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死成的炮灰[快穿]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炮灰4号要封王

      食不言,寝不语。
      
      一顿饭在如坐针毡、沉默不语中慢慢结束。
      
      次日一早,一行人再次整装出发。李乔浑身酸软,整个人恹恹的,惹得柳志都耐不住轻声问了一句。
      
      “李公子?你身子可好些了?”
      
      李乔跟在百里墨身后走进马车,只懒懒举起一只手向他摆了摆示意自己没事。她昨晚熬了半宿,才总算是做出了三天月事带的量,现下身上没劲儿,人也困得很,实在是没精力再说话。
      
      见百里墨侧躺着又拿起一本书看起来,她也微微靠坐着开始闭目休息。
      
      马车只行进大概一刻钟不到的时间,却又停了下来。李乔睁眼,正疑惑着,马车外就响起一道声响。
      
      “敢问马车内何人?能否请阁下出来相见?”
      
      是一女子的声音,听着清脆悦耳。
      
      “姑娘见谅,我们公子有要事在身,还请......”柳志客气的声音。
      
      听到“公子”这一称呼,女子声音明显一亮:“劳烦请你们公子下车相见可好?”
      
      “这......”柳志看一眼身后的马车,脸色为难。
      
      李乔下意识看向百里墨。他们此次出行并未大张旗鼓,马车上也未印有王府标记,看上去就是寻常人家的马车,只是内饰较普通马车的要好上许多。车外女子这么一问,马车的主人是百里墨,也不怪自己第一反应就是看他了。
      
      然而百里墨并未打算开口,他迎着李乔的视线看过去,看一眼便收回视线,重新放回到了书本上。但是那一眼的意思,李乔懂了。
      
      她无奈掀开帘子,走了出去。
      
      一眼便见一群人正围着马车,见她出来,都在低声说着什么,人群熙熙攘攘的,也听不清他们谈论的具体内容。马车侧前方则站着一妙龄少女,着一身嫩黄色长裙,样貌清秀。
      
      “敢问姑娘找在下何事?”李乔下了马车,站在离她大概一米的位置礼貌问道。
      
      “小女子斗胆,请问公子年岁几何?”她脸颊微红。
      
      李乔瞥一眼她身前正绞着的双手,道:“在下年岁十七,请问......”
      
      还未说完,便被她略显兴奋的声音打断:“那公子可有家室?”
      
      “......”李乔这才有些明白过来其中的不对,她看一眼站在一侧的柳志,见柳志皱眉对她点了点头,她才确定下来心中的那个猜测。
      
      “在下冒犯,姑娘这是何意?”
      
      人群在她这句话后声响却陡然大了起来。
      
      “公子,这是我们县知府家的小姐,您真有福气。”
      
      “是啊是啊,今日她抛绣球招亲,不想被公子得了,公子真是幸运。”
      
      “我瞧着,一个郎才,一个女貌,倒是相配得很。”
      
      “公子莫要再考虑,娶了这知府家的小姐,您就不愁......”
      
      李乔听得总算七七八八,见面前这女子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双眼澄澈,看着倒也是一个心思纯净的小丫头,这可该如何是好?
      
      不对,他们说抛绣球招亲,那这绣球在哪里?这女子怎么偏偏找上他们?
      
      “敢问姑娘,在下并未接到绣球,你......”
      
      柳志上前一步,指着一个方向:“公子,绣球在那儿。”李乔顺着他指的方向看过去,便见马车车顶的一角处正勾着一个火红色的绣球,圆滚滚的绣球下方坠着金灿灿的流苏,正贴在暗棕色的马车壁上,也是显眼。
      
      “去取下来。”李乔对着柳志道。
      
      “公子可是看不上小女子?”细微的声音响起。
      
      李乔回头便见她眼眶微红,泫然若泣,尚带着婴儿肥的脸颊,因着这幅表情显得格外柔弱。
      
      这......
      
