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男友大有问题[穿书]

作者:月下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8 章

      “纪年!回家!”
      
      彭满满兴冲冲地朝教室里喊人时,时机很不凑巧,那时纪年正在向陆西讨饶,温言软语都说尽了。
      
      彭满满和程诀往后门里探头,发现教室里没其他人。
      
      在教室后方的位置,就见校草同学仗着身高优势将陆西压制在储物柜上,双手固定着陆西的手腕举在两侧。
      
      纪年正带着浅淡的笑意,低声说着什么,低垂眼睫看着陆西时,侧颜堪称温柔。
      
      在彭满满和程诀看来都十分罕见。
      
      “见鬼了!”彭满满感到惊奇,小声说,“年哥对待女朋友果然不一样,什么时候对兄弟我也能这么友好?”
      
      “憨憨。”程诀撸了把彭满满的锡纸烫,悄声道,“纪年对我们叫‘友好’,对陆西那叫‘爱好’,能混为一谈?”
      
      “哦……”彭满满似懂非懂点头。
      
      两人反观被压制的陆西,画风跟纪年就完全两样了。
      
      就见陆西仰着脸看纪年时,眼神透着不驯,一向淡漠白皙的脸蛋也涨红了,因为咬牙的缘故下颌线绷紧,线条倒是意外的好看。
      
      彭满满和程诀同时想到了某种会喷火的龙,暴躁中透着诡异的萌感。
      
      “嗨!畅畅。”彭满满意识到两人间的不对劲,看向正椅坐在桌子上翻书的丁畅,问,“小两口怎么了?”
      
      丁畅沉迷于看书,头也不抬,他扶了下眼镜,面无表情道:“因为生孩子的事吵起来了。”
      
      “……”彭满满懵逼了一瞬,这显然涉及到了他的知识盲区,他下意识问,“孩子???”
      
      程诀脑补了一场都市家庭剧,猜测:“……是陆西不想生?纪年正在做思想工作?”
      
      “……”
      
      “……”
      
      储物柜前,正在暗暗较劲的两人似乎也听到了什么,停下纠缠,同时偏过脸看向后门口的位置。
      
      “……”后门口的三人被纪年和陆西的眼神一扫,纷纷不自在起来,装模作样地轻咳,赶紧转移目光。
      
      “好了,别闹了。”纪年看向陆西,语调里带着安抚的意思,道,“被人看笑话。”
      
      陆西气不打一处来,不自觉地朝纪年龇了龇牙,压着声道:“你要是别搞那么多事,会给人看笑话?”
      
      被陆西龇牙的小动作戳到,纪年又忍不住想笑,但知道现在不合适,免得火上浇油。
      
      “我错了。”纪年敛了神色,不知道是第几次道歉,但这次看起来还挺像那么回事。
      
      陆西抿着唇不说话,看着纪年。
      
      陆西稍稍冷静后,明白事情已经发生,现在纠结也没用,再说也不是什么太过分的事,大家都知道是在开玩笑。
      
      ……就是纪年这坑货老给他惹麻烦,让他有些恼。
      
      冷静过后,陆西开始反思自身,这一反思,他隐约意识到现在的自己有些反常态。
      
      比如,明明他只需作出简单的否认,就算不解释什么,想来林声尧那边也不会追问,但他偏偏选择把手机交给了纪年。
      
      这个坑货……
      
      想着想着,陆西又忍不住开始磨后牙槽。
      
      再比如,以往对待流言的态度,他都能当成耳旁风,就算听到看到,内心也基本毫无波澜。就像今天上午,网上还在传他私生活不检点,但他只觉得漠然。可反观这次,纪年不过是皮一下,生孩子什么的谁都不会当真,但他却轻易地炸了。
      
      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一涉及到纪年,自己就不如往常那样淡定。
      
      会不会是……太过在意了?
      
      陆西陷入了一瞬间的茫然,手腕上反抗的劲道也不自觉地松了下来,任由纪年握着。
      
      “不生气了?”纪年观察着陆西的脸色,见陆西逐渐平静后,带着他的手慢慢地放下,试探性地道,“那我现在松手,你别再打人了,天黑了,赶紧回家写作业,好不好?”
      
