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死成的炮灰[快穿]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炮灰4号要封王

      两日后,终于到达景都。
      
      一下车,李乔便见有一大群难民向他们喷涌而来,个个衣衫褴褛、面黄肌瘦,和她当初刚来到这个平行世界时看到的原主的样子有过之而无不及。
      
      “退下!都给我退下!”前来迎接他们的当地官员大声喊道。他身后的随从也跟着他大声喊着同样的话语,个个声色俱厉,见难民们无动于衷,张牙舞爪一样的继续向前挤着,官员看了看百里墨,肥颤颤的脸上露出诚惶诚恐的表情。
      
      李乔默默站在百里墨身后。
      
      “葛大人,圣上前几日命你开仓放粮,怎么......”柳志先是看百里墨,然后才看向他问。
      
      难民们听他这么一问,顿时一阵哭天喊娘的声音响起来,哭嚎的声音直震得耳朵发疼。李乔抿着唇,刚想说点什么,就见有几个胆大的难民忍不住了,拼尽最后的力气,躲过阻拦的人冲了上来。
      
      他们上来就是一个噗通直挺挺跪在了百里墨面前。
      
      “大人啊!大人啊!求您给我们做主啊!”
      
      “求大人给我们一条生路啊!”
      
      还有一妇人拉过身后一身量不到成人腰部的孩童,她一把把她扯到身前,按着她的肩膀让她也跪下,女童身子十分瘦弱,脏兮兮的小脸上神色胆怯,小小的肩膀还微微发着颤。
      
      “大人!我的女儿......呜呜......求您救救我的女儿!草民饿死不要紧,求您救救我的女儿!”妇人边哭边急急说着,黑污污的手又强行按着女童的头往地上磕,“素素,你听话!快给大人磕头!快!”
      
      她布满黑污的手被人一手攥住。
      
      “够了。”李乔半蹲在地上,手里攥着她的手。
      
      妇人愣了一瞬,顾不上自己的手,兀自对着李乔猛地磕起来,那速度就像在跟谁在比赛似的。可是,任现场的谁都知道,她并不是和谁在比赛,而是在为自己的女儿争一条命。
      
      论天下父母心,不过如是。
      
      李乔闭了闭眼,见她仿若离魂般死命磕头,她将手置于地上,待到妇人的额头碰到她的手心时,她扶着妇人的额头将她身子扶正,才重新开口:“别磕了,”李乔引导着妇人看向身后自始至终没发一言的百里墨,又朗声开口道,“这是逍遥王,当今圣上亲自下旨,我们王爷此次前来,便是为了解决你们这里的饥荒问题。”
      
      周围一下子变得寂静。
      
      “你们有什么问题,在这里可以直接说出来,我们王爷一向仁慈,定会为你们讨个公道。”
      
      葛大人抬起衣袖抹了抹额头上的汗,低着头不敢出声。柳志眼神坚定,看向百里墨,等着他发话,事到如今,还有什么不清楚的,定着这姓葛的狗官忤逆了圣上旨意!
      
      百里墨正看着李乔。她眼中的信任似乎要溢出来,又带着点滴的慌张。他冷着脸上前一步,久居高位的威压瞬间笼罩而来,在场众人皆都不自觉跪下。
      
      “葛乐章。”他慢慢开口。葛乐章便是姓葛的官员全名,他也是此地父母官。
      
      “下、下官在。”葛乐章跪在地上,额前的汗不断滴落在暗黄色的土地上,一个又一个深色的印记在地上形成,很快就汇聚成两团深色的小坑。
      
      “本王记得皇兄三日前就已下旨,”他看一眼跪在地上的葛乐章。葛乐章跪着的后颈上满是汗滴,配着他肥硕满是褶皱的后颈肌肤,煞是引人作呕。
      
      百里墨嫌恶地挪开视线,仿若找寻愉快的视线着落地一般,将视线最后落在还蹲着的李乔身上,李乔衣裳清爽,后劲白皙修长,两厢对比之下显得尤为赏心悦目。
      
      “命你开仓放粮,本王问你,粮呢?”
      
