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草男友大有问题[穿书]

作者:月下归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下载]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第 16 章

      “校草和校花在一起了!”
      
      这一消息如同重l磅l炸l弹,将课堂上昏昏欲睡的同学们炸得一激灵
      
      周五的下午散发着枯枝落叶的干燥气息,仿佛什么都易燃易爆,不出一个课间,上下四层楼的人全知道了纪年和陆西在废弃教学楼幽会的事。
      
      大家很有默契地绕开老师们的视线,纷纷转发分享照片,互相津津乐道。
      
      周末前最难捱的一段时光似乎都变得愉快起来了。
      
      【程诀:距离“摸胸门”事件已经过去两小时,身为当事人之一的亲友,我们到现在还没收到官方回复。】
      【丁畅:@纪年】
      【程诀:纪年别装死,知道你在线。】
      【彭满满:我刚刚冷静地想了想[点烟]。】
      【彭满满:既然陆西是纪年的女朋友,是不是说明,她以后都会跟我们一起玩了?】
      【彭满满:靠,我有嫂子了,想想都激动!】
      【丁畅:按照你嫂子冷冷清清的性格,不一定愿意带你玩。】
      【彭满满:[衰][衰][衰]】
      
      【程诀:畅畅,帮忙看看,小两口现在在干嘛?纪年半天没动静。】
      【丁畅:纪年在认真学习。】
      【丁畅:陆西……在外面罚站。】
      【彭满满:???】
      【程诀:罚站???】
      【彭满满:纪年还算男人?老婆都在外面罚站了,他还能坐教室里认真学习???】
      
      “……”手机压在生物试卷下方,纪年装着在刷题,其实一直在暗中观察。
      
      看群里几个戏精不停地跳,他想了想,暗叹一声,关了手机,眼不见为净。
      
      纪年装作不经意地抬眸,视线扫向窗户外。
      
      就见陆西站在教室前方的过道里,身影被拐角处的墙挡住了一部分。
      
      就在刚刚,姓敖的教导员还站在陆西面前,黑着脸,背着手,对陆西进行着思想教育。
      
      结果纪年查收了一下群消息的工夫,现在再看过去时,教导员已经不见了。
      
      只剩陆西靠着墙,低着头,看起来像在进行自我反思。
      
      “老婆都在外面罚站了,他还能坐教室里认真学习???”
      
      这时,彭满满那句鬼扯的话毫无预兆地在脑海中响起,纪年发了两秒的呆后,自己都觉得好笑。
      
      “老师。”纪年收好手机,懒懒地抬高一只手,朝着前方讲台道,“去趟厕所。”
      