      “……”
      
      陆西盯着纪年看,好一会儿后,点点头。
      
      “真乖。”纪年笑,慢慢松手,期间还有些戒备地观察着陆西。
      
      陆西这次倒是真的乖了,靠在储物柜上,没再有动作。
      
      纪年完全把人松开后,后退半步,放下心来,他道:“那我们……”
      
      谁知话还没说完,陆西突然伸手捧住纪年的脑袋往下拉,同时抬头往前狠狠一撞——
      
      “砰!”
      
      “嘶……”
      
      发出抽气声的是堵在后门口的三位死党,听到那声巨大的闷响,他们不自觉就缩起脖子挨在了一起。
      
      就见陆西直接用脑袋撞了纪年,光是听声音就明白力道不轻。
      
      “我嫂子这么暴力?”彭满满搓着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刷新了对陆西的认知。
      
      “这还怎么生孩子?”程诀还在“孩子”的话题里绕不出来,真心道,“两个都这么能打?生不来的不得是混世魔王?”
      
      丁畅摇摇头,叹气,惊讶了一瞬后,继续翻书。
      
      陆西想明白了,管他是不是反常态,在意就是在意。
      
      管他在意什么,反正就是不习惯纪年在他的底线上反复横跳。
      
      心里有气不能憋着。
      
      这是他哥陆南教给他的真理。
      
      陆西出了口恶气后,也不看痛得捂着脑门蹲在地上自闭的纪年,拎起书包就走。
      
      等陆西走后,程诀等人才敢冲进教室里,扶起纪年嘘寒问暖。
      
      “纪年,卧槽!宝贝,没事吧,别吓我。”程诀见纪年眼神还有些涣散,抬手就要抽他,企图让人保持清醒。
      
      下一秒,纪年反应迅速地截住他的手,道:“我好了,可以了,谢谢同学关心。”
      
      程诀讪讪地放下手,似乎是因为没抽到纪年,表情里居然有些诡异的可惜,他道:“你刚刚要是反应有这么快,也不至于被陆西撞得眼冒金花。”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丁畅看了眼程诀,又瞥向纪年,示意道,“同理。”
      
      “果真不能看脸……”纪年倚坐着桌沿,扬起面,抬手捏了捏鼻梁,确保不会流血后,放下手,叹气道,“大意了……”
      
      彭满满什么都没看明白,但觉得纪年心里应该不好受,谁能在被女朋友家暴后还能保持快乐呢?
      
      “年哥,听兄弟一句劝。”彭满满郑重地拍拍纪年的肩,故作老成道,“婚姻就是这么回事,一方进了,另一方就得退,夫妻间难免打打闹闹,但都是床头吵架床尾和的,所以不用太放心上。”
      
      纪年说:“……满满,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彭满满茫然了一瞬后,立即现原形,尴尬地放下手,挠挠满头的锡纸烫,不好意思道:“我爸挨我妈毒打后,我那些叔叔都是这么安慰他的。”
      
      “憨憨。”程诀笑他,“纪年的性质跟你爸能一样?还床头吵架床位和,想什么呢?”
      
      纪年不在意地笑了,打趣道:“等哪天我和陆西滚上床了,你再拿这话……”
      
      谁知话音未落,教室后门突然出现一个人。
      
      纪年立即没了声,看向门口。
      
      其他人也纷纷回首。
      
      就见陆西不知何故又回来了,正在门口看着他们,那眼神,摆明着就是在看一群名为“狐朋狗友”的团体。
      
      程诀摸摸后颈,尴尬道:“这……”
      
      死党之间聊天都没有顾忌,大多说话没轻没重,也不知道陆西听进去了多少。
      
      陆西环视了一圈教室里仅剩的四个人,最后目光锁定在纪年身上。
      
      他显得有些高傲地微抬下颌,平静道:“只有一周,谢谢你,但也希望你注意分寸。”
      
      闻言,其他人看起来有些茫然。
      
      “什……什么一周?”彭满满摸不着头脑,看看陆西,又看看纪年。
      
      纪年知道陆西的意思,渐渐收敛了神色,看着后门的方向,淡淡道:“知道了。”
      
      陆西说完就走了。
      
      “喂。”程诀用手肘拱了拱纪年,道,“你们之间打什么哑谜?说说。”
      
      纪年正想敷衍过去,不想刚离开没两秒的陆西又折了回来。
      
      “……这位女朋友,还有事?”纪年率先开口问道。
      
      陆西桀骜地朝纪年一扬下巴,道:“你还想跟我上床?”
      