      所以她这是被百里墨推出来当了挡箭牌?李乔哽了哽。
      
      她接过柳志取下来的绣球,将它递过去:“姑娘,恕在下不能从命,”这句话甫一说出口,便见眼前人眼泪已经落了下来。李乔尴尬至极,忍受着周围人群不断的指责声,全是说些她不懂玲香惜玉的话。
      
      可问题是,她一个女人,对着一个想嫁给她的女人有什么好怜香惜玉的??还真是百口莫辩。
      
      “老爷!老爷!您慢点!”一声连绵不断的呼喊由远及近地传来,被喊着的人很快便站在李乔身前喘着气,是一年约四十几的中年男人,他站在那女子身旁,用担心的眼光上下打量那女子,然后才对着她面色一肃,怒喝一声:“胡闹!”
      
      “爹爹......”女子依恋地看着他,软软唤一声。
      
      中年男人无奈一叹:“行了,爹已经知道了。”然后转向李乔,看一眼她手中的绣球,他面色郑重,“听闻公子接了小女的绣球?”
      
      来者不善。李乔脑中迅速冒出这四个字。
      
      “晚辈只是恰好路过此地,并不知贵府小姐在此处招亲,这绣球,”李乔将绣球往前举了举,“刚好落在了晚辈的马车车顶上,晚辈也是方才才知晓,冒犯之处,还请大人海涵。”她躬了躬身,以示歉意。
      
      “所以你这是在拒绝?”中年男人眯了眯眼。她身旁的女子担忧地看了一眼李乔。
      
      李乔摇头:“大人,晚辈早已成家,贵府小姐千金之躯,是晚辈配不上,还请您不要误会。”
      
      听完她的话,女子面色明显失落了些。
      
      中年男人见状,甩袖:“哼,谁知你是在诓骗还是真的!”越说越气,“今日你如此,让老夫小女往后颜面何存,如若你早已成家,你拿出证据来,老夫便信你!”
      
      李乔:“......”MMP!祸从天降!百里墨这个狗男人拉她出来顶锅!
      
      她维持镇定,清了清喉咙:“大人,晚辈自有证据,晚辈这就去马车里拿来给您过目。”言罢,她施施然钻进马车,就看到一幅“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场景,表演者:逍遥王百里墨。
      
      “......”狗男人!
      
      心里骂归骂,但要禀告的事情还是要禀告一声。
      
      “王爷,刚刚......”她恭恭敬敬将马车外发生的事快速说了一遍,然后等着他的反应。
      
      百里墨抬眼,眼含凉薄:“你是何意?”
      
      “草民未有成家之意。”这绣球也不一定就是抛给她的呀,明明马车里就不止她一个人,怎么现在变成好像这个麻烦就是她惹的一样。
      
      心中风起云涌,李乔面上却依旧冷静着:“未免节外生枝,王爷您看,可否助草民一臂之力?”
      
      “如何助?”他淡声反问。
      
      李乔瞥一眼他的腰间:“能否借王爷腰间玉佩一用?”本来她准备直接拿出先前百里墨给她的锦帕,但是突然想到锦帕上的标志实在是太显眼,便打消了这个想法。
      
      百里墨腰间的玉佩款式看起来十分小巧精致,她之前就注意到了,这玉佩看着不像是人高马大如逍遥王这样的人带的,李乔想,倒是女子带着更适合一些。
      
      顺着她的视线看过去,百里墨眸色变了变,问道:“你想要这玉佩?”他手握上腰间的玉佩,手指在玉佩光滑的表面上摩搓着。
      
      李乔暗暗皱眉:“王爷,不是要,是借,草民身无长物,并无能充当男女之间定情信物的物件,如若王爷不方便,请问您能借予草民其他物件吗?草民定当感激不尽。”
      
      “拿去。”脸上没显出情绪,百里墨解下玉佩,递给她。
      
      “谢王爷!”李乔欣喜接过,捧着手里的玉佩便出了马车。因为心想事成的欣喜,导致李乔对身后人的视线丝毫未察觉到。帘子在她身后落下,最终隔绝那一道说不清道不明的视线。
      
      “大人,请您过目,这是在下与......与内人的定情信物。”李乔递上玉佩。
      
      守在一旁自始至终不怎么说话的柳志,在看见她拿出来的东西时,惊得将手里的佩剑“哐当”一声落在了地上。
      
      李乔疑惑看过去。
      
      柳志迅速捡起佩剑,恢复冷静。
      
      中年男人拿着玉佩看了半响,见玉佩成色极佳,凉爽莹润,款式又是女儿家的款式,便知拿着这玉佩的人定当十足爱惜这玉佩。所谓人养玉,玉养人,莫过于此。
      
      他叹了口气,将玉佩递还给李乔,道:“既然如此,老夫便也不强求,但是,”他满眼怜惜地看了看身旁的女儿,“老夫惟愿小女有个好归宿,故请公子接老夫三句上联。”
      