      他最后两个字并未用多大的声量,仿佛阐述般地说出最后两个字,却带着一股让人不敢反驳的力量,现场依旧十分安静。
      
      “王、王爷,下官......下官......”葛乐章身子猛地趴伏在地面上,手指不断扣着地面上的黄土,肿胀的双眼快速眨着,嘴唇上下不断闭合,却没说出一个字。
      
      “如何?”百里墨行至他身前,也没看他,只淡淡再次问道。
      
      身前的人突然哀嚎起来,比起先前难民的哀嚎声还要悲戚:“王爷!下官糊涂啊!下官听信了那道士的胡言乱语,说是须先得饿死数百人祭天,方能保得景都百姓平安呐!下官一时鬼迷心窍,便信了他!下官......下官真是冤枉啊!!”
      
      百里墨看一眼柳志,柳志恭敬点头,一个飞跃便出了人群。不过一刻钟,手里便提溜着一穿道袍的老翁回了来。
      
      葛乐章一见他,便指着他惊骇大喊道:“王爷!就是他!就是他妖言惑众,他迷惑下官差点犯下弥天大错!是他让下官不要开仓放粮,求王爷给下官做主啊!”他说着便也开始死命朝百里墨磕头。
      
      道士本还迷迷糊糊弄不清楚状况,见眼前这阵仗,便知他这是在找替罪羊了。于是也一个噗通跪在地上,胆战心惊开口道:“这、这是出了何事?”
      
      “你教唆本官万万不可开仓放粮!”葛乐章哪还容得下他此时装疯卖傻,指着他义正言辞道,“本官深受内心疾苦,夜夜不能寐,唯恐哪一日饥荒控无可控,你倒好,在本官府里大吃大喝,完全不拿黎明百姓的命当一回事!你该当何罪!”
      
      “草民不知大人所言何事,草民住在大人府邸,是受大人所邀前去替大人看看风水,大人此时污蔑草民,草民、草民......”他老泪纵横,仿若有说不尽的委屈。
      
      两人互相指责,谁也不愿意背下这个“黑锅”。
      
      “草民可以作证。”沙哑的声音突兀地响起,打断两人的闹剧。
      
      跪在李乔旁边的妇人突然站起身,她抬起暗黄脏污的袖口,抹了一把脸上残存的眼泪,就这么站了起来。她面如死灰,满是干涸的脸上露出凄苦的表情,嘴唇颤抖着。她脚边还跪着的女童慌忙抓住她的裙角,稚嫩的指尖微微泛着白。
      
      百里墨眼神漠然。柳志抬手示意妇人开口。
      
      “草民本是一家四口和乐之家,先夫待我极好,草民与先夫育有两女,大女儿今年芳龄十五,小女儿,”她低头看了看脚边的女童,爱怜地摸了摸她的头顶,“小女儿今年八岁,虽家中贫穷,但也知足。”仿佛想起什么美好的事,妇人嘴角勾起一抹笑,又很快消逝。
      
      一滴滴眼泪顺着脸颊落下,她悲愤喊道,“可是三个月前,草民大女儿上街买东西,被这葛乐章看了去,硬是抢了回去做他的小妾,先夫去他府上讨公道,他......他......”她呜呜呜地哭起来,好不凄惨,“他竟将草民先夫乱棍打死,直接将他尸身喂了狗!可怜草民夫君生不见人活不见尸,可怜草民女儿还在他府中受着折磨!”
      
      葛乐章身子颤抖地厉害,双眼瞪得十分大,露出大部分眼白,显然惊恐到了极致。道士不断在吞咽着喉咙,僵硬地跪坐在地上,不敢说话。
      
      李乔站了起来。
      
      此时正是落日时分,微风轻轻吹拂,吹落妇人耳边的一缕碎发。
      
      妇人仿若未察觉到,她眼眶红肿着,哽咽着继续说道,“草民一介无知妇孺,救不了女儿,也救不了先夫,还没来得及伤心,谁知饥荒就来了,家家余粮很快便食尽,早有风声传来,皇上下旨开仓放粮,可是......可是......”她双手摊开,无助地放在眼前,“可是粮食却迟迟没有放下来。”
      
      “我们饿的实在没办法了,便去葛乐章府上讨个说法,可是,”她漠然着脸色,“可是,最先过去的几个人都被乱棍打死扔了出来。”
      
      说完这话,她便仿佛脱力一般,直接瘫坐在了地上。周围的难民本是安静地在听着她诉说,此时此刻也难掩激愤的心情,纷纷怒吼起来,有几个还跌跌撞撞地冲了上来,对着葛乐章便是一阵拳打脚踢。
      
      “你个狗官!你还我儿子!”
      
