者说,她原本就什么都不在乎……

      韵染为难道:“可那人说,夫人不跟他走他便不走。”

      云翎无所谓道:“她还真是来劲了,那就让他等着吧,你看我理他吗。”

      “噗呲”,韵染被云翎的话说得想笑,一见储延修也在便生生收了笑。

      “我们回飞絮院。”

      他注视着她远去的背影,心里迷茫一片。他不懂心动的究竟是李慕词,还是眼前的这个人,她们一样,但又不一样。

      云翎走到某处停了下来,心里的感应没了。所以说,她对储延修的感应是真,只不过有距离限制?
    插入书签 



    精分侯爷试娇妻
    新文求收藏



    侯爷,你心悦我?
    基友的文,感情细腻,吃糖不亏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35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