      李乔皱眉不解,正欲询问。柳志及时上前替她解了惑。
      
      原来这里民间的习俗是,女子抛绣球招亲,如若被抛中的男子不愿意,便需要对上女方所出的三句对联,如果每句都能对得上,那么便可自行决定去留;如果对不上,则由女方决定是否还坚持要与他结为姻亲,算是给双方都留了一点颜面。不过,这个习俗并不是每每都会被人提出来。
      
      这中年男人看来也是想给自己女儿留个颜面,才在这个时候提出这个习俗,毕竟她都说了家中已经娶妻,他总不可能让自己的女儿做妾,或是逼别人休掉自己的老婆然后才娶他的女儿,怎么看都不会落下什么好名声。
      
      对对联的话,如果自己对不上,那么主动权就落在了他们手里,也就是说,就算不愿意,这话也应该由女方说。看来这中年男人也是爱女心切。
      
      李乔表示理解,当即点头:“大人请。”
      
      “听好了,”中年男人意气风发,“上联是,烟锁池塘柳。”
      
      此联一出,围观众人哗然。
      
      “这、这是字字以五行为偏旁啊!”
      
      有人懂,自然有人不懂。一人急急问道:“何为五行?”
      
      那人激动答道:“五行乃金、木、水、火、土!大伙儿细品,可不正是!”
      
      “如何?可能对上?”中年男人听着旁人的话似乎颇为自得,背着手,神情悠闲。
      
      李乔勾唇,满脸谦虚:“在下不才,想出的下联是,”她顿了顿,见众人都安静了下来,才悠悠接着说道,“炮镇海城楼。”
      
      甫一出口,便又引起一片哗然!
      
      “妙!妙哉!五行未变,对得恰恰工整!”
      
      “公子奇才,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对出下联,在下佩服!”
      
      “好文采!”中年男人也赞叹一声,见自家女儿一脸仰慕地看着对方,又叹一口气,无奈道,“第二联,请公子听好,七鸭浮河,数(三声)数(四声)数(三声)三双一只。”
      
      李乔不假思索:“尺鱼跃水,量(二声)量(四声)量(二声)九寸十分。”
      
      围观群众大声叫好,一时人声鼎沸。
      
      受围观群众情绪影响,中年男人立即脱口而出下一联:“人曾是佛,人弗能成佛!”
      
      “女卑......”李乔猛地住嘴。
      
      因为她看到了中年男子身旁快要哭出来的女子,她正满脸惊慌。是啊,如果自己三个对联对对上的话,那么肯定会再次拒绝然后离开,可是她呢?就会遭受非议了。
      
      一个被人拒绝的女人和一个主动拒绝人的女人,终究在人们心里的印象是不同的。
      
      她沉思几秒,在众人疑惑地视线中缓缓吐出一句话:“在下才疏学浅,对不上来。”
      
      人群响起一阵哀叹,但即使如此,也不妨碍他们用敬仰的眼神看向李乔。对对联说难也难,说简单也简单,但是少有人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连续对出两联,而且两联难度都还不低。
      
      中年男子眼神闪了闪。方才他明明看出这小子已经胸有成竹,可却在看了一眼......他看一眼身旁的女儿,终是再次叹一口气,心内暗道有缘无分。
      
      “既然如此,老夫便不再强求,小女顽劣,不谙世事,老夫还想她在身边陪几年,就不打扰公子了,公子请自便。”说罢,便硬拉着那眼含不舍看向李乔的女子匆匆离去。
      
      见主角离开,人群也慢慢散开。
      
      李乔肩膀垮了下来,在柳志敬佩的目光中踏上马车。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