      “杀人偿命!”
      
      “我杀了你啊!!”
      
      当晚,客栈内。
      
      “如何?”百里墨转身问。
      
      “属下已命人开仓放粮。他府上确有一女子,符合那妇人所说之人,那妇人所说并非虚言。除此之外,”柳志顿了顿,他看了看站在一旁的李乔,又看向百里墨,“属下还发现,府上还有很多其他的女子,皆是他强抢得来,那道士也曾从中参与,此次罔顾圣意,也是二人合谋而为,企图通过卖粮以获取钱财。”
      
      “此人与禽兽没什么两样。”李乔不屑道。
      
      百里墨未对她的话作出回应,只对着柳志吩咐道:“斩立决。”
      
      李乔偷摸看他一眼,见他始终面色如常,不由地对他这股魄力心生敬佩。
      
      “是。”柳志应声便退下。
      
      他一走,房内便只剩百里墨和李乔二人,窗外月明星稀,几声虫鸣鸟叫偶尔传来,显出几分寂寥。
      
      “你对此事作何看?”百里墨坐下,随手端起一杯茶,唇刚碰到杯沿,便察觉到杯中茶水已凉,他又放下。
      
      李乔正想告辞退下,听他这么问,想了想回道:“草民认为,为官者,当清、当慎、当勤。”
      
      “何为清?何为慎?又何为勤?”百里墨抬眼看她。
      
      “清乃清正廉洁,慎乃谨言慎行,勤乃勤劳为民。葛乐章身为父母官,却作出如此下贱之事,毫不顾及平民百姓的死活,此乃天下所不容。况且,男女之事,讲究你情我愿,两情相悦,他这样强抢民女,简直罪无可恕。”想到那狗官的所作所为,李乔就一阵恶心。
      
      她脸色是毫不掩饰的不适。百里墨站起身,缓缓行至她身前,微微低头看着她:“你情我愿?两情相悦?”
      
      他说话时喷出的气息有些许洒在李乔的鼻梁上,李乔眨了眨眼,对这种感觉略有些无所适从,往后不着痕迹退了一步,才开口:“没错,心意相通乃是正道,强扭的瓜不甜,而且不得善终。”
      
      百里墨对她所言未置一词,又道:“如若始终寻不到一心意相通之人,那是不是要孤老一人,面向黄土?”
      
      怎么看眼前的场景都有些不合时宜,好像不应该是从世人敬仰的逍遥王嘴里说出来的话,可是,此时此刻,它又偏偏确实发生了。
      
      见她未回答,百里墨又向她走近一步:“怎么?答不上来?如若世人皆都敬本王怕本王,本王从何处去寻得一心意相通之人?”
      
      李乔斟酌着,努力忽视两人过近的距离。
      
      “王爷切勿操之过急,可能是时机未到,王爷千金之躯,草民相信定有女子属意王爷,只是还未言明罢了。”他这么有权势,不可能没有想嫁给他的人,想来应该是他瞧不上别人才对。只是听着他似乎是很想成婚的感觉,李乔莫名觉得心里有些堵。
      
      她抬眼看去,见他居然正用那双暗沉沉的眼睛盯着自己。
      
      “王爷?”她轻轻喊了一声,便见他眼神闪了闪,然后手抬了起来,朝着她的方向。
      
      吓得李乔猛地往后退了一大步。
      
      可不料身后居然是一处座椅,她脚跟碰到座椅腿,身体一下子就往后仰去。
      
      千钧一刻之际,就被一只宽大的手掌轻而易举拉了回去,李乔顺着这股力道也跌进了手的主人的怀里。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