      胖胖的生物老师正趴在讲台上看书,闻言,他昂高脑袋,往上推了把眼镜,看清纪年后,一手朝一旁扫了一下,示意纪年可以离开。
      
      纪年从后门出去后,丁畅透过眼镜框上方,视线跟着纪年挪动。
      
      他的座位正好是靠窗的位置,所以看得比较远。
      
      丁畅看到校草同学慢悠悠地走过教室外,少年在金色的阳光下微微眯着眼,唇角似笑非笑地翘着。
      
      然后就见纪年经过教室前方的拐角处,不带停顿地与站在那里的陆西擦肩而过,连看都没看一眼。
      
      陆西则一直低着头,也跟没看到纪年似的。
      
      两人就仿佛不认识彼此一般。
      
      丁畅稍稍讶异,觉得以这两人的关系,不应该是这样的状态,就算是普通同学之间也好歹有个眼神交流才对。
      
      丁畅稍作思考,正准备往聊天群里通风报信,却瞄见一只手忽而从陆西后方探出,带着陆西旋身,转瞬消失在墙的切角处。
      
      丁畅怔了半刻,习惯性推了下眼镜,想了想,低头,在课本的遮掩下用手机打字。
      
      【丁畅:说件事。】
      
      【丁畅:纪年刚才假借上厕所为由,去外面陪陆西了。】
      
      【彭满满:靠,我们年哥有点甜……】
      
      【程诀:[再见][再见][再见]可以,宠妻满分,我就坐柠檬树下看着,不说话。】
      
      【丁畅:欣慰,我们之间终于有人脱单了。】
      
      【程诀:什么叫终于?哥上个月就脱单了。】
      
      【彭满满:哥,你可拉倒吧!】
      
      【彭满满:你那也叫脱单?网恋算什么脱单?】
      
      【彭满满:你充其量就是跟个手机在谈恋爱哈哈哈哈!】
      
      【程诀:[骄傲]万圣节奔现。】
      
      【彭满满:!!!】
      
      【丁畅:选万圣节奔现?不怕见鬼?】
      
      【程诀:滚!】
      
      ***
      
      陆西从废弃教学楼回到教室后,感觉自己就跟动物园的猴儿似的,被来来往往的人打量和观赏。
      
      陆西明白,他引发了一堆本不该存在于书中的破事,因此心里烦躁得很。
      
      现在又被无数双肆无忌惮的眼睛盯着围观,整个人几乎要暴走了。
      
      又忍了一节课,陆西决定收拾书包走人。
      
      他需要一个人冷静冷静,好好思考如何解决这桩乌龙事件。
      
      但不巧的是,陆西拎着书包刚走出教室后门,就直接撞上了一具宽实的胸膛。
      
      陆西抬头一看。
      
      哦,是鳌拜。
      
      “鳌拜”就是那个姓敖的教导员,因为长得太□□,处事风格过于专横霸道,所以整层楼的学生都背地里叫他“鳌拜”。
      
      “去哪儿?”教导员沉声问。
      
      陆西看他一眼,接着耷拉下薄透的眼皮,整张脸丧气满满,老实道:“回家。”
      
      教导员眯了眯凶悍的三角眼,静了片刻,抬手,朝陆西勾勾手指。
      
      ***
      
      教导员好像很喜欢把人拉到厕所附近训话。
      
      陆西站在八班前面的走廊上,后方不远处就是男厕所和女厕所。
      
      “早退?”教导员挥舞着教棒,如往常那样,以一段冷嘲热讽开始自己的说教,“你当学校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吗!”
      
      陆西只管低着头,完全屏蔽教导员的话,兀自想着心事。
      
      陆西不明白,他和纪年为什么就是有本事勾搭上。
      
      明明心里很抗拒,但是事情发展往往不顺意,经常跟他的愿望背道而驰。
      
      就像今天,本来没事的,但也不知是谁的错,他和纪年就这么莫名其妙地锁死了。
      
      要是当时纪年没有路过废旧教学楼的男厕所门口,要是他没有捉着纪年的手摸胸,要是没有曲峰的小弟们跟着掺和,事情也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这到底是什么运气?
      
      陆西盯着地面,放空的目光里透出些许茫然。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在跟女主确认关系前,男主先跟女配“在一起”了……
      
      一想到自己改写出了这么荒诞的剧情发展,陆西没忍住,抬手轻轻抽了自己一耳光。
      
      “你……”对面,教导员刚要蓄力骂人,却又被陆西的举动硬生生止住了话音。
      
      教导员有些惊讶地睁大了三角眼,仔细观察陆西。
      
      他发现这学生一反常态,那张总是不高兴的脸上总算有了心虚的表情,脸色还有些红,像是做了什么愧疚的事,再加上刚刚那一巴掌,可见是真的后悔了。
      
      “咳……”教导员轻咳一声,态度好了点,道,“终于知道自己哪里不对了?”
      
      陆西低着头,没说话。
      
      经过一周的接触,教导员也清楚这位学生另类的个性,不在意,道:“知道错了就好,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以后不要早退,也不要明知故犯,知道了吗?”
      
      陆西依旧没吭声。
      
      等教导员走后,陆西靠在背后墙上,想事情想得出神,有人经过也没在意。
      
      过了没多久,一只手从身后搭上了他的肩。
      
      陆西没设防,直接被身后人带着,转到了墙的另一面。
      
      ***
      
      “同学,想什么想这么出神?”纪年把人拉过来后,没立即后退,他顺势将手从陆西肩上挪开,撑在一旁墙上。
      
      视线在陆西有些懵的小脸上转了半刻,纪年戏谑地放轻声道:“男朋友经过都没看见?”
      
