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男友大有问题[穿书]

作者:月下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7 章

      林声尧在放学时发来短信说:“下午模拟考,没看手机,刚刚才翻到那张照片。”
      
      陆西穿上外套,翻好衣领,看到信息内容时,有些奇怪地垂眸思考。
      
      这个林声尧是谁?
      
      略一回忆后,陆西兀自点点头,才想起,这人是他表哥兼半个监护人。
      
      几天没见,差点忘了。
      
      紧接着,林声尧又发来短信问:“纪年没欺负你吧?”
      
      陆西:“???”
      
      什么叫纪年欺负他?
      
      随后陆西想到,林声尧因为知道他的真实性别,所以没像其他不知情的人那样,看到照片的第一反应是纪年跟他在调情。
      
      在林声尧眼中,那就是一个男生摸另一个男生的胸,可能是觉得不正常,所以才会产生怀疑。
      
      再加上那张照片透出一种强制的意思——
      
      虽然真实情况是陆西强迫纪年,但照片拍出来的效果不知怎么就变成了纪年强行摸胸,陆西按住纪年的手加以阻止。
      
      从这点看,纪年先前一直坚称自己是无辜受害者,一点都不过分。
      
      知道林声尧误会了,陆西从桌上拿起手机。
      
      只是还不待陆西回复,林声尧那边连着跳出两个对话框。
      
      林声尧:“纪年要是欺负你,别忍着,告诉哥哥,我在高三认识点人。”
      
      林声尧:“那小l逼崽子厉害,虽然正面打不过,但可以放学套麻袋打。”
      
      陆西看着手机,一阵无语,半天之后才嘀咕一声:“麻烦……”
      
      很难想象,林声尧看起来那么正经和不苟言笑的人,能想出放学套麻袋的阴招。
      
      虽然表面嫌弃对方多管闲事,但陆西控制不住一丝温暖滑过心脏。
      
      他捧着手机,刚按下几个键,又删除,反反复复,却是一个字都没敲出来。
      
      冷珏的小少年在此时难得显出几分不知所措。
      
      因为他忽然就想到了陆南。
      
      他亲哥。
      
      ***
      
      陆西从小不合群,自然是非常招仇恨的体质,走到哪儿,似乎都有那么一拨人看他不顺眼,所以打打闹闹不可避免。
      
      别看陆西现在很强,武力值爆表,但冷酷少年也是由一个受人欺负的小学鸡成长起来的,因此无论是打人还是挨打的经验都十分丰富。
      
      陆西刚升初中那会儿,入学才一周,结果情理之中,招惹到了初三的几个混混。
      
      没什么特殊原因,那些高年级的单纯看他不顺眼,觉得他给人甩脸色。
      
      奈何陆西天生就长了一张不高兴的狂傲脸蛋。
      
      一天陆西放学被堵在后巷,要求交保护费。
      
      对方还没说两句,陆西直接抄起空酒瓶砸向混混中老大的脑袋,当场就见了血。
      
      于是不意外地,陆西那天被抢了所有的零花钱。
      
      ……还挨了一顿揍。
      
      需要扶着墙回家的那种揍法。
      
      陆西回到家,陆南靠门边打量他一番,叼着烟懒洋洋道:“下次打不赢就别回来,给谁丢人呢?”
      
      陆西不服气,急于证明自己,忍着眼泪嚷道:“我还把他们老大给打了!如果对方只有一个人,我能赢,但他们人太多。”
      
      陆南嗤笑:“几个人?”
      
      陆西摊开一只手示意,回答道:“五个人。”
      
      “五个人?”陆南搂着陆西的脑袋进家门,笑道,“不多啊……别哭了,丢人。”
      
      第二天。
      
      “本市知名985法学院高材生知法犯法,围堵殴打初中生”的新闻见了当地小报。
      
      陆南在拘留所里待了半天就被保出来了。
      
      陆西从学校气喘吁吁赶到警察局,就见他哥正跟另一个西装革履的人在警察局门口谈笑风生。
      
      “他是律师,我朋友。”等人走后,陆南摸出烟,解释道,“现在你哥还没毕业,是个实习律师,以后也会穿西装,打领带,成为那样的人。”
      
      陆西看着陆南夹烟的那只手,白皙骨感,手背和手指上伤痕累累,应该是打人的时候留下的。
      
      他又想象了一下自家哥哥穿西装打领带时的样子,肯定很帅。
      
      “你把他们怎么了?”陆西不是很上心地问。
      
      陆南吐出一口烟,不答反问道:“你昨天是不是让其中一个脑袋开花了?”
      
      “嗯。”陆西轻声应道,又盯着陆南的右手看了会儿,伸手一并牵住陆南的无名指和尾指。
      
      “我让另外四个也脑袋开花了。”陆南换了只手夹烟,很自然地反握住陆西明显比他的小了很多的手,道,“他们那种做小团体的,形象上就应该整齐点不是吗?”
      
      兄弟两人慢慢地朝车站走。
      
      陆西憋住笑,故意呛他:“那你犯了错,怎么关了半天就被放出来了?”
      
      陆南瞥了陆西一眼,笑着吐烟圈:“你知不知道律师在本质上都是流氓?”
      
