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死成的炮灰[快穿]

作者:八骨
  作 者 推 文
[收藏此章节] [举报]
文章收藏
为收藏文章分类

    炮灰4号要封王

      “何隐疾?”
      
      “是草民打从娘胎就落下的毛病,”李乔边说边小心斟酌,“每月、每月总有几日会发作,痛过便好了。”刚刚她已经意识到腹痛是什么原因,原身一直以行乞为生,在大批难民来到武都之前,她还勉强能裹腹,但他们来了以后,她便过得更加艰难了,以至于在她到来的前一刻原身便差点活活饿死。她刚刚的腹痛难忍便是因为原身的生理期到来了,还是第一次到来。
      
      可能是因为从前身体的亏空,才导致原身比常人的生理期要来得更晚一些,还恰恰是她代替她活过来以后。
      
      真是太不幸了,实在是太疼了。
      
      见她肉眼所及裸露在外的肌肤,全是密密麻麻的汗珠,脸色也发着白,百里墨只“嗯”一声便未再说话,重新拿起一本书看起来。
      
      半响未听到其他责备或不满的话,李乔悄悄抬眼看了看,见他这幅毫不关心的模样,心中稍稍安定,小声说道:“谢王爷。”便忍着仍在疼痛的腹部慢慢坐回到原位上。腿间并未感到濡湿的触感,看来应该还没来时间,但是应该也离真正到来的时间也不远了,她还是得提前做好准备。
      
      “王爷。”她轻唤一声。
      
      百里墨闻言看她。
      
      “草民想去马车外透透气,请王爷准许。”马车外是柳志在赶车,刚好可以问问他。
      
      见他颔首,李乔掀开帘子走了出去。
      
      刚出去,便被外面的阳光刺得差点睁不开眼,她闭眼适应片刻,才好一些。
      
      柳志见她出来,道:“李公子,你怎么出来了?”
      
      “我身子骨不太好,想出来透透气,见笑了。”
      
      柳志勒着拴着马的缰绳,边赶着车,边笑着说:“次去景都,舟车劳顿,李公子身子骨弱,确实是要受一些苦。不过,李公子放心,再过半个时辰,我们便能到客栈,到时稍作歇息,想来会好些的。”
      
      马车在这时又颠簸了一下,李乔正虚弱着,始料未及,身子一斜就要往外倒,还好一旁的柳志眼明手快拉住了她的手,这才令她避过一难。
      
      手掌中握住的手实在过于滑腻以及小巧,待李乔坐稳,柳志便像被什么刺着一般迅速松开她的手,也不敢再看她,他双手僵硬地拉着缰绳,两只眼睛看似十分专注地看着前方的路。
      
      “李、李公子,小心些,这条路不太平稳,时常颠簸。”奇怪了,分明第一次见她是个小乞丐,怎地手如此滑腻?而且手的大小也不是寻常男子手的大小,刚才他那一握,他的手和她的手比起来,就是一个包子皮一个包子馅儿......
      
      柳志皱眉,猛地回神,不再多想。
      
      “多谢。”李乔并未注意到他的异样。
      
      “不过李公子......”柳志侧头看她一眼,欲言又止。
      
      李乔笑了笑:“你有什么话尽管说。”
      
      “我方才触及你手部肌肤,十分冰凉,你.....”现下并不寒冷,秋收之际,气温还算适宜,可他的手却如薄冰一般。
      
      “嗯,我打从娘胎起便患这个病,无药可医,已经习惯了。”李乔侧头看他,言语真诚,“请问柳大人,待会儿到了客栈,我能否自行去市集上看看?”
      
      柳志知她先前遭遇,听她这般说,面色还如此平静,不由地对她有些同情,“当然可以,你受皇上恩典,可自由行动,只出行前记得告知我一声便好,若王爷问起,我也好有个交代。”
      
      李乔看他半响,只看得他坐立难安,她才缓缓似笑非笑地开口:“自从我受了皇上恩典,柳大人对我态度倒是有所不同。”她意有所指。
      
      柳志脸涨得通红,也想起先前在王府带他去沐浴时所说的话。
      
      “李公子,还望见谅,先前、先前......”
      
      李乔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的囧样,笑了几声,道,“今时不同往日,我懂,不过没关系,我并没有放在心上,方才只是跟你开个玩笑罢了,你也说了,舟车劳顿,不找点乐子,我怕是要寂寞死了。”
      
      柳志眉头挑了挑,无奈应和笑道:“公子还是放过我吧,我可承受不住这打趣。”
      
      马车已行驶到一条宽敞平坦的官路上,路两边尽是一些色彩各异的花花草草,此时日头已在慢慢下沉,橙色的余晖落在上面,倒是别有一番别致景色,瞧着让人心生安宁。
      
      马车外的说话声还在继续。马车内,百里墨看一眼未曾翻过一页的书籍,他闭了闭眼,将书合上放下。对面的座椅上空无一人,只留下一方那人起身时不慎落下的锦帕,上绣有金色独属于王府的花纹,正孤零零地躺在那儿。
      
      李乔从柳志那里得到自己需要的信息后,刚从马车外掀开帘子进来,便见在她出去前还在看书的人一手撑着额头正在休息,看样子是睡着了。
      
      她身形一顿,放轻脚步,慢慢往座位上走去,见之前百里墨给她的锦帕落在了座椅上,便随手叠好放进怀里。待坐稳,见对面的人似乎睡得安稳,完全没有要清醒过来的迹象,李乔眼珠转了转,眼神朝他脸上仔细看去。
      
      每看他的脸一次,心里的熟悉感就愈深一分,还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刺痛感。
      
      “看甚?”
      