      陆西视线向上看着面前的纪年,神情丧厌,道:“我不想打你,你好好说话。”
      
      从小到大第一次被威胁的纪年:“……”
      
      纪年想了想,道:“你还是不说话的时候比较可爱。”
      
      陆西突然眉间一皱,“啧”了一声。
      
      纪年连忙按住陆西即将抬起来的手,见好就收,带着点安抚的意思,道:“你不可爱,你最凶残,世界第一凶,满意了吗?”
      
      陆西挣开纪年的手,没理他,经由纪年的一番插科打诨,真实的情绪也藏不住了。
      
      任谁都看得出,陆西现在整个人很烦躁,正为什么苦恼着。
      
      “喂,怎么了?”纪年笑道,“我这位无辜受害者还没抱怨什么,你怎么就先顶不住了?”
      
      陆西低垂眼睑,狭长的眼梢微微挑着,还是一副打定主意不开口的样子。
      
      楼层上方响起冒冒失失的奔跑声,纪年朝上看了眼,接着后退几步,拉开跟陆西的距离,收敛了语气,无奈道:“我没有怪你的意思,我也不会介意跟谁传有暧昧关系……”
      
      “我介意。”
      
      纪年话未说完,陆西直接打断了他。
      
      纪年有些茫然,停了下来看向陆西,不知道他到底在介意些什么。
      
      陆西咬了咬下唇,纠结了一番后,像是下定了决心,直视纪年,道:“这事因我而起,我会还你名誉,但需要一点时间。”
      
      听了陆西的话,纪年暂且压下心中的疑问,有些好笑道:“怎么还?给你点时间去偷户口本,然后来娶我吗?”
      
      “……”陆西微微抿起唇,不想跟纪年贫。
      
      ……但想想还是不甘心,他没忍住道:“你想得美。”
      
      纪年:“……”
      
      “现在还不能公开我的性别,需要再等一周,这是我跟经纪人之间的约定,同时也希望你在这一周内能帮我保守秘密。”陆西把计划都坦白给纪年,道,“一周后,我会解释照片的事,那时候大家都会明白,我们之间根本就没什么,所以你再等等……一周后,都会恢复正常。”
      
      最后半句压低了声,近乎自言自语。
      
      陆西想清楚了,等他公布了性别后,会有全新的人生,“女配”这一角色在书中自然就不成立了,纪年和柳思逸也能够回归正轨,到时候一切都会恢复正常。
      
      纪年静了片刻,道:“能问你个问题吗?”
      
      陆西:“嗯。”
      
      “你之前为什么要装成女生?”纪年想了想,补充道,“装得还挺像。”
      
      “……”
      
      这问题比较复杂,陆西图省事,撒了个谎,道:“爱好。”
      
      “……”这答案自然不能让纪年信服,但他也没再追问下去。
      
      纪年只是有些担心道:“你……不会突然消失吧?”
      
      陆西先是不解,后来猜到纪年在想什么。
      
      可能是以为原主有精神分裂,纪年觉得现在的他更像是一个刚出现不久的副人格。
      
      对于会不会突然消失,陆西也没把握,但总不能说不知道,他嗯啊两声,把话题敷衍了过去。
      
      跟纪年托出计划后,陆西的心情好了一些,没有先前那么烦躁了。
      
      “你刚刚说……”纪年在洗手池前冲手,混着水流声,道,“还要等一周才能澄清?”
      
      陆西在后方等他,淡淡地“嗯”了一声。
      
      纪年抬起视线,透过前方的镜子看向陆西。
      
      陆西不经意跟纪年对上目光,见到对方眼中温暖的笑意,心中又是一阵不自在。
      
      “既然这样。”纪年关了水龙头,抽了一张纸巾慢条斯理地擦手,道,“那我们还能做一周的情侣。”
      
      “……”
      
      陆西跟个听到奇怪动静的小狗崽似的,歪了歪头,一脸费解,不知道这人是怎么想的。
      
      纪年转身看向陆西,欣赏对方不经意间流露出的软萌,笑道:“怎么了?”
      
      “跟我做一周情侣?”陆西道。
      
      纪年笑着挑眉。
      
      陆西说:“你想得美。”
      
      纪年:“……”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