      陆西不屑,微微撇了下嘴角。
      
      这时,陆南道:“以后要是有人欺负你,别硬撑,告诉哥哥。”
      
      陆西看着脚下的路,没吭声,却在暗中捏了捏陆南的手,觉得哥哥连掌心都是滚烫的。
      
      “你哥认识的流氓一大把,以后也会成为了不起的大流氓。”陆南弹了弹烟灰,声音放轻了,道,“谁敢欺负我弟弟,就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
      
      听至此,陆西偏过脸看向陆南。
      
      九月傍晚的夕云呈现温柔的蔷薇粉,却将陆南的侧脸映出了几分属于成熟男人的野性。
      
      那时,陆南是他的天。
      
      以一当百,坚不可摧。
      
      ***
      
      “放学……套麻袋……”突然,一人在身后出声,缓缓念道,“那小l逼崽子……”
      
      陆西瞬间从回忆中抽神,回首一看,纪年不知何时站在了身后。
      
      “那人是谁?”被发现后,纪年不闪不躲,朝手机一扬下巴,问陆西道,“叫谁小l逼崽子?”
      
      陆西懒得理他,拿起书包准备走人,道:“偷看别人手机不是好习惯。”
      
      纪年往旁边挡了一步,没让陆西走成,他朝陆西摊开一手,眯着眼笑:“偷看女朋友手机光明正大。”
      
      四周立即响起嬉笑声,还有人在小声起哄。
      
      陆西强忍着没看向周围,知道纪年是故意说给其他人听的,这样他就不得不配合着演下去。
      
      陆西暗暗咬住牙关,看了眼纪年摊开来的那只手,不情不愿地把手机交到他手上,仅以两人能听到的音量小声道:“你别乱搞!”
      
      “乱搞?”纪年拿过手机看了眼,接着又撩起眼皮看向陆西,同样放轻了声,道,“我这种良家妇男,不会乱搞的,要搞也只搞自己的人。”
      
      “那你还搞我……”突然意识到什么,陆西的尾音结束得仓促,抿抿下唇,没再说下去。
      
      他才不承认是纪年的人。
      
      陆西单肩背着包,转身靠在储物柜上,有些不耐地皱着眉,话锋一转,道:“看好了吗?能还给我了吗?”
      
      纪年转过身,跟他并肩靠在储物柜上,低头看着手机,语气轻松懒散:“这人是你哥?亲的?姓林……好吧,应该是表哥。”
      
      “你哥对我误解好像很深……”纪年也不期待陆西能给他什么回应,自顾自地说了下去,道,“你不跟他解释解释?不怕我放学后被人套麻袋?啧,不过话说回来,你应该很盼望我被人打……”
      
      “对。”陆西一直没说话,却在这时冷不丁地出声接话。
      
      “……”
      
      纪年偏过脸,就见陆西倚靠在储物柜上,抱着双臂,低着头看地板,神色冷珏的少年鼓了鼓一边脸颊,分明就是置气的意思。
      
      纪年不在意对方呛声,反而觉得这样气鼓鼓的陆西多了几分生动,他笑了笑,把手机递给陆西,好好说话:“你解释一下,我哪敢欺负你?再不回消息,你哥怕是已经在联系人、四处找麻袋了。”
      
      不自觉就脑补出林声尧四处寻麻袋的画面,陆西居然有些想笑。
      
      他侧目,看向身旁纪年,结果直接撞进那双含着温暖笑意的眼睛里。
      
      十八九岁的纪年还介于男人与少年之间,半熟不透,却有着十分出色的长相,肤色是少有的白,带着种细雪的通透感,五官漂亮张扬,不输任何男女。
      
      应该很少有人在面对这张脸时还能生得起气来。
      
      又见对方主动递还手机,一向吃软的陆西减少了一些敌意。
      
      陆西低垂了一下眼眸,接着扭头看向另一边,淡声道:“要解释你自己解释。”
      
      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清楚肯定要长篇大论,陆西嫌麻烦,懒得回复那么多字。
      
      “好吧。”纪年没坚持,拿着手机开始回复信息。
      
      结果没过多久,纪年就再次把手机换回来,道:“好了。”
      
      这么快?
      
      陆西狐疑地偏头看了眼纪年,接着拿过手机,看向对话框——
      
      【林声尧:看到信息给个准话,别让逼崽子放学跑了。】
      
      【陆西:是我主动让纪年摸的,我们已经在一起了,祝福我们吧。】
      
      “……”看到这,陆西一口气憋住了。
      但他暂且没发作,耐着性子往下翻。
      
      【林声尧:……他知道你是男的吗?】
      
      【陆西:知道。】
      
      【林声尧:……】
      
      【林声尧:你真打算跟他搞基?】
      
      【陆西:嗯,我不仅要跟他搞基,还要给他生孩子。】
      
      【林声尧:陆西?你正常点。】
      
      【陆西:所以看在孩子的面子上,别找人打他。】
      
      【林声尧:……】
      
      “……”陆西暗暗深吸气,放好手机,看向纪年,平静道,“你就这么解释的?”
      
      纪年点点头,没意识到哪里有问题,道:“很高效,关键是你哥哥信了,不是吗?”
      
      下一秒,陆西掀过书包往纪年身上摔,恶龙咆哮:“神经病!哪来的孩子?你帮我整吗!”
      
      ***
      五分钟后,一条小道消息在全校学生间不胫而走——
      “喜报!校草和校花造人计划已提上日程!”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纪年:只要你愿意,我能照着一个足球队的目标帮你整孩子。
    陆西:……闭嘴好吗。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