      “……”
      
      教室里安静了,谁都没说话。
      
      程诀他们是不敢说话。
      
      纪年是有口难辩。
      
      “我没……”纪年才刚开口,就见陆西细微地眯了下眼,他略一垂眸,想清楚后,放弃了解释,“算了……”
      
      “我明白。”纪年再次看向陆西,非常自觉地道,“是我想得美。”
      
      陆西:“……”
      
      话都被纪年说了,忽然间无话可说了。
      
      ***
      
      陆西出了教学楼时,夜幕完全拉了下来,校园里亮起了一排排的路灯,校园里也没几个学生了。
      
      还没走两步,陆西看到前方供学生休息的石凳石椅处有三个人。
      
      一个人坐着,满头银发,在夜色中也十分扎眼。
      
      另外两人站在两旁,体格偏胖,因为背对着陆西的方向,只能看清是一男一女。
      
      陆西停下脚步,他认出来了,是银发女和那个黄头发的胖妹,他穿进书中后最初见到的两人。
      
      陆西稍作思索,将书包挂在肩上,调转方向准备绕道。
      
      银发女名叫林悦芝,跟曲峰关系不错,一个月前又跟刚转学来的原主成了“闺蜜”。
      
      林悦芝和原主两人可能是趣味相投,又有共同的针对目标——柳思逸,所以关系很亲密,最大的乐趣应该就是想方设法整女主。
      
      这一周以来,林悦芝在微信上联系过陆西很多次,但陆西都假装没看到。
      
      他既不想暴露身份,又不想跟这样的女生多接触,所以现在尽量避开点,慢慢疏远后,相信对方应该会明白。
      
      “陆西!”
      
      只是不待陆西绕过教学楼,身后传来了女生的呼喊声。
      
      陆西怔了一下,想了想,正要继续向前走,身后跟着响起小跑着的脚步声。
      
      林悦芝继续唤道:“陆西,等一下!”
      
      陆西没办法,向上翻了翻眼,不情不愿地转过身。
      
      林悦芝在面前站定后,有些小喘地抬手理了理空气刘海,对着陆西笑靥如花,道:“最近怎么了?都不理人,我昨天还……”
      
      “有什么事?”陆西面无表情地直接打断,语调淡漠而厌倦。
      
      林悦芝顿了一下,有些不敢相信地打量陆西,随后,整齐的牙齿咬住下唇,稍稍偏了下视线。
      
      不出半刻,林悦芝又很快整理好情绪,似乎是没发现陆西的冷淡,笑着道:“听说你跟纪年在一起了?”
      
      陆西不过是抬了抬眼,没说话。
      
      林悦芝撩了下披在肩上的银丝,无所谓道:“喂,群里和论坛里都传开了,你居然瞒着不告诉我?还算不算闺蜜啊?”
      
      “你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肯定不是最近吧,你长假前还跟我说纪年多么多么高冷,不理人,怎么……”
      
      林悦芝眼珠子转了转,一脸暧昧地压低声:“这事不会是长假期间成的吧?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啊?喂,说实话,纪年先前不是说喜欢柳思逸那种安安静静的女生吗?你跟柳思逸相比……不算安静吧?纪年也真是谜……话说回来,你觉得他怎么样?跟我们以前猜的是不是有很大不同……”
      
      “你问这么多。”陆西撩起半耷拉的眼皮,突然打断林悦芝的絮絮叨叨,说,“是不是喜欢他?”
      
      林悦芝愣了半秒,道:“谁?”
      
      陆西说:“纪年。”
      
      林悦芝脸上闪过一阵慌乱,随后就可疑地面红耳赤了。
      
      看到这,陆西朝侧下方挪开视线,微微歪过头。
      
      不知为何,他此刻的心情有些微妙的不爽快。
    插入书签 

    作者有话要说:
    陆西:说到底,纪年现在名义上是我的人吧?不爽快很正常……没事没事,这是正常心理,没事,没其他想法,没事……别吓自己。
    (逐渐混乱的CC)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