      李乔回神,便见原本闭着眼的人已经睁眼,正看着她。
      
      “......”
      
      “为何时常偷窥本王?”
      
      “......”李乔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草民、草民......”李乔赶紧低下头,“草民是因为仰慕王爷,从前四处流浪乞讨之时,便常常从旁人口中听到王爷的英勇事迹,是王爷保卫了我们这些普通黎民百姓的平安,所以才会忍不住、忍不住偷窥王爷。”说到“偷窥”两个字时,她音量放得特别低。
      
      百里墨缓缓坐正,轻笑一声,“哦?那你可曽听闻本王可止小儿夜啼?”
      
      李乔见着他脸上的笑容,却并没有轻松下来,反而愈加绷紧:“王爷忍辱负重,乃英雄本色。”她这下可算是有些理解“伴君如伴虎”的深刻含义了。
      
      “是吗?”他端起一杯茶,淡淡反问。
      
      “是的,草民一直以为,大丈夫处世,当扫除天下。”李乔忐忑说道,见他面上并无异色,才继续说道,“草民敬仰王爷,因王爷乃是真正大丈夫,三年前边城区异族入侵,多亏了王爷,才使得黎明百姓免于遭受苦难。”
      
      “那为何先前一直装作小乞儿?”百里墨饮下一口茶。
      
      他这意思也就是在问,既然你认为大丈夫处世,当扫除天下,那为什么你先前却一直行乞,这不是和你所说的理念互相违背了吗。
      
      李乔并不惊慌,镇定答道:“草民家中突遭变故,多年来身无长物,又因身患隐疾,寻不到一份活计,这才......”说到这里,她似是不堪回首,声音哽咽了些许,道,“这才作了乞儿。”
      
      “但是,”她双眼一亮,明眼人一看便能看出她眼中的喜色。她继续说道,“前几日,我听人说城门口贴了皇榜,本来最近城内行乞之人增多,草民便心生怀疑,看了皇榜后,才知了前因后果。”
      
      被她眼中展露出的光芒晃了一晃,百里墨垂眼一瞬,才又抬眼看过去,接了一声:“所以?”
      
      “所以,草民就觉得机会来了,终于能完成草民‘兼善天下’的愿望了。”她言语里透着一股希冀,有着独属于少年人的一丝朝气。
      
      百里墨放下茶杯,只轻声道:“倒是赶巧。”
      
      这不又是明晃晃的怀疑吗?
      
      李乔言语中复又透着一丝小心,真诚解释道:“草民并不愚钝,知草民现下一番作为,的确容易引起旁人的误会。”
      
      见百里墨脸色并未表现出不耐,李乔继续道:
      
      “说来话长,草民先前十几年过得浑浑噩噩,家道中落以后,心中实在难以接受这一落差,便日日苟活着,直到城中难民慢慢增多,草民才逐渐领悟,比草民凄惨、比草民落魄的人多了去了,草民实在不该自甘堕落,空有一番头脑,却从不加以利用......”
      
      “不过,现在,草民真的想通了,为黎民百姓出一份力,也是求一份心安,百年以后,见了家父家母,也不至于没有颜面。”她眼微微泛红,努力表达这份情感。
      
      马车内安静片刻,车外传来几分嘈杂的声响。
      
      帘子被人轻轻掀起一角,柳志的声响传了进来。
      
      “王爷,客栈到了。”
      
      李乔心下松了松。百里墨看她一眼便下了马车。
      
      片刻,一行人进了客栈。李乔在自己的房间中坐了一会儿,贴着墙壁听了听隔壁的动静,听了一会儿,却没任何声响传出。先前百里墨是说歇息片刻后再进食,想必现在可能真的在休息,一点声音都没有。
      
      想了想,李乔和守在门外的柳志说了一声便出了客栈,进了集市。在集市上逛了快大半个时辰,才终于在一个小摊前找到需要的东西之一:棉花。在这里,这个东西不叫棉花,叫做“白丝”,价格尚可,能在她的承受能力之内。先前被当做乞丐送出王府时,柳志还给了她一些碎银,刚好在这时派上了用场。
      
      买了大概够用的量,李乔又去布行买了几尺摸起来柔软舒适的布匹,大概估计了一下用量,才发现剩下的碎银刚好够付。她求了老板半天,好生讨价还价一番,最后无奈拿出先前百里墨给她的锦帕,直到看到上面王府独有的标志,老板才诚惶诚恐地答应送她一些针线。
      
      好歹是解决了一大难题,至少不用担心生理期间的卫生问题了。李乔眉眼带笑。
      
      客栈内。
      
      “如何?”
      
      柳志躬身,恭敬回道:“李公子去集市上买了白丝以及布匹,买完便回了房,没再出来过。”白丝并无大用,只是摸着很是柔软,也不知这李公子买这东西要做什么。
      
      百里墨从座椅上起身:“用膳。”
      
      “是。”柳志应一声,就要出门去楼下吩咐,却听背后又传过来一句。
      
      “唤李樵与本王一同用膳。”语气一如往常的平淡,让人听不出丝毫情绪。
      
      却惊得柳志身形顿了一顿,他压住情绪,赶紧回身再次恭敬应了一声“是”,才再次出门。
      
      
    插入书签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
    晋江APP→右上角人头→右上角小框
    0

      ↑返回顶部
    ←上一章  下一章→     作 者 推 文
    地雷(100点) 手榴弹(×5) 火箭炮(×10)
    浅水炸弹(×50) 深水鱼雷(×100) 个深水鱼雷(自行填写数量)
    网友: 打分: 评论主题:
    分享到:
     
     
    更多动态>>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

    作者加精评论



    本文相关话题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要看本章所有评论